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八章 婚礼之上各有心事
    以胖头鱼为首的这群女兵们,个个都是一身崭新的战袍,打扮的不能说花枝招展,却也是明艳照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脸上都是一副璀璨的笑容,可是,这笑容在前来接亲的男方亲属团看来,却是仿佛黄鼠狼给鸡拜年时的表情。

    作为男方的媒人,陪同施郎前来接亲的郑芝豹在众人热切的目光之中硬着头皮走上来同这群姑奶奶们打交道,试图为今天的新郎官解开一些难题。

    但是却不曾想,这群丫头却有了一些让他想不到的新花样。

    一阵清脆的竹板声响起,却是这群惹不起的姑娘们身上都带了竹板,显然她们今天,是把在塔山鼓舞士气时的手段都拿出来,一来不露痕迹的给李华梅炫耀战功,二来恭贺李华梅的婚礼,顺便刁难一下新郎。三来希望李华梅即使是出嫁之后也不要忘记这些同她一道出没于炮火硝烟之中的好姐妹,老部下们。

    为首的胖头鱼看见李华梅已经接近到足以听到她们声音的距离,于是竹板整齐的打起来,另一个亲兵头目小麻杆清脆俏皮略带调侃的声音传了过来“哎哎哎,大家请看那是谁?”

    另一个女兵接着唱到“那是我们的郡主李华梅。海上人称绯翅虎,敌军闻名心打鼓。傲梅海上从不败,能活算你跑得快。”

    看着一群小丫头拿自己寻开心,李华梅这只母老虎也难得脸红了一次,这要不是今天情况特殊,她非得大发雌威好好收拾一下这帮丫头不可。

    哦,李华梅似乎想明白了,感情就是趁着今天报复是吧,没事,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小女子报仇,嗯,三个月不晚,等我拜完了堂之后再好好的收拾你们这班丫头片子!

    正在李华梅思考如何收拾这些小丫头的时候,郑芝豹却是满脸堆笑硬着头皮的来到了胖头鱼等人的面前,少不得好言好语的同这群新娘的闺蜜团低声下气的商量一番,送上无数大小红包。

    好容易,这群女汉子们点头同意李华梅登车离开,郑芝豹立刻命人将新娘的马车赶来。

    承载着南中科技最高水准的马车在两匹鞍韂辔头华丽无比,刷洗装饰一新的天方骏马的牵引下来到女兵的前面。李华梅刚要走向马车,却见女兵们又拦住了马车,然后勒令驾驭马车的施郎下来。施琅不禁头皮一麻,心中暗自叫了一声苦也!菇凉们,饶命,你们的大名小人如雷贯耳,看在小的这么可怜的份上,就放过小的!

    可怜施郎也是纵横海陆,罕见敌手的一条好汉,但是此时却也是无可奈何。所谓相由心生,施郎也不是那种喜怒不形于色的千年老狐狸,心里这么想,脸上就不禁现出了哀求的表情。看的小麻杆不禁一乐,不过她马上就正色说“我说前面来的,可是大小姐手下败将施郎吗?”

    施郎一听不禁松了一口气哦,原来只是打算挤兑我一番就可以过关了?这样就准备放过我了,亲爱的姑娘们,你们简直就是观世音菩萨坐下的龙女转世啊!放心,事后一人一百块银元,妥妥的。于是施郎满脸谄媚的说“正是在下,在下当日不知李华梅郡主厉害,竟敢螳臂当车,自取其辱,实在是愧不敢当。所以,在下决定用一生来赎罪。”

    可惜施郎实在是把情况想的简单了,这群姑娘哪里是什么善财龙女?个个都是鱼肚药叉!听完施郎的话,小麻杆刚想说放行,却被另一个女兵拉了一下衣袖,于是她立刻变脸说“嗯,不合格,既然完全没把跟郡主比,那就不配娶郡主。除非。。。”小麻杆故意拉了一个长音,然后说“除非,你能说出几个比郡主强的地方。”施郎顿时是一脑门子黑线,心说这是要坑死我的节奏,要说我比绯翅虎好的地方不是没有,可他妹的我敢说真话吗?这要是说了,别说李华梅,估计我那岳父都要拆了我。就在施郎思考怎么用点软和话蒙混过关的时候,胖丫不耐烦的说“去去去,你们这些死丫头片子,还想造反啊,没看人家等着拜堂入洞房呢?再敢耽误郡主早生贵子,我把你们挨个扔海里。”

    胖丫这一番生猛发言效果到真是非凡,一帮想刁难新郎的小丫头顿时笑着一哄而散。不过李华梅和施琅可就尴尬了,当然,对比其他人倒是还好说。其他人可是想笑不敢笑,硬憋着装严肃,这其中的滋味,相信尝试过的朋友绝对不想再试试。不过施郎身边也有一群亲眷在场帮衬,当下郑芝豹和前来接亲的施氏家族成员们又是嘻嘻哈哈的拿出不少红包之类的打发了这群拦路的母老虎。

    施郎身边的几个亲兵看看时机已到,就立刻谄笑着来到这些小丫头身边,然后悄声说“姑奶奶们,高抬贵手,小的这有薄礼送上。”说完,悄悄递上红包,然后标准的露出八颗牙齿,就等着这些姑奶奶放行。

    饶是平日里两个人的亲兵们早就熟的不能再熟,但是此时此刻,李华梅身边的亲兵们还是打算再给施郎出些难题,不料还是被胖头鱼和小麻杆儿给喝退了。

    施郎同李华梅的婚礼令广州城热闹非凡。依照李守汉的意思,此事虽然是施家同李家的亲事,但也是整个南粤军的一件喜事。既然是喜事,少不得要与民同乐。

    在两广布政使姜一泓的统一调度之下,整个珠三角地域内的各处军营、学校、养济院等处都分发酒肉粮米为郡主和施将军贺喜。便是广州城中的乞丐也是每人赏给四个肉馒头、半只烧鹅,一大碗米饭,每人赏钱一百文,五人赏赐一瓶酒。各处街坊邻居更是有赠送,附近各处城池中六十岁以上老者,更是获得一份请柬,可以到越秀山饮一杯喜酒。

    一时间,广州、南海、佛山等处纷纷颂扬着国公爷尊老敬贤的美名。婚礼在这群前来观礼的老者眼中,自然是繁华富丽无比。各项程序按照周公所制定的礼仪传统进行,其中少不得有些福建、广东的地方特色流程。

    天地君亲师,依次拜过。其他的都好说,唯独大家都担忧李守汉会不会在行礼的时候身体不适。不过所幸李守汉似乎心情和身体都还不错,虽然多数时间都是坐着,但是面色还算红润,说起话来中气充沛。

    这一点,顿时让前来观礼的各方宾客心中五味杂陈。

    即将被梵蒂冈的教皇正式册封为葡萄牙国王的冈萨雷斯,派驻在南粤军这里的官方和他的私人代表阿方索神父,哦,这位上帝的牧羊人也被教皇晋升为了主教,面对着眼前精神颇为充沛的李守汉,心中顿时感到了阵阵安宁,仿佛再一次听到了主的声音。

    “主啊!我用我最虔诚的心来赞美你,感谢你赐给李公爵一个健康的身体和充足的精力。”

    拜南粤军在后面的大力支持,如今葡萄牙复**已经从数千人的杂牌队伍变成了控制着几乎整个葡萄牙王国的力量,只要教皇为冈萨勒斯加冕仪式举行之后,他就是葡萄牙的唯一合法统治者。

    至于说这场加冕,只要金币和银币花到了位,教皇冕下和枢机主教红衣主教们,自然是乐见于成了。对于冈萨勒斯同那位强而有力的东方公爵、以及奥斯曼的那群异教徒之间的关系,他们自然是会区别对待。

    对于冈萨雷斯替奥斯曼雇佣了大批的倭国雇佣军,让他们在巴尔干地区把山区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的行为,教皇冕下假装没看到。至于说同李公爵的各种商贸往来,教皇冕下和他手下的大小官员主教们,对于那种“叮当”作响的金属制品的兴趣,不亚于对女人和年轻漂亮的男孩子们。别忘了,教廷可是一度靠着大量贩卖赎罪券和各种耶稣基督的遗物来赚取大量利益。如今冈萨雷斯有着这样的一条流淌着黄金白银丝绸瓷器的渠道,如果不能掺上一手,岂不是对不起上帝他老人家?

    有着这样的大好局面,冈萨雷斯一伙人自然是每天烧香拜佛的祈祷着李守汉长命百岁百战百胜,治下各处风调雨顺,生产景象一顺百顺。

    和阿方索主教有着同样的想法的,也是大有人在,比如说倭国天皇的特使,以及代表武家,眼下倭国的实际控制人德川将军幕府的松平老中,更是泪流满面的看着精神抖擞的李守汉接受着一对新人的礼仪。

    天皇为代表的公家,德川家控制的幕府为代表的武家,都在同南粤军展开的贸易活动当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整个倭国出现了几百年来所不曾有过的太平景象。当战火在东洋三岛上渐渐熄灭,人们在闲暇之余,更加有精力做人,大量的人口纷纷涌现出来。这对于各地的大名和将军都是喜忧参半的事。

    大量人口出现,令本来就地狭人稠的倭国三岛面临着更大的问题,这些人一出来,就要消耗各种物资,从粮食油盐到布匹,要保证他们的最低生活标准,衣食住行都要考虑。这无疑是要消耗掉更多的工业、农业产品。

    但是,也是一注财喜。

    如果南粤军在南中各地的开拓垦殖事务不停止的话,那么大量的人口可以投入到南中这个似乎对劳动力永远没有尽头的黑洞当中去。同时,也可以换回来大笔的侨汇,从岛津家统治南九州时代开始,大名和将军们就从汇兑业务中品尝到了巨大的甜头,之后,又以条约的形式将这种好处悄悄的固定下来。

    所以,这群矮子们比任何人都期盼着南粤军如月之恒的稳定。

    南粤军垮了,南中乱了,他们上哪里去找那么多的侨汇?如何解决国内多出来的这些人口?难道,还要继续的为了几万石石高的封地而大打出手吗?如今的大名和将军手下的旗本们可都不想打仗了!最起码,那种看不到什么好处的仗是不想打了。

    同样从南粤军这里获得了巨大利益的,还有来自朝鲜的金家。通过垄断了对南粤军的贸易,金自点家族获得的好处,已足以让他傲视朝鲜的两班贵族,便是朝鲜王李家,也未必有他过得舒服。如果倒退几百年,说不定这位金自点大人也会像李成桂那样,找个机会上演一出朝鲜版本的陈桥兵变,把黄袍披在自己身上。只可惜,号称宇宙缔造者的高丽民族,从忽必烈时代起就已经注定了事大的命运。只能接受来自中原王朝的册封,或者是认干爹,在干爹的卵翼之下不断的发出阵阵梦呓,“汉字是我发明的,印刷、火药也是我发明的。我是最早种植水稻的,屈原孙中山孔子都是我的同胞。”“我们有三星这样伟大的企业!”

    然后,半夜里醒过来时看看总统府对面的驻韩美军司令部,发出几声谄媚的笑容之后继续酣然睡去。

    虽然在有些人眼里,李守汉算是打了败仗灰头土脸的从京师、从中原回师,但是,来自京师的一群人却不敢有着丝毫礼数上对这位眼下非但不曾有着一星半点挫败,反而更加炙手可热的新鲜**的国公爷欠缺。

    这些人大多是朝中大佬们私下里派驻在上海、广州两处的亲信心腹人,作为代表,削尖了脑袋四处挖门子找关系钻山打洞的也要来对国公爷嫁女这样的大事情表示一番祝贺。用我们熟悉的话来说,这样的情景,环境,怎么能不来刷一下存在感?如果这个时代有走红毯的环节的话,那么这些朝中大佬们的代表,势必会将这条红毯踩踏的稀烂。让后世的那些动辄便是以奇装异服出现在各处电影节上刷存在感的影星们没有了存身之地。额,话说没节操的作者又要不厚道了,那些走红毯的影星们,我怎么不知道你们有什么代表作呢?倒是经常看得到你们为了某个狗屁倒灶的事情而占据版面,让别人没有头条可抢。

    眼下,朝廷放眼大明各地,又有哪个人可以取代李守汉的地位?洪承畴?早已经和他的十几万部队一道成了黄太吉的新近部下,为黄太吉殚精竭虑出谋划策。

    被秦淮河上的下江才子们吹嘘为南左北李的左良玉?按照李自成手下新军将领罗虎不无遗憾的话说,“闯王,当日如果末将手中多上两千,不,哪怕一千骑兵的话,末将不但可以生擒左良玉这个兔爷儿献于麾下,便是他的老巢襄阳,末将也可以和摇旗叔一起把它拿下来!让湖广门户大开!”

    幸好是如此,所以左良玉还能够在襄阳、在武昌等处苟延残喘,在公文上对朝廷大言不惭的说暂时休整数日,便可再行出动剿灭流贼。实际上却将几乎襄阳、武昌等地所有的男人尽数抓了壮丁,来虚张声势,免得被朝廷窥见虚实,派锦衣旗校来将他锁拿进京,押到菜市口上也是吃上三千六百刀。

    但是,这些事,却瞒不得朝中大佬们。

    而另一位勉强可以入眼的孙传庭,正在陕西埋头练兵,不敢出潼关一步。

    所以,越发的凸显出了远在岭南的李守汉李国公的重要性。

    虽然碍于身份地位,这些大佬们表面上也只是同僚之间家有喜事时的礼尚往来,派遣心腹人到场道贺,送上一份礼物。可是,数千年来的文化,早已经决定了,让你看得到的都是表面现象,连冰山一角都算不上。

    在越秀楼的李守汉书房之中,这些大佬们奴颜婢膝满是谄媚阿谀拍马之词的书信,甚至是效忠书,也是能够装满一个书架了。

    不过,好在李守汉也是在大明官场上摸爬滚打多年了,心里虽然一万个瞧不起这群家伙,面子上还是给足了。专门命人在数百桌喜酒当中给这些大佬们的亲信、心腹们设立了一个区域,用来安置他们。

    “礼成!”

    “开席!”

    随着担任今天司仪这桩极为风光差事的叶琪一声高喝,早已有数十个丫鬟婆子将李华梅簇拥着送到后面早已收拾好的洞房之中更衣梳妆。也有人将施郎请到一旁稍事休息,准备过一会要逐个桌子的敬酒。

    数百个从头到脚一色新衣帽鞋袜的仆人,高举着巨大的红色木盘开始为各个桌案上传递酒菜。

    坐在守汉身旁的两广布政使姜一洪望着一对新人的背影不由得赞叹一声,“主公,如此佳儿佳婿,正是一对璧人,琳琅如玉啊!”

    脸上也是满面喜色的李守汉听得姜一洪这话,便是一怔,少顷,脸上更是笑得和一朵花相仿。他一把握住了坐在身旁的亲家施大宣的手,“亲家,我一直觉得施郎这个名字不是很妥当,有些小家子气。如今难得姜大人这样有大学问的人给施郎正名。我倒是觉得,将施郎改成施琅,不知亲家您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