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九章 婚礼上的插曲
    细乐吹奏,曲调悠扬。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盛大的喜宴就此开始。

    头上双插金花,胸前十字披红,一副新郎官打扮的施琅,在十几名知客的陪同之下,开始逐个桌子的敬酒,少不得要与前来参加婚礼的各方客人,元老耆岳,乡间父老们客套几句,不住地感谢。

    前来参加婚宴的,除了各方客人之外,更多的是南粤军驻守广东、福建、上海等处的水陆两军各级军官、这些人大多与施琅熟悉,虽然此时施琅已经是郡马身份,但是这些人却不管那些,只管大杯酒的递过来。

    而与施琅这边哄闹劝饮不同,作为主人的李守汉与施大宣、郑芝龙等人的敬酒,却没有那么多人敢在他们面前放肆。

    酒宴在姜一泓、叶琪等人的有心布置之下,各地的来宾分门别类的被集中安置一起。

    这些身份不同,心思各异的人,却是目标一致的将注意力投放在了李守汉的神色、精神状态上。

    在几个文武重臣的陪同之下,李守汉逐个桌子的还与各处来宾们推杯换盏的喝了几杯,虽然只是浅尝即止,但是面色红润,精神饱满的他,迅速打消了众人对李守汉病情的猜测。

    “国公爷身体不错,我们只管放心便是!”

    “李大人精神抖擞,乃是我等之福!”

    “看来外界传言说李某病入膏肓,未免有些不尽不实,还是老老实实的听从他的号令吧!免得引火烧身。”

    在各种各样的眼神当中,李守汉在一群文武的簇拥之下,来到了泰西诸国的宾客面前。

    这所谓的泰西,其实不过是照着郑和下西洋时的说法,将南洋和天竺、天方、西班牙、葡萄牙、英吉利等各国统称为泰西诸国。其中像缅甸、暹罗等国代表,看待李守汉的眼神便是冰火两重天。

    当李守汉将酒杯端起,笑吟吟的向暹罗大成王的使者举起的时候,这个使者却是做出了一个令身旁几个缅甸各位王公侯爵代表颇为不屑的举动。

    “小使此番从敝国出使之时,敝国上下异口同声,敝国国王命小使向公爷面奏,暹罗**民人等愿意内附南中!以为公爷嫁女之贺礼。”

    不敢与李守汉杯酒言欢,却是双膝跪地,口中说出了一番言语,顿时让在场众人,包括李守汉在内大为惊诧!

    如果不是看到李守汉的神情不似做作,几乎所有的客人都要认定这是南粤军上下与暹罗使者安排好了上演的一出大戏给大家看的。

    热闹的婚宴上顿时安静了许多。最起码,是安置这些各国来客的十几张桌子安静了下来。许多人在惊诧之余,脑子也是飞速的旋转着,暹罗要献国,那我们怎么办?是不是也要跟着有所表示?可是我们却万万做不到献国的地步!

    却也有人较为冷静的站在暹罗人的角度上分析,试图为他们的献国行为找到依据。

    自从大城条约签订之后,暹罗将湄南河流域等处,连同那个狭长的半岛一并割让给了南中,自己只管埋头伐木种田采矿。同时在南中提供了大批的军械盔甲基础上,多次与北面的恶邻居缅甸开片,几番征战下来,也是多少收复了些地盘。在前年南粤军征伐缅甸时,暹罗更是欢呼雀跃的从南面夹击缅甸一举夺走了方圆近千里的土地。此事令被南粤军分封的缅甸各王公恨恨不已。但是却因为大家都是一个主子,而且缅甸又与李守汉有着姻亲之义,缅甸王公们也只得咽下这口气。

    不过,这也是缅甸各王之间大小冲突、火并不断的一个原因。既然惹不起暹罗,那我打周围的邻居主意总是可以的吧?于是,缅甸分封诸王之间,几乎每日里都有大小规模不等的冲突。

    北面的邻居战火不断,南面原本的滩涂荒地经过了十几年南中军民的艰苦努力,已经有了些鱼米之乡的雏形。眼看又是一块巨大的膏腴之地即将成为南粤军的钱粮来源,这如何不令暹罗大城王室上下懊恼悔恨不已?

    历史上原本属于暹罗的钱袋子、米袋子早早的被南粤军拿了过去,虽然不曾从一个沿海国家变成内陆国家,却也是减少了不少的海岸线,少了不少的财富来源。

    这些大概便是暹罗上下一致要求献出国家的原因吧?!有人自认为找到了暹罗献国的原因和初衷,不由得暗自得意。

    “今日为郡主的大喜之日,小使便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将兵马户口钱粮册页等狼亢笨重之物搬运到此叨扰。待郡主喜事过后,小使便将地图并兵马钱粮户口册籍等物先从馆驿之中取来,献于国公驾前!”

    如果不是从身边几位文武的眼神交流之中得知此事绝对不是他们事前安排好的,用来给郡主的婚姻大事增加光彩,李守汉也几乎要认为这是有人安排妥当,并且经过预演的一桩事。

    他愣了半天之后问暹罗使者为什么要献国,暹罗使者说出来了一番令人啼笑皆非的言论。“除了仰慕天朝外,敝国地处边远,蛮荒之地不说,还不时受到强邻威胁,最后敝国国王与诸大臣一致觉得还是做天朝小民比当外藩国王安全,于是便决定献国。托庇于国公爷麾下做个丰衣足食的富家翁。”

    这样的剧情是不是有些狗血?可是狗血的事情还在后面!

    面对着暹罗使者的献国之举,李守汉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还是拒绝了暹罗使者的要求!

    于是,在李华梅的婚礼现场上,上演了一出极为奇特的景象,暹罗使者眼中饱含热泪要求献国,举**民内附,成为大明南粤军治下百姓。可是另一头,作为第一男主角的李守汉,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肯接受暹罗的献国之举。

    如果不是碍于今日的场景气氛,只怕什么哭秦庭、剖腹明志的戏码都会上演。

    在李守汉看来,暹罗要求内附自然是好事,这样便从南面包夹了缅甸,令缅甸各王更加不敢造次。可是,这桩好事此时却是一锅夹生饭!莫要说此时南中各地叛乱的苗头此起彼伏,人手官吏都不足,便是太平年月,若是要将暹罗这样的一大片土地实行到村镇的管理,也是需要大批的人员准备的!

    不过为了不令暹罗全国上下寒了心,同时也是严格执行大城条约的规定,确保盟友的安全,李守汉还是很大度的答应,命令营务处在南中各处军马当中选调精锐,常驻暹罗,至少要有一个混成旅的兵力驻守在暹罗与缅甸边境上。并且答应派出大批精干得力人员帮助暹罗王室训练军队和警察,以确保不受外敌威胁。

    “我南粤军驻暹罗部队要严格遵守军纪,不得骚扰暹罗地方!倘若有不受军纪者,允许你国官府百姓绑缚军前,以南粤军军法审判。你看如何?”

    虽然不曾达成献国保平安的目的,但是最起码不用担心自己的身家财产可能会被北方的那些缅甸蛮子禽兽不如的家伙们侵掠了。暹罗使者虽然不曾达到全部目的,却也是心满意足的退到了一旁。

    这酒席上李守汉草草的几句话,成了礼司与暹罗进行相关条款细化时的方略。并且依据此方略,敷衍成文,形成了大城条约的增补本。更是为了日后暹罗的彻底内附打下来了良好的基础。

    不过,也是被后世有良心的青年历史学家指责为秽史之中最为肮脏的一页。“打着保护别人的旗号,占领别人的国家,掠夺别人的土地,更为无耻的事,南粤军的官员居然可以堂而皇之的到暹罗国内任职。还美其名曰交流!一面兵临城下的威胁缅甸的合法政权,行分裂别国政权的强权政治,另一面又在所在国内执行万恶的治外法权。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加无耻的事吗?”

    不过,这一幕情景和李守汉身体健旺的消息通过各种渠道传播了出去,不少野心家也逐渐开始收敛。

    与暹罗的献国之举不同,倭国松平老中便有分寸的多。

    看着与他并肩而立的荷兰东印度公司代表,李守汉心中不由得油然而生一阵豪情,眼下的巴达维亚,已经不再是荷兰东印度公司在东南亚地区号令一方勒索盘剥的权力中心。

    十几年下来,巴达维亚或者是土人口中的雅加达,只是一座荷兰人在南洋的商贸货运码头仓库了。周围的所在,只要是出了城墙,行不多远便是南粤军的地盘。不过这样也好的很,东印度公司十七人委员会便是很坦然的和公司的小股东们说,“这样不好吗?外面有人保证我们公司的安全,让我们可以顺利开展商业贸易活动。同时我们不必养那么多的武装力量。这样便大大的降低了公司的各项运营成本。如果你们打算少分百分之七十以上的红利的话,那么我们委员会可以考虑重新组建一支规模庞大的武装力量!”

    要组建武装力量?要重新打造一支可以控制整个东方海面的海军舰队?可是这样一来,自己腰包里的钱就要和教堂壁画上的天使一样,长了翅膀飞得不知道到哪里去。这如何能够让公司的股东们同意?

    反过来看看现在,南粤军的水师便在巴达维亚城外水域游弋,只要在海关报了税款,便自然而然的接受了南粤军水师的保护,我们何必多此一举的搞自己的舰队呢?须知,海军可是吞金兽。

    而眼下南粤军给东印度公司提供的外界环境实在是太好了!好到了十七人委员会的委员们躺在铺着厚厚垫子上的巨大铜床上都可以轻松获得丰厚的收益。

    那些贸易的契约、单据,代为向海关报税的票据,通关的手续,炒卖合同的行为,都大大的符合荷兰人的口味。本来他们就是利用船舶在各地进行运输来获得巨大差价的海上马车夫。如今可以把马车卖了,从事南粤军统帅,眼前的这位李公爷所说的金融服务业来获得巨大的利润,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好的事情吗?

    何况,李守汉还给了荷兰人一个好买卖。

    那就是利用荷兰人的身份,插手欧洲。在欧洲大陆上眼下越发燃烧的战火,里面的燃料除了欧洲各国的人命之外,填饱那些炮灰肚皮的粮食,他们手中的武器,身上的军服、盔甲,又有哪个不是荷兰人友情提供给欧洲各国的君主们的?通过将南中所生产的各种工业品、粮食运到欧洲,通过这项让欧洲各国国王都不断咒骂,但是却又不敢不从的缺德商业活动,荷兰人赚得盆满钵满。

    至于说为啥荷兰东印度公司的代表能够同倭国德川幕府的松平信纲老中坐在一处言谈甚欢,那是因为他们之间有着另外一个缺德带冒烟,但是又利润极为丰厚的合作项目。

    倭国志愿兵!

    荷兰人虽然不比当年纵横七海的气魄了,但是海上马车夫的老底子还在。从李家三公子和葡萄牙复**使用倭国志愿兵征战四方开始,这群荷兰人便将大名和将军们眼中的社会不安定因素,遍布倭国三岛乡村城市的前武士,现在的浪人团伙,后世让全世界都谈虎色变的日本野库崽,当成了自己下一步的商机。

    能够在奥斯曼皇帝麾下将巴尔干杀得血流成河,将榜噶剌通往乌斯藏的道路用皮鞭和棍棒迅速打通,这样好的炮灰资源怎么能够错过呢?要知道,此时的欧洲大陆也好,英吉利也好,都是需要大批的人手来充实自己的军队的。

    只要在南粤军这里备案,拿着李公爷用了印的批文,用船只运上几船大米、印花棉布和大批的铜钱去了倭国,那么上至倭国的德川将军,下到各处大名的家臣,都会将前来招募雇佣兵的招募委员伺候的无微不至。至于说兵员,更是要多少便有多少!甚至会有大名低声下气的和招募委员商量,“你们此去欧罗巴,山遥路远,风波万里,船上少不得会有人一命呜呼。必须要多带上些,以防止路上损耗过大!”言语之中,长途运输的不是人,而是骡马牲畜一类的货物。完全是后世的日本陆军做派。

    被成百上千到欧洲充当雇佣兵的倭国前武士塞得满满当当的荷兰夹板船,每一个船舱都和南中出产的鱼罐头相差无几,这样的船队便从倭国三岛的各个通商港口扬帆出发,一路西来。如果不是沿途在各处岛屿进行不断的补给,让底舱的那些沙丁鱼武士们可以出来透透气,吃些蔬菜,补充点新鲜饮水,只怕十停之中能够有三两停便要在这前往欧罗巴的路途中变成了大海里鱼虾的食物。

    但是这还不算完。这些船只到了南粤军的地域之后,特别是在从满喇加、李家坡、凌家卫等处通过时,少不得船上的空间还要再一次的被大幅度的压缩一番。各种南中出产的工业品,从矛头刀剑、盔甲、火药、火铳、火炮,各种肉食,油盐,到各种颜色花样的染色布,都是如流水一样被送到船上来。这样一来,船上原本就十分可怜的运输空间就更大的被压缩了。这些荷兰人可不会让南粤军计算运力那样,按照每个人多少吨的标准进行,完全就是一副贩运黑奴的标准,可怜那些当年的武士,为了赚取每年至少六百石大米俸禄的卖命工作,却提前几百年享受到了黑奴和猪仔的待遇。

    殊不知,这些挤占了他们空间的货物,运到欧洲之后,便会用金子和别的贵重物品进行交易。为荷兰人赚取了数倍的利润还不算。这群有良心的荷兰绅士们更是会带着这些金子宝石,甚至是为了躲避欧洲战火而试图到东方避难的欧洲人,什么工程师,工匠,大学老师,等等南中需要的人物,到南中去换取粮米,用来支付他们的军饷。

    一来一往之间,欧洲、倭国、南中之间的三角贸易进行的红红火火。

    倭国的德川将军幕府消除了社会不安定因素,更好的控制了倭国的社会秩序和治安。而盘踞各地的大名们,也是获取了源源不断的侨汇收入,把自己吃得脑满肠肥。(可怜哦,在南粤军来之前,只怕绝大多数倭国人是很难理解这个成语的意思的。)

    欧洲各国的君主们也是高兴得很,支付了比瑞士雇佣兵便宜得咂舌的军费,便获得了如此性价比优良的炮灰资源,上哪里去找这么好的事情?虽然这些雇佣兵有着每次作战要按照收获的人头来支付奖金的野蛮东方习惯,更是喜欢在敌军的城市大肆劫掠屠杀,但是那又有什么问题呢?反正杀得不是我的部下臣民。

    至于说在这个三角贸易当中最重要的一个顶角,南粤军。人们只是看到了大批的工业品输出,大量的贵重金属和小麦、牝马,牡马输入,还有无数的欧洲技术人才、科技人员、工匠源源不断的到南中躲避战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