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五章 有什么武器打什么仗!
    “少宁这个人,做事也忒意的小心了!”

    翌日,在秋日的阳光下,越秀楼的庭院内,郑芝龙、施琅、郑森、吴六奇、陈天华等人,围坐在李守汉身旁,一边品着茶,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庭院里的那群活宝。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线条优美,四体匀称,肌肤光滑,阳光下闪烁诱人的光芒,如果不是在李守汉面前,只怕这群家伙会扑上前去抢一个骑上。

    (编辑大人扑了出来“停下!停下!你这厮,平日里满嘴没遮拦,乱黑别人,看在都有实际依据有没有什么关键词的份上也就罢了。可是你居然写出这么这么敏感的情节来,不知道现在正在扫黄?严打!?你是不是打算敲碎了我的这个饭碗!?”冤枉啊!俺写的可不是什么违禁情节啊!)

    蹄声嘚嘚,几十个马夫牵引着那些经过精心挑选,被各地商人送来作为通关必需品的牡马和牝马,供主公过目。

    在场的这些人都是在战场上厮杀过来的人,深知马匹对于军队的重要性。在他们眼中,这些骏马比各国各种肤色的美女诱惑力来得还要大得多。

    今日到越秀楼的,都是南粤军水陆两军的带兵将领。以水师提督郑芝龙的身份官职为最高。但是,他的注意力却也是在庭院内那些骏马身上。

    众人这样的举动和表现,顿时令李守汉有些恼火。他咳嗽了一声,示意众人可以了!不要再盯着那些马了!

    “你们看看这个,这是叶少宁上缴的礼物清单。至于是谁送他的,你们便不要多打听了。”

    众人硬生生的将目光从那些骏马身上拔了回来,开始传阅那份长长的礼物清单。

    李守汉的目的众人大概都能猜个几分,敲打一下众人,不要以为老子这些日子生病,精力有些不济,你们就给老子有点得意忘形。看到没有,老子提拔的特务头子都这么守规矩,不敢妄取一文,擅自收受一物,你们都给老子规矩点!

    “你们看,叶少宁交了来的这些财物,咱们该如何处理?亲家。你说说看。”

    “主公,属下有些愚钝,但是满心都是被叶将军的忠心正直所打动,一时竟无什么主意了。倒不如问问施琅。”

    郑芝龙将球踢得一脚漂亮的长传,到了当红炸子鸡施琅的脚下。谁让你是主公的乘龙快婿呢!这个时候随便你说什么,他都不会为难你。

    施琅眼中含笑,朝着郑芝龙一抱拳,算是行礼表示感谢。心中却也是一阵得意。多谢你将这个可以与叶琪结上一重善缘的机会交给我。

    “父帅。以施琅愚见,若是按照世间俗人对这样事情的处置方式,不过是将这些财物照数赏给叶将军。不过,以父帅之处事高明,叶琪之为人古风,此种处事手段,未免有些小人之心。”

    “你个马屁精!”郑森在心里骂了一句自己的这个连襟,但是似乎又说不出别的话来。

    “你这小子,果然是刀切豆腐两面光。”李守汉也是笑着调侃了一下施琅,算是对他的话一个回复。“接着说,要是你的话,你该怎么处置,算是配得上我们两个人的身份和性格、手段。”

    “简单。属下会将这些财物之中拣出几样不甚要紧的,赏给叶将军,作为此事的一个纪念。也让叶将军可以时时提醒自己。余者,不妨以叶将军的名义,捐给南中各处的学校。”

    所谓三代以上唯恐不好名。叶琪这样的读书人,家中不缺钱,对于名声的追求更是超过别人。

    三言两语之中,便为叶琪上缴的这些财物找到了一个去处。南中、两广、福建以及正在开始进行移民的暹罗等处的那些学校。伽利略等人任教的大学,枫树岭实验室,以及河静的几处实验性工场名下都多了一笔丰厚的财物。用来给学生们添置文具,改善生活条件,搞一些科研所需要的经费都可以从这里申请经费开支。只要你不是琢磨如何从水里炼出金子来就可以。

    至于说那些来自于德意志地区的汉诺威马、英吉利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从老家带来的英国马,还有十几匹正宗的阿拉伯马,则是在众人几乎冒出火来的眼神里,被掌牧官牵走,准备送到耽罗岛和富琅山去配种繁衍,只给众人留下了一个又大又圆的画饼“等这些马儿产下了小马,你们每人都有!”

    “中原的事,本帅也仔细想过了。暂时有些鞭长莫及。而且北上之后,才发现难处多多。索性便用这大战之后难得的闲暇,我们南粤军好生的整训练兵,整军经武。今天把你们在广东的这些人找来,就是要把此番北上时发现的难处和问题找出来,找到症结所在,解决掉这些问题,也好日后为朝廷出力。”

    李守汉的话,算是给今天的高层研讨会开了一个头。这些带兵将领们互相看了一眼,立刻你一言我一语的开了口。

    “咱们的骑兵有问题!咱们的马虽好,却太精贵,饲料差点不是掉膘就是拉稀。这次山东作战就有不少马匹倒毙!”

    “就是!不光是马儿的问题,骑手的骑术也是个大问题!列阵作战杀得鞑子屁滚尿流,但是追击的时候一旦落单就死得连渣渣都不剩了。”

    “没错!咱们的骑兵,能打,但是不能跑,而且不能连续几天几夜的跑!这次在山东等处对付辽贼阿巴泰的千里大流窜,要不是大少帅当机立断,招募龙虎营的义勇千里追击,只怕咱们的骑兵要出大笑话!”

    “主公。咱们的马儿,高头大马,腿长速度快,短途冲刺可以打得辽贼的战马望风而逃。但是,这高头大马耐力却远远不如辽贼的矮小蒙古马,而且还巨难伺候。龙虎营的马随便给点吃的就行了,而我们的马最低都得玉米草加鸡蛋,每天定量有盐供应,搞不好还得加些小米骨粉什么的,否则掉膘都是轻的。同样的饲料,给了龙虎营的战马,那马儿就像吃了春药一样,跑得飞快。可是咱们的战马却是有气无力没精打采。”

    骑兵的训练问题,马匹问题,在南粤军而言,却是是一个先天性的短板弱项,不过,受地理环境等因素的影响,历来南方部队的骑兵都无法与北方特别是游牧渔猎民族的骑兵硬抗。经过了十多年的苦心经营,南粤军的骑兵也只是勉强到了一个外强中干的地步而已。倘若是被敌人发现了要害所在,那南粤军的笑话可就闹大了。

    跟着李华宇在山东打过阿巴泰的军官们说完了骑兵的毛病,跟着便是轮到了以施琅、莫钰等人为首,跟着李华梅大战塔山的人大倒苦水了。

    他们的噩梦所在,便是处于排队枪毙时代的步兵,如何对付有着严密野战筑垒工事的敌人。

    “咱们的将士打得很英勇,但是,辽贼的壕堑实在太多了。而且大小炮位密集。我们要一道壕沟一道壕沟的同辽贼争夺。这幸好只是在塔山一隅,又逢冬季,天气严寒,挖掘土方不易。果然是夏季秋季作战,只怕我们一道壕沟没有拿下来,辽贼已经又挖掘了四五道壕沟在纵深和侧翼。”

    “咱们的火箭烧的虽然厉害,但是,却无法将辽贼一网打尽。辽贼们躲在火箭射不到处,等我们火箭和火炮发射完毕,步兵兄弟们冲杀上来时,再用火铳和强弓硬弩在壕沟里发射!占据了一个极大的便宜!咱们的火铳发射了一次之后,便只能退回进行装填,让后排的兄弟们上来。一进一退,自然队形容易混乱。而且,装填时必须是原地站立才能完成整个一套弹药装填动作。但是辽贼的火铳兵就占了一个极大的便宜,他们躲在壕沟里、胸墙后发射火铳,自然暴露在炮火弹丸下的机会就小得多。而且他们在壕堑工事后面,可以有人为其装填弹药,这样一来,火力便可绵绵不绝。倘若是一样在野地里列阵对射,只怕用不了两轮齐射,咱们的队伍就能刺刀冲锋,击溃这群鞑子了!”

    近卫旅、水师陆营的军官们虽然是你一言我一句,讲得七嘴八舌,但是,在话里话外都透露出一个意思,那就是,武器和战术的脱节!

    有什么武器打什么仗。这话不是乱说的。

    南粤军以黑,火药为主要动力和杀伤力的前装滑膛武器,对上了同样拥有类似武器,并且依托坚固野战筑垒工事的辽贼,却是铩羽而归。这无疑对南粤军上下是一个信号。往日里依靠这些武器和严格的纪律,残酷的训练,良好的物质待遇,南粤军可谓是所向披靡,但是,如今却是一头撞在了硬墙上。

    虽然也打得辽贼惨不忍睹,但是,没有达到战役目的,便只能裁定为失败。更要命的是,天晓得辽贼们会不会从这次塔山之战当中迅速吸取经验,以后便用同样的手段和战术来对付南粤军的进攻?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对南粤军来说,从武器到战术,都要进行一番大的调整!

    武器决定战术。使用前装滑膛武器的军队为了保证火力的持续性和密度,便只能玩排队枪毙。反之,装备了自动火器的军队依托架设了铁丝网的壕堑工事和速射炮却遇到了坦克这个铁丝网、壕沟和机枪的天敌。

    现在,如何在未来的战场上破解辽贼们的壕堑战,在武器上和战术上做出相应的变革,这个历史的责任,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在场众人的肩上。

    “咱们的手榴弹是个好东西!以后可以大量配备!”

    “臼炮!要是臼炮可以轻巧一些,简便一些,也可以跟着步兵兄弟们冲上去!”

    “要是咱们的火铳,可以像佛郎机那样,装填快速,兄弟们可以趴在地上装填、射击,伤亡便可小了许多!辽贼的壕沟也好,堑壕也罢,就都不是难题!”

    角落里,一个水师陆营的军官弱弱的发出了自己的意见。他也是河静时期的老人,但是,好死不死的却是姓何,虽然同何副千户没有什么太近的亲戚关系,但是,众人却都是敬鬼神而远之。他自己也清楚自己的处境,所以,多年来每次征战势必奋勇当先,评功受奖时却效仿冯异,充当大树将军的角色。军中诸将便也不甚关注他,十多年下来,千辛万苦的熬资历,熬战绩,也算是升到了水师陆营的营官职位。

    想不到今日,他却提出了这样异想天开的主意。

    不过,这样的主意毫无疑问的会被众人嗤之以鼻。

    “老何,你开什么玩笑,把火铳做成佛郎机那样?兄弟们扛着佛郎机去打仗?那还能够跑得动吗?”

    在众人一片哄笑声中,何营官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最后如同血也似的红,整个人仿佛都是醉酒一般。

    “老何,你到我跟前来,我听不太清楚,把你的打算和我说说。”李守汉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顿时让整个庭院里安静了下来。

    何营官也是激动的有些手足无措,多少年了,自己从未近距离的与这个对数千万人有着生杀予夺穷通富贵权力的人接触过,每次也只能远远的望过去,勉强能够看得清主公的五官相貌,这次茶会,如果不是在广州的营官以上军官悉数参加,只怕这样的机会对他来说也是万分难得。

    “说说你的打算。要是可行,那本公便重重的奖赏你。如果不可,也是言者无罪。”先给眼前这个何姓营官吃了一颗定心丸,李守汉便打算把此人的价值全数压榨出来了。他很清楚,对付堑壕战最好的便是战车。但是,那无疑是异想天开。眼下连后装武器都没有解决,如何谈战车?

    可是,这个何营官的想法,恰好是给正在纠结如何将前装火铳变成后装枪,完成这个历史阶段转化难题的李守汉提供了一个思路,而且,看上去还颇为可行。

    在他的印象里,对付敌人的野战工事,需要作出的各种战术动作,匍匐前进,跃进,利用地形地物前进,等等,都需要拥有后膛枪作为武器的基础。不信,可以看看,从单发栓动步枪列装部队之后,到现在,各**队(当然,非洲黑叔叔们的武装不在这一范围内。)的基本战术动作有什么变化?

    但是,听完了何营官结结巴巴满脸激动的讲完了自己的想法之后,李守汉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的想法确实不错!

    但是!太超前了!

    他受佛郎机的子铳启发,打算将火铳的装填方式做一番改变,将原本的定装药筒从铳口装填,变成制造为金属铳管,从后部装填。

    “主公,您可想想,我南粤军的佛郎机炮手,装填速度快的,差不多一分钟可以装填射击三发,这还是考虑到炮管发热情况的,倘若是不计较炮身发热问题,属下看,至少可以打五发!您请想象一下,若是火铳兵都有如此的射速,试问,普天之下有那支军队能够扛得住这样的打击?”

    而且这样的火铳还有一个好处,便是李守汉可以重新为南粤军设计一套战术动作。

    可是,眼下的技术水平和加工工艺,远远达不到!

    何营官不知道是不是读过赵士祯编著的神器图说,他的这个想法和赵士祯的可谓不谋而合。而且,赵士祯也造出了几只样枪。虽然说早已经有了掣电铳,并且,采用后装子铳的形式,子铳6个。这火铳的特点主要是改进了发火装置,将火绳点火法,改进为燧石发火。击锤上夹燧石,扣板机龙头下压,因弹簧的作用与燧石摩擦发火。这样不但克服了风雨对射击造成的困难,而且不须用手按龙头,射击精度更为准确,并在各种情况下,随时都可发射。且下面加有护圈。子铳预先装填好,轮流装入枪管发射,可以加快射击速度。属于是撞击式燧发枪,构造和性能与明军大量制造装备的鲁密铳无大差异。

    嗯?等等!李守汉猛不丁的想到了此处,既然赵士祯可以造出来此物,那我不妨也可以试着制造出几只来,让军队和枫树岭实验室、河静几个工场的技术人员一道对这火铳在实际操作之中发生的问题逐一的进行解决。彻底得到解决,或是可以容忍之后,再行少量装备部队,在实战之中检验之后,再行全军列装的便是!

    眼下制造这后装火铳所需要的弹簧,燧石、击锤、龙头、护圈等物在南粤军的火铳制造和使用过程之中都不是什么新鲜的技术和物品,只是需要进行一番重新组装、升级罢了。

    “老何,今日你所说的,回去之后便抓紧时间写个说贴上来,交到公事房。我会安排你去专门办理此事。办得好了,你便是我南粤军全军上下的大功臣,便是办得一时难以尽如人意,也不妨事,只管大胆的去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