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一章 诸葛子瑜的后人?!
    历朝历代的地方豪强不管是起义也好,叛乱也罢,还是依仗势力实际操控地方政务,靠的都是自己以及家族在当地的影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这一点,不管是门阀世家还是各个偏远地区的少数民族酋长都是如此。

    不管是五胡乱华时期的门阀世家,结束了南北分裂局面的隋朝还是取而代之的李唐,以及万历年间不断在西南地区作乱的杨应龙、奢崇明等辈,都可以列入到这个性质的势力当中。(这种势力一直存续到清末,著名的西北马家势力,陕西回乱时,他们是回民武装和清军两头下注。趁机大肆发展,那边得势了都不吃亏。如果不是运势不好遇到了石三伢子这个湖南蛮子,只怕他们的势力还要继续延续下去。)而且这种情形便是在千古荒原上的野草一样,势力盘根错节,更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哪怕是刀兵水火一起来,也无法阻止、改变这种局面。所以,只有下一番大力气,把那块土地狠狠的深翻一遍,把那些野草烂藤的千年老根都挖出来暴露在阳光下暴晒几天,这块土地才能给成为良田。

    如今郑森和吴六奇做的事,其实就是在挖这些社长、族长们的根!

    公审大会依旧在秋日的阳光下进行着,那些被绳捆索绑的如同一个个粽子相仿的社长们头上脸上满是汗水,不知道是被晒出来的,还是被吓出来的。

    但是有句话绝对是真理,那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面对着原告气势汹汹的申诉和苦主的哭诉、举证,有些社长却不屑一顾,兀自强硬着脖子昂起头用凶狠的眼神扫视着眼前的族群,当眼前那些原本属于他们管辖的村社百姓畏缩着低下头之后,他们更是趾高气昂的斜视四十五度,轻蔑的说“你们这纯粹是诬告,反正现在我们落你们手里了,找一些跟我们有仇的还不容易?要杀要剐随你们便,可我们绝不认错。汉人都是混蛋,贱价买我们的鹿皮,高价卖我们粮食精盐,还娶走我们最漂亮的姑娘,他们就是该死!”

    面对这些社长的嚣张气焰,原告女子气的浑身发抖,于是她准备继续传唤证人。正在这时,一个番民老太太拎着一个装满水果的藤编篮子,步履蹒跚的走进了会场。本来以她的身板是进不来的,可是大家发现这个番民老太太精神似乎不太正常,精神恍惚,目光呆滞,嘴里不停的念叨“有田啊,你在哪啊,你媳妇我找到了,我们一家人又能团聚了。“说完这些带着浓重平埔话口音的汉话,老太太又脸上浮现出阵阵慈祥的笑意,开始唱起了山地人的儿歌,大概意思便是摇篮曲之类的歌谣。

    大家谁也不愿意招惹一个疯子老太太,所以很自觉的闪出一条路来,就这样,她颤颤巍巍的进了会场。

    担任原告的那女子看见老太太不禁一惊,她连忙来到老太太身边说“老奶奶,你来这干嘛?快回家去,有田我们有时间再找。”

    说完,公诉人转过身去,偷偷擦了擦眼泪。老太太却不肯走,她执拗的用几乎听不出来是汉语还是东蕃语的话说“不行,我要刚刚采到一篮子新鲜水果。我家有田以前总说,在祖屋时就没吃过饱饭,自从到了台湾做垦民,不仅有了自己的田地,盖起了大屋,天天三餐能吃上白米,还有水果吃了。他说了,台湾的水果可好吃了,能天天吃上几个,就是给个神仙也不换。”

    听完这些话,那代表着无数苦主的原告女子再也忍不住了,只见她满脸泪痕,然后凶狠的冲这些社长冲过去,二话不说拎起一个社长左右开弓便抽了那厮几个嘴巴,打得那社长口鼻冒血不说,打完之后她还想再踢一脚,却被警卫拉开,于是她只好作罢。但是她出不了这口气,于是就对哽咽着对众人说“这位老奶奶有个孙女儿,后来嫁给了福建来的垦民陈有田。那陈有田是福建来台湾的垦民,在大明吃了二十多年的苦,好不容易通过商贸区来到台湾,千辛万苦的过了黑水沟,辛辛苦苦的耕田种地,有了一点积蓄。后来偶遇这个老奶奶,看她们一家只有祖孙二人,村社之中因为瘟疫流行,这祖孙二人染病被赶了出来,有田懂得些医道,就好心收留她们为他们治病。后来老奶奶看陈有田是好人,就把孙女嫁给了曹有田,一家人和和美美,过得很幸福。可就在前不久,这些禽兽叛乱,先是杀了平时安分守己与人为善的陈有田,后来还想强暴他媳妇,结果他媳妇不从,这些禽兽就砍掉他媳妇的头颅,扔到了街上。老奶奶之后就疯了,一直抱着他孙女婿和孙女的头哭,怎么劝也不愿意松手。你们这些天杀的混蛋,祖先的英灵都看着呢,你们有今天就是祖先对你们的惩罚!”

    这一番话如同炸雷一样,激起了强烈的民愤,众人一开始议论纷纷,后来有脾气大的,直接冲过去要打死这些社长,警卫拼命阻拦这才控制住局面,不过一个个累的都是满头大汗。与此同时,原本还碍于乡亲情面不太愿意说话的一些人也开始说话了。

    一个被俘虏的生番老者坐在俘虏群中慢条斯理的说“社长啊,本来我不想说,可是既然你做了这么过份的事,就别怪我了。咱们东蕃一般靠的都是鹿皮金沙这些东西同汉人交易过活,以往都信得着你,什么东西都托你去卖。你要说稍微赚一点我们也不说什么,可是昨天管咱们这些俘虏的汉人长官说说,他们收购鹿皮一张可以换二斤咸盐,可你却跟我们说汉人的咸盐要一斤换十张鹿皮。乡亲们可都指望这鹿皮金沙过活娶亲呢,我也不要求你太好,可是你只要价格稍微公道一点,咱们社一半以上的人就娶得起媳妇,你说是不是?‘

    这个老头刚说完,一个年轻人就恨恨的说“以往我觉着汉人的精盐蔗糖布匹太贵,都是汉人的货郎太黑,不过一想既然东西好,也就忍了。可昨天听货郎说起价格,原来社长给咱们涨了五倍还不止。我说怎么以前都住茅草房,这几年社长家建起了烧灰竹筋的二层楼房,一点不比镇上的汉人差!原来门道在这里。社长,你今天跟乡亲们说清楚,你还赚了多少黑钱?”

    仿佛点燃了鞭炮的捻子一样,整个会场立刻变得人声鼎沸,不停的有被俘的东蕃兵和老弱妇孺跳出来揭发社长的种种罪恶,社长们也由原来的趾高气昂变成低头不语。

    可那原告女子似乎还不满意,只见她突然大喊“铁木?瓦力斯,你这王八蛋难道想今天跟这些社长一起被处决,还不把你们社长以前干的坏事说出来。”

    话音刚落,只见 一个獐头鼠目的东蕃战战兢兢的走了出来,未曾说话先给了自己两个嘴巴,边打还边说我该死。打完之后,这个人说“乡亲们,还记得当年红毛鬼还在台湾的时候,有一次咱们屯巴拉社社跟荷戈社、罗多夫社械斗的事情吗?其实啊,那是几家社长做的一个套。当时红毛鬼想出钱买一批姑娘当**,许下了大价钱。于是社长们为了钱就做了一个套,各自对自家社的姑娘说,要出去相亲,然后把姑娘们骗到指定地点,就一起送给红毛鬼。之后三家社长一起说是对方抢了自家的姑娘,然后爆发械斗,死伤无数。其实,这事是社长们约好的。还有社长说神灵示下,杀汉人大吉也是假的,这事咱们的大祭司最清楚。就是因为她占卜得到上天示警,说是大凶,才跟她哥哥翻了脸,结果他哥哥用箭射她,想把她射死,结果咱们的大祭司有祖先护佑,还是跑了。”说完,他对那女子一脸谄媚讨好的说道“大祭司,我没撒谎吧?‘

    那充任原告的女子点点头说“算你还有点良知,乡亲们,确实如此。当日我为我哥哥占卜,结果是大凶,我于是劝我哥哥,李将军仁慈宽厚,反之不祥,结果他不听,还说什么朽草枯骨安能定大事?然后还砸了我的占卜工具。乡亲们,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到底是大吉还是大凶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祖先神灵目光如炬啊,他们早就告诉我们跟着李将军是大吉,造反就是大凶,可是我那冥顽不灵的哥哥非要逆祖先意志行事,所以今天,才会被明正典刑。”

    “哥哥,你就认罪吧,虽然是犯了难么多措,可只要你愿意认罪,我就还愿意领回你的尸体好好埋葬,让你的魂灵回归祖先的怀抱。不然的话,别怪妹妹连你的尸体都不管,因为你根本不是人。“

    高山族普遍信奉万物有灵和祖先崇拜。认为精灵充斥宇宙万物,是超自然人间的神秘力量,死亡不过是回归到祖先的怀抱当中去。但是,如果不能回到祖先的怀抱,便和汉人说的成为孤魂野鬼一样可怕。

    原告的一番话,已经让在场的番汉民众多数都掉了眼泪,可是她哥哥依然是铁石心肠,只见他怒视自己妹妹说“滚,我不用你埋。不就是个死吗?我不怕。”

    而此时,那个老太太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他身边,还在他身边不停的摸索,一边摸索一边说“有田,孙女,你们怎么来了,我找你们找的好辛苦,走,我们回家吃水果去。”说着,她的手就到处摸,一不小心却摸到原告的哥哥身上,接着,这个嘴上从不服输的好汉,却像被雷击了一样,一个激灵蹦了起来,然后浑身痉挛,拼命的试图爬走,却无论如何不能动弹,最后就这样口吐白沫死了。

    这一幕让在场的番汉众人无不目瞪口呆,便是那充任原告的女子都是神色大变,一些围观的东蕃社长更是吓得差点尿了裤子。然后他们按照各自的信仰在心里默默祈祷“恶灵退散恶灵退散,冤有头,债有主,谁杀你们你们找谁。跟我有关的你们放心,你们要牛羊祭祀尽管托梦,我们一定满足。另外我们不是最坏的,现在被审判的才是最坏的,你们要报复找他们去。“

    其实他们实在是多心了,这种情况无非就是长时间的审判,让这个内心心虚却一直要装强硬的社长被迫肾上腺素长时期过量分泌,而通过老太太这么一刺激,恐怖情绪瞬间爆发,结果一下子要了他的命。可惜的是,现在还没有内分泌的常识,所以在场的众人只能把这种现象理解为恶灵报复。

    等这个社长的尸体被拖下去后,审判继续进行,由于有前车之鉴,再没有一个社长敢说一句硬气话。到了尾声的时候,这些社长一个个哭泣跪地认错,甚至有人声泪俱下的说求你们快杀了我吧,就是别再搞什么公审了,我实在受不了了!求求你们赶快杀了我吧!那些恶灵缠绕着我,让我实在受不了了!

    接着,审判长宣布审判公开公正,证据确凿且罪犯已经认罪,依照南中律条,依次公布了判罚结果。在场的社长、族长、包括番王在内,全部死刑。同时还对那些被俘的胁从人员进行了集体宣判,依法判处他们服劳役,且服劳役期间,只能拿每个月一块银元的工资。

    随着惊堂木的落下,会场上数万人暴雷也似的发出一声喝彩!其中喊得最响的是两种人,一种是台湾义勇队,而另外一种,则是那些被俘胁从东蕃。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居然只判处服劳役,而且工资还不算低,居然一个月一块银元,这哪是惩罚,简直就是送福利,因此他们口号喊得格外的响亮。

    看到会场如此的热闹,吴六奇不禁感慨说“虽然不是第一次经历,但是我依然感觉像一场梦。我真的很幸福,因为我从来就不是主公的敌人。”

    郑森闻言尴尬的笑了笑,挠挠头说“我也庆幸,我只当过主公一次敌人,而且还获得了宽恕,如今更是主公的东床快婿。”

    两人对视又是一笑,然后同时心里暗中发誓,就算跟着主公会下地狱,也坚决不做主公的敌人。

    之后的事情便是各处村社开始丈量土地,登记户籍,统计人口和特产,绘制地图,勘测山川。对于一些受战事破坏较为严重的村社族群,按照人口数量发给口粮。

    但是,随着这些活动的步步深入,一些不和谐的小浪花也渐渐的浮现,不妨摘取几朵以飨读者。

    某个村镇上的户籍登记处,几个辅兵义勇队的兵士拳打脚踢的殴打一个东蕃,还是往死里打那种,边打边骂,“就你这种长着一张不开化脸的东蕃,也配姓李!“

    负责对这些新近归化东番进行户口登记的一个干部听到阵阵惨叫声和拳打脚踢声赶来来查问发生了什么事。

    义勇队的那几个士兵一脸气愤的回答道“这个东蕃欠揍,居然敢姓李!“

    “姓李就该挨揍?“

    那负责登记的干部一脸愕然,然后再问那个东蕃为啥要选择姓李,那东番青年擦了擦脸上的血迹,“小人本来没有汉名,后来给我上户口的人说你得有个姓名才行,小人就问咱们将军姓啥,然后说姓李,小人就对办户口的人说姓李。不想这几个人听说了立刻扑上来打我!“

    那负责此事的干部听了之后一脸的哭笑不得,这,难道说和主公一个姓氏也要挨顿打?这是什么道理?殊不知,这是一种特殊的殖民地情结,那些早早归化的良番,充当辅兵义勇队的那些青年,因为他们同样是东蕃,所以才更要强烈的鄙视比他们落后的生蕃。

    当一个族群自我感觉比其他民族落后的时候,自己都会强烈鄙视自己。这一点,在那个二十二岁以前是日本人的岩里政男身上最为明显。

    但是,更加令郑森、吴六奇、以至于远在数千里之外的李守汉哭笑不得的事情还大把的出现。

    比如一个一脸东番像的圆脸高山族哭着喊着说自己是宛陵侯之后,死活要认祖归宗。一个圆脸的生番头目说自己是宛陵侯诸葛瑾的后人,自己脑补场面多么喜感吧!宛陵侯诸葛瑾的特征就是那张超级长脸,结果n年后一个圆脸的东番自称是他的后人,尼玛!

    那两个阵前反水,倒戈一击成了叛乱生番背上最后一根稻草的东番社长,擦着脸上的油汗从台南府中郑森的签押房中走了出来。

    “兄弟,看见没,幸亏咱们当初眼色好,不然你看那些跟李将军对抗的族长,下场多惨。别说在公审现场站着,我在边上看着都吓尿了。

    “别说了,我这几天晚上一直做恶梦,就梦见被人拉去公审。哎,就别说这么吓人的事情了,反正以后我打死也不跟李将军为敌。”

    “还有听说前一阵义勇队的事情没有?这帮人现在跟疯狗一样,见谁咬谁,有一个人不过是上户口说姓李,被他们打了一个半死。后来被制止了,他们就要求统一改姓李,要不然他们就自杀明志。”

    “我也想那么干啊,可这现在要求姓李的太多,那帮疯狗还放话了,名额有限,要先把他们改姓李,别人要等着,不然谁敢抢揍谁。要不是因为这个,我早就去衙门要求改姓李。”

    “这帮疯狗太他娘的气人了,他们干脆说就许他们姓李得了。不过我说兄弟,咱们干嘛非要凑热闹姓李,其实吧,我看了一下书,咱们有可能是汉人的后裔啊。”

    “你看看,当年什么大汉东吴都派人来过台湾,听说诸葛大将军都派人来过,所以我就一直在琢磨,保不齐咱们就是这些人的后裔呢!”

    几乎把三国演义和魏书等史料都要翻烂了的郑森和吴六奇,怎么样也无法说服自己,眼前这长着一张大圆脸,一口黑牙齿,满嘴平埔话的生番社长,居然能够和大名垂宇宙的诸葛丞相扯上亲戚关系?!就算是语言可以用五胡乱华、多年战乱路途断绝等缘由搪塞过去,可是,您那张大饼子脸怎么也不能和长着一张著名长脸的诸葛瑾扯上关系吧?

    但是,却又是无可奈何。只能是捏着鼻子承认。于是乎,在台湾道的户籍登记簿子上,姓诸葛的、姓卫的比比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