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二章 樟脑战争?
    “诱敌深入,断其归路,长途奔袭,犁庭扫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在这份由郑森与吴六奇联名上报的新竹战役战报当中,郑森用大量的笔墨对吴六奇的战术布置进行了描述,其中不少精彩的环节部分写得异彩纷呈**迭起,可谓是花团锦簇。当真不愧是一代士林魁首钱谦益的弟子。

    这份无论是从文学角度还是从实际战术角度都十分精彩的战报,令李守汉不时的在嘴角露出了一抹浅笑。

    看着文书中,郑森不断的盛赞吴六奇的这一连串行之有效的战术,不由得让李守汉几乎要笑出了声来。“如果不是老子来了,又成了你的岳父老泰山,不出意外的话,十年后你将会被吴六奇用这一招给虐的**迭起。”

    强压着几乎要喷出来的一口茶水,李守汉提起桌上的毛笔,蘸上了朱砂开始对这份关于对台湾平叛大局初定之后的兼具了总结、请示汇报和请功报奖的说帖进行批示。

    被俘的大肚王国以及其他参与叛乱,首鼠两端的各个村社共计俘获了数万精壮,这数万青壮之中,冥顽不灵血债累累的寨首社长之类的,已经统统被郑森咔嚓掉了,其余青壮表现好的编到辅兵义勇队之中去继续征讨那些负隅顽抗之人,其他的则是被编入屯垦总局。不过郑森告诉他们既然参与了造反,而且还没有在规定时间内进入准治安区,那么最低惩罚十五年劳役。但凡是岛内修筑公路架设桥梁等事,这些人都是责无旁贷必须要出工的!

    不过,考虑到这些生番的特殊情况,对于他们,郑森没有采取直接安排村长进驻的手段,而是命他们自己推选村长、社长,由打着台湾道幌子的台湾府衙门统一任命,这村社长既然是任命的,便不是终身制也没有继承权。稍有不谨慎,还有可能被乡镇长们免去职务。

    “着令礼司立刻重新编纂我南粤军辖区内各学堂历史课本,无比强调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最早可追朔到三国时期,比如这次平叛中就遇到了深明大义的大帝后裔,宛陵侯的后裔、长平侯的后裔前来认祖归宗。”

    想想那些断发文身,一头灿烂羽毛作为头部装饰的生番,长得一丝汉人样子也无,居然是“面如冠玉长须飘飘”的诸葛亮第多少代侄孙子,是长着一张可以媲美毛驴面孔的宛陵侯的后裔,这份节操,顿时让李守汉叹为观止。但是,却也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下来,并且正式下文书令这些宛陵侯的子孙后裔恢复祖姓诸葛,长平侯的后裔恢复祖姓卫。当然,有了这些作为强有力的证据,教科书中自古以来便是说得更加理直气壮、必不可少的了。

    “着令郑森、吴六奇二人所部,于台湾稍事休整,将该处民政、防务移交,待命出发往鸡笼等处侯船,准备往爪哇、马来亚等处平叛。”

    在郑森的总结报告上批复之后,李守汉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躯,向后努力的抻抻腰,略微定定神,唤进一名在外面当值的侍从。

    “传话给公事房,让他们起草文书,郑森、吴六奇二人往爪哇平乱,兵力不敷使用,可于倭国招募志愿兵三万随同前往!”

    说完这话,李守汉得意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狞笑,猴子们,让你们不乖乖的听老子的!老子今天把第六天魔王放出来对付你们!不但有这个魔头,还有几万鬼子!让你们提前四五百年品尝一下岗村君的铁壁合围战术!

    “诶!岗村的公路、铁路、岗楼都是掠夺和破坏生产的工具,可能这不是岗村希望的,但却是血淋淋的现实。而郑森的公路碉堡都是保护生产的工具,同时方便的运输,便于人民往来。”李守汉在心里立刻为自己的女婿做着辩解,为郑森和那个著名的战犯、刽子手做着切割。

    这份批示和给郑森、吴六奇二人的新任务安排,自然有公事房会同新近成立的参谋总部一同办理,筹划相应的物资器械军装粮饷船只等物。

    自然这种筹备之事便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办理完成。

    一晃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台湾各处镇压安抚的任务基本结束。新竹战役之后,南中军的公路碉堡像猛烈配发的蒸汽一样扩散到台湾各个角落。有一个归化较久,并且与大公子李华宇还有些姻亲关系的东番头目,用半通不通的汉文写了一首诗来描绘这一段时间台湾各地的变化。

    “抬头是岗楼,迈步即官路。无社不归化,处处有学堂。”

    新竹战役算是在台湾平定历史上关键的一战,这一仗,将有实力发动大规模反抗或是叛乱的势力一鼓全歼,为参与平叛的归化村社重新划定了猎场,让他们得到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惠。同时,根据约定,猎场归那些归化生番所有,山林、原野则是官家与百姓公用。这样一来,大批的闽粤移民便有了可供开垦的去处。

    随着道路的一条条修通,原本的天堑、天险也变成了大队人马可以通行的所在。郑森打造的囚笼也越来越小,越来越缩紧,同时民心也发生了转变,所以还在山上妄图顽抗的东蕃叛军绝望的发现,他们无粮无兵无政权无群众支持,所能做的只是困兽犹斗,而最终他们也斗不下去了。随着一个个村社长被任命,各地的基层政权紧锣密鼓的组建起来,越来越多的义勇队投入到搜山、封山的活动中。这些叛军的生活空间和活动范围一天天的被压缩。他们虽然不缺乏某纵横菲律宾的老鬼子的勇气,却没有他的运气,最终,就像困在笼子的野兽一样,一个个的被揪出来干掉。

    看着下面送来的一份份捷报,在台南府城中的吴六奇和郑森自然是非常高兴,不过呢,吴六奇却又一些疑惑不能开释,于是他问郑森“郑将军,要说大明当年剿灭播州杨应龙也好,剿灭广西大藤峡的土番也好,用的方法也无外乎是修路筑堡,可怎么我们打起来就有如神助,而大明就像破裤子缠腿呢?‘

    郑森得意的一笑“这事主公早就跟你说过,不过可能你没注意。主公以前在干部会议上讲过,一切的财政问题的解决,必须建立在生产发展上。同样,一切民族边疆问题的解决,也是要靠生产发展。同样是修路筑堡,我们这条路给东蕃带来的是财富和南中货物,带来的希望和生产发展,而大明那些路,干脆就是抢劫之路。最终,大明把人家越打越穷,而我们,只要是愿意跟我们混的,是越来越富。你看这道路上,行人日多,货物日多,地方市场上,物价越来越便宜,买卖越来越兴隆。这些东番不要看是群所谓的茹毛饮血的野人,但是人都不傻,不管你说的天花乱坠,现实中的盐米布匹铁锅才是硬道理。”

    “所以现在修路最积极的就是那些生番。”

    吴六奇接了一句郑森的话,这两个历史上的冤家死对头相视一笑,发出阵阵得意的笑声。

    “说到了财货生产之事,大公子,”吴六奇很是亲热的用了一个郑森比较喜欢的称呼,这表示他在吴六奇的心目中不是那个完全靠着岳父家势力出来混的吃软饭的小白脸。“这台湾之地,虽经大公子多年耕耘,但是却在我南粤军所在各地之中依旧是一片蛮荒之地,历年来的收成仅仅够各处移民食用。饷银若不是主公拨付,更是无从谈起。须得要想个法子才好。”

    对于吴六奇的态度,职责执掌全台军事、民政事务的郑森,更是颇为欢喜。“鉴伯兄,有劳你费神了。大哥对台湾之事也是一直关心,虽在山东亦有信前来,信中指点方略,令我茅塞顿开。”

    李华宇在台湾数年,对于这座宝岛的山川地理物产民情自然要比初来乍到的郑森与吴六奇二人了解的多。

    他在得知新竹战事之后,便连夜派人快船送来了他的书信,信中为自己这个妹夫指点迷津。

    “全台之事,便在这樟脑上了!”郑森得意的捏着手中的一片樟脑对吴六奇示意。

    “樟脑?”吴六奇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其实,不要说这位铁丐,天地会的红旗香主了,怕是一般人对樟脑的理解,就只有昔日衣橱里的樟脑丸吧!?

    在人类工业文明的发展史上,樟脑不只是简单的“白色小丸子”!它曾是无烟@火@药的原料,推动武器的革命性发展;它是人类发明第一种合成塑料赛璐珞的基本原料,用来制造耳环、项链等。由于它的止痒、消毒功效,许多药用品中都可见樟脑成分,包括曼秀雷敦、护唇膏、撒隆巴斯、万金油乃至于绿油精等。1884年法国人从樟脑提炼出稳定的无烟火@药,让欧洲国家的步枪从大口径黑火@药变成小口径的无烟火@药枪弹。“射程稳、速度快,杀伤力更强。”

    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夕,欧洲大陆从日本进口大量樟脑。1910至1916年间,从日本樟脑制品出口量每年达900万至1000万公斤,占世界总值的70%,其中产自台湾的更占了其中80%。1889年,美国人伊士曼更以此制造出硝酸盐片,促成摄影术和电影工业的发达。因淡水港输出茶和樟脑,“台湾北部的财税收入快速增加,导致台湾政经重心北移。”此外,岛内中北部山区不少城镇也因樟脑和茶而兴起,如“三峡”、大溪、苗栗和东势等,客家人更因地利之便,从事茶、樟脑的生产、运输而迅速累积财富,提高了客家族群的社会地位。

    所以,在台湾的发展历史上,茶叶、蔗糖、樟脑,对于台湾的经济版图、族群分布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台湾樟脑产业的发展,其实要从台湾的海洋外贸传统开始谈起。汉人因樟木不易虫蛀及纹路美丽的特性,将樟木作为建筑雕刻、家具、佛像等的材料,由来已久。十七世纪郑芝龙与日本人的贸易物品中,即包含樟脑一项,当时樟脑主要用作药材。在漳泉汉人大量移民入台后,樟脑在台湾才开始正式进入商品化贸易之一环,在开港通商前,多透过戎克船贸易输往清国本土,1830年代已有来自美国、英国的洋商,直接购买樟脑进行出口,甚至以鸦@片交换樟脑,至1860年代开港,各港口洋行林立,对樟脑利益的争夺甚至导致英国与清帝国间的冲突。在日本侵占台湾以后,被规定为专卖品的台湾樟脑更是重要出口品,丰富总督府的财政收入。

    然而,台湾樟脑是许多人以头颅和鲜血换取的。为取得樟木熬制樟脑,台湾汉人侵犯原住民生活空间而遭到出草杀害;统治者为维护外贸及专卖利益,以强大武力镇压原住民的反抗。此外,随著更多的樟脑需求,更多人力投入,更多隐于深山的樟木林被发掘,也牵动以客家族群为主的逐樟木而居的移动迁徙。

    但是在这个时期,樟脑的功效还不曾被发现具有那么多。这种产自樟科植物樟的枝、干、叶及根部, 经提炼制得的颗粒状结晶,具有通关窍、利滞气、辟秽浊、杀虫止痒、消肿止痛的功效,主治疥癣瘙痒、跌打伤痛、牙痛等症状。

    别的不说,就光衣服防虫都已经是一笔超级大的生意了。这对于眼下纺织业极为发达的南中来说,便是一个极大的助力。那些被船只日夜不停运往四面八方的布匹,有了这些白色小丸子,便不会担心被虫蛀了。

    也就是因为樟脑有着这种功效,历史上,最先开始工业革命的英国,便在两次鸦@片战争之后,更是与清廷打了一场小规模的樟脑战争。

    英国侵略者为掠夺台湾的樟脑资源,发动了对台湾的侵略战争,逼迫清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樟脑条约》。《樟脑条约》签订于 1868年(清同治七年)11月下旬,条约完全答应英方提出的无理要求,废止樟脑官办,准许洋商领照往内地买办樟脑,赔偿怡记洋行损失,撤换台湾兵备道梁方桂和台湾鹿港同知洪熙恬等官员。自此,英国人不仅控制了台湾樟脑的输出,而区垄断了台湾当局樟脑的制造。至1870年,台湾樟脑的输出从7000担增加到14000担,而从台湾人手中收购价格则每担从16元跌到78元。

    对于这些,自然眼下的郑森不会知道,但是,他却知道别的相关信息。

    “大哥信中指点,台湾林木颇多,其中以樟木为最。大可好生利用一番。”

    李华宇这个主张一点也没有说错。台湾的自然环境适宜林木生长,气候温暖,土地肥沃,林业资源相当丰富,树种4000多种,堪称是我国的森林宝库,相当于欧洲树种的三分之二,是亚洲有名的天然植物园。尤其台湾的樟树,繁生之多、分布面积之广、及其生产的樟脑,均属世界之冠。其中以埔里、台中、新竹、花莲、大湖等处为最。台湾被称为世界最大的樟树带,樟科植物很多,最主要的有本樟(土名香樟,亦名真樟)、茅樟(土名臭樟)、油樟(土名油树)三种,尤以本樟最多。

    而上述地区恰好又是此次被吴六奇用兵平定的主要地区。战事过去,正要好生的抚慰流亡发展民生,于是,那漫山遍野的樟树便找到了它们的宿命归宿了。

    《升炼方》云,煎樟脑法,用樟木新者切片,以井水浸三日三夜,入锅煎之,柳木频搅,待汁减半,柳上有白霜,即滤去滓,倾汁入瓦盆内,经宿自然结成块也。他处虽有樟木,不解取脑。又炼樟脑法,用铜盆以陈壁土为粉糁之,却糁樟脑一重,又糁壁土,如此四、五重,以薄荷安士上,再用一盆覆之,黄泥封固,于火上款款炙之,须以意度之,不可太过不及,勿令走气,候冷取出,则脑皆升于上盆。如此升两三次,可充片脑也。

    根据这个技术流程,大批的五十年树龄的樟树被砍倒,挖掘出树根,运输到樟脑合作社。

    平乱之后,按照原本的南粤军做法,打倒了那些充当叛乱头目的社长之后,便是要分田给每一个人。但是,遍布在台湾各处的东番们却反对这种做法,反对分田给每个人,而是要求按照他们的传统习惯,山林猎场田地公有。

    根据战前的约定,山林田野自然是百姓与官家所共有,于是,樟脑合作社便这样应运而生了。

    一座座樟脑寮沿着台中、新竹、花莲、大湖,由南向北的渐次展开。熬制樟脑的炉火旁,断发文身的东番,和那些来自闽粤的移民、垦民站在一起,仔细的观察着火候。

    樟脑,不再沾着血。

    随着樟脑事业的日渐发展,从南到北,许多小的市镇渐渐围绕着樟脑寮,围绕着樟木开始出现。

    合作社中,那些官奴身上满是樟木香气,他们使用特殊刀具以手工把樟树刨成厚约两公厘薄片,经过一系列蒸煮、榨油的过程之后,樟脑油会从蒸煮的容器底部流出,用杓子舀取这些脑油之后,晾干便是价值不菲的樟脑了。

    至于那些蒸馏完成的樟木片经堆放晾干可做燃料再利用。燃烧后的灰烬也不会被浪费掉,它们会被送进田间当肥料,为那些刚刚开辟出来的生荒地发挥余热。

    樟脑的开发利用,让台湾从需要协饷地域迅速的变成了有财税上缴的地区。新竹之战后的第一年,樟脑便以十八元一担的价钱被南中各处商铺、织造场和化工坊、枫树林实验室、南中大学等处收购了接近八千余担,并且纷纷下了来年的预先订单。

    台湾各地百姓,日后在樟脑作坊里都会供奉三尊神像,分别是李华宇、郑森和吴六奇,感谢他们为百姓找到了这个行业。樟脑业者甚至尊奉三人为行业保护神。

    不过,在提出以樟脑为龙头发展台湾经济不久,这两尊神灵也奉调离开台湾,前往爪哇平乱。

    几百年以后,在一连串的新思潮、反思历史,你所不知道的历史等现象当中,许多有良心的青年历史学家,痛心疾首的将郑森和吴六奇的这番作为称为“最为丑恶的一幕,所谓的台湾开发史便是一部资源掠夺史。其中以樟脑为最。一棵棵樟树的被砍倒,东番人原本纯净与世无争的生活变得肮脏市侩起来!”

    此是后话,按下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