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四十四章 宗教问题(续)
    三大宗教能走到今天,自然有自己的一套本事,什么翻云覆雨见风使舵借力打力等等手段层出不穷,这一点和我中华大地特有的儒家倒是颇有雷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不过有一点是大家所共通的,那就是他们一致认为,越是混乱的时候,越是他们大显身手的时候。而且,不管是什么人掌握政权控制局势,只要他能够尊崇我们的教义,帮助我们发扬光大,那我们就可以说他是应运而生,承天启运(上帝的选民,默罕默德的战士等等。)

    现在世界上的三大宗教,归根结底能够有这样的规模,将什么拜火教等原始宗教打得一败涂地,其实并不是这些宗教教义如何高深,而是他们各自有各自投机钻营的本事。当年基督教兴起的时候,正值罗马帝国走向崩溃,基督教趁机大搞左右逢源。后来野蛮人入侵,社会秩序一片混乱,而在这个混乱的秩序中,唯一有能力维持基本秩序且跨越国界的组织,正是基督教。所以,基督教趁势而起,借助那些北方蛮族的势力,一举成为欧洲第一大宗教。

    伊斯兰教则起于本就部落林立的中东沙漠,也是由于其跨越种族和国界的组织力,最终成为中东第一大宗教。而佛教投机钻营的本事,之前章节已经说了不少,就不详细叙述。客观的说,当年这些宗教都各自有进步意义,但是这个进步本身,就是建立在国家级的秩序维护者无力的前提下。近代之后国家控制力大增,所有宗教影响力就是直线下降,特别是法国大革命,直接确立了宗教不得介入公共教育领域的原则,从此之后,欧洲才真正摆脱了黑暗的中世纪。

    但是,眼下却正是天主教和新教在欧洲大陆上为了信徒、教区而争斗正酣之际,这样的斗争也是不可避免的影响到了南中的这些信仰上帝的人们。

    不过,在他们看来,眼下却是上帝的荣光在南中开疆辟土最好的时机!

    抱着这样的想法。两位与天主教有着密切关系的人领着一群同样来自欧洲的移民,在码头上遥遥望着自己的亲朋故旧学生教子,被海关的执事们领着去办理入境、隔离检疫手续。

    “这是我们教会募得的一些衣服食物日常用品,拜托大人送去与那些新来的泰西各国移民。”一名阿方索手下的教堂执事。带着十几个杂役挑着十几担子的衣服、时新瓜果和肥皂草纸、换洗衣物,低声与海关值班之人商量。

    这些物品,正是阿方索等人展示天主教徒的宏大胸怀与博爱情结的物质体现。东西虽然算不得什么贵重之物,但是对于那些在海上漂泊数月,早已是身心极度疲惫的人们来说。却是无疑的雪中送炭。

    “好吧!看着迦老先生的面子上,东西可以送进去,但是你们的人不能进去!上头有律条在,眼下他们是处于隔离检疫期间,不得与外人接触!”那执事看了一眼不远处点头含笑的伽利略,点头答应。

    南中地区因为气候湿热,加上水面众多,有气候和蚊虫引发的各种疫病自然是更多。除了加强种痘等预防措施之外,更是对新进的外来人口实行严格的隔离检疫制度,以免造成疫病的流行与爆发。

    七八个身穿罩袍的海关杂工从教堂杂役手中接过那些担子。装上了停靠在不远处的一架马车,辘辘声中,马车的铁制轮毂碾压着码头上纵横交织的铁轨渐渐消失在了伽利略等人的视野之中。

    前来欢迎的人们渐渐的散去,只有伽利略和阿方索二人有些意犹未尽,“神父,不妨到舍下一叙如何?我那里有公爵大人派人送来的土耳其咖啡。”

    “哦!有这样的稀罕东西,那自然要叨扰一杯了!”

    于是乎,一前一后,两人的马车便往伽利略的住宅而来!

    伽利略的起居饮食,自然是令身为上帝仆人的阿方索神父啧啧称赞不已。(似乎又有些虚伪了。作为天主教的高级神职人员,好像对美食、豪宅,奢侈的生活用品,漂亮的丝绸袍子。美丽的女人,清秀的男孩子都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各位应该还记得,不久前还有梵蒂冈的高级人物因为娈童丑闻曝光而辞职。)

    伽利略烹煮咖啡的手段之出人意料,几乎和他在实验室里做实验一样。时间、火候把握的之精细,便如同他计算日月星辰的运行般精准。

    用福建移民烹制功夫茶的小炭炉不住冒出的细小火苗,慢慢的烹煮着经过细心炒制的咖啡豆。任由空气中阵阵的香气从细微变得浓郁。

    在一旁侍候的两名天方女奴,认真的观察着咖啡的情形,浑然不觉身旁阿方索神父的眼神正在专注的在她们柔软纤细的腰肢丰满的胸前做着仔细的观察。

    “果然是该死的异教徒!”

    尽管眼睛在那两个天方胡姬极为妖娆的身躯上大吃特吃冰激凌,脑海中有些三俗的揣测着自己的老朋友伽利略和这些天方胡姬在一起时那些喜闻乐见的情景,但是,望着那两个天方胡姬身穿着刚刚遮住**的小坎肩,腰围轻薄的纱裙,一条湖绿色的丝绸长裙映衬下,修长的双腿若隐若现,而丰腴平坦的小肚皮干脆无遮无挡的露在外面。

    这种打扮与信仰默罕默德所宣称唯一的真主胡大的教徒极为不协调,穿着之暴露与全身包裹着罩衫的平民女子完全相反, 唯恐不够妖娆诱惑。

    但是,谁让李守汉是一个世俗的君主?在他的治下,不管你宣称信仰的是谁,必须在官府进行备案,经过审核之后才能建设教堂寺庙,合法的传播教义。否则,一律视为邪教。

    咖啡顺着玻璃烧制而成的管道曲里拐弯的一滴一滴的滴落在一个精巧的银质咖啡壶中。

    两个异教徒的女奴,一个手把银壶,一个用银盘端着蛋壳般细薄精致的小杯子,将银壶一倾,黝黑丝滑的咖啡就从壶中注入小杯,一股扑鼻的香气便飘入阿方索的鼻腔之中,令他精神为之一振。

    “不知道这两个异教徒穿上公爵殿下制造的那种冰蚕丝的丝袜会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如同地狱里的撒旦那样具有魔鬼般的诱惑力?”享受着异教徒的伺候,让阿方索神父仿佛收复了圣地耶路撒冷一样的舒心。感觉自己具有着那些十字军所一直追求的荣光。

    咖啡则熬得极浓,喷香扑鼻。盛在薄如纸明如镜声如磬润如玉的圣瓷杯中,美食与美器的结合到了极致,旁边还有两个异教徒的美女在场伺候。让阿方索神父颇有些目眩神迷。惶惶然不知此身在何处的感觉。

    与他隔着一张小几对面而坐的伽利略,轻轻转动手中的圣瓷咖啡杯,浓郁的咖啡香味随着他手上的动作从杯中散发出来,混和着两个天方胡姬身体上的阵阵异香,庭院里盛开的花草气味。让人飘飘欲仙。

    二人慢慢的慢慢啜饮着,仿佛陶醉在咖啡的香醇中。

    借着喝咖啡的掩护,努力的收拢心神,阿方索开始仔细打量着眼前伽利略的这间巨大无比的书房兼工作室。紧靠着两面墙壁,用红木制成的巨大书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和工作笔记,从那些书籍的印刷质量和破损的边角上看,阿方索可以毫不费力的下一个结论,这些都是在欧洲被教廷下令禁止的那些书籍!那些公然不敬上帝的家伙们所编纂的歪理邪说!

    作为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居然公然的在自己的书房里,在一个神父面前展示自己所收藏的这些欧洲**,阿方索不由得有些恼怒了!这要是换成了在欧洲的某个地方,他直接可以痛斥伽利略忘记了上帝的教导,然后把伽利略交给宗教法庭,先是很好的进行一番触及灵魂的教导,然后扔上火刑架,但是,现在就算上帝就站在旁边,也不能这么做。

    伽利略是李守汉的红人。敢动他一手指头不次于向南中宣战。可是要是什么也不说,好像又不是那么回事,于是阿方索笑着说“仁慈伟大的上帝真是无所不能,虽然您的家乡战火不断民生艰难。可是仁慈的上帝却为主的子民在东方安排了一块祥和的乐土。看这样子,您应该是早就把这里当成新的家乡了吧?”

    可惜的是,阿方索失算了,伽利略并不是那种闻弦歌而知雅意的精明人,所以,他没有听出神父话里的枪棒。而只是当成一种闲聊和调侃。于是,伽利略点点头说”是的,上帝的仁慈和伟大真是无处不在,我从家乡来到南中之前,以为这将是一场变相的流放,结果到了这里,非但没有受到虐待,反而获得了救赎。别的不说,我那学校里那些调皮的学生都给我很大的启发。以往我一直搞不懂到底是地球围绕太阳转能凸显上帝的伟大还是相反,后来我的一个学生说,如果把人改名叫狗,狗改名叫人,听起来好像不可接受,实际上人依然是人,狗依然是狗,同理,不管谁围绕谁转,上帝也依然是上帝。“

    伽利略说完眼中甚至露出了感激和泪光,他接着说“尽管那个学生是异教徒,但是上帝却把智慧平等的给了每一个人,同时,上帝又偏心的通过他把我这只迷路的羔羊引向正途。上帝无处不在,无处不引导心怀上帝的子民。因此我相信,只要我们努力的加以引导,南中一定会沐浴上帝的光辉直到永远。”

    阿方索神父不禁真的哑然了,心里说见过笨的,没见过你这么笨的,你这该死的学生分明是拐着弯骂你榆木脑袋。不过看伽利略这么高兴,也不便揭破,于是就随口说“是啊,现在南中已经有了不少教堂,可以说形势一片大好啊。”

    结果这番话却让伽利略皱起了眉头,好半天才说“这个就谈不上了,说起来我真是愧对上帝,虽然我已经努力了,但是李守汉将军始终不肯诡异上帝。他甚至还说过对上帝不敬的言论。”

    阿方索一听赶忙试图转移话题,心说你怎么能在李守汉地盘上说他的坏话,不过伽利略根本不理会他,自顾自的说“他说,上帝与神佛一样,信则有,不信则无。还说他披甲以来,打仗靠军队。买卖靠银钱,唯独就是没靠过上帝。因此,别人要信他管不到,但是他绝对不信。”

    对此阿方索神父倒是很淡定。作为一个神职人员他很清楚所谓的教廷为何能代上帝立言。说到底,还是欧洲各国政府没有一个不需要教廷帮忙的。欧洲各国王权普遍不大,各地诸侯割据,财税难以保障,而教廷则是跨国界的组织。有比较稳定的十一税并且还勾结犹太人放高利贷。而南中政府统一稳定,财税收入充足,非但不要用从教廷借钱,还有闲钱去约束宗教。因此说到底,南中和欧洲之间的区别,就是枪杆子和钱袋子的区别,要是欧洲国家有李守汉这么硬的枪杆子和这么大的钱袋子,恐怕也早就不听招呼了。

    甚至在很大程度上,教皇的权杖远远不如那些君主们手中的枪杆子和钱袋子好用!

    虽然罗马天主教廷的权力号称是来自上帝,至高无上。国王们的权力合法性都要得到教廷的承认,如果胆敢藐视教廷发出的敕令,那么教皇冕下就可以祭出破门律(革除教籍的严酷惩罚)这个大杀器来对付他,要知道那可怕的破门律,又称绝罚,实乃所有国王都害怕的催命符啊。一旦教皇陛下对某人颁布绝罚,那就意味着来自上帝意志的开除、废黜和放逐,这位国王所有的臣民都可以名正言顺的不再向他效忠!军队和臣子都会离心离德!教皇格里高利七世便曾经使用破门律来对付亨利四世,令这位巴伐利亚公爵、德意志国王、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在冰天雪地的卡洛莎赤脚站了三天表示悔罪。

    卡诺莎悔罪事件是确定教权大于皇权的关键战役。连身兼巴伐利亚公爵、德意志国王、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亨利四世都对教廷低下了他那高昂的头颅。但是,这位亨利四世也是勾践一类的人物。委曲求全低三下四的重新得到了权力之后,立刻用铁和血的强有力手段来巩固自己的权力。

    当格列高利七世认识到情况有变,准备再次对亨利四世处以绝罚时,羽翼丰满的亨利四世更是宣布废黜教皇。并任命一名敌对教皇克莱芒三世,随即率大军进军罗马,迫使格列高利七世弃城南逃。向盘踞在西西里的诺曼人领罗贝尔吉斯卡尔求援。结果前门驱虎,后门进狼。诺曼人确实赶走了亨利四世,但他们同时洗劫了罗马让教皇格列高利七世在流亡中凄凉的死去。

    欧洲的那些君主们都能够做得到的事情,你如何就希望眼前的这位李公爵做不到?莫非你觉得那个出生在马槽里的家伙再度复活的希望比令李公爵笃信天主。成为一个虔诚信徒的机会来得高?阿方索心中腹诽了一句。

    当然,危险和收益也是均等的,南中这个副本固然高难,但是万一要是拿下,收益也绝对高于其他地方。因此,不管如何都应该试试看。于是,虽然阿方索的脚趾头都不相信伽利略能有啥好主意,嘴上还是很客气的说“你我都是上帝的子民,都应该为弘扬上帝的光辉做贡献,所以,不管李守汉将军现在说什么过头的话,都不要在意,只要我们持续努力,相信他一定会回心转意。不要忘记了,当年罗马帝国也曾决绝上帝,但是却最终被感化,皇帝也成为上帝的奴仆。我相信,南中就是新的罗马,而您,也是可以成为先圣的。”

    听到这一番话,伽利略不禁若有所思,他喝了一口咖啡,想了一会才说“说起罗马,我倒是想起一件事,之所以后来上帝光辉照遍欧罗巴,关键的事件之一,就是蛮族入侵的时候,我们天主教积极的斡旋调解,并且联合各个国家抗拒蛮族。现在李守汉将军治下的爪哇叛乱颇多,那些该死的苏丹们不思考如何去感恩,却是到处袭击李公爵的军队和官员,我在想是不是我们可以在教徒之中组建民兵,便是和李公爵治下的那些守望队一样的武力,帮助李守汉将军打败那些信奉的叛匪。这样,将军就不会觉着上帝无用,从此就会信赖依靠我们。”

    阿方索差点想跳起来抢过墙边木架上摆着的那杆新火铳,给伽利略脑袋来一枪,暗想你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书呆子,这样的砍头主意也就是你这整天呆在课堂上和书房里的人能够想得出来!阿方索神父在南中呆了十多年,对南粤军的体制和对李守汉本人也算是比较了解,知道李守汉最痛恨的就是有任何一种势力成为与他分庭抗礼的潜在威胁,何况是宗教拥有私军?要是按照伽利略的建议,阿方索神父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李守汉必然派大军镇压,搞不好还要宣布天主教为邪教。不过还是那句话,这个书呆子不能得罪,于是阿方索神父说“这个建议非常好,不过上帝的子民应该用真理去臣服异教徒,而不应该依赖武器。因此民兵的做法,恐怕不会让上帝满意,所以,我们还是按照以往的做法,深入城市村庄传教比较稳妥。”

    尽管阿方索已经尽量的委婉一些,可是伽利略依然非常不满,他争辩说“上帝虽然主要靠真理服人,但是对冥顽不灵之徒,也会施以惩罚,埃及人以色列人就都是例子。现在那些信佛的,信胡大的异教徒到处杀人放火烧教堂,早就触犯了上帝的尊严,对待他们,还讲什么真理服人。而且,那些加尔文异端已经行动了,他们组成了什么新教护**,已经开始跟伊斯兰教徒作战,并且获得了爪哇地方政府的嘉奖。难道我们身为罗马公教的正教信徒,还能落后那些加尔文异端?”

    别的话阿方索神父都没太在意,唯独听到那些与荷兰人关系密切的加尔文异端开始行动,不仅组建了民兵更是参与了平息叛乱的战斗之后,阿方索神父眼里立刻闪出了光芒。他惊喜的问道“这是真的?”伽利略不解的回答“当然是真的,有什么问题吗?”

    阿方索闻言大笑,也不管伽利略,直接起身走到门外呼唤他的仆人。仆人见他喜笑颜开的笑着出来,不解的问“神父,您这是怎么了?”

    阿方索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正色对仆人说“你们替我去跑一趟,你去教堂通知信众,这个礼拜日都要到教堂来,我要宣布一件事。”

    那个仆人问“什么事?”

    “你拿着我的名帖到顺化的巡检司去一趟,请他们派人到场维持秩序,准备接收武器。”

    “让所有信徒把家里的武器送到教堂,然后我会联系官府接收这批武器,同时向信徒宣布,天主教是和平的教派,禁止任何人私藏武器,更不许组织、参加任何暴力组织。”

    站在他身旁很是惶惑的伽利略对于他这样的举动颇为不解,按照南粤军颁发的律条,所有合法居住并且纳税的居民,都有权力持有武器。并且,许多的教徒更是按照南中法律属于那种接受过军事训练,可以在家中存储着自己应用的盔甲和兵器的人物,如今这位阿方索却是要一股脑的将这些兵器一律上缴?这到底是何意?

    “教授,我问您,如果此时城中起了大火,公爵大人不在城中。您是在家中和街坊邻居一道守好自己的家门,防止火头延烧到您的房子呢,还是到街道上去帮助救火?”

    “这个?”伽利略明显的感觉到阿方索的话里面暗藏着玄机,但是一时半会却又猜想不出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