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六章 南洋治安战(二)
    几百年后,在爪哇各处岛屿丛林之中流传的各种邪教,不管披着的哪种宗教的神圣外衣,但是,在他们描述的末世、恶魔的形象当中,毫无例外的将恶魔描述成了一个白面书生,三绺胡须,在手中握着一根粗大铁棒,脚下踩踏着无数人尸骨,另一只手攥着半个兀自惨叫**的人,看着自己的躯体在恶魔的嘴里被尖牙利齿大力撕扯着,一缕鲜血顺着恶魔的嘴角向下滴答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些邪教所描述的恶魔形象,来自于他们内心的历史记忆。将他们历代相传记录下来的郑森与吴六奇二人的形象糅合在一起,白面书生的外表自然是非郑森所莫属,而铁棒则是吴六奇的惯用兵器,便如同关老爷的青龙偃月刀一样。至于说无数尸骨在二人的脚下堆积成山,自然也是对于这些邪教分子来说,有着一段惨痛的记忆的。

    “没有他们这些魔鬼,我们怎么会跑到这种一年四季不见天日的深山老林里来传播教义?”一个祭司恨恨的朝着代表恶魔的雕像上吐了一口浓痰,但是又胆战心惊的朝着四外望望,唯恐被人发现。

    在明确了作战计划之后,郑森便命人带着国公府印刷好的布告前往各处城镇、村镇、集市、交通要道等处张贴,责令各种各样的武装力量必须在限期之内到官府登记,将各自所拥有的人马、武器、马匹、火@药等物一一清点完成,逐一上缴。否则,后果自负。

    在开始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之前,郑森与吴六奇要在军事上和影响上进行选择,要打,就要打有影响,能够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于是,一面是各种武装力量和团伙,土司、苏丹们见到了限期进行进行登记、交出武器兵马的布告,正在各种算盘在各人的肚子里噼里啪啦的打得山响。一面则是郑森命手下的参谋处,对合围作战的计划进行一次再一次的推演。就如何能够在不同方向,在同一时间内将数万人马从不同驻地对选择好的目标实施包围、聚歼。就必须做好周到而严密细致的组织准备工作。

    一是要做好侦察。李守汉在讲武堂授课时常常挂在嘴边上的一句话就是“五行不定输得干干净净。”所谓五行便是敌情我情等情报信息。作为李守汉的乘龙快婿,郑森自然和吴六奇不会忽略这个。不会贸贸然的将自己的部队投进那些深山密林当中成为别人打伏击的靶子!

    大批第一混成旅的斥候,脱下来了甲胄军装,换上了唐衫裤褂,挑起了货郎担,跟着隆盛行、商情调查室等机构长期驻扎在爪哇地区经营的情报人员前往各处被各色武装力量控制的区域进行侦察。

    数月来的叛乱。让爪哇变得极为混乱。表面上看,各处都是在南粤军的控制之下,但是,大多数地区,南粤军的队以下规模的部队都不能距离县城、大的市镇较远外出。至于说联系各处要点的交通要道,更是时断时续,不时地陷入瘫痪之中,各处的联系陷入了基本断绝的状态,人员往来,物资运输极为困难。

    这些各式各样的武装团体。宗教民兵和叛乱的苏丹、土王结合在一起,拥有十余万兵马,这还不算那些被他们用教义和民族、血统等观念以及武力裹挟、诱骗前来的数十万百姓!这些家伙盘踞在加里曼丹岛、爪哇岛各地,各自为政,互相攻战,彼此之间屠戮对方的百姓信徒。一时间,爪哇道各地一片腥风血雨。

    对于这种情形,郑森提出来的手段其实就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调集绝对优势的武装力量,同时在同一时间内对同一地区内的反叛武装(没办法,你们不听招呼。不按时进行登记,交出武器人员,那就只能是享受勿谓言之不预的待遇了)采取严密封锁,以分进合击、梳篦搜索等形式在合围圈内进行反复清剿。确保清剿干净之后再转到另一地区进行清剿。以期达到全胜的效果,避免那种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局面出现。

    这招看着眼熟吧?没错,这就是在军史上被兔子深恶痛绝的铁壁合围、梳篦扫荡战术,当年的冈村宁次便是采取这样的手段,几乎摧毁了整个冀中根据地,让依托冀中根据地提供的粮食、布匹、兵员活动的太行山根据地、晋察冀根据地都堪言。毗邻的冀南根据地更是连旅长级别的干部都饿得营养不良。而这样的战术。被杨勇等人用在了贵州剿匪上。不过,兔子与冈村宁次的根本不同就是在于,鬼子是为了掠夺,他的手段是通过一系列惨无人道的屠杀来实现的。而兔子则是截然不同,目的为的便是军旗上的那两个字,“解放!”

    但是,要做的到这样的效果,就要首先做到一个先决条件,建立对反叛武装恐惧地区的铁壁封锁线,这是此次治安战成败关键。为了将这道长达数百里甚至上千里的封锁线建立好,就要对包围圈内的各种情形做到了如指掌。

    “进入匪区之后,要对道路、河流、山林、隘口的分布和走向探查清楚,把各股叛匪的兵力、武器、驻地、活动规律,宗教信仰,内部结构情形了解清楚。特别是要注意各股匪首的姓名、籍贯,相貌、身材、特征、习惯、教育情况,履历、嗜好等情形收集。”

    这些都是那些扮作货郎深入匪区进行侦察的斥候们领受的任务!

    许多斥候抱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心态,挑着装满了布匹盐巴胭脂花粉的挑子渐渐的接近了爪哇岛上的几处规模较大的匪首们盘踞的地区。为了使这些货郎的身份更加不被怀疑,在布匹油盐下面的挑子夹层里,许多人夹带了数量不等的火@药和铅弹、匕首、箭头等物。冒充那种往来于交火双方之间走私贩运武器的走私贩子。

    不过这些斥候们大概没有尤里那种敢于把成卡车的“雨伞”卖到撒哈拉地区的思路,他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句名言,街上血流成河的时候,才是买卖兴隆的时候。一方面固然战争杀戮引起了极大的破坏,但是同时,一些诸如人口武器之类的贸易又异常兴隆,并且给相关人员带来巨大的财富。因此,不管古今中外。战场上看到货郎千万别觉着自己眼花了,所谓赔本的买卖没人干,但是掉头的买卖抢着干。

    因此,这些南粤军斥候们挑着货郎担路过这些土王民兵地盘的关卡的时候。基本上不用担心严厉的搜查和人身安全,反而要经常烦恼买卖太多。这些土王民兵首领宗教领袖,别看平时一个个道貌岸然,干起这些缺德作损的买卖却一个个都是行家里手。一看侦查员身上带的东西都是好货,顿时各种拉关系送钱送女人。同时大肆推销自己辖区的物资。其目的归根结底就是要尽可能的多收进一些武器,准备按期交出武器的,打算利用手中的这些武器火@药,在郑森面前多一些筹码,也好为自己和自己背后的团体势力多争取一些利益。打算负隅顽抗的,更是不计成本的大力收集各种各样的军需品,有的甚至是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几天的交道打下来,南粤军对于爪哇岛上的各种反叛武装势力分布构成,算是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一派便是打着绿色的军旗,旗帜上画着星星月亮和弯刀。口中自称是默罕默德战士的,因为历史的原因,他们起事反叛最早,裹挟的百姓最多,占据的地盘也是最大。同他们相比,那些加尔文教派的民兵人数和地盘就相差很多了。不过,因为宗教信仰的问题,加尔文教派的民兵可以较为容易的得到火器和火@药的补给,而且部队当中对于这些火器的掌握也远比那些以土王苏丹为主要首领,以他们麾下兵马为骨干构成的默罕默德战士来的强得多。

    一家人多势众。占地广大,一家武器精良,战力精锐。两派势力在爪哇岛上打了一个平分秋色的局面。更要命的是,加尔文教派民兵打得旗号是协助官军维持地方秩序。这无疑是更加具备欺骗性。而那些打着星星月亮绿色旗号的默罕默德战士们,因为本身内部就是土王和苏丹们各自为政,互相不买账的局面,几次交战下来,倒被加尔文民兵们打得抱头鼠窜,望风而逃。

    这样一来。那些挑着货郎担子的探子们,无疑便成了各派势力眼中极为重要的人物。不但可以从他们那里购买到急需的物品,有人更是花大钱打探官军、其余沿途各派势力的情形。

    “没关系!只要你们钱给得够,莫要说是消息,便是要订购大宗军火,兵器,咱们也能够想得到法子给你们弄来!”

    面对着苏丹的问询,充当探子头目的甲长麦平,一拍胸脯,努力在脸上做出一副见利忘义的市侩面孔来。

    “没钱也没关系,各种珠宝玉石,金银象牙豹皮,珍奇鸟兽,咱们都收!”

    “那,我要买五百桶火药,还有你们汉人用来治疗外伤的那些药物,纱布!越多越好!你,能够搞得来吗?”坐在镶满金银宝座上的玉素普苏丹,虽然是吃的脑满肠肥,自我豢养成一个肥硕的身躯,但是脑子还算是在这些叛匪头目之中清楚的一个,最起码知道给手下的精兵筹划些药物。

    “火药可以弄得到,但是不会那么多。顶多二百桶。还得你们到边界上去接应,要不然我们不敢保证不被别人在路上劫走。”麦平在跟随吴六奇在粤东起事前,也是一个混迹于赌场青楼之中的乡间游侠儿,这是说的好听的,难听的就是也是个乡下小混混。也就是因为有这样的经历,他对人性的把握要比其他人来得更加准确。

    如果要是大包大揽的对苏丹的要求说没问题,反倒容易引起怀疑,倒不如摆出些困难和问题,还有自己能力能够达到的程度,这样倒是更容易取信于人。果然,玉素普听了麦平的话,点点头,表示对他的赞赏。

    “至于说殿下说的那些药物,那倒是好办些!”对于治疗外伤的药物,眼下南粤军倒是没有将它们列入禁运名单,不过,大批的采购却也是个难题。特别是这个双方都在外松内紧的筹划军事行动之际,突然市面上有人大宗采购军用药品。这不令人起疑心才怪呢!

    “好!有你的这句承诺,我自然当你是我们的好朋友!放心,不会少你的货款的!就算没有钱和你要的那些东西支付,我们还有这些!”

    玉素普苏丹手中的权杖挥动。帐前武士们闪开一个口子,露出了一条通道,通道的尽头,是一片极为宽阔的场地,场地的四周用围栏围起。周遭有玉素普手下的士兵手执刀剑往来巡视。粗大的木质围栏之中,坐满了人!

    “这些奴隶是我们捕获的异教徒!如果你们肯收,我就把他们抵价卖给你!”

    在玉素普苏丹的权杖面前,那些满身伤痕,被饥饿和无望折磨的已经丧失了人的基本意思的基督教徒,用空洞的眼神打量着眼前的这一切。似乎一切都与他们无关。

    “我蒲你阿姆!”麦平在心里骂了一句!虽然他自己自认为不是什么好人,从军前偷鸡摸狗的事情也没少干,从军之后也曾经跟随王金、吴标等人将粤东地区其他乱匪掠来的人口卖给当时的陈天华用来交换各种需用之物,但是,这样大规模的捕捉百姓用来做奴隶生意。这在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而且,居然连一个用来充当遮羞布的理由都不找一找,只要一句话,“你是异教徒!”就足够了!

    殊不知,在默罕默德和耶和华的两派信徒之中,只要你是异教徒,那你就是天生带有原罪的。不管是打着十字军的旗号,还是绿色的旗帜上画着星星月亮,只要是打破了对方的城镇,立刻就是一番惨绝人寰的劫掠和屠杀。之后更是将城池内的人口成千上万的卖做奴隶。默罕默德的战士们有的时候甚至是将基督教的俘虏卖给同样在胸口挂着十字军的奴隶贩子,而同样的,十字军如果没有攻破默罕默德战士们控制的城市,那就干脆掉过头去洗劫君士坦丁堡。甚至是将抱着收复圣地神圣目的儿童十字军战士集体卖掉!

    “这有多少人?不。多少奴隶?”

    “有一万多信仰耶稣邪神的异教徒,具体多少我也不清楚,每天都有人死,每天又都有新的俘虏被丢进去!我留着这些人只能是浪费真主赐给我们的食物,污染脚下的土地。倒不如都换成战士们手中的刀剑来得实惠!”

    “好!二百桶火药,我想尽一切办法也要卖给你!不过。这些人就算是你给我的定金,我要你派人给我送到边境上!”麦平努力的控制着心中一连串最恶毒的咒骂,脸上扮出一幅极为贪婪的样子。

    “好!”

    生意谈妥,玉素普少不得要在新的朋友面前展示自己的慷慨、豪富与热情,于是一场极为奢华的酒宴被安排上来。

    “我的朋友,你是我最尊贵的额客人!感谢你在这个时候给我送来了我需要的东西,你是阿拉派来的天使。说吧!在我的土地上,在这场酒宴上,你想吃些什么食物?”

    一个同麦平一道前来的斥候一时兴起,朗声问了一句,“我想吃猴脑,有没有?”

    玉素普含笑看了他一眼,唤过身旁的大臣低声吩咐了几句,转眼间那斥候面前就是十几只吱吱乱叫呲牙咧嘴的猴子。登时吓得那斥候面白如纸。

    这样的情景不止麦平一队人遇到。派往各处进行侦查、哨探的探子们都遇到了类似的景象。只要你能够把官家的情形、态度,还有这些打着各色旗号的武装势力需要的提供上来,那么,不管是要钱要宝石,要木材,要人口,一概都是慨然应允。至于说酒肉征逐美女歌舞自然更是家常便饭。

    当然,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这些人的要求也非常直接,要武器要钢铁要盐要布匹,总之只要是他们需要的、重要的物资,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弄来,他们是一概笑纳。就这样,多达数百支探子小队顺利但是却缓慢的穿行于爪哇岛上的各处城池乡村镇店,吃惊于百姓的苦难,惊讶于敌人对商旅的态度,同时,最最后面的目的,盈利,却也超乎他们的想象。

    郑森和吴六奇在派出他们外出侦探时便已经交代的很清楚,“本钱算是公家出,所有的盈利都归你们所有,算是公家预先对你们这番辛苦的酬劳!”尽管是所有的人都有着借机大捞一把的念头,但是面对着一根针能够换一头肥壮水牛这样的收益,却也是惊得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