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 南洋治安战(三)
    他们粗略的算了一下,他们这一趟虽然都是按照心里的良心价做买卖,但是获得的银钱,却足够他们全家老小几年、十几年的吃喝用度。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不过看着腰间鼓鼓的褡裢,那里面除了银元之外,更多的是金砂、绿宝石、猫眼儿、翡翠等贵重之物,说起来这些东西原本不是这些普通一兵们能够接触到、见得着的。若是往常,缴获了一块足以让他们高兴好几天,但是这些充当货款的贵重之物,却是坠得他们感到腰间生疼,许多人都高兴不起来,这些贵重之物,是用多少百姓的鲜血和苦难换来的,可以说每一块银元上面,都浸透了鲜血。

    “娘的!用这样的钱,买田,大水冲掉!盖楼,天火烧了!娶老婆,生下的孩子被老虎叼着跑了!”一个斥候在船上捏着硬邦邦的褡裢时喃喃自语道。

    这些斥候们深入叛匪盘踞的地区半月有余,所见所闻完全是暴戾血腥,难免心中也是充满了戾气。为了让心里平衡一点,一路上他们尽力的做一些善事,比如给一些穷苦人施舍,制止一些针对不同宗教信仰之间的屠戮行为,买走一些奴隶等等,或者用这些钱获取情报。就这样,经常了将近半个月的调查,他们初步摸清了以巴达维亚城为核心的南粤军辖区城镇附近两百里内的各种势力分布情况,武装数量资金来源等情况,然后以信件的形式把情报送回雅加达。虽然内容千差万别,但是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探子们一般信的最后都有这样一句话,百姓苦难深重,望尽快行动。

    在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郑森与吴六奇也没有闲在那里等着喝茶。

    所有第一混成旅的人马,在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除了尽快适应爪哇岛的环境、气候,熟悉道路、森林之外,便是对各自的装备进行一番调整。这里潮湿闷热多雨,将士们的铁甲自然是不能穿了,而且一旦实行郑森的那个缺德到了祖坟都冒烟的战术。那么就不一定是多少日子不能解甲休息,对于将士们的体力损耗实在是太大。况且,实行铁壁合围战术,势必要昼夜不停的连续追击、作战。身上披着沉重的甲胄,对于机动能力也是个巨大的影响。

    没奈何,只得将身上的甲胄都脱下来,重新捡起了南粤军起家时的看家法宝,竹制甲胄。这种竹甲。比起铁甲来更是适合这种热带丛林环境下的作战。

    郑森的一道公文,让毗邻的湄南河地区、柴棍地区的竹甲为之一空!这些甲胄原本都是只有各处村寨之中的守望队和壮丁队才装备的,库房里很少有储备。但是军情如火,各处道府官员不敢怠慢,索性便从壮丁队和守望队身上将竹甲扒下来!横竖眼下自己的地盘上没有什么叛乱,顶多就是些偷盗案件,有火铳就足可以对付,不必有甲胄了。

    除了甲胄之外,被一船一船运到巴达维亚城下的,便是各种给养物资。油布雨披。草鞋,药物,咸菜,更多的是在码头仓库里堆得山一样高的面粉。

    “大木,主公看到你的作战计划甚为欢喜,特意命人将刚刚从天竺运到满喇加的小麦赶制成面粉,说是让你制成干粮。大队人马深入叛匪盘踞地域作战,将士们还是身上至少要带五日以上的干粮才好!”

    押运这批物资前来的正是郑森的叔叔,担任抚垦局会办的郑芝豹!

    如今的郑芝豹作为抚垦局的会办,权力范围又有所扩大。不仅负责福建、广东、广西、台湾沿海等处滩涂沼泽山林盐碱地的开发利用和各处的移民等事项,更是将分管范围扩大到了爪哇诸岛、满喇加、湄南河和十州,有小道消息从府中传出来,若是若水道长等人在扶桑故地的事情进展顺利。只怕扶桑也是要纳入他的管辖范围。

    “主公派我前来协助,除了运输这许多物资之外,更命我从抚垦局中抽调好手前来爪哇,你们在前面犁庭扫穴,我便在大军后面抚慰流亡,恢复农桑。”

    除了恢复生产、重建家园之类的活计之外。最要紧的便是两件事,一个是建立隶属于南粤军系统的各级政权,彻底的将那些狗屁土王、苏丹的行政权力连根拔掉!再一个便是大力推广经济作物,特别是橡胶在爪哇各处的种植。

    “如今枫树岭实验室已经解决了橡胶轮胎的硫化问题,各处的橡胶用量怕是又要有个飞跃,主公也是未雨绸缪,特意命我前来相助!”

    有郑芝豹这样的长辈和识途老马相助,郑森自然是欢喜万分,他脸上洋溢着欢喜的笑意,不住的拉着五叔的双手喜悦的摇动着。

    倒是吴六奇,敏锐的感觉到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他满脸堆笑的问着郑芝豹,“郑大人,不知主公还有什么事情交代下来?”

    “渤泥!”郑芝豹毫不犹豫的报出了自己的目的地所在。

    渤泥,因为煽动、勾结吕宋与满剌加等处的土人叛乱,被李守汉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在接受一番来自于第六天大魔王(比第六天魔王还要牛!)郑森的惩戒之后,渤泥国上下全都如同斗败了的鹌鹑一样垂头丧气了。忙不迭的上表请罪,为自己辩驳。但是,你祸害完了老子,见势头不对嘛,写份检查就打算蒙混过关?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这个在加里曼丹岛上的弹丸小国,不好好的琢磨着怎么在南粤军的羽翼下完成“事大”的历史使命,反而在李守汉北上时蠢蠢欲动,打算恢复自己对吕宋南部诸岛、沙捞越、沙巴地区的统治。他也不好好想想,当年的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还有来得晚些的英国人,哪个不是打得他抱头鼠窜,立刻对这些西方来的家伙跪舔?如今却把算盘打到了把西班牙人、葡萄牙人打得跪舔的南粤军头上?!

    于是乎,李守汉在有司的呈文上大笔一挥,“灭国!”同时又以将军府内府的名义,提出一笔数目可观的款子,上缴到户司,将渤泥的这数千里土地尽数变成了李家的私产。这对于原本就习惯了主公搞大农场作风的户司众人来说倒也是司空见惯,不光是渤泥这一处,湄南河、仰光、还有十州等处。哪里不都有主公划定的大片农场?好在这渤泥原有岛民也都是国王与大臣的佃户,也不存在土地变更之事,顶多算是换了一个田主东家罢了。

    “主公的意思,这渤泥以后也不准种植水稻。要尽数种植橡胶、胡椒等物。”郑芝豹办理这种事务恰恰也是他的专长,轻车熟路。“若是有此次爪哇平乱立功将士,可以到渤泥充当庄头,那些倭国的雇佣兵,立功之后可以到渤泥主公的田庄务工。”

    这倒是件两全其美的好事!郑森与吴六奇纷纷点头称善。可是。他们便是再转世轮回一次也想不到李守汉的真实想法!“这一嘛!这渤泥可以种植大量的橡胶和胡椒等经济作物,尽可能的在赤道热带地区将橡胶普及开来,防止一旦小冰河期爆发之后对橡胶种植业的打击。这二嘛!你们不知道,我可知道,这渤泥眼下虽然是穷些,但是地下和海底可都是埋着数不尽的黑金!老子也得给子孙后代留点家底不是?”

    “主公说了,爪哇平乱之后,这爪哇诸多岛屿上的几处煤矿,另有几处铁矿和其他矿场便有矿务总局开采,不过。各有功人员可以占据些股份!”仗还没有开始打,李守汉已经开始将战利品如何分配方案告诉了部下。

    煤炭和其他矿产的利润有多丰厚,在场的南粤军军官和官员们都是心知肚明,早就垂涎三尺了。如今听说能够在即将开办的矿场之中占据些股份,如何不令他们欢声雷动?!

    “除此之外,土地归国公府统一调配,至于说其他矿产,木材等项目,便由各位有兴趣的话,可以自己交钱办理执照组织开采。”郑芝豹带来的消息。令那些倭国雇佣兵们眼馋不已,穷的时候想有一口饱饭,一件棉衣就满足,温饱问题解决后更想着奔小康。富裕之后更要更上一层楼。

    几个倭国雇佣兵的营官互相看了一眼,期期艾艾的推出一个代表来陈述自己的诉求。

    “大人!我等若是立功之后,可否在这爪哇占据一席之地?”

    “可以!某家临行之时,主公特意又将某家叫到一旁交代,尔等倭国之人若是作战奋勇,平乱有功。便与我南粤军将士一样的待遇!”

    这一下,无异于在全军上下点燃了急于求战,准备平乱立功的情绪。

    特别是那些来自于东洋三岛的雇佣兵们,得知只要自己在即将到来的战事当中立下战功,便可以同南粤军将士一道,在这块富庶肥沃的土地上拥有属于自己的一块土地用来耕作,传之子孙时,顿时无数人跪地大哭,感念国公爷的恩典,发誓要以死相报,七生报国!

    但是,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李守汉要如此大动干戈的下狠心将爪哇诸多岛屿彻底的扫荡一遍的真实目的!那,我们就罗列出一些数字来,让大家看一下。爪哇群岛,也就是现在的印尼,仅煤炭资源储量一项约为580亿吨,已探明储量193亿吨,其中54亿吨为商业可开采储量。由于还有很多地区尚未探明储量,当地政府估计煤炭资源总储量将达900亿吨以上。南方很多省份使用的煤炭都是从印尼进口。除了煤炭之外,这块土地上还拥有巨大的天然气储量,约有123 589 兆亿立方米 (相当于206 亿桶石油!),其中己探明的为24 230兆亿立方米,主产于苏门答腊的阿伦和东加里曼丹的巴达克等地。除了这些能源储量之外,这里的镍储量约为560多万吨,居世界前列。

    李守汉之所以要不惜将爪哇群岛变成一片血海也有彻底拿下这块土地的目的,大家都清楚了吧?不错!就是要给后代子孙们留下一个巨大的能源宝库,不再让我中国在地大物博的后面加上一个后缀词,人口众多而将人均数量拉低!

    “大木,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眼看得全军上下士气如同一炉可以将铁矿石炼化的烈焰,郑芝豹不由得捻髯大乐,朗声向自己的侄儿询问。

    “五叔!不急!眼下距离我们发出的最后期限还有数日,我南粤军做事,自然要有板有眼,照章办理才好一切都站在理上!”

    吴六奇“郡马。你这个战术古来未有,人家的阵法都有名字,你也命名一下好了!”

    “我看就叫铁壁合围大扫荡吧!”

    郑芝豹这句凑趣的话出来,地狱深处的某间牢房的地下室内。某个戴眼镜的光头矮子一口鲜血喷出后哭晕在了牢房的厕所里。“老子诅咒你们这群家伙!诅咒你这个有一半日本血统的家伙从此一辈子被女人欺负!永远是个怕老婆的孱头!”

    郑森得意的言道“此战术层层围困,飞鸟难逃,如同铁壁环绕之囚笼,所以正如五叔所言,恰如铁壁合围!”然后郑森对吴六奇道铁壁合围重点在围。但却不能围而不打,我等以堡垒公路将逆匪分割包围后就可以打了,这个打法我琢磨了一下应该这么来打之前必须要先集中兵力和给养,强化我军总战力,必须要能够连续作战一至两月之久,以图摧毁逆匪的人力物力财力,特别要寻求消灭逆匪之有生力量。每次发起总攻前,先以佯动诱惑敌军,而后忽然布阵以突入匪区,抓住山梁要点构筑据点公路。以便于供给我军的接济和封锁逆匪激动,随后分兵清剿以巩固。

    “郡马此法可谓雷霆扫穴啊!”

    郑森呵呵一下道“大人谬赞,此法森以为当唤作扫荡。”

    数日之后,当一轮弯月还挂在半空之中时,数万南粤军便已经出动。在最前沿的各营各哨携带者用来充作干粮的大饼、满是清水的水壶,脚上穿着草鞋,背上的背包里裹着油布雨披。各级军官腰间带着铜哨子、旗子、牛角号、梆子、竹筒等各种用来充当联络工具的器物,各营的司号员紧紧的跟随在营官的身旁。

    眼看着怀表的指针渐渐重合,规定缴械、登记的时间已经到期,吴六奇冷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容。不怕你们顽抗,就怕你们投降!“开始!”

    一声令下,围绕着玉素普苏丹辖区的三面封锁线上,突然出现了数千部队!依照着早已标定好的区域。分派任务,各自行动。人员和工事的密度达到了十五步一岗哨,三十步一个哨棚。山山有兵,路路有人。不消到第二天中午,一道三面包围玉素普苏丹辖区的封锁线便已经完成。

    在最前沿,那些欢呼雀跃而来相助大军平乱的民夫。在兵士们的指导下,砍去树木,割去荒草,将树枝和荒草搭起哨棚,或是堆起巨大的柴草堆,准备用于夜晚照明使用,除了这些,民夫们还帮助大军挖工事,修封锁线。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这条戒备森严的封锁线上就会响起嘹亮刺耳的铜号声、哨子声,低沉雄浑的牛角号声,甚至是最原始的敲梆子、敲脸盆的声音,将警报迅速传输到后方。巨大的声浪形成了令人魂飞丧胆的声势,这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让玉素普的士兵和军官们胆战心惊,手脚发软。

    在第一道封锁线的稍后,便是第二梯队的驻扎营地。两万多部队分为十余路,在这里集结待命,等待着出击的号令。

    “慌什么!等里面的乱贼们慌乱了再说!”吴六奇端着饭碗,神情轻松的对着不断来询问何时出击的将领们回复着,“吃饱喝足休息好!一旦打起来,就一定什么时候能够坐下来吃碗安生饭了!”

    三面包围,只留了一个方向给玉素普苏丹,可是,这绝对不是所谓的兵法有云围三缺一虚留生路暗设口袋之类的。给玉素普留下的那个缺口,正是通往加尔文教派民团控制区的通道!

    “这就是我们的驱虎吞狼之计!让这两股乱贼自相冲突,举着十字架的和扛着月亮弯刀旗的先打一场看看!打完了,咱们再去收拾残局!”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厚厚的云彩遮挡住了暗淡无光的星星月亮,这种天气,原本是给偷袭者和逃跑者准备的,但是,今天却遇到了最大的困难。

    “点火!”

    一声令下,长达数百里的封锁线上,顿时成千上万个火堆同时点燃,冲天的大火将数百里的天空照射的通红透亮,让试图趁着天黑逃走的乱贼们不敢越雷池一步!只能是强打着精神,督促部下士兵严防死守,防止官军趁着夜色猛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