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二章 治乱?治平?
    一面绿色的星月弯刀旗和一面十字架的旗帜,并肩出现在了玉素普王城的城头!

    让郑森叔侄与吴六奇没有万万想到的是,面对强大的军事压力,任何其他压力往往都显得微不足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几日之后,消息传来,可惜不是玉素普与加尔文教互相攻伐的消息,而是两家联合,成立联合抗暴军,宣布共同对抗南粤军的无礼攻伐。

    原本设计好的围三缺一,虚留生路,迫使玉素普向西逃窜与加尔文教派民兵进行冲突的方案,就此成为了泡影。

    消息传来,气得郑森将院子里栽种的花树都砍断了几棵,刀锋过处,落英如雨,枝叶横飞。

    估计写到这,有些读者要扔砖了,说你这文章写的虐心无节操也就算了,怎么现在开始乱写,穆斯林跟天主教是世仇,怎么可能说勾结就勾结。这里无节操不厚道的作者可是冤枉了,自古以来面对巨大的军事压力,宗教根本不是个事,别忘了欧洲国家都有勾结奥斯曼帝国的黑历史,连大名鼎鼎的破轮子都勾结过奥斯曼对付毛子,如果不是他和约瑟芬的婚姻破裂,惹恼了他那个在土耳其当皇后的大姨子,枕边风吹动奥斯曼的几十万大军和他作对,这欧罗巴的一亩三分地鹿死谁手也不好说呢!远的咱们就不提了,只说前些年波黑战争的时候,面对塞族的疯狂进攻,穆族和克族本来杀的正爽,也是毫不犹豫的组成了穆克联军一起来对付塞尔维亚人的凌厉攻势,就算是有美爹在一边给他们拉偏手,照样也是被塞族打得节节后退。

    扯远了,宗教这玩意,中国老祖宗早就看透了,信则有,不信则无,当它是回事它就是回事,不当回事。那就屁也不是。

    “要不要上奏主公,继续调兵来?”郑森到底年轻,有些沉不住气,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要增调兵马,一举荡平这玉素普与加尔文教派合流的贼人。

    “愚蠢!”郑芝豹横了一眼宝贝侄儿,如果当真这么做了,势必郑森会在李守汉面前的地位大打折扣,直接影响到郑氏家族在南粤军这个团体当中的地位。别人带兵的都没有提出来增兵添将。你作为一个总揽全局的人却先自己乱了阵脚,岂不是荒唐至极?

    被叔父训斥了几句之后,郑森也稍稍冷静了下来,他低眉顺眼的给郑芝豹斟了一杯茶,“叔父,那您看该当如何?”

    “文书是要写,而且是要尽快给公事房写一份呈文。但是,不是要求调兵遣将来援,而是要求公事房尽快调集教师、郎中、村长和各种工匠前来!如果巡警总署有人手的话,也请尽快调集至少一千名巡警前来!”

    “叔父。不要求增派兵马来援,却为何要求调集这些人前来?难道,这些人便能够敉平叛乱不成?”

    “这些人虽然不能直接敉平叛乱,但是却能帮助你收服爪哇的人心,更能够提升你在主公面前的地位!”

    收服人心?提高在岳父老子面前的地位?就靠那些医生、教师和修造桥梁,开设工场、勘察矿山的工匠?一时间郑森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对于调派巡警之事他倒是明白叔父的用意,大抵是要在那些新建设的村镇派驻巡警,监督看管那些新近归附的百姓。

    他是想到哪里便说到哪里,听了关于在爪哇建设巡警制度的意义,郑芝豹眼睛里有了些赞许的意味。“但是。五叔,区区一千人的巡警,撒到这偌大的爪哇岛上,便是一把胡椒面撒到大海里一样。如何能够镇抚人心?震慑奸狡?”

    “你呀你呀!”郑芝豹用食指和中指点指着自己这个读书读得有些脑子不够灵活的宝贝侄儿。他的本意,那些巡警到爪哇岛上来,便是充当各处村镇的巡警,实际上也是相关警力的头目。至于说大批的人手,自然要就地想办法。

    “如今你手下,有两拨急于立功表现的人。你大可以放心使用。”

    “叔父,还有这样的人?”听了郑芝豹的话,郑森立刻眼睛一亮,他的感觉顿时如同饿了三天的人突然发现在自己床头放着六个香喷喷热乎乎正在滴着油的肉夹馍一般。

    “当然有!”

    郑芝豹瞥了一眼正在院子里往来巡视的几个郑森身边的亲兵,虽然都是身着南粤军服色,刀枪甲胄亦都是南粤军的制式兵器,但是,郑芝豹却是从那些人的体貌特征,精神气质上一眼便看出,这些人都是来自倭国之辈!

    “你身边的这些倭国亲兵,跟随你也是为时不短了,你也要给他们谋个出路前程!还有此次作战用命立下战功的那些辅兵义勇队,都可以选拔出来,在各处村镇给那些巡警充当辅助人手。这些人便和内地衙门之中的灰衣一样。”

    郑芝豹的意思很明晰,他就是要让白行久们充当那些巡警们的副手或者手下,继续充当辅助人员的角色,也就是继续的干脏活。

    有了巡警和白行久们这些刚刚从倭国加入南粤军体系的辅警将新区的治安牢牢的控制住,再有大批的医生将南粤军行之多年卓有成效的各种医疗卫生制度通过巡警的助力在新区推广,比如说不得随地大小便,不得饮用生水等最基本的生活制度。同时在新区控制各种传染病疫情的传播,治疗伤病,散发药物。这种治病救命的事情,历来都是最好的安抚人心手段。就连打家劫舍拦路抢劫的土匪胡子,都有规矩不得对郎中先生无礼。

    基本盘面控制住了,接着下来的就是推广小学教育,那些教书先生就要上场了。对那些幼童进行洗脑奴化,不,南粤军的基础义务教育,让他们在掌握了一定的文化水平之后,能够更好的谋生。

    至于说那些工匠的用处,则是更加长远精通土木建筑的,可以修路架桥,建设房舍;擅长采矿冶炼的,可以选址建设矿场,建立冶炼工场;专业是采伐木料打造船只的。正好可以在爪哇岛上的密林之中大显身手,将采伐下来的木材在海边建立船厂,增加海上运力和捕捞能力。这些手段可以最大限度的安置闲散人员就业,让那些每天除了抽烟闲扯打老婆生孩子的爪哇男人们有了一个消耗精力的好去处。不但可以消耗体力,还可以赚钱养家。

    将白行久和身边这些来自倭国的亲兵派去充当辅警头目,却原来有着这么大的好处!不由得喜得郑森有些抓耳挠腮的。

    “五叔!您喝茶!方才说还有一批人,也是可以派上用场的?”

    “对!咱们南粤军在爪哇也是有些年头了。当地土人也是有不少归附我们的,这些人不论是从血缘、宗族上。都容易被当地人接受,可是,这些鸟人又和白行久们一个鸟样,在对付爪哇土人这方面都是比我们自己来的还要狠,下手还要毒辣得多!这些人,你也可以派上用场,让他们分散到各处村镇,给村长、镇长们充当副手、属员等各种角色。这些人也是熟悉我南粤军制度,知道有了这个身份,从此便是我南粤军体系内的官儿了!办起事情来自然是加倍卖力!”

    “有了这些手段。这爪哇岛上一半以上的土地,三分之二的人口都在主公的治下,而且会逐步的变成前线对付叛匪的助力,你又何必行文到你岳父老子那里去求救兵?没的折了自己的面子,折了我郑家的威风锐气!”

    听了五叔郑芝豹的一番条分缕析、掰开揉碎的分析讲说,顿时让郑森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原来,平乱不仅仅是靠着刀枪兵马,更要紧的是建立一个可以让老百姓安稳度日,能够有希望有尊严的过下去的制度。

    都说治乱容易治平难,其实。这完全是一种错误的、不负责任的做法。

    所谓的治乱容易,不过是不分青红皂白的额,只管到了叛乱地区之后,撒开兵马。“所见之处皆是乱民,皆可杀!”于是,大队人马撒开了,将手中的刀枪火炮尽数施展开来,连连报捷,斩杀叛匪多少。并有首级送到帐下报功。只可惜,大多数被送到主帅面前的首级,都是安分守己的良民,那些本来的叛乱分子,却是安然无恙。非但是安然无恙,只怕是到了朝廷耗费粮饷过大,自己吃不消的时候,还会被招安,从此摇身一变成了朝廷官员。

    就算是叛乱被**下去了,那么叛乱地区也是人口锐减,虽然从表面上看秩序得到恢复了,但是叛乱的种子却是依旧存在着,只要有合适的土壤温度湿度,仍然会生根发芽。

    可惜,真正意识到这样一点的人或者说打算下大力气采取笨办法做事情的人,古往今来,似乎也是只有区区那么几个。比如说左三胖子。在他去陕西甘肃之前,不管是胜保也好,多隆阿也罢,眼里心里边只有一个“杀”字。杀得陕西甘肃新疆乱作一团,政令不出西安城。而到了左三胖子主管西北平乱军务之后,从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方面一起下手,不但将内部的战乱平定下去,顺便将俄国熊伸进来的爪子给撵了出去。“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这样的评价不是随随便便的拍马屁。如果没有这点本事、决心和成绩,几十年之后,他的湖南老乡也不会在北京城里给即将带着大部队进新疆的另外一个湖南老乡送上一部《左文襄公全集》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似乎这两个湖南人在新疆的问题上可谓是居功至伟。只可惜,到了后来,送书的人逝世之后,换了另外一个湖南人上台,真可谓是“崽卖爷田不知心痛。”短短十几年的功夫,便酿成乱源。

    这位号召全国人民穿西装的领导人,却是不知道,那些和他一样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西方绅士们,可是在睡梦里都在研究如何将我中华重新变成半殖民地甚至是殖民地的!只可惜,这位爷便是死了,也是让国内贻害无穷,先是有人借着他的死借机生事酿成大乱,差点让我中华就成了今天的乌克兰。跟着,他施政过程之中的种种恶果更是逐一显现出来。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位,还不停的有人跳将出来纪念他、写文章歌颂他,当真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在白头鹰的基金会拿稿费的。

    很快,李守汉的批复便回来了。

    “此举甚好。甚慰。可在爪哇摸索总结经验。成熟后在各处新区推广。”

    看着批复上朱砂淋漓的字迹,郑森叔侄相识一笑,颇为得意。

    这几天,郑森与郑芝豹叔侄二人已经就如何安定爪哇局面拟定出来了一份极为详细的实施方案。

    在爪哇推广教育的基本方针是第一教育爪哇土人爪哇自古以来是中国领土。爪哇土人是中华民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爪哇将和中国内地一到共存共荣。第二则是推广汉语教育,要让整个爪哇形成一种以说汉语为荣以说土话为耻的分为,大小商店的招牌一律用汉字书写。第三则是要鼓励当地土人改汉名、汉姓和跟汉人通婚。

    “千里石塘在汉初便已经有了记载在典籍上,所以。爪哇岛上各处民众,皆是我中华赤子,与台湾各个遗族相类!”从典籍之中找到了关于爪哇和南海各处岛屿的称呼,并有了有民众南下出海谋生的记录,郑森便堂而皇之的将在台湾的经验复制到了爪哇。而且,还替那些土人省去了寻找一个祖宗的过程。

    除了学校教育,郑森更是重视对爪哇岛上校外广大民众的社会教育。按照有教无类的标准,这种教育不分年龄与性别,它具有专门的教育设施,这些设施,有以下两个特征一是注重精神教育。二是注重实务教育。

    社会教育的复杂程度和涉及范围十分广泛,包括所谓戏剧教育,黎慕华原来组织编纂的几个经典剧目被戏班子组织巡回各地进行演出,虽然有的词句听不懂。但是大概的故事情节却是都能看的明白的。报刊杂志,印行各类教育小册子和传单;举办产业展览会,宣传南中的强大与富裕;礼仪教育,褒扬封建传统中的孝子节妇、祭孔祭神;此外还有娱乐教育、青年教育、成人教育、讲演、图书等,共十大项之多。

    社会教育主要的突出特点就是教育手段多样化、教育方式灵活化,充分利用各种社会教育设施, 使其在潜移默化当中接受教育。注重借助中国传统礼教和南中的教材课本相结合,同时,尽量避免那些宗教因素的介入。一些在爪哇也有传播的儒家文化观念,经过郑森叔侄组织人手进行偷梁换柱的改造、包装,与南中的各种理念结合而成,于是乎,原本极为被南粤军民鄙视的落后腐朽思想,摇身一变为至高无上的思想观念。“忠孝”历来被奉为中国古代家族统治的思想武器,利用儒家的“道德仁爱”、“忠孝”对民众进行所谓的礼俗教育。

    第二则是强调实务教育,根据工业,主要是采伐业、木材加工业。采矿业,冶炼业,造船业,渔业捕捞等行业进行培训。

    话说。当年鬼子在东北推行的初中教育就搞得是单科教育,在初中时就进行工业、农业、商业培养,这么一来初中毕业生就能够直接走上社会参加工作。

    随着日本侵略战争在东北地区的不断深入,尤其是 1941 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伪满教育进一步采取了适合战时体制的措施,确立了战时教育体制。强迫学生进行军事训练和大量体力劳动,来强化战时训练。战时教3、强化军事训练。为了适应侵略战争的需要,日伪加强了对东北青少年的军事训练。教育内容十分广泛,并具有如下突出特点1、重视时局教育。2、加强敬神、拜神教育。除灌输日本法西斯的“武士道精神”和阶级服从的思想外,还有教练、射击、指挥法、防毒、军事讲演及其它有关军事上所必要的诸多训练。4、“勤劳奉仕”。“勤劳奉仕”,是对东北青少年进行的强制性劳动,其核心为“国民皆劳”,即东北青少年要为支持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而进行艰苦劳役。

    经过鬼子多年的推行教育,在伪满洲国各地学校的低年级学生当中,已经不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而是满洲人。这还是一个拥有着五千年文化氛围的古老国度当中,便收到了这样的效果,在爪哇岛这种基本上没有什么强势本土文化的地方,效果又该如何呢?

    在郑森强力推行这些制度和手段之后不到半年,在爪哇各地,便悄然出现了一股风潮,以说汉语为荣耀,以说爪哇土语为耻。

    许多的汉人更是敏锐的发现到了一条生财之路,教授那些与汉人、倭人混杂在一处的爪哇土人学习汉语。一时间,爪哇岛各地各式各样的汉语培训班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那一片繁荣昌盛的景象,和九十年代要求全民说英语,英语要从娃娃抓起时新东方门口排队报名的样子差不多。

    只不过,这个时候,郑森与吴六奇早已奉调离开爪哇,这里只有类似于白行久这样的巡警辅助人员驻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