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五十四章 国之重器
    ps  请有兴趣的朋友加这个群。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夺鼎1617的读者群。群号 428399767

    在李守汉签押房院落里值班的侍卫,皱着眉头,一脸苦笑的望着签押房外那三间精舍。

    这三间精舍,原本是李守汉用来招待宾客的会客室兼大餐间。装修用具自不必说有多么的精巧华丽,内中更是一番惊喜设计。用上好硬木雕花隔扇将三间精舍隔开。若是宾客多了,便将隔扇打开,便是一间空间颇为宽敞的大厅。

    大厅内,十几张桌子被侍卫们拼接在一起,成了一张长条形的桌案。桌案两侧几十个平日里都是为人师表、文质彬彬的家伙,此时争吵的面红耳赤,室内原本整洁的地面上,更是满是纸屑,墨汁、墨水被甩得将雪白的墙壁上一个个黑点。

    如果是别人看到这样的情景,只怕早就暴跳如雷了。但是,坐在角落里端着雕花玻璃茶杯一口一口啜饮着从台湾送来的冻顶乌龙的李守汉本人,却是心中笑成了一朵花。

    “今天老子也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天下英雄尽入吾榖中的感觉了!”

    伽利略等人被内山永明引导到这里来的时候,李守汉已经带着负责研制后装枪的何营官,官名唤作何五升的,以及十几个河静制造的工匠头目在精舍里争吵一阵了。

    见伽利略为首,领着一群这个时代最顶尖级别的数学家和物理学家到了,不由得李守汉喜笑颜开。“老先生来了?快快快!何老五,把你设计的这款火铳情形和几位先生介绍一下,让他们给你仔细的计算一下,怎么样才能做得到离心目之中最理想的那杆火铳最近!”

    何五升有些故作谦虚的命手下人将遮盖在图板上的白布去掉,露出上面的设计图纸。同时又将桌上用长条托盘上盖着的红绸掀起,将原型枪展示在这十几位大牛面前。

    同内地流行的工笔绘制图案有些不同,在南粤军之中,早已推行开平立剖三面图形绘制按照比例尺设计图纸,并将其推广到工业制造和房屋、桥梁、码头、船坞等建设上。这种图纸虽然不能入大人先生的法眼。但是对于工匠们来说,却是方便的很,也准确得多,比起那种艺术性远远强过科学实用性的神器图片。可是强的太多了。(大家可以想象一下艺术系的学生绘制的工业设计图纸会是什么样。)

    何五升设计的这款枪,倒是颇为符合李守汉的要求,而且,原型枪也经过士兵的演示,颇为符合那一次战役总结会上。众人所提出的针对辽贼们的深沟高垒长壕碉堡的战术需要。

    这个火铳的最大一个优点,就是可以卧姿状态进行装填!

    一个用呲铁钢制成的可立起的弹膛,弹膛前方是个缩口,可以嵌入枪膛后部,发射药爆炸后缩口膨胀,封闭燃气从后膛漏出,它实际上就是一个固定在枪上的金属弹壳。士兵们采用南粤军眼下通用的纸壳定装弹,可以很轻松的在卧姿状态下装填完成。而且,因为是后膛装填,省去了用通条夯筑结实弹丸与发射药二者之间的步骤。更是提高了不少速度,差不多立姿装填三发的话,卧姿可以装填四到五发。只不过,枪管却是未必能够经受得起那么频繁的发射,发烫的枪管不允许如此连续密集的发射。

    几个闻声赶来的近卫旅军官也是饶有兴趣的抢过士兵手中的原型枪拿在手中仔细端详起来,并在工匠们的帮助之下兴致勃勃的开始熟悉起这杆新火铳来。

    与之前的火铳截然不同的装填方式,让他们顿时觉得大开眼界。

    “一、扳开弹膛下方的击锤!”

    “二、转动枪右边的曲柄,将弹膛外旋立起!”

    “三、检查弹膛底部火门!”

    “四、将纸壳内的发射药倒入弹膛,完成装填发射药!”

    “五、塞入弹头!”

    “六、转动曲柄,弹膛回位。嵌入枪管,完成闭锁!”

    在工匠和士兵们的口令下,几个近卫旅的军官干脆也和负责试验的兵丁一起,采取卧姿进行装填。模拟在面对辽贼和其他敌人的沟壕工事之中发射出来的箭矢弹丸下进行装填弹丸、发射的全套动作。

    有眼尖的同学可能已经看出来了,这款基于佛郎机的子铳原理设计出来的新铳,同历史上出现过的卡曼尔莱德(kammerder)m1842型基本一致,所不同的是,同卡曼尔莱德枪相比,原本由火帽完成的击发。仍旧是由燧石完成。而且,也从卡曼尔莱德枪的线膛变成了滑膛。

    历史上,卡曼尔莱德枪算是一款比较悲催的步枪,列装的时候,德莱赛击针枪已经出现,而且产量很低,总计几十款改进型,但是产量却只有四万多支,至于装备的军队范围更是只有挪威陆海军和瑞典海军装备。

    但是,生不逢时并不代表着卡曼尔莱德枪的性能不好。相反,它所特有的设计和装填方式与德莱赛击针枪相比,虽然速度慢,但基本解决了后膛漏气的问题,使卡曼尔莱德枪的精度和射程都大大优于德莱塞针枪。 1861年比利时举办了一场高精度军事步枪的射击竞赛,结果证明参赛的卡曼尔莱德m1860是当时最精准的步枪之一。卡曼尔莱德枪早期使用球形弹,后来采用锥形弹,1855年后全部型号改用米尼弹。

    眼下,何五升拿出来的这款新铳,便是他根据自己脑海里的想法和李守汉对他的提示,鼓捣出来的猴版卡曼尔莱德枪。

    击发改燧发,线膛变滑膛。唯一没变的是依然用的是米尼弹。

    米尼弹并没有什么技术难度,反正只是弹丸而已。索性便一步到位了。

    但是,原型枪有了,并不一定就能立刻装备部队。还有许多情况需要完善。在伽利略等人到来之前,李守汉已经和在场的人们就新火铳的尺寸定型进行了好一番的商讨,

    这个时代虽然没有什么人体工程学概念,但是,也有一件武器是不是能够让最多的人使用起来舒适、称手的标准,为了最好的能够发挥出这款火铳的性能。李守汉特意召集了七八个医生前来,让他们从郎中的角度来对这款火铳的尺寸进行点评,从中找到最佳的尺寸,让战士们能够发挥出这款火铳的最佳性能指标。

    至于说为什么连夜召集伽利略等人前来。让老头子一路忐忑不安,更是为了充分发挥这些数学家和物理学家的聪明才智、学术造诣,给这款枪添加上一些科技附加手段。

    “如何计算出最合适的铳管壁厚,让火药可以将弹丸送得更远,打得更准。防止火药发射后的气体外泄,这些问题,便是本公给列位出的考题。大家不妨在此仔细的研究一番。”

    于是,帕斯克、托里拆利、费尔马、马兰?梅森、伽桑狄、德扎尔格等人立刻陷入了学术探讨的自由国度状态,在外人看来,基本上就是一群疯子了。

    从铳管的长度,到射程,进行逆向推定,这些科学家们很快便有了方向。

    接下来便根据要达到的最大射程,计算火药的装量。根据火药的数量,计算开始急剧燃烧的那一瞬间,铳管所承担的最大压强,再根据这一数据,从冶金学的角度计算该用哪种合金,才能最大限度的削薄管壁,降低铳管的厚度,进而使得整个火铳变得更加轻一些。

    手中的笔不停的在雪白的纸上计算,留下一个个潦草的计算公式和结果,口中却又不停的同别人激烈的争吵。有的时候还少不得互相指着彼此的鼻子叫骂几句,攻击一下对方的学术造诣太差等等。

    室内不断一浪高过一浪的各种语言混杂在一起的吵闹声,和从门窗不断向外飘出的阵阵青烟,(那是几个烟瘾大的家伙嘴里不断的吞云吐雾的结果。)让不明就里的人会误认为这里发生了火灾。里面的人正在争抢着向外逃跑。

    这种几乎是划时代的科研项目,自然不可能在一天半天的会议上就大功告成,能够在一天的讨论当中找寻到思路,就已经是个很了不起的成就了。过了半晌,李守汉见众人吵闹的劲头已经不那么足了,说话的声音也渐渐低了下去。当下便知道,大家的体力和精力已经到了低潮。看着已经是太阳落山的时辰了,李守汉双手轻轻的拍击了几下“各位,今天便先到这里,本公在府中设下一顿便饭,请大家用过饭之后再行努力攻关便是。工作做不完,不妨带回去作为一个课题研究。”

    李守汉说出了这话,在一旁伺候的内山永明等人才好出来劝阻这些已经深深的陷进如何攻克眼前难题的科学狂人暂且放下手中的科学探索,离开桌子到外面的花厅之中用晚饭。

    “告诉士兵,一定不要动我放在桌上的纸张!别把我的记录和计算过程搞乱了!”

    “就是!还有我的设计草图!”

    几个家伙被人半请半架的从座位上拖走,一边走,口中兀自还在叫喊着不要动他们留在桌上的计算结果。

    “永明,把你那个宝贝儿子也带来吧!他不是一直说小学的数学课本太简单,太没意思吗?这些先生可都是我南粤军中乃至整个天下数学学术造诣最高的,都是学界的顶尖人物,泰山北斗!此时不见,更待何时?”

    李守汉笑着调侃了内山永明几句,示意身边的亲兵到内山永明的住处将他的次子小新助带来同自己一同用晚饭。

    和主公一起吃晚饭,这是何等的荣耀和嘉许?何况还有几乎南粤军之中最高等级的学术带头人。自己那个刚刚上小学的儿子便能够如此入主公的法眼,顿时让内山永明幸福的几乎晕厥过去。

    之前曾经卖了个关子,让大家猜内山永明的身份,不知道有几位猜对了?没错,他虽然不出名,可是他的第二个儿子,后来过继给别人改姓关的小新助,却是在数学史上留下了鼎鼎大名的人物,关孝和。这位和算体系的奠基人,改进了朱世杰《算学启蒙》中的天元术算法,开创了和算独有的笔算代数。建立了行列式概念及其初步理论,完善了中国传入的数字方程的近似解法,发现方程正负根存在的条件,对勾股定理、椭圆面积公式、阿基米德螺线、圆周率的研究。开创“圆理”(径、弧、矢间关系的无穷级数表达式)研究,幻方理论,连分数理论等。同时他还写过数种天文历法方面的著作,《授时历经立成》四卷、《授时历经立成立法》、《授时发明》、《四余算法》、《星曜算法》。

    (关于关孝和的出生年月,史学界一直有争议。出生时间有两种说法,第一种是1642年出生于江户小石川,另一种说法则是他老爹跟着1637年出生于上野藤冈。但是为了铺排情节,这个因素便暂时忽略,姑且让关孝和在顺化已经上了小学吧!)

    其实,李守汉今天召集这些大牛来,除了要给他们一个新的科研任务之外,更有一项国之重器的打造任务要交给他们。

    前不久他批复了郑芝豹、郑森叔侄关于在爪哇等处迅速调拨小学教师,大量普及强制教育的禀帖,对于如何在南中的基本盘上进一步加强教育和各种职业人才培训的议题。便被他提到了议事日程上。此事,他和李沛霖已经探讨了数次。

    除了继续在新区普及小学六年的强制教育外,李守汉更打算在河静、顺化、柴棍、九龙江、湄南河等处开始推广中学教育。

    在新区推广小学教育,可以迅速的在几年时间内对学龄儿童完成同化,让他们做到文化认同,有了小学文化程度之后,更可以成为各处的合格劳动力,即使是在家务农,也会对新型农具、农业品种的推广掌握比起一般的文盲来强得多。

    在爪哇送来的战报上,郑森很是得意的写道。此番平定爪哇之乱,虽然不曾开疆拓土,但是直接控制的人口却是无形之中多了数百万。有了这数百万人,劳动力紧缺的局面会暂时得到缓解。

    “小学六年。老子就算是用大米饭炖肉把这些孩子养起来,也好过调动大军前去征剿!军费可比教育经费多多了!而且,这可是给老子培训劳工!一进一出,除非老子脑袋被驴踢了,才会选择动刀兵。”

    但是,中学教育普及。可就不像小学教育那样了。

    按照李守汉的初步想法,要把职业教育和学术教育结合起来。课程开设除了小学已经有了的科目之外,更是要开通物理、代数、几何等等,否则,他也不会不惜代价的命人从欧洲弄来各种数学、物理方面的著作了。

    可是,扪心自问,李守汉当年学的那些初中数学,大多数已经都还给了老师。如何编纂教材,怎么样培训师资力量,还得靠眼前这些人。

    从他当家以来,不管是河静的区区弹丸之地,还是变成了顺化的将军府,变成了大明朝廷认证的宁远伯,李守汉都始终如一的贯彻一个原则,那就是人才培养要走在技术装备的前头!绝对不当先知先觉的诸葛亮,而是要当一个播撒种子的农夫。

    你把观念和知识播种到别人的脑海当中,这些种子自然就会慢慢的生根发芽,之后便不会缺少新的科技、新的机器、新的生产工艺。那种认为只要有了先进的而技术设备就可以包打天下的观点,可是在历史上被验证过,此路不通!

    不管是在十月革命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苏联,还是靠着十万陆军打造出一支横扫欧洲,几乎与全世界的工业强国对战而不落下风的德国,都是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先行培养人才,让人才等装备,而不是让装备等人。

    想想那些坐在纸箱子里来模拟坦克分队冲击的德意志陆军军官,那些在第聂伯河沿岸的泥沼里建设钢铁厂的布尔什维克,再看看以为有了银子买了洋人的机器军舰和精良枪炮就可以实现同光中兴的洋务派官僚,还有那些坐在油田上靠着大自然的慷慨赠予而骤然暴富的中东土豪,更看看那些为了拿回扣而将国内的钢铁厂逼得在抗战的烽火当中倒闭的炮党官员,李守汉咬着嘴里的牙齿,“老子的条件怎么也比他们强多了!无论如何就是不能当炮党和洋务派!”

    果然,好为人师的毛病不仅仅是我中华之人有,这群来自泰西各国的红毛夷人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听得李守汉李公爵殿下宣称要在小学和大学两个阶段之间打造出一个中学教育体系,请他们负责编纂教材、培养中学的师资力量时,便是连年轻的帕斯卡都兴奋的脸颊绯红,不停的搓着手。

    “公爵殿下,什么时候开始?!”

    站在王府门外,目送着喝得醉醺醺的伽利略等人的车马离去,被酒气熏蒸的脸色通红的李守汉,有些得意忘形的抱起身边的小儿子,“来!华宬。老爹给你和哥哥姐姐们打造的这件国之重器如何?”

    被阿爹身上的酒味熏得有些酒意的李华宬,只管格格的笑着,倒是他妈妈傲蕾一兰有些看不下去了。

    “一个吃奶娃娃,懂得什么国之重器?!你先让他们把新铳的事情搞定了再说!”

    唉!看来,又是一个以为国之重器就是某件划时代武器的人!

    李守汉心中哀叹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