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七章 抉择一下,跟我混还是跟教皇混?!
    ps  国庆节快乐!求月票!求订阅!有兴趣的加入夺鼎群!

    张小虎在李守汉面前言谈甚欢,君臣二人谈笑风生之际,本来被李守汉传召来急于觐见这位东亚地区最有权势的统治者,打算消除一下加尔文教派的新教义在南粤军高层之中可能给天主教带来的不利影响的阿方索神父,却是被张小虎横插了一杠子夺走了本该属于他的会见时间,只得在侯见室里坐冷板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虽然是冷板凳,但是侯见室内的承启官们却是丝毫不缺礼数,茶点水果一点不曾怠慢了这位阿神父,不管他吃得下吃不下,精美的点心,新鲜的水果,每一样都是流水价的送上来。

    若是别人,面对着这样的局面,少不得是食不甘味,愁容或是急躁的情绪会表现在这些阅人多矣的承启官们眼里。可是,这位阿方索神父绝对是条千年修行的九尾老狐狸。口中与承启官们不停的言谈晏晏,妙语如珠,不时的引起阵阵轻笑。眼睛的深处,却是一直的在观察着这些李守汉身边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试图从他们的神情变化当中获取对自己有用的信息。脑海当中,更是飞快不断的在分析着从承启官们言谈、神态、形体语言当中获得的各类信息。

    面对着不断送上来的茶水饮食,饶是阿方索已经颇有些饥肠辘辘,但是,却也不敢放开大嚼。他担心一旦吃的、喝的过多,待会万一李公爵殿下要接见自己时,他却一时不便,急于去寻找五谷轮回之所,那可就是给自己这番苦心谋划许久的觐见造成了负面影响了。正如汉人们常说的那句诗词一样,出兵打仗没有获得胜利主帅就死去了,对,“出师未捷身先死。”

    等了许久,勉强吃了几块点心,小口的喝了几杯茶。弥补焦虑当中损失掉的养分和体力。终于,从签押房中传来了消息,“张统领出来了!”

    “阿神父,请您稍稍等候一二。主公更衣用膳之后便会接见您。”

    又过了将近一个时辰,眼看着那太阳已经从树梢慢慢的向西移动,从签押房内传出来了召唤声“主公请阿神父觐见!”

    “宣阿神父觐见!”

    “宣阿神父觐见!”

    年轻亲兵们洪亮的嗓子将一声一声的吆喝声由远而近的传到了侯见室中。

    虽然李守汉本人并没有正式的被大明朝廷册封为国公爵位,原本给他拟定的宁国公封号因为李守汉本人认为这个与曹大才子笔下贾家的祖先封号雷同而觉得颇为晦气而上表拒绝。但是大明朝野上下都早已一致认定,李守汉的爵位就是国公。至于说是个什么名头的国公。那都是次要的。

    不过,眼前的起居做派,警卫仪仗,漫说是一个国公,便是亲王也怕是自叹不如。

    没办法,谁让他李守汉如今掌握着一支东亚地区乃至于整个已知文明世界里都最为强悍的陆海军?谁让他李守汉如今手里不但不缺钱粮,相反的,到了年底还要想办法花些钱出去,给辖区内的百姓发放些福利?

    相反的,大明朝从弘宣之治到土木之变。执行的都是文人们提出的所谓以圣人教化,弘扬王道为主的路线,口中绝对不言利,不谈钱,不恃强凌弱。可是,这样的政策到了现在,却是出现了令人齿冷的逆转内地那些不能打仗的军队头目,却是倚仗着手中的兵马刀枪,对于朝廷予取予求,动辄便是殴打官吏。屠城取财。这种景象,也是为百余年来被文官们踩在脚下肆意凌辱的前辈们讨回一些利息。不过,倒霉的却是给大明朝廷完粮纳税的百姓!可笑的是,这些不能打仗。见了黄太吉、多尔衮、李自成、张献忠、罗汝才等人的兵马旗号望风而逃的家伙们,他们的起居饮食,行动做派,与他们的实力却是极为不成比例。

    如果按照他们所享受的生活标准和待遇来衡量李守汉的话,这个控制着几十万军队,几千万百姓。掌控着几乎太平洋西岸全部航线,将自己贪婪、罪恶的一双手伸进了印度洋和南太平洋海面的李守汉,简直就是一个艰苦奋斗的典范了!

    在令人感到压抑的实力面前,阿方索这个上帝的牧羊人也不能免俗,谨小慎微亦步亦趋的跟随着承启官来到了李守汉的签押房门前。

    “主公!葡萄牙帝国驻我南粤军使节、天主教神父阿方索奉召前来觐见!”

    “叫他进来!”承启官的通禀过了好一会儿,从签押房之中才传出了一声低沉的答复,声音不大,也不够洪亮,甚至还略微有些沙哑,可是,听在阿方索耳朵里,却是足以影响欧洲政治格局,左右眼下在欧洲的战事,甚至是决定一个家族、一个帝国的兴亡。

    进得屋内,阿方索顾不得打量室内的陈设,只管按照大明官场通行的礼节,以下属官员参见上司的礼仪,规规矩矩的跪地叩头。大明爵位皆是超品存在,可是非同小可的,又何况,李守汉可不是南北二京之中那些除了一个祖先留下来的爵位俸禄之外半点实力也无的空心勋贵。便是当初权倾朝野的蓟辽督师洪承畴,在辽东战场上行文给当时的宁远伯李守汉,都要以下属的身份向上行文,按照请示报告的格式,仔细斟酌一番词句才可以。

    这个时候的西方白皮们可还远没有后代子孙们的底气和实力,面对着东方强大的统治者说什么自己只能鞠躬不能跪拜的理由。阿方索不但是磕了头,而且足尺加三的,按照二跪六叩的标准进行。

    所以,一切都是以实力说话的。清初,欧洲各国实力尚且不足以挑战中华礼仪的时候,俄国、葡萄牙、英国使臣入贡拜见顺治和康熙时,照样是行三跪九叩大礼。只有在觉得自己羽翼丰满实力雄厚之后,马戛尔呢们才以各种理由来推脱自己不下跪、不按照天朝礼仪习惯行事。

    以拜见尊长、父母、祖父母的礼节拜见李守汉时,不晓得阿方索有没有听到来自于马戛尔呢的嘲讽。

    (这不科学啊!又有一堆板砖飞了过来,砸得不厚道的作者满头满脸都是血。来自于欧洲的神父,怎么会这样没有骨气,没有身份,甚至有些自甘堕落的面对一个东方的统治者?而且。这个统治者还不是名正言顺的皇帝?!不过,不厚道的作者虽然没读过什么书,却也听说过,当年瘸子帖木儿兵锋鼎盛时。欧洲各国都面临着一场新的“蒙古人”西征,而且瘸子本人又是一个十分狂热的穆斯林。于是乎,为了避免当年拔都、速不台等人带给欧洲的噩梦重演,无数欧洲的国王、公爵、伯爵们,纷纷遣使到帖木儿的王帐之前。奴颜婢膝。不要说是磕头了,就算是称子称孙都得要挖门子托人情。有兴趣的人可以去找找西班牙使者写的回忆录来看看,西方人对与瘸狼帖木儿的许多直观印象都来自于此。瘸子本身也是没有正式称汗,西班牙人都在帖木儿面前称孙子,阿方索,作为一个刚刚从西班牙统治下挣脱出来的葡萄牙使节、一个天主教神父,能够在李守汉这样一个控制着东西方航线,向欧洲大举输入各类物资帮助欧洲各国有力量同敌人对抗、威权比帖木儿更胜一筹的统治者面前行二跪六叩礼,已经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了。)

    “本公近日公务颇多,不知道葡萄牙何时变成了帝国了?”从座位上。传来了李守汉略微有些冰冷的声音,他也不曾命阿方索起身、赐座,只管先追问阿方索的身份。“本公记得,当年冈萨雷斯起兵复国之时,本公答允他的只是一个葡萄牙王国,几时变成了帝国?”

    “苦也!那话儿来了!”跪在地上的阿方索神父看不到李守汉的脸色,却能从他的声音当中听得清楚,话语腔调里满是不悦。须知,葡萄牙能够复国,并非是什么冈萨雷斯的天命气运。如果没有李守汉和南粤军在背后源源不断的以金钱、物资相支持,冈萨雷斯想被梵蒂冈的教宗加冕成为正式的葡萄牙帝国皇帝,那真是痴人说梦!

    “殿下却是冤枉外臣了。外臣也是刚刚才得知,教皇冕下在给冈萨雷斯将军加冕成为葡萄牙正式、唯一的合法统治者时。一时激动,将葡萄牙王国说成了帝国,当时冈萨雷斯将军却是不敢妄自尊大,写了信来,诚惶诚恐的向殿下请罪。”

    得!死道友不死贫道。阿方索神父果然是一个深得个中三味的好手。他清楚的很,李公爵殿下一时不能拿此时身在梵蒂冈的教宗如何。但是却可以将雷霆震怒发在他的身上。于是乎,同他一样都是罗马公教教徒,理所当然的道友教皇冕下便被他丢出来充当背黑锅的。所有的事情都是这个家伙干的,公爵殿下您有什么愤怒尽管去找他,我可以给您带路!

    “原来是教皇的手脚!你若是不提,本公倒是忘记了!来人!”座位上的李守汉凛声吼道,充满威严的声音顿时吓得本来就出了一身冷汗的阿方索身体越发的潮湿了,他几乎感觉到自己的法袍外衣都有些潮润了。

    几个承启官闻声而入“主公,属下等在!”

    “去到公事房,将巡警总署和海关联名送来的那份文书取来!本公要请阿方索神父给我好好的讲说一番。”

    一份用拉丁文修成的敕书和几封私人书信被丢到了阿方索的面前,虽然已经被李守汉命人给他搬来了座位,算是礼节上给了他充足的空间。但是,看了这几份文书信件,吓得阿方索几乎从座位上掉下去!

    那份敕书,是梵蒂冈的罗马天主教廷发出的。教皇冕下在为冈萨雷斯一世加冕时,得知了有这样一位神职人员在东方的工作和贡献,顿时颇为欢悦。册封加冕仪式之后,便命教廷相关人员研究了一下,看看该给这位阿方索神父一些什么奖励。

    在收取了为老朋友、老部下、好帮手阿方索神父求取晋级功名的冈萨雷斯一世皇帝的金币、丝绸、百合瓷、圣瓷,以及异教徒女奴、漂亮粉嫩的男孩子之后,教廷的若干位枢机主教们一致决定,晋升阿方索神父的职级!

    在这里,就要赘述一下天主教的这群神棍们那套繁琐臃肿的宗教官僚机构了。

    天主教是一个威权性的组织,其等级有教士、主教、大主教和红衣主教,最后是教皇,这样几个级别构成,而且同时也强调教皇的一贯正确性。天主教圣职斑驳庞杂。 而作为圣职三阶的最高一级。主教的等级也是形形色色。主教的等级通常分为枢机主教(cardinal bishop)、宗主教(patriarch)、首席主教(primate)、总主教(archbishop)、都主教(metropolitan)、教区主教(dio bishop)、助理主教(coadujator bishop)、辅理主教(auxiliary bishop)、领衔主教(titur bishop)和荣休主教(bishop emeritus)十级。当然,如果加上教宗(pope)和总理执事(prime minister dea)两位,正好是十二个。暗合耶稣基督的十二门徒。

    而我们所熟知的神职人员职级,除了神父之外就是主教了。主教即是藉著圣神被祝圣为教会中的牧人及管理者。也是教义的导师及圣职敬礼的司祭。在一般基督宗教主流教会,指耶稣基督派遣宗徒继续实行他的使命,到了第一世纪末、第二世纪初就形成了主教的制度。

    主教的礼仪服饰为表明主教的职务与地位,在礼仪中,均有特别的标志礼服、高冠、权杖、权戒、小圆帽。礼服——因著身分层级不同。颜色就不同。教宗著白色,又称白衣主教。 枢机主教著红色,又称红衣主教。总主教、主教著紫色,又称紫衣主教。话说教父第三集当中那位因为亏空了梵蒂冈的经费来找迈克帮忙的,就是一位紫衣主教。不过此人的结局似乎不太好,因为出卖了迈克,被吊死在了教堂的楼顶上。

    红衣主教是天主教枢机主教的俗称。枢机主教是着红衣的。而且枢机主教有投票选教皇的权利,地位崇高。

    天主教传统上修士在过去分为七品,一品最低,七品最高。一品到六品都是修士。体现在分工上,如司阍、助祭等等,到了七品就是祭司,也就是俗称的神父或神甫。但是这个七品也只是从七品,不是正七品。正七品是主教。从主教到教宗,俗称教皇,都是七品。但其中又分为主教、大主教、都主教、宗主教/枢机主教(宗主教比较特殊,一般不设这个职位。枢机主教也就是红衣主教。)

    而阿方索既然是神父,便是从七品的官衔职称。经过教廷的讨论,认为他的功绩巨大。在遥远的东方开辟了一个新的教区,发展了数以十万计的教众,将上帝的福音传播到了蛮荒丛林之中,所以。有必要晋升他为主教。同时,授予他开辟大明朝廷和日本、朝鲜等处国家新教区的使命。

    也不知道是看在阿方索的功绩上,还是看在冈萨雷斯一世皇帝送来的那些贵重礼物,抑或是那些我见犹怜的粉嫩小男孩满眼饱含的泪水打动了这些庄严神圣的上帝牧羊人,对于阿方索主教的任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批准了下来。

    可是,倒霉催的。这份敕书和几位枢机主教给阿方索主教写的私人信件,却在凌家卫岛海关被巡警总署以及海关的稽查人员登船检查时发现。

    书信当中除了明目张胆直言不讳的告诉阿方索,老子在你晋升为主教的问题上给你做出的巨大贡献,你得好好的报答一下我。那些黄澄澄、金闪闪的金属制品,还有那些漂亮的丝绸,精美的瓷器,能够将食物烹煮的美味异常的香料,还有什么大象口中牙,犀牛头上角,红蓝绿各种颜色的宝石,更是多多益善。至于说那些笃信伊斯兰教的异教徒女奴,还不曾接受洗礼、没有坚定信仰的小男孩,更是要多送一些来,我要在卧室里给他们进行坚信礼。从而将他们从通往地狱的道路上拉回来,送他们到上帝脚下的光辉当中,和我们一道沐浴上帝的仁慈。

    除了明目张胆的索取贿赂之外,更是对阿方索晋升为主教之后的工作提出了指导性意见。要求他尽可能的多多开设教堂,多多发展教徒,“不管你那里的统治者是信仰佛陀还是崇拜偶像,或是伊斯兰的信众,你可以采取任何手段,不必遵守他的法律来发展我们神圣的事业。”待教徒发展到了一定规模之后,便可以尝试着将大明变成一个信奉天主教的国家,成为历代天主教教皇传说中在东方的约翰长老国。

    到那个时候,不但阿方索可以从主教变为职级更高的总主教、枢机主教,甚至说只要他肯花钱,大家到时候捧他当教皇也不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