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五饼二鱼,你吃给我看!
    ps  求月票!求订阅!有兴趣的加入夺鼎群428399767!

    龙华民做梦也想不到,他会在即将逃出生天的那一瞬间,落入到了另外一张罗网当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当马队之中的十几个杂役从车上搬下锅灶,取出粮米咸菜,吆喝着垒砌锅灶准备熬煮稀粥时,他便觉得有些异样。但是却又想不出该当如何处理。

    “老爷们去拣点柴禾,女人过来帮忙收拾一下饭食。孩丫子们帮忙拿一下碗筷!”为首的伙夫将一口大二十四印大锅放在垒砌好的灶台上,朝着这边正在发愣的流民们大声叫着。

    “还愣着干啥!两位少帅要舍粥给咱们!这是给咱们的粮食!”被叫去问话的老者,兴冲冲的背着一大袋子粮食步履踉跄的走了过来。

    看着眼前这千余名流民一哄而散,在荒原上捡拾柴禾,帮忙熬粥煮饭,小孩子们更是小脸冻得通红,端着一摞大碗眼巴巴的看着正在锅底欢快燃烧的火焰。

    “宁宇,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些人?带着一道走,还是派人送到济宁去,交给漕帮的几位龙头,换点东西回来?”

    手下亲兵将褥套从马背上取下铺在地上,又将马鞍放在上头,张可旺舒舒服服的坐在马鞍上,从亲兵手中接过一个包着厚厚棉套的铜质水壶,美滋滋的喝了一口酒之后,将水壶递给四弟张定国。

    张献忠自从在开封之战后与李自成、罗汝才二部达成了联合作战的协议,接受了闯曹两家拨给他的兵马粮草军械,同时,为了加强张献忠的西营实力,李自成还很大方的将河南当地义军一斗谷和瓦罐子两部人马交给张献忠节制。

    对此,罗汝才在私下里同张献忠交了底。这两部人马是李自成一直打算兼并但是不好下手的队伍,交给张献忠不过是送给顺手人情给他。他也不必多虑,有合适的时机便将这二人做了,兼并其部众便是。

    对于这种火并别人的事,自从天启七年陕西农民军起事以来。所见多矣!张献忠、罗汝才都是见过而且干过。当初如果不是张献忠一时心软,李自成都会被他黑了。

    离开河南,往英山霍山方向走了几日,得知左良玉所部十几万人被罗虎以一营人马击溃之后。张献忠更是心中去了一块大石头。

    “娘的!老左完蛋了,多年来纠合的四方精锐毁于一旦,只怕几年都缓不过劲来!咱们正好可以大干一场!”

    从盘踞在英山、霍山一带的老伙计、陕西老乡老回回、革里眼手中借来了数千精兵压住阵脚,张献忠自觉时机成熟。借着李自成、罗汝才消灭左良玉的当口,张献忠以庆祝大捷的名义请一斗谷和瓦罐子到西营老营之中赴宴。“大元帅和大将军干掉了左良玉,也是给咱老子出了一口恶气!没啥说的,得好好喝几天酒!”

    酒宴之上,张献忠把他那部大胡子向下一扯,张可旺、张定国、白文选、马元利等西营大将拔刀而起,将一斗谷、瓦罐子以及他们的亲兵卫队剁成一堆肉酱。同时发兵围住二人的兵马,强行吞并了这几万人。

    扩充了实力的西营人马同回革五营的老乡们密切配合,同漕运总督朱大典、凤阳总督马士英二人的部队打了几仗,这两个人的部队在内地明军当中也是属于三流水平,要不然也不会让左良玉这种部队如此的嚣张跋扈了。几仗下来。战果颇丰,连续在黄淮之间攻破了十几座城池。

    检点着丰厚的战利品,张献忠不由得捻髯大乐。于是,借着大战之后双方都是要休整补充的空档,张可旺和张定国二人便被派出来,押运着大批财货北上。

    “你们两个小子给咱老子记住,到了闯营客气话要多说,咱们父子不管怎么说也是欠了闯营的人情!多送些财货给闯王充当军饷。另外,那些财物美女,是给曹操的。你们知道该怎么说。”

    除了还人情之外。张可旺与张定国还有一桩差使要办。

    那就是想法子多弄些军械甲胄火药回去。

    这兄弟俩带着自己的亲兵押运着大批财货,从江淮之间向河南一路北上,不敢走州县大路,只能偃旗息鼓的在村镇之间穿行。好容易到了山东地面上。却不想迎面撞见了这群流民。

    照着张可旺的主意,给这些人几顿粥喝,给他们留下一些粮食,让他们自己去济宁城中找出路。咱们爷们还是赶路要紧。

    但是,张定国却不那么想。

    “大哥,我和罗虎、王龙一直有书信往来。据他们信中透露。如今济宁城中也有隆盛行的铺子在招募流民南下屯垦。而且,价钱不错。我打算。。。。”

    “嗨!那还费什么口舌!管他们几天饭,然后命人护送他们去济宁。拿着咱们西营和隆盛行联络的信物直接去,还省得他们自己找不到庙门!”

    张可旺咧着大嘴不由得笑出了声。这千余口流民,也算是不大不小的一笔收获。而且,到了济宁城中,可以同在那里的隆盛行商人们商议一下,双方如何交割人口和各类货物。

    如今西营什么都好,就是水路交通不那么通畅,经常被朱大典和马士英的部队将运河、淮河水路截断。可是弟兄们早已习惯了使用大小火炮用来攻城破敌,手中的长枪长刀利刃硬弓,无一不是辗转从隆盛行手中弄来的。对外交通阻碍,缴获的钱粮财货变成不了急需的物资,里面的东西出不去,外面的东西进不来,始终是一件令张献忠父子恼火的事情。

    人多好干活。很快,十几锅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米粥便出现在了这千余号流民面前。张可旺和张定国手下的亲兵,都是十多年来跟着他们在西营当中长大的,自幼便是见惯了杀戮流血,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人物,有几个会是良善之辈?当下一个个拧眉立目的站在粥锅边上,看着伙夫拎着马勺开始舍粥。

    “每人一大碗,有咸菜。吃完了可以到后头排队再来一份。但是如果有人胆敢抢别人的碗里的粥,别怪咱们爷们手里的刀不讲情面!”

    用包着黄铜皮的刀鞘“铛铛铛”的敲打着锅沿儿,张可旺的亲兵头目恶狠狠的向流民们讲说着注意事项。

    流民们自然不敢多言。在锋利的刀枪面前,何况又急着把锅里热腾腾香喷喷的粥早一刻吃到肚子里。当下也不多言,立刻呼妻唤子扶老携幼的以家族或是村庄为单位,在十几口大锅面前排起了长队。

    龙华民肚子也早已饿的前心贴后心了。但是,他却不太敢到前面去排队领粥。倒也不是说他的服饰样貌不像流民,说实话,这个时期的西方传教士的个人卫生状况也是很糟糕的。整个欧洲都没有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龙华民本人甚至比流民还显得脏。

    但是。他那副金发碧眼的样子,虽然低着头可以混在有气无力,无暇他顾的流民队伍当中,但是如果要是上前去领粥的话,势必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一旦被人盯上,行藏暴露,那他这些日子所吃得苦头可就付之东流了。

    但是,按照墨菲定律,你越是害怕什么,往往你所害怕的事情就会自己找上门来。

    “把那边那几个人喊过来问问。为甚不来领粥,他们肚子不饿是不是?”张可旺眼尖,一眼便看到了龙华民和他的几个助手。不过,张可旺倒是没有想到别的,他只是担心不要遇到官家的探子才好!

    两下里都是心怀鬼胎。龙华民等人越躲,越是引起张可旺、张定国兄弟二人的怀疑。见这几个人在流民队伍后面一直躲躲闪闪不肯上前来答话,当下张可旺也不多说,右手一挥,几个亲兵立刻策马而出,将龙华民等人围在当中。

    一个亲兵伸手过去一把揪住了龙华民的头巾。猛一用力,原本以为这一下定然会给这个家伙一点颜色瞧瞧,不把他头发薅下几绺都是好的。但是却不想,龙华民的头巾下面就没有发髻!那亲兵用力过猛。却是一手抓空,在马背上晃了几下,差点一头栽下去。

    包头巾下,是龙华民那张金发碧眼的红毛夷人的正惊恐万分的嘴脸。

    “哈!怪不得不敢上来领粥,原来是个红毛夷人!你这家伙是从哪里来的?到这里来做什么?!”

    大明崇祯年间,虽然天下动荡。百姓流离失所,到处都是刀兵水旱。但是,各个阶层的人内心还是有着强烈的中华天朝意识,在这种意识里,只有我中华才是文明程度最高的。其余的都是蛮夷之辈。不像到了一鸦二鸦之后,官员听得洋人两个字,立刻便骨头软了三分。好容易主席他们那一代人在朝鲜、在越南,在罗布泊给国人找回了不少自信心,到了改开之后,见到了一嘴应给利息的洋人,为了所谓的投资办厂,引进技术和生产线,许多的政府高级干部也是先在心里矮了一截。结果往往是用无数人的血汗钱“交了学费”。

    一众流民饶有兴趣的端着大碗喝着滚烫的热粥,围在张可旺与张定国周围看着两位将军审问这个红毛夷人。

    “这个红毛是什么人?”

    “听那个跟在他身边的人说,说他们是在咱山东地面传教的。啥耶稣会的教士。”

    “教士?那也是出家人吧?那咋没剃头?也没拿拂尘念珠啥的?别是传白莲教的吧?听去过县城的人说,抓到一个白莲教,可是赏不少银子呢!”

    在流民们嗡嗡嗡的议论声中,张定国与张可旺谦让了几句,开始审问龙华民。

    “你既然是出家修行之人,为何混杂在灾民之中?”

    “我要沿着运河南下。然后转道黄河出海,本来打算走濮阳、范县一带,不想兵荒马乱的,走错了路。几个人走又怕危险,便和灾民大队一道走,打算先到济宁去搭漕船。”看着眼前这两个首领模样的年轻人,龙华民也在心里紧张的揣测分析着这两个年轻人的身份,看是否能够在这二位的身上找到些助力。口中却是顺着张定国的问话,半真半假的回答着。

    “南下?打算去哪里?南京吗?那也不用出海啊!”张定国玩味的盯着眼前被几个亲兵捆得和粽子一样的龙华民。

    “我不要去南京。我要南下去顺化,找阿方索那个叛徒进行一番理论!”

    阿方索是谁,张定国不知道,但是。去顺化这句他是听明白了。但是,也正是这家伙的这句话,引起了张定国的警惕。顺化那是什么地方,那是南粤军的老巢!这个红毛夷人去那里找什么去理论。想干什么?

    “理论什么?”

    “辩经!论他的中华新教与基督正道不符!”龙华民说出了自己南下的目的,偷眼看去,张定国面色如常,旁边的张可旺却是一头雾水的样子。他却不知道,其实张定国也是听得云里雾里的。什么基督正道。什么中华新教,他一概不明白。但是,张定国多年来有一个好习惯,那就是养成了喜怒不形于色。很难从他的面部神情上分析出他内心的活动。

    “宁宇,算了,这个洋和尚也是个读经书读得半痴不颠的了,非要万里迢迢的南下去找人辩经。不是修行走火入魔了是什么?”

    “你不知道!那个阿方索才是魔头!他是异端,是邪说!”情绪激动之下,龙华民开始进入到了忘我状态,怒斥阿方索及其在李公爵殿下的纵容支持下建立起来的所谓中华新教的本质。

    见此事与李守汉有牵连。不由得张可旺与张定国相视一笑,兄弟两个用彼此都能明白的神情交换了一下意见。

    “原来这个家伙是和李守汉有过节的。”

    “你怎么看?”

    “既然他和李守汉有过节,那就更不能让他走了!”兄弟两个用眼神交换了意见之后,张定国心中有了底,便开始引诱龙华民继续说话。

    在狂喷了一番阿方索的教义是邪说之后,龙华民开始试着劝说张定国与张可旺受洗加入教会。

    龙华民说“中华新教蛊惑凡人被称为天使,鼓吹教徒自修,上帝必然震怒,到时候发动末日审判,人间将成地狱。将军如此年轻英俊。有为之人,只有加入了教会,才能躲过末日审判,升入天堂!”

    (果然邪教都是用这样的手段来蛊惑别人加入的哦!)

    张定国冷哼了一声说“洋和尚。要找地狱还用死后,眼前脚下的土地,就是阿鼻地狱。自万历末年以来,水旱蝗兵交替,人相食屡见不鲜。别人不说,我身边的兄弟。有几个不是啃着别人的腿骨爬出死人堆的?你问问你身后这些和你一道走到这里的这群乡亲,这年头当良民,三饷田租能把你下辈子的吃食都要光。就算有钱的,也不过比穷人多逍遥几日。官府逼着你用银元交钱粮,鞑子四处攻城掠地,城破玉石俱焚,财物妻女都是别人的。人人朝不保夕,我倒是很想知道,还有啥能比这个世道还可怕。”

    “按理说,你们和尚之间的事,争论些谁是正派谁是邪教的,我不便多管也懒得管。可这如今地狱一样的世道里,宁远伯就是唯一的希望。因为有南兵,鞑子被赶出山东,因为有宁远伯,诸位乡亲可以去济宁讨个活路。因为有南商,我可以有坚甲利兵,去杀狗官诛明贼。而你却仅仅因为宁远伯往和尚庙派了几个官,管住你们不让你们肆意妄为,就大放厥词。我倒是想知道,你能为这个世道做点什么?难道你们那个神,现在能变出粮食让这些乡亲糊口吗?”

    被张定国一通排炮轰击般的抢白训斥弄得有些张口结舌的龙华民,抓住了张定国话语里的一个话头,“将军,您如果入教之后就会知道,当年耶稣在野地里讲道,在场的有五千个壮年男子还有无数的妇孺,耶稣就用一个孩童带来的五个大麦饼和两条鱼,让这些人每一百人坐成一排,不停的掰开大饼,不停的将鱼分给每个人。五个饼,两条鱼,分配到了五千个壮年男子和更多的老弱妇孺手中,让大家都吃饱了。这就说明,只要信了主,就能吃饱。就会有粮食。”

    “放你娘球屁!说得和真的似得!你看见了?你吃了?老子就是一路饿过来的!你的那个耶稣神棍怎么不给老子送鱼来?!老子一会也给你五张饼,两个猪肘子,你给在场的老少爷们儿分分!也不要你都让他们吃饱,只要有一个说没吃上的,我就把你宰了给大家填肚子!”

    张定国有些恼火了,原本清秀斯文的脸涨得血也似地红。

    “就是!当年有人到俺们那里的庙会上传白莲教,大家都眼睁睁的看着他把一个桃核种在石板上,浇了点水用瓢盖上,一会功夫就发芽,长叶,成了桃树,然后开花结了桃子。比这个红毛夷人说的可邪乎多了!”那个流民当中为首的老者端着粥碗补充了一句。

    (就是!就是!真的要是这样的话,那我的书也是可以当成圣经来读了!一个清瘦的老头操着一嘴的淄川口音得意的说,“我的书里也有卖梨的!”)

    “驴球子,哪国和尚都一个味,骗吃骗喝骗少妇。表面上在庙里当方丈,外面私生子一堆!不过也怪了,咋都找和尚送子呢?为啥不去尼姑庵求子?找和尚求子,生出来的孩子长得像和尚不说,还要交香火钱!怀不上找老子啊,老子神箭无双,百发百中,还不收钱。”

    一旁的张可旺冷笑着补了一刀,引得周围的亲兵们哄堂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