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 谋据鄂豫陕
    “后来,宁宇就在那群流民面前,指着鼻子把那个红毛夷人假和尚的嘴脸给申斥了一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说咱们保民杀明贼的队伍,同时告诉大家,我们杀明贼,就是为了还大家一个清平世道。将来那个世道,减租减息,官绅一体纳粮,孩子都能上两年私塾识字,有出息的还能当官。哪个不信可以看看饭碗,碗里的粥和咸菜可不是假的。”

    开封城外的应城郡王花园,此时是闯营的老营所在。当然,官称则是奉天倡义文武大元帅府行辕。

    花园内,闯营、曹营在百里之内的重要将领齐聚一堂,为张可旺、张定国兄弟二人接风。酒宴上,少不得这兄弟二人要讲述一下开封分手之后的情形,一些见闻轶事战况更是作为下酒的好材料。

    张可旺便将在济宁城外抓到龙华民的事情在酒席上讲给在场的闯曹两家众人听,顿时,狂呼叫好声不断,郝摇旗、杨绳祖们更是连干了三大杯。

    因为今天日子特别,又有曹营的罗汝才、吉珪、王龙、杨绳祖等人在,李自成特别吩咐中军总管吴汝义将酒宴安排的异常丰盛。好在如今闯营的物质条件也是今非昔比,要筹措一桌盛宴也不是什么难事。

    当下李自成含笑抿了一口社旗镇出产的汾酒,举杯向张定国致意“宁宇贤侄说得好。咱们就是诛杀明贼,安定天下的队伍。”李自成摆摆手示意张定国坐下,“我倒想知道,那个红毛夷人你们怎么处置的?”

    “大元帅,还能怎么处置?茂堂和宁宇两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好汉,肯定是一刀杀了就是。”郝摇旗咧着大嘴,用手擦了擦胡子上的酒水,呵呵大笑。

    “倒是让摇旗叔见笑了,我们没杀他。”

    “虽然没杀他,不过也让他好生难受。”

    听得了两个后辈子侄的话。曹操的兴趣也被吸引起来了。

    “怎么个难受法?”

    “在济宁城中,漕帮的几个大龙头请我和四弟喝酒。接风酒宴上,四弟说起了这桩事,那几个龙头听了。立刻恭喜我们。不住的说我们捡到了宝了。”

    “嗯?这又为何?听说这些红毛夷人都是懂天文知地理,通晓过去未来,善于铸造枪炮,莫非,这个家伙也擅长此道?”曹操的小眼睛立刻放出异样的光彩。

    “不。曹帅。他倒是不是因为这个而值钱。”张可旺干了一杯酒,脸上也是兴奋异常。“他之前在山东各处传教,没有拿到李家父子的批文牌照,算是非法的不说,后来,又公然撰文指责李家父子扶植的一个教派是与他们所崇信的正道所冲突,算是一家邪魔外道。也正是因为这个,这厮才改换袍服,躲藏在流民之中,打算逃出山东。逃到京师之中与同党会合。”

    “为了这个,驻守济南府总督山东、登莱两处军政事务的李大公子李华宇,可谓是暴跳如雷。虽然碍于情面没有发下海捕文书公然通缉此人。但是却有话交代下来,命令各处官府、乡绅、漕帮等,一体缉拿此人。一旦拿获,定有重赏!”

    “哦!李大公子说话可是向来都是算数的。这位大爷的公子哥儿脾气一旦上来,那可是从来不在乎钱的。他都说是重赏了,这个赏格绝对轻不了!”

    曹操的下手一侧,与李华宇熟悉的王龙,满脸艳羡的望着张可旺。“茂堂哥,说说,弄了些啥好东西?!”

    “王龙,你给老子闭嘴。先听茂堂讲完。”

    “那李华宇既然是李家的长子,如今又替李守汉管着山东、登莱两处这么要紧的所在,自然也是个晓得利害的人。虽然也是自幼便是锦衣玉食,算得上是个纨绔,他可不会为了博取一个狗屁的仁义之名,把自己的冤家对头从死牢里放出来。让他们做官,然后不停的到处骂自己,准备随时咬死自己,这种事,只有那种天字第一号的蠢驴才会去做。”

    坐在李自成身旁的李岩,也是一脸的若有所思,同众人讲说着自己对李华宇的看法。

    “林泉这话说的一点不错。学生向来注意收集观察南粤军的情形动态。此辈自起兵之时起,便在辖区内行秦国法度,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皆有法度管理。派出官吏直至村镇,较之秦国设亭长管理十里地方更为有效。征集粮草,动员兵马,更是呼吸之间,千万之数立刻筹集得当。如今更是要将庙宇道观等处一并纳入管辖范围,治下便再无化外之地,这样的手段,当真了得!”作为李自成幕僚之首的牛金星,也是微微点头称是,对于李家父子的手段表示钦佩。

    “牛先生和李公子说的一点不错。当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张可旺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向两位先生行礼致敬。他也在闯营中生活了数日,对于李自成这些在河南加入的幕僚、部将之间微妙细致的关系也是有所察觉,能够有机会在他们中间打下一个楔子,制造些矛盾,为父帅将来打天下有利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当日酒宴上,漕帮的几个大龙头也是这么说的。他们说,咱们也是久走江湖,见得人和事也不算少了。一般来说,虎父必有犬子,可这李大公子可不同别的公子哥儿,看平时说话和善的像弥勒佛,但是谁是敌人谁是朋友分的很清楚。办起事情来,手段更是辣的很!然后另一位龙头说确实,一般人都是把乡绅当座上宾,眼里根本就没有我们这些苦哈哈,甚至拿穷汉当敌人,但是李大公子不同。是敌人是朋友看行动和表现,不像有些人,看到乡绅恨不得舔腚沟,非但不为民做主,还把支持官府的老百姓作价卖了 ,用穷汉的血蘸馒头吃。”

    听到这儿,牛金星却有些不悦了。不尊重读书人,只看重那些苦哈哈和穷汉,这算是什么?不过,转过头来,他却又是喜上眉梢。“李家父子越是不尊重读书人,便越是闯王的机会到了。一定要劝说闯王。要对读书士子礼敬有加。”

    “我说宁宇小子,你们小兄弟两个帮了李大公子这么大的一个忙,他到底给了你们啥好处?”粗豪大气的刘宗敏,实在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一双虎眼盯住了这两个兄弟,急于得知答案。

    “捷轩叔,外面我们西营呈送大元帅和大将军的那四门十二磅重炮,便是李大公子从手下炮队之中抽调出来,以五折价钱卖给我们的。”

    那四门重炮。刘宗敏自然早就看过,虽然用过几次,但是保养的极为精细,和崭新的火炮相比,性能上并无太大差距。这火炮他在河南各处作战时也用过几次,确实是攻城破阵的利器。只可惜几次打发人携带重金到济南去买,隆盛行都以没有批文,无法弄得到这般利器为由婉言谢绝。

    不想张可旺和张定国却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弄来了四门!虽然肯定李自成为了安抚罗汝才的曹营将士,要分给曹营至少一半,但是。有了这两门重炮,闯营的火力势必加强不少!

    “另外,除了这四门炮之外,还有六车碘酒、纱布、刀伤药。以及派了教授弟兄们如何进行自救互救紧急处置伤口的小郎中。南粤军称为护士的便是。这六个小郎中,便留在大元帅麾下三个月,教授各营将士学会之后,还望闯王派人护送他们回济南的才好。”

    还有这等好事?闯曹两家,从统帅李自成、罗汝才到王龙罗虎这的部将,顿时都被搔到了痒处。眼下的仗已经不在话下了,左良玉被打得逃回了襄阳老巢。目前正是奄奄一息的时候,农民军的对手就是在陕西练兵的孙传庭一人。只要打败了孙传庭,整个中原便没有人是农民军的对手。

    越是到了这个时候,统帅和将领们便越是重视伤亡。那些在战场上受伤的将士。若是能够伤愈归队,自然都是精锐不提。可是,两家虽然都有随军郎中救治伤兵,但是毕竟是人单力薄。就是碘酒、纱布金疮药等被士卒军官称为救命包的急救药品也不是能够每个人都有。

    如今有了这六车碘酒纱布刀伤药,更要紧的是那六个教授大家自救互救手段的小郎中,将领们开始在心里盘算着。有了这些人,自己部下该少死伤致残多少了。

    西营能够给闯曹两家送出如此的一份重礼,可以想见,这次北上,张可旺与张定国弄了多少好东西给他们的父亲八大王张献忠!

    “大元帅,大将军。家父帅在我等北上之时,特意命我二人向大元帅与大将军请示,下一步我西营打算南下湖广、赣南一带。一来那里粮草还算容易筹措,二来,马上就是春荒季节,扩兵容易。三来,若是打通了与南粤军的陆路联系,大元帅要是打算购置些重炮,也容易些!”

    这样的战略动向,自然不会在酒宴上便宣告定局,不过李自成也知道,张献忠派了两个得力养子过来又送礼又打招呼,算是给足了他面子。否则,此时在南直隶境内盘踞的张献忠,当真是不打招呼的便全军南下,他的闯营还能南下追击不成?

    “敬轩有意南下,牵制湖广官军,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不过,此事也要稍等时日,待我与罗大将军商议一下之后再行通知你兄弟二人。张鼐、罗虎!”李自成含笑召唤出两个闯营的年轻将领。

    “闯王!”

    “闯王!”

    “这几日便放你们的假,不必操课了。陪着两个小兄弟在各处转转,逛逛。汝才,你营中的王龙这几天也不要派什么差使了,便让这群孩儿们一道玩耍几天如何?”

    罗汝才眨巴着小眼睛,满脸都是欢喜,“这是自然的!敬轩千里迢迢的派两个贤侄来给咱们通报战况,又送来了那么要紧的东西,咱们也是应当的。王龙,明日起你就不要做别的了。到老营司务那里多拿银子,务必要陪着茂堂和宁宇他们吃好喝好玩好!”

    有了两个当家人的吩咐,闯曹两家的年轻将领们自然是如奉纶音。从第二天起,张鼐、王龙、罗虎们便轮流做东,宴请张可旺与张定国兄弟两个。

    而李自成与罗汝才,则是召集两家的高级将领们一道议事。就张献忠南下湖广该当如何配合之事进行商议。

    在议事之初,李自成便拿出了张献忠命张可旺送来的金银财货的收据给众人观看。

    “张敬轩做事漂亮,命张可旺将这些财物存在了济南、济宁的隆盛行商号之中,我们若是要添置什么东西,直接划一笔账便是。敬轩做事如此。我们怎么好不令他南下?”

    李自成给议事定了调子,众人自然不好再说别的。

    “大元帅说得对!探事的细作来报,老左自从朱仙镇打败了之后,一口气逃回襄阳。目下正在各处强抓壮丁,收编乡勇,招降纳叛。现在据说又有了二十万部众,对外则是号称三十万之众。一旦被他缓过这口气来,还是咱们的大麻烦!我老曹这几天也一直在想。不如就让敬轩从东,我们从北,咱们两路夹攻,务必要了左良玉的狗命。”

    罗汝才在地图上指指点点,为众人勾勒出一个两路夹攻的方案。

    而且这个方案还有一个诱人的地方。那就是在战略上更多的为农民军扩充了空间和加强了物质基础。眼下,能够与农民军有一战之力的,主要是孙传庭统率的陕西三边军队和屯驻于湖北襄阳一带的左良玉部。如果义军西入潼关攻打孙传庭部,则近在咫尺的左良玉部必然乘机北上河南,对农民军的后方造成严重威胁。而南攻湖广,先打左良玉部。则孙传庭所统陕西官军刚从河南郏县败回,元气大丧,需要一段休整时间补充兵员、马匹、器械、粮饷,在短期内不可能出兵河南追蹑义军。第二个原因是河南连年灾荒,在粮食等物力上无法供应李自成、罗汝才和革、左五营庞大队伍的需要。湖广是盛产粮食的地方,当时就有“湖广熟、天下足”的谚语。夺取湖广为基地,显然比陕西有利。何况就地理环境来说,湖广同河南一样,都是四通八达之地。先取湖广,对于尔后农民军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

    “大将军这话说得有道理。”李岩在一旁也是点头称是。“眼下虽然我们占据河南。以黄河水利转运之便获得粮草辎重较为容易。但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倘若有那一日,李守汉父子与闯王争夺天下之时,他还会卖粮食辎重给我们吗?所以。夺取眼下左良玉盘踞的荆州、承天、德安、襄阳四府,获得稳定的粮草来源,同时在河南各处州府县进行屯田,将几家藩王历年来所霸占的大片良田分给百姓耕种,只需数年休养生息,便可重现当年千里麦浪的景象。”

    “不错!还有在伏牛山结寨自保的刘洪起、沈万登这两个家伙也得尽快除掉!要不然。我们出兵去打左良玉,他们在后面给咱们一刀,那咱们的笑话可就大了去了!”刘宗敏也是很赞赏出兵湖广夺取德安荆州承天襄阳四府的方略。

    “林泉说得对。老百姓都知道,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我们扫荡清净了伏牛山,便可以利用山中储藏的煤铁等物,自行打造甲胄兵器,那些火铳火炮之类的,南粤军能够造的出来,我义军一样能够造出来!”宋献策也急忙跳出来顺着刘宗敏的话题刷刷存在感。

    于是,大致方略定了下来。很快便开始讨论细节。

    “宗第,你领着白旺、白鸣鹤、蓝应诚领右营数万兵马,从邓县、唐县等地出发,沿着伏牛山麓北上,一路把刘洪起、沈万登这两个狗贼的伏牛山四十八寨人马给我扫荡干净,尽量多收集一些懂得挖矿、冶炼的人到营中,日后咱们也好开窑口挖煤,开山取铁。你守住了伏牛山,咱们从灵宝、商洛进陕西的道路就通了一半!”

    “谨遵大元帅号令!”李自成部下大将袁宗第插手施礼领命。

    “玉峰,你老成持重又是慈悲为怀之人。这河南各处召集流民,开垦荒地,鼓励农桑之事,我便全权交给你了。林泉,请令弟李侔协助玉峰办理此事,作为他的副手,你看如何?”李自成派遣手下大将田见秀主持河南的恢复生产之事,又派李岩的弟弟李侔从旁协助,算得上是一对珠联璧合的搭档。

    又以刘宗敏、杨绳祖、郝摇旗、刘体纯等人为前锋,准备从南阳南下湖广,直取襄阳,

    余者众人,除了各守防区,谨防有异动之外,皆随军南下。

    “大元帅,大将军,我这次南下,是不是可以打起龙虎营的旗号来?上次左良玉可是被小虎子他们打得屁滚尿流的,只怕看到这旗子就逃得远远的!”郝摇旗咧着大嘴拿远在襄阳的左良玉寻开心。

    “可以!小虎子和王龙的新军自然是随中军行走,不过,你要是借他们的旗号行事,那也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