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六章 大昭寺南北粉撕逼(续)
    ps  山河万古秀,周鼎常易人,朱明失其鹿,试看谁得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夺鼎1617群 428399767。

    继续求月票!求订阅!

    “若是论起兵马强悍,士卒战力来,只怕你那宁远伯却也只能是甘拜下风了!”伊拉古克三颇为得意的朝着陈列嘉措炫耀了一份嘲笑的神情。同他一道去过沈阳的几个贵族和大喇嘛也是点头称是。

    “据说你那宁远伯部下南粤军,只能是依赖火器,以多为胜,每每作战,都是炮子如雨落下,士卒搏杀时,也是三五成群结阵而战,却不敢与博格达汗麾下勇士逐个捉对厮杀。”

    “你若非如此说,我倒是忘记了。”陈列嘉措也是一脸的骄傲神色,“不知道你那位拥有英勇敢战健儿的博格达汗,所部到底有多少人马?”

    “这个,”陈列嘉措的问话,顿时让伊拉古克三一时语塞。任何一个政权,他所掌握的军队实力都是最高层次的机密,是断然不会让他一个外路使臣知道的。如果他要是知道多尔衮二年后入关,几乎将满蒙汉三八二十四旗尽数带走,再加上从外藩蒙古和朝鲜弄来的兵马、吴三桂的投降部队,也不过十七万人时,他的气焰断断不会如此骄横。

    “博格达汗麾下健儿如雨,勇士多的像天上的云朵,又岂是几日的行程可以说得清的?!”没有准确数字,伊拉古克三倒也有话应对,用一个虚数企图蒙混过去。

    “想来是外强中干,不敢告诉你!我却知道宁远伯部下战士数字!”陈列嘉措很谦卑的朝着宝座上的两位佛爷躬身行礼,“佛爷,当年三法王时代,唐军的武力如何?”

    陈列嘉措口中的三法王,便是吐蕃王朝时期的大赞普松赞干布、赤松德赞、赤祖德赞这祖孙三人。这三位大赞普执政时期是吐蕃的鼎盛时期,在他们的大力扶持下,佛教才得以传人吐蕃。并在此发展繁荣。他们是西藏历史上的三位法王,各派的藏传佛教将他们称为“祖孙三法王”,并且塑像供奉。就在这师徒殿旁,也同样有一座祖孙三法王殿。让松赞干布祖孙享受香火供奉。

    “当年大唐的兵马却是强盛,动辄便是动员数万、数十万勇士东征西讨。不过,松赞干布法王的军队却也不是弱者。”

    大博学珍宝智者不愧这个法号,当下便给了陈列嘉措一个回答。

    “佛爷,下臣奉旨出使南中时。所见之兵马,何止十万。况且,宁远伯之兵马,也是人人披甲,个个精悍!”

    “下臣所见,宁远伯治下,人人皆是战士。想那南中,地方万里,人民何止亿兆,便是百中抽一。也是百万之众顷刻可得。那辽东反贼,便是一时得手,又如何是宁远伯强大实力的对手?”

    陈列嘉措说不出国家整体综合实力的词汇,但是他本能的从南中之行所看到的迹象推断出,便是用钱粮人口碾压过去,辽东的那群反贼们也不是对手。

    不过,伊拉古克三却不这么看。

    “十万兵马?人人披甲?”伊拉古克三冷笑了一声,开始反唇相讥“既然十万貔貅人人披甲个个精悍怎么还被博格达汗杀得大败亏输呢?”

    陈列嘉措却是不以为然“大败亏输?据我所知宁远伯此次北上,一共两万上下的人马,而且还要同时兼顾辽东和山东。要是换了别人。别说两万,十万人马也未必能忙得过来。结果呢,这两万人马,同时在三个方向打的惊天动地。山东方向几乎全歼阿巴泰,打的阿巴泰几乎是匹马只身逃回,便是在蒙古人的地盘上也不敢露面,星夜兼程逃回辽东。塔山战场上,兆阳郡主李华梅亲自带兵猛攻,打的某头獾子身边只有几名护卫。连他自己都差一点提刀上去拼命。更别说宁远伯的女婿和外孙勇夺辽阳的战功,我听闻这两位施主都是仁慈之人,有鞑子不想投降,他们就把这些人钉在路上,沿着盖州到辽阳的路上,到处可见这种尸体。也不知道现在伟大的博格达汗,有没有完成收尸的工作。此时此刻,您那位伟大的博格达汗也许正在收拾辽东的各处破烂城池,哭哭滴滴的在废墟里搭建新的巢穴!”

    陈列嘉措这话倒也是实情,辽东半岛被施琅和吴三桂几乎烧成一片白地的事情,虽然乌斯藏地处雪域高原,但是从南面的南中商人和北面的固始汗手下蒙古人那里都有消息传来。一时间顿时让在场的黄教僧俗贵族议论纷纷。

    不过,伊拉古克三能够被固始汗、大博学珍宝智者和大海上师选为前往沈阳的使者,那脑子自然也不是一团浆糊,当下心思电转,立刻找到了一个说法。

    “佛爷,南军强横,这一点下臣自然是认可的。仲麦巴大人说得极是。但是,他却忽略了一点。那南军皆是温暖地域之人,辽东却是苦寒之地。我听闻辽东战时,南军战不多久便有无数人冻伤,这样的军队如何作战?何况,南军缺少马匹,大多为步卒,如何与博格达汗的八旗铁骑对战?还望佛爷三思!”

    伊拉古克三这一番话,算是切中了要害。在场的这些僧俗贵族都知道当年吐蕃与唐军,吐蕃与蒙古,乌斯藏与明军的几次大战的经历,深知地理环境气候,以及兵种的构成,骑兵的多少对于一支军队的重要性。风头渐渐的又从南风压倒北风,变成了北风压得南风有些吃力了。

    陈列嘉措发现眼前有点撑不住的时候,立刻调整了会议节奏。“佛爷,刚才只顾得说话了,忘记了有今年新从汉地来的上好茶叶了。来呀!将本官前日新得得茶叶取来,请佛爷评点一番。”

    十几名明眸皓齿的明妃、度母,双手端着铜盘,铜盘内侍用上好的茶叶沏成的酥油茶,茶壶的旁边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圣瓷罐子,里面有些细微的颗粒洒出来,却是上好的白砂糖。

    自从仲麦巴。陈列嘉措打通了与南粤军的贸易通道以来,大批的上好茶叶和白砂糖、精盐等生活用品便潮水般的涌进了乌斯藏地区,让这些僧俗贵族们的生活水平得到了一个飞跃。

    这种对于生活品质的追求,可是与宗教信仰没有关系的。君不见。各大宗教场所出入的出家人,拎着驴牌包上了宝马路虎捷豹等野兽品牌车子之后扬长而去的身影?乌斯藏在十八军进藏时,大小土司和僧俗贵族们,可是已经享受到了欧洲上等人的生活水平。什么白兰地威士忌克宁奶粉鸟窝咖啡炼乳等等应有尽有,有些身份的贵族妇女都是拎着驴牌包包。话说,各位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个牌子的?大约也是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了吧?和人家比较起来,谁是土鳖?谁落后?

    然后陈列嘉措说诸位,相信大家早就知道这些东西的妙处。但是这些东西也不是随便就能弄到的。并且大家也都知道,这些东西的来源只有一个,那就是宁远伯。而宁远伯的脾气相信大家也很了解,他生起气来,可以让一粒盐一块布都无法出李家口。到时候我们可就吃不到如此甜美的糖,也穿到不如此美丽的丝绸布匹。我相信,这绝对是比死还难受的滋味。

    几杯酥油茶喝下去,在僧侣和官员们的啧啧称赞声之中,陈列嘉措开始大举反击了。

    他示意自己的心腹亲随到外面找大昭寺的铁棒喇嘛相商,取来了一物。请佛爷与在场众人观看。

    在场之人一看就惊呼这不是固始汗麾下勇士用的赞巴拉吗?

    赞巴拉,同中原的鲁密铳一样,都是来自土耳其的武器,只不过,赞巴拉是经过中亚、河中地区传入卫拉特蒙古的火铳。

    汉地火器曾对卫拉特蒙古产生过重大影响。16、17世纪之交,卫拉特各部开始复兴,也就在此时,火绳枪流入其部族。一代雄主巴图尔珲台吉十分重视积攒火器,使得准噶尔部在火器实力上超过其他部族。在固始汗率领卫拉特各部族进军乌斯藏时,准噶尔部已能派出700火绳枪手。

    不过。此时在准噶尔部当中,对于火铳的认识却远远没有提高到后世噶尔丹的地步,那位可是动辄便是以万计的火铳手的。虽然说都是从俄罗斯进口的被彼得大帝淘汰下来的皮硝火铳,但是。胜于量大。

    在卫拉特蒙古与喀尔喀蒙古各部会盟是贵族们统一制订颁布的新法典“察津—必扯克”当中,更是明确的规定了涉及火器的违法处罚条文。法典规定,盗窃火绳枪者,罚牲畜总数的九分之一,与盗窃铠甲、利刃相同。低于盗窃良弓、头盔、胸甲的罚没数十分之九。由此可见,火绳枪在蒙古各部当中地位。

    “佛爷。固始汗部下勇士当中,此物也不过七百多支而已,下臣此番南下与宁远伯签署南乌贸易条例协定时,便购买了一千支来用来充当护法神手中的降魔杵!” 陈列嘉措得意洋洋的惦着手中的火绳枪为自己炫耀着。

    这一千支火铳,眼下已经被黄教各大寺庙和各位贵族瓜分一空,成为了护教法宝和震慑别人时手中的利器。想起护院铁棒喇嘛操演这些火器时那如雷鸣般的轰击,两位佛爷不由得也是微微点头称是。

    “我想请问一下伊拉古克三大人,自从我受两位佛爷和噶丹颇章(也就是后来的噶厦这个行政机构的前身)的命令,与南粤军签署南乌贸易协定以来,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您可都看到了?”

    “这个?!”听得陈列嘉措这么问,倒是让伊拉古克三无话可说。到底是雪域高原上的人,思想单纯得多,不像内地官员那样,可以修炼到瞪着眼睛说瞎话,甚至是像东林那样颠倒黑白。

    自从仲麦巴。陈列嘉措返回乌斯藏之后,他与南粤军签订的贸易协定便一条条的得到了落实。先是李家三公子命人大举筑路,将往乌斯藏的道路从孟加拉往后藏地域修筑而来。

    有李沛霆大掌柜的大把银元和粮食食盐布匹洒下来,这条孟加拉通到日喀则的道路,从日喀则到乃堆这一段是由所谓的乌斯藏宣慰司负责组织修筑,为了向这条道路施工工地派遣出那些自己庄园里懒惰肮脏低贱的朗生堆穷差巴,各家官员和僧侣们也是各显神通。便是伊拉古克三家族,也是悄悄的送了四名女奴和五百头牦牛给陈列嘉措,才换得了三千劳工的份额。注意!是劳工份额而不是劳工人数。这三千人不管死了残了跑了多少,伊拉古克三家族都会补足缺额,一直到这条路修好为止。为的便是每三个月发下来的两块银元。同时。还可以在这群会说话的牲口的伙食上大做文章,横竖汉人是不会到每一段的工地上检查那些奴才们吃的到底如何的!

    随着道路的渐渐推进,南粤军也开始在拉萨、日喀则、江孜、洛喀、乃东、错那、工布建立南中商务代办处,并在商务代办处方圆五里之内建立商埠。开始在商埠之内建造房屋,设立商号,雇佣人手,大量的收购、出售商品。

    在商埠之内,隆盛行摆出来的从丝绸、琉璃、圣瓷、玛瑙、翡翠、百合瓷、砗磲、砂糖等贵族和活佛、大喇嘛们需要的各种奢侈品。到粳米、精盐、各种布匹、茶叶这些普通百姓和那些朗生堆穷也需要的生活必需品,货架上还摆放着刀剑、长矛、盔甲等武士需要的。至于说火铳、火药等物,也只有噶厦和固始汗偶尔会有些零星购买。弗朗机则是始终便是有价无市,根本不曾有过交易记录。

    至于说收购的物品,则是各家庄园之中的出产了,从马匹到牦牛,黄羊、天珠、红玉髓、蜜蜡、水晶、刚玉、铜等贵重之物,到牛羊皮毛、朗生、堆穷、差巴这些不值钱的物品,都是可以在货栈之中估价交易的货品。许多的贵族老爷们,便是驱赶着大队的朗生堆穷。赶着上千头牦牛马匹,驮运着沉重的物品,到商埠之中交易,最后只有数十匹马驮着交易来的货物轻松离开。

    “宁远伯也是言而有信之人,约定之中派兵帮助我们收复失地,现在如何?”指着遥远的南方,陈列嘉措意气风发。当日约定,南粤军将出动不少于3000人的军队,协助乌思藏都司攻打哲孟雄、热日、白隅吉墨郡及波密。攻下上述地方之后,哲孟雄、热日归属日喀则。白隅吉墨郡归属洛喀。波密归属工布。乌斯藏都司在上述地区建宗之后,南粤军的商人可以在这里建设商埠,开设商务代办处。

    收复失地,开疆拓土。这样的事情,总是令人扬眉吐气的。

    沿着这条缓慢延伸的道路,不少的僧俗贵族悄悄的奔走于陈列嘉措的门下,拜托他向汉人转达意思,请汉人到他们的地盘上开设商站,收购货物。当然。这也都是拜陈列嘉措返回时一路同沿途的大小土司官员寺庙做生意的好处。他们见识到了那些精致美丽的货品,掉回头再看自己如今正在使用的,顿时便决定要改弦更张。

    不但陈列嘉措成了整个乌斯藏上层社会红得发紫炙手可热的人物,他仲麦巴家的权势地位也是扶摇直上,同他一道出使南中的管家,行走在拉萨街头,都有无数的官员和喇嘛主动的向他施礼问好。这厮大喇喇的接受了行礼不说,只管策马而去,理也不理一下。没办法,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马老爷子的理论在这雪域佛国也是通用的。陈列嘉措在上层社会推销那些镜子、圣瓷等奢侈品,出售砗磲、珊瑚等佛家宝物,早已赚得嫌自家的银库小了。这位管家大人如何不盛气凌人?

    “伊拉古克三大人,我带回来了南乌贸易协定。佛爷和固始汗允准之后,佛爷的教义可以沿着大道传播,同南粤军的贸易大家都得到了好处,你伊拉古克三从辽东带回了什么?”陈列嘉措的话,如同往池塘里丢了一块砖头,顿时殿内鼓噪声一片,仿佛夏夜里池塘边被惊吓的青蛙鸣叫一般。

    “自有博格达汗的回书在此!博格达汗盛赞大海上师与大博学珍宝智者两位佛爷拯济众生扶兴佛法,还邀请佛爷派人去大清传教弘法!”

    “弘法?好像佛爷已经派出得道高僧沿着道路南下,择地修建寺庙,弘扬宗喀巴大师的微妙经义了。”

    “博格达汗礼贤下士(也不知道藏语有没有这个词,姑且这么说吧),弟子等到盛京后,博格达汗亲自对天三跪九叩(摘自《清太宗实录》),然后命人躬身迎接。两位佛爷的信件他起身自接,还祈求弟子灌顶。礼毕之后则言“我将取大明合罕之大都城矣。容先理竣世事,再使请二圣喇嘛,拜活佛而恢宏教法可也。言讫遣归”(摘自《蒙古源流》),回书在此。说着,伊拉古克三命人拿出了皇太极给黄教两位活佛的回信。”

    在黄教和辽东反贼的交往过程当中,双方在礼仪、面子等问题上都是做足了文章,五世大海上师给黄太吉的信中直接称黄太吉是‘揽天下之权柄而为合罕者‘,而合罕应该便是可汗的转音。

    除此之外,被称为博格达汗的黄太吉还赐使团所有人甲胄全副,并致书藏巴汗(已经被缝到生牛皮里后扔河里淹死好久了)曰“大清国宽温仁圣皇帝谕藏巴汗尔书云,佛法裨益我国,遣使致书。近闻尔为厄鲁特部落顾实贝勒所败,未详其实,因遗一函相询。自此以后,修好勿绝。凡尔应用之物,自当饷遗。”

    一面是随着道路的修建而越来越多的好处,一面则是远在万里之外,中间还有蒙古人隔绝的虚名,这在在场的僧俗贵族眼中,如何选择却是简单到了极点的。那边给得好处多,我们便跟着那边混便是!

    “佛爷,您看外面!”陈列嘉措趁热打铁,指着外面那人头如蚂蚁搬家一般密集的施工工地。那里,正在修建新的佛殿,而在不远处的观音菩萨殿、度母殿,八药师佛殿、无量光佛殿、莲花生佛堂、班丹拉姆护法神殿等处,无一不在大兴土木,殿堂之内,无数尊佛像被巧手工匠们重新用金粉修饰,妆点以金珠宝贝。佛像下,无数盏酥油长明灯闪动着火苗,信众们虔诚的磕着长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