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八十章 黄太吉的生命倒计时!
    ps  继续求月票,订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加群,加贴吧。

    黄太吉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崩溃,不仅仅是他的身体,更多的是他的精神。

    此时的盛京之中,格局虽然没有后世进入北京之后那么多的园子、宫殿,但是,努尔哈赤、黄太吉父子两代人所兴建的皇宫当中,除了后妃们的住处之外,更是为汗王设计了自己的一方天地。

    此时,在黄太吉自己的寝殿之外,一股股的药味及血腥味、脓臭味道充斥在空气当中,一群王公大臣们眼睛齐刷刷的盯着十几个郎中,希望从他们正在小声争论的话头当中找到为皇上疗伤的上好方法。

    黄太吉的伤情,日渐恶化。

    原本滑膛枪虽然精度不如线膛枪,但是,弹丸对于人体的伤害程度却是丝毫不逊于强弩。命中身体,即便是不死也是一个残废的下场。倘若当日中枪的是个普通的旗丁,低级军官,那些随军郎中们只怕会毫不犹豫的为他取出弹丸或是干脆截肢。但是,好死不死的,中枪的是皇帝本人!这如何能够使得?!

    虽然黄太吉中枪时,按照他自己多年征战沙场的习惯,身披双层重甲,倒是很好的降低了弹丸的动能,弹丸不曾穿透黄太吉的躯体,更来不及用不断翻滚的动作给肢体造成太多太大的撕裂伤害,但是却是很好的停留在了黄太吉的体内,便是在大腿腿骨附近。

    于是郎中们提出了保守治疗,控制伤情的方案,等到回到盛京,医疗条件和药物水平都大大优于野外时再行为皇上治疗。

    但是,他们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弹丸是铅制成的。这种金属同人体组织、血液长时间接触,会造成铅中毒,导致伤口感染。化脓,同时还有一系列的并发症出现!

    按照现代医学研究,铅中毒的危害主要表现在对神经系统、血液系统、心血管系统、骨骼系统等终生性的伤害上铅对多个中枢和外围神经系统中的特定神经结构有直接的毒害作用。在中枢神经系统中,大脑皮层和小脑是铅毒性作用的主要靶组织;而在周围神经系统中。运动神经轴突则是铅毒害的主要靶组织。其中铅对神经系统的毒害主要表现为以下特点使铅中毒者的心理发生变化,成人铅中毒后会出现忧郁、烦躁、性格改变等症状,而儿童则表现为多动。铅中毒会导致智力下降,尤其是儿童会出现学习障碍,成年人铅中毒后经常会出现疲劳、情绪消沉、心脏衰竭、腹部疼痛、肾虚、高血压、关节疼痛、生殖障碍、贫血等症状。

    对于黄太吉来说。最要命的症状就是高血压、不断的高热和这两个原因而令他更加狂躁易怒。他本来就有“风眩症”,具体表现为肝郁不舒,易于发怒,血流上涌,导致头脑昏眩,引发中风症,高血压等一系列症状。再加上铅中毒这个症状,更是火上浇油。

    从他回到盛京开始,便没有一件令他顺心的事情!

    先是三岔河口与隆盛行的冲突,虽然命人前往隆盛行盛京留守人员那里去表示道歉。但是对于李沛霆所提出来的惩办肇事祸首、赔偿十万银元的要求却是不置可否。倒是多尔衮,悄悄的将隆盛行驻盛京的管事安排到了睿亲王府住下,并命人往隆盛行在狮子口的库房之中拨出了价值至少十多万的各色辽东出产。

    “些许微物,请代本王转交给贵宝号东家,代为善言抚慰死伤者家眷才好!”

    这些私下里的勾当,黄太吉自然不知道,即使是知道了,也不好对多尔衮做什么处置,他完全可以说是因为与李沛霆的交情,为大清着想而折节下交等等。

    第二件事。便是编组索伦部降兵俘虏到八旗满洲各部的事情。

    按照黄太吉原本的想法,被俘的这几万索伦人,可以从中检点青壮年得出至少两三万死兵出来。这样一来,便是配上壮大、拨什库、分得拨什库、牛录章京等各级军官。至少可以编成百余个牛录出来。

    “一个索伦牛录,换两个汉人牛录。”这是他在召见八旗旗主王爷们时的旨意。他内心的想法,是将八旗旗主王爷们手中的汉人包衣阿哈,也包括多尔衮兄弟手下的那为数众多的包衣兵置换出来。

    手中有了四五万的汉人丁壮,交给三顺王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等人,命他们在现有八旗汉军的基础上加以编制。好生训练一番,参照内地明军神机营和南粤军的战法,训练,配属火器、火炮,刻苦操练一番,未必比神机营和南粤军差了哪里去!

    当年,孔有德,尚可喜,耿仲明三人归降清国后,原来孔有德所部的天佑兵,耿仲明所部的天助兵,全部充入汉军各旗。这辽东三矿徒出身的三顺王,眼下都是汉军八旗的固山额真,个个生得人高马大,凶神恶煞一般。历史上他们归降清国后,也改不了奸淫掳掠的恶习。不过战力倒是提高不少,靠屠杀同胞染红了自己的顶子。

    1635年,也就是天聪七年,当时编有满洲牛录308个,蒙古牛录76个,汉军牛录16个,共400个牛录。到了黄太吉登基之后,更是大肆扩充八旗蒙古和八旗汉军,将各旗的牛录数目扩充到与八旗满洲相同。

    但是,从削弱八旗满洲各旗主王爷实力的目的来看,眼下的局面还不能令黄太吉满意。

    将俘虏的索伦野人编制成军后,用这些在旗主王爷们眼中搏杀征战能力远远胜于汉军八旗的死兵锐甲来置换出旗主王爷们手中的汉人,一来削弱了以多尔衮为首的新兴贵族手中的火器力量,没有了人口,手中的火器也就是一堆废铁。没有了人口,旗主王爷们手中掌握的田地也就没有人去耕种。从军事到经济,这个手段都是极为有力的。二来,黄太吉在辽东各地,金复海盖等传统产粮区的屯垦事务也就有了劳力去进行,陈板大等人在辽阳进行的开矿冶炼铸造等事也有了人去干。

    但是,黄太吉做梦也想不到。对于用能打能跑能拼,而且是吃苦耐劳,听招呼的索伦野人来换取汉人的这个交换方式最先提出质疑和反对声音的,居然是他的宝贝儿子。长子豪格!

    在豪格等人看来,索伦人确实要比汉人在战场上能打能拼,而且不像汉人那么贪生怕死。但是,要是让他们按照一个牛录换一个牛录的比例进行更换,那他们旗内兵马人口又是损失不少。须知。眼下八旗的牛录不但是军事编制也是社会结构。

    一个索伦牛录便是齐装满员,也不过是三百人,再加上家眷,如果那些索伦野人有家眷的话,不过是千余人。可是汉军牛录便是不同了!一个汉军牛录虽然说兵丁只有二百余人,但是算上家眷的话,至少有一千余人到两千人上下!这可都是各位旗主王爷说话的底气和本钱啊!

    旗内人口多,便是兵马损失了,也可以在旗内的余丁当中迅速补充上。反之,便要依靠皇上的调拨了。这点。八旗的王爷们不论是满洲还是蒙古汉军,可都是清楚得很。

    如果是别人提出来的质疑声或是反对意见,黄太吉会采取不同的方式来处理,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跳出来要求他要么用人头换人头的标准来更换各位旗主手中的汉人牛录,要么用两个索伦牛录换一个汉人牛录的标准来更换的居然是他的宝贝儿子。

    当豪格在大政殿前大言炎炎的说出了自己这个颇为得意的方案时,黄太吉很明显的能够看到多尔衮脸上那几乎快要乐开花的神情。

    “你个死胖子,终日里算计这个,算计那个。今天如何?想不到被自己的儿子给坑了吧?”

    如果不是在大政殿前召集八旗王爷贝勒们一道议事。黄太吉几乎要命人将豪格这个天字第一号的坑爹货拉出去暴打一顿。

    有这样的一个好儿子在耳边不停的领着一群王公大臣鼓噪,黄太吉养伤所需要的平心静气的环境,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一般。

    “肃亲王,你既然如此。那用索伦死兵重甲置换各旗汉人包衣之事便暂时搁置。朕,朕有一桩差使派给你!”在病榻上,黄太吉强自忍着高热带来的头疼欲裂,努力压制着胸中的怒气。

    “皇上,奴才领旨遵照办理便是!不知是什么差使?”

    “你不是说汉人牛录人口众多吗?朕便令你将日前祖总兵归顺时散布于各旗之前明军模范旅各部士卒召集一处,以其法度战术训练新军。”

    祖总兵。指的便是在锦州杀了吴标做投名状归降的祖大寿。黄太吉在编练汉军八旗时,以祖家的子侄为将领,以其子泽润为正黄旗固山额真,可法、泽洪、国珍、泽远为正黄、正红、镶蓝、镶白诸旗梅勒章京。在大凌河等处投降的原祖大寿部下诸将归降之初只能在清国的部院衙门当中任职,如今又得以重新带兵。祖大寿被归隶与正黄旗,职务仍为总兵,不过,势力、荣宠,却是不亚于三顺王体系。

    提起了模范旅,不由得豪格的辫子便抖动了一下,这个名词在正蓝旗当中属于高压线,绝对不可以提起的!其余七旗,包括黄太吉亲领的两黄旗在内,对于分给他们的原模范旅士卒都是奉若骄子,每日里好吃好喝的招待着,旗主更是分配了美貌妇人令其成家,安排房屋田地,仆人车马无一不全。完全是三国演义里曹丞相招待关老爷的标准。为的就是能够让这些打遍了八旗满洲各部未尝一败的勇士能够为自己出力。

    只有豪格的正蓝旗,非但没有这些待遇,更是对这些俘虏呼喝打骂,待之若牛马一般。各级官将旗丁,纷纷将乳峰山战败之辱发泄在这些俘虏身上。短短数月,已经有百余人伤病虐待而死。

    “你既然舍不得更换你旗下的汉人奴才,那你便将他们给朕练成不亚于模范旅的兵马来!”

    黄太吉也是发了狠,对于这个不懂得他内心想法的蠢儿子恨铁不成钢。不是说那些汉人不如索伦人能打吗?你不要忘记,当初你的正蓝旗满洲兵马是如何被这群南蛮打得抱头鼠窜的!这群南蛮,可是打遍了我八旗各部!

    “皇上,奴才愿意与肃亲王一道,用旗下原模范旅士卒训练汉人包衣,练成精兵,以供皇上驱策使用!”

    有这样的机会。多尔衮又岂能放过,当即便出了正白旗的亭子,跪倒在黄太吉面前请旨,愿意同豪格一道练兵。

    对于多尔衮的心中想法。黄太吉用脚后跟都能猜个七八成出来。不过是借着这个由头,把他兄弟手下的汉人包衣能够堂而皇之的拉出来操演一番,打造成只忠于他兄弟的包衣精锐罢了!

    往日只有火铳,这一次,只怕刀盾兵、长枪兵甚至是骑兵都要操练成军了!

    勉强同意睿亲王多尔衮同肃亲王豪格一道训练汉军兵马。但是,所需马匹甲胄,却是要在二人旗内自行调剂解决。这算是黄太吉给多尔衮穿了一个小鞋。不是要练兵吗?人是你自己的,不过,所需要的马匹盔甲刀枪,也得你自己解决。朕只是给你一个名义罢了!

    不过,几天之后,当黄太吉得知了事态的最新进展后,不由得气得他眼前金星乱冒,一阵发黑。便昏倒过去。

    “科尔沁王爷吴克善,送了五千战马给睿亲王,二千战马给肃亲王。说是相助他二人为皇上练兵使用!”

    身体上重伤未愈,精神上高度紧张,内有一个不争气不懂事的儿子,外面又是面对着一个咄咄逼人的兄弟,黄太吉要是能够支撑得住,那他便是好莱坞电影里的超级英雄了!这一下,黄太吉足足昏迷了两天。顿时清国朝廷上下异常慌乱紧张起来。

    皇帝若是有什么闪失,以清国的权力结构。这个带有很浓厚的马贼合伙性质的军事政权,只怕又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的内斗。

    郎中们诊治,一致认定,黄太吉眼下的症状便是那枚弹丸不停的在体内作祟而导致的。

    “列位先生。皇上的病况既已明了,那么,下一步龙体该当如何诊治?”

    黄太吉的皇后哲哲,领着自己的侄女布木布泰,陪着眼下地位最为尊崇的礼兄亲王代善,颇为恭谨的朝着太医院的那群郎中施礼。之后便是询问该如何诊治。

    几个为首的太医面面相觑,都想让别人说出自己想说的话来,但是,沉闷了半晌,还是太医院的院判开口奏对。

    “回禀皇后主子,皇上眼下的病情,完全是因为那枚弹丸引起。若是弹丸当日破甲而出,奴才们便是拼尽胸中所学,也会治疗皇上。贯通伤虽然对人伤害较大,但是只要上药包扎便可无恙。可惜皇上弹丸停留体内,且弹头为铅所制成,不取出,便是有铅毒入体,伤口很难痊愈。”

    “那尔等便取出便是!”代善很是不耐烦的低声吼了一句,训斥着这群不长眼的奴才们。

    “礼亲王爷,术业有专攻,处理这火器之伤害也是有门道的。弹丸留在体内并不是奴才们随便用个什么家伙伸进去就可以拉出来了。何况,皇上这枚弹丸停留在腿骨附近,焉知附近有什么筋脉?倘若是伤了皇上的筋脉,出血不止,请礼亲王示下,奴才们该当如何处置?”

    如今的代善也是个落魄的凤凰,手下没有太多的兵马人口,所以,这个直属于黄太吉的太医院院判对他说话自然没有那么客气。

    火器伤同刀枪箭矢所造成的伤害不同,刀枪箭矢对人体所造成的伤害大多数都是肉眼可以辨识。但是火铳却不然。许多的伤害是在人体之内以目光所不能观察之处。在x光没有问世前,没办法拍片子确认弹丸或是弹片位置的话,那么医生就只能靠自己经验和入体的位置推测弹片的位置来取了

    所以说千万别被电影电视误导别看里面的猪脚或是医生他们用刀子一刮一挖就弄出一个已经变形的弹头除非那实在是远到没什么威力的子弹。

    而且不取出人体会排斥异物也就是说伤口会化脓发炎什么的并发症一大堆很难好起来哪怕是器官移植都要找匹配的呢你指望弹头和人匹配么?

    当然也有弹头留在身体里多年的特例,但是这样会缩短寿命。

    而眼下黄太吉的症状,就是最为恶劣的一种,已经开始铅中毒和伤口化脓发炎,双剑合璧了。

    院判的话当即便噎得代善这个空壳子王爷直翻白眼,喉咙里咕噜咕噜了半晌,总算是说出了一句话,算是将场面交代过去。

    “既然你这奴才说什么术业有专攻,那自然是你为皇上诊治了!难道还要本王亲自动手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