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一章 黄太吉的生命倒计时!(二)
    ps  求订阅和月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浑河岸边成了一个巨大的练兵场。

    蹄声如雷,喊杀声震天。兵器舞动,队形变换,旗帜飞扬,人喊马嘶。一队队在两白旗满洲与正蓝旗满洲包衣选拔出来的精锐正在操练,声势震动天地之间。

    在大片榆钱已经散落一地,枝头冒出嫩绿树叶的榆树林旁搭建起的讲台上,豫亲王多铎与肃亲王豪格叔侄二人各自顶盔掼甲,在大群同样顶盔披甲的将官及护卫簇拥之下,静静的观看着旗下这些新近抬旗的包衣人操练,肃立良久仍是一动不动。

    虽然站立在一处,但是依旧是泾渭分明的两个阵营。

    镶白旗与正白旗的军官将领们混杂在一起,个个精神抖擞盔明甲亮的站在多铎身旁,不时的为他指点着远处校场上两白旗兵马的动作情形。

    镶蓝旗的官将兵丁,则是如同众星捧月一般将豪格围在当中,仔细观看着自家包衣的一举一动。

    两个群体之间形成了一个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却微妙存在的界河。

    河边荒地上,三旗包衣人中选拔精壮抬旗之后编成的汉军新营,照着各自旗主的意图编制操练。

    按照五十人一队的编制,一个新营牛录被编成了六队,虽然没有那么多的火铳,但是豪格的镶蓝旗汉军营中,依旧是按照神机营的编制,至少有四队人肩头扛着长长的木棍作为火铳的替代品来操练队列。余下的两队,则是装备着长刀盾牌和虎枪、长枪等物,他们将作为火铳兵的掩护力量。

    虽说已经仿制出了套筒铳刺,但是豪格却怎么也信不过这种武器,他顽固的认为还是长刀大斧长枪靠得住!

    为了让这些汉军新营士兵能够尽快的分辩出左右,各队的队官们在他们的右臂上用草绑上了一根木棍,作为识别左右的标志。

    几个头上脸上伤痕犹在的教头,手中提着短木棒,恶狠狠的在队列前吆喝着“老子日你们个先人板板!再走不齐整,每人三棍子。饿一顿!”

    起初操练时那队列可以用惨不忍睹四个字来形容,队伍歪歪扭扭的和一条蚯蚓差不多,队列之中各人连左右都分不清楚。在这些教头的棍棒与喝骂之下,渐渐的摸着了路径。不过也难怪。只要有人站队不对,那些教头们不由分说提着棍棒上前劈头盖脸一顿好打。

    这边镶蓝旗在照着模范旅的路子训练新营步队,那边,蹄声如雷,人声嘶吼。却是两白旗的汉军们在操演马队。

    操演马队,却是不像训练步队那样要求队列、军纪、阵型配合等等,但是,却是更加严酷。别的不说,单单是让那些原本的包衣兵从纯粹的步兵变成骑马步兵,也就是所谓的龙骑兵,就是一桩难事。

    训练骑兵,耗费巨大。军中早有“一马顶三人”的说法。讲得便是一匹战马的消耗要比三个步兵的消耗还要多。至于说骑兵本人的消耗则是更加巨大。平均下来,一个骑兵连人带马的花费要接近与一个步兵班。如果将两白旗麾下的数万包衣兵全数变成骑兵或者是马队,只怕整个大清国都要破产。更重要的是。骑兵难练,骑兵要有过硬的骑术,还得对马的习性非常了解,特别对自己坐骑的习惯了如指掌。或许苦练半年,可以做到熟练骑马,但要用来列阵冲杀,没有个几年时间怕是不行。不过,多尔衮和多铎兄弟所操演的这些兵马,原本就是打算用作骑马步兵使用,提高军队的机动性。所以。对于骑术要求的并不那么高。

    “当初模范旅的那些蛮子,不也一样是连马都骑不好,照样把鳌拜这个号称我满洲第一勇士的家伙打得骨断筋伤?”对于二哥的决定,多铎表示双手赞同。

    乳峰山下模范旅与两黄旗的那场骑兵战。模范旅的马队势如破竹破开了鳌拜的精锐骑兵,更是让豪格的镶蓝旗损兵折将。这一幕深深的烙印在了多尔衮兄弟的心中。事实证明了,汉人组成的骑兵队伍,便是骑术不精,但是辅助以严格的纪律,严整的队列。对上清国弓马娴熟的骑兵们,还是大有胜算。何况,按照商人的说法,以汉人的方式方法组织的骑兵队伍,成军成本极低,便是一个换一个消耗,也是清国消耗不起的!

    若是旗下的奴才们都能成为模范旅马队那样的军队,咱们兄弟还怕他黄太吉作甚?

    至于说马匹,对于眼下财大气粗的两白旗和正红旗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单是科尔沁亲王吴克善,为了巴结多尔衮,便打着相助练兵的旗号一口气送了五千马匹给两白旗。这些马匹都是挑选的膘满肉肥毛片油亮的上好战马。

    有人,也有马,那还等什么?借着黄太吉生病的这段时间,把两白旗汉军马队练出来便是!

    “奴才接了这桩差事操练骑军,挑选兵员整队成了营伍后,便是上午操练士卒步下技击队列战术阵型,下日训练骑术。操练骑术时,纯照南军法度,只需一次可以骑在光背战马上驰突三里路不落马者,便算是今日操演过关。如此这般半个月,这班奴才们便可在马上自由驰骋,配上鞍韂马镫之后更是往来驰奔如电,每日里马队兵丁与自家马匹刷洗饮遛,检视口齿蹄铁等物,额角相交耳鬓厮磨,熟悉马性自然是事半功倍。”

    负责两白旗汉军马队操演事宜的梅勒章京,如今两白旗之中炙手可热的红人曹振彦颇为得意的指着在远处往来驰骋的队队骑手向多铎介绍着自己的做法,也算是表示一下自己的辛劳和功绩。

    多铎从鼻孔里哼了一声,算是对曹振彦的劳绩表示了认可和赞同。眼下两白旗和阿济格控制的正红旗之中,汉人包衣和汉军旗丁壮大约有七八万人之多。那日兄弟三人密议,这几万人,如果能全部训练成骑兵最好,倘若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不能全数练成的话,至少也要有五到六个甲喇的包衣火铳兵也得训练学会骑马,提高自己军队的机动能力。

    被曹振彦这么折腾半个月下来,至少原本的几千火铳兵都学会了骑马,在马上的动作。也和当日的模范旅马队颇为有了几分神似。一样的东倒西歪,一样的如墙而进,虽然排列的不是那么紧密,但是已经出现了一丝雏形。

    “算你这奴才用心。这样一来。我两白旗兵马之精锐,怕是要冠绝八旗了!”

    这本来是一句自夸的话,但是一旁的豪格却有些不愿意听了。

    豪格原本就对多铎这个比自己还要小上几岁的叔叔一点好感也欠奉,却是碍于情面和对多铎名下那几十个满洲牛录的实力颇为忌惮,一时也是无可奈何。今日却是多铎先挑起话头来。这如何能够让这位肃亲王咽下这口气?

    何况,眼前观看了半天的训练情景,豪格也是百无聊赖之际,正要找点事情来做。训练这玩意,虽然大家都知道很重要,但是真心枯燥无味。所以,时间不长,豪格就觉着索然无味了。要不是怕气着他老子,说不定他直接就走人了。

    不过一旁的豫亲王多铎倒是兴趣十足,看着自己这面相对整齐的队列。多铎不禁嘴角挂起了微笑,所谓有枪就是草头王,自己有如此雄厚的后备力量,难道还怕身边这头蠢猪?从父汗过世之后,他就充分的体味到了实力二字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如果没有父汗留给他的几十个牛录,只怕八哥早就送他去见了父汗和母妃了。

    还有一句话,叫锦衣夜行,人这玩意有个毛病,一旦觉着自己占据了优势,总想让别人知道。不然好像什么也没有一样。正好多尔衮也发现豪格有点打哈欠,于是多尔衮说“肃亲王,本王觉着干看着操演实在无味,咱们来一次演兵如何?”

    面对笑盈盈的多铎。豪格恨不得直接把他扔到浑河里喂鱼,不过他也知道现在做不到,于是就气哼哼的说“正好,我也想看看我手下这帮奴才是不是白吃了高粱米。不过我现在正在练火铳兵,咱们两家演兵又不能真上子药,这个战果怎么算?”

    多铎微微一笑。同身边的曹振彦低声询问了几句,抬起头来对着豪格说“这个好说,不装弹丸只装火药即可。只要镶蓝旗火铳兵接近两白旗队列五十步,按照三比一来算伤亡,就是说,假如你一队有三人,能接近队列五十步,算你能打死一人。不过我方的火铳步兵也是如此算,肃亲王,你可要想好了,我队列的转换速度可是比较快的。”

    豪格冷哼了一声,也不再搭理多铎,而是下令奴才通知两方的奴才,准备演兵。

    很快,双方就各自排列好了方阵,双方站定之后,多铎更是洋洋得意,因为他知道自己赢定了。豪格那面,队列不整,枪械不齐,最关键的是,好死不死列了一个排队枪毙的线列。当然,不是说线列不好,但是线列要发挥威力,需要较好的训练和协调,而豪格的步兵显然做不到这点。因此,自己只需要先顶住线列的三次齐射,再让刀盾兵冲锋,基本上胜局已定。

    豪格则是大吃了一惊,豪格虽然脑袋笨,打仗可不笨。他见多铎的步兵排了一个雁形阵,不过这个雁形阵跟传统的阵不同,雁翅是由一个个小方阵组成,虽然看着队列相对疏散,实际上非常严密,而且可以互相支援。更要命的是,方阵两侧排列着大量火炮,可以随时进行支援。豪格盘算了一下,看来破阵的关键,就是如何搞掉这些火炮。

    一声号炮响起,两军缓缓的向对方移动而去。

    睿王府正殿的建筑规模不大,虽然也是明三暗五,五脊六兽,五层台阶,但如果放在关内,不过像富家地主的厅堂。午膳的红漆描金八仙桌摆在正殿的东暖阁,房间中温暖如春,陈设简单。

    睿亲王府的午膳只有一个较大的什锦火锅,另有四盘荤素菜肴。在午膳的时候,有睿亲王府中的男女仆人侍候,大家都很识相的不再讨论军国之事,东暖阁中肃静无声。

    多尔衮坐在八仙桌北边的铺有红毡的大师椅上,面向正南。多尔衮在左,八仙桌的左手边是镶红旗满洲旗主硕托的座位,右边是阿达礼的座位。这一对叔侄是今早到了宫中请安之后。连府邸也不曾回,直接便到了睿亲王府中拜访。

    原本打算到城外观看练兵的多尔衮,却不曾想到,这对叔侄却来突然造访。不过。好在这几年来,镶红旗满洲与两白旗之间的关系也是颇为密切,有人曾经颇为嫉妒的说,“两红旗与两白旗如今是穿着一条裤子都嫌肥的。”“睿亲王一个人却是统领四旗的!”

    阿达礼夹起什锦火锅当中一块又大又厚的白肉,在嘴里咀嚼着。含糊不清的赞叹着“也就是在睿王爷府上能够吃得到这么好的菜!我府里的厨子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这样味道的!”

    很快地用完午膳,大家随着睿亲王回到西暖阁,用茶水漱过了口,重新围着炕几坐下。王府的奴仆们悄悄地退了出去。多尔衮点着烟袋,吸了两三口,在烟盘子上磕去了烟灰。

    “硕托王爷,阿达礼,今日来,想来不是夸赞我府里的厨子吧?”

    多尔衮对这对被他用钱粮物资豢养多年,一手捧到旗主和贝勒地位的叔侄也是不假辞色。开门见山。

    “十四叔!”硕托左右望了望,见暖阁内只有他们三个,并无其他人在场。“我二人今日进宫去请安,据说那个人,因为宫中太医为其行针刺放血之法,已经清醒过来。但是因为病体沉重,未曾召见我们。”

    “不过,内三院的文官们急匆匆的进入寝殿奏对,我的一个巴雅喇兵同范文程范章京的护卫有相识。据他说,那个人有意向明国请和。去皇帝号,从朝鲜例,甚至愿意报效军饷借兵马给明国以剿灭流寇!”

    听了这句低沉而又急切的话,不由得多尔衮握着烟袋的手因为用力过度而关节都显得有些发白。脸上也是严肃异常。半晌无言。

    “十四叔,这个事情您可是要早些拿个主意啊!若是这个议和条款到了明国京城,崇祯小儿势必答应。到了那个时候,入关去和流贼拼命的肯定是咱们四旗!流贼是什么战斗力,别人不清楚,您旗下的饶余贝勒可是最好的一个范例!若是咱们手下的兵马奴才都拼光了。那,您、十五叔、我们叔侄二人,处境只怕会比眼前的饶余贝勒还要艰难!”

    “十四爷!”阿达礼也是颇为急切,“从皇祖以十三副铠甲起兵以来,咱们大清兵马何曾有过要投降明国的念头?向来都是明国兵马城池向咱们投降!为何今日却是颠倒过来?不但去了皇帝尊号,没了国号,成了明国的藩属,还要派遣咱们旗下的勇士去关内替明国打流寇!这个黑胖子打算做什么?!”

    阿达礼有些气愤难平,胸口不住的一起一伏,“十四爷,他若是派兵入关剿贼,只怕我们叔侄二人的兵马是在劫难逃了!”

    “正是,十四叔,与其说别人把刀架在咱们的脖子上,不如,”硕托向四外紧张的看了看,右手猛地向下一切。“许他不仁,便许咱们不义!”

    这对叔侄却是前来劝说自己行非常之事的!多尔衮心中安顿了不少。

    “那个人即便是想这么做,只怕他的身体也未必能够支撑到那一天。何况,当初他用过了议和这一招坑了明国十几万大军,明国君臣还会再上当吗?”

    “何况,即使是皇帝贪图他许下的议和条款,心存侥幸,记吃不记打。他难道就不怕我大清的虎狼之师越过山海关之后兵临北京城下,直接拿下他的北京城吗?”

    “还有,那些明国大臣,若是议和成功,我大清兵马入关助剿流贼,他们上哪里去找继续开征三饷的理由?这三饷,几千万两,他们从中侵蚀吞没了多少,又有谁知道?”

    “不过,你们二人方才也是提醒的很对。皇上眼下身体不好,重伤未愈。只怕会有奸佞小人围在皇上身边,蛊惑圣聪。更有那居心叵测之人,自以为是皇上已经成年的儿子,仗着麾下兵强马壮,意图对皇帝行不轨之举!”

    “咱们这些做奴才的,自然要事事都要提皇帝考虑到。不能让皇上被奸佞小人和无耻狂徒算计了才好!”

    多尔衮这一番忠心可与日月同辉的慷慨陈词,可谓是义正辞严。若是别人听了,势必会对睿亲王对皇上的忠心感动的热泪盈眶。可是,这话在硕托、阿达礼叔侄二人听来,不啻为一道作战动员令。

    “十四叔(十四爷)说得对!咱们做奴才的,确实不能让皇上被那些奸佞小人和无耻狂徒给算计了!”

    二人离开睿亲王府各自去整顿兵马准备一应事务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