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二章 黄太吉的生命倒计时!(三)
    ps  月票,订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数量上来里,黄太吉就立刻挂了额!

    清宁宫为五开间前后廊硬山式建筑。是黄太吉和皇后博尔济吉特氏哲哲居住的‘中宫‘。室门开于东次间,屋内西侧形成‘筒子房‘格局,东梢间为帝后寝宫。宽大的支摘窗式样朴素,棂条皆以‘码三箭‘式相交,宫门亦不用隔扇式。正对宫门竖立着祭天的‘索伦竿‘,殿顶铺黄琉璃瓦镶缘剪边,前后皆方形檐柱,柱头饰兽面,檀枋施彩绘。

    不过,在原本收拾的十分整洁精致的院落当中,却是大煞风景的支着一副木架,架子上悬挂着一口捆绑的结结实实用清水洗剥干净的肥猪。

    “皇后主子,先生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可以演示给主子看了吗?”哲哲身边的管家嬷嬷向这位中宫之主请示。

    台阶下,几名身上一色白布罩袍,带着淹口巾,将辫子高高盘起用一顶软帽包裹好的郎中在院判的带领下,列成两排向哲哲和代善等人行礼请安。

    这些人今日要给哲哲和代善等人演示一下他们苦心钻研多日,研究出来的如何取出黄太吉腿上的弹丸,如何治疗的全部过程。嗯,算是一个手术方案的汇报。不过,没有ppt,不可能做出幻灯片,为了让主子们能够有个直观清晰的印象,便选了一口猪来作为演示的标本。为了真实,太医院还特意请三顺王部下的火铳兵同样用火铳在猪腿上来了一发。

    在博尔济吉特氏哲哲的身后稍微侧一点的位置上,她的侄女同样是博尔济吉特氏家族的女儿,布木布泰,低眉顺眼的站在姑妈的身后。她在黄太吉的十五位妻子中的地位并不很高。地位最高的是她的姑母,建立后金朝以后,黄太吉继位尊称为后金天聪汗,姑母被封为中宫大福晋;崇德元年,黄太吉改称皇帝后,姑母随着晋封为清宁宫皇后。在黄太吉的十五位妻子中,最受黄太吉宠爱的也是博尔济吉特氏家的女儿海兰珠。受封为关雎宫宸妃,是永福宫庄妃的同族姐姐。黄太吉同宸妃的感情最好,用封建时代的话说可算是“宠冠后宫”。所以也不会在广宁城下,马科抵抗到底也绝不投降的事迹发生。在他的众多妻妾当中。论尊贵莫过于清宁宫皇后,论受宠爱莫过于关雎宫宸妃,而这位日后的大清我孝庄太后此时也只是一个永福宫庄妃,居于中等偏上地位,对于国家大事从来不敢打听。也不怎么关心。

    但是,今天的情势不同,是关乎于自己的丈夫(姑父、姐夫)和孩子他爹的前途命运,所以,便是打破天也要前来旁听。

    “事关皇上龙体,尔等切切不可大意。”哲哲说了几句抚慰的话,又询问礼兄亲王代善这个大伯子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见代善无话,便示意郎中先生们可以开始了。

    一口铜锅之中盛满了热水,铜锅下面的炭火不时的冒出蓝色的火苗,令锅内的热水不停的翻滚着。

    两名郎中用烈酒喷在中了火铳的位置上。为创口进行消毒处理。

    几个郎中从随身携带的藤箱之中取出一个个布包,将布包打开,里面是一排排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刀剪小勺等物,用洁净的棉花仔细包裹,在春日的阳光下被照射的精光闪烁,耀花了人们的眼睛。

    “皇后主子,礼亲王,奴才们现在要开始了。”为首的院判朗声向哲哲请旨意。

    得到了主子们的允许后,几个郎中开始动手。取弹丸,其实和取出箭头算是类似的手术。都需要用锋利的小刀将创口部位两边的肉切割开来一些,然后将小勺匙伸进伤口去,将在肌肉组织内的弹丸箭头找寻到,然后就可以拔出来。不会造成周边的严重创伤。

    不过为了使这小勺能顺利伸进伤口去,在取出弹丸的过程之中,这柄金属细长把的小勺需要不住得往肌肉深处探寻,这个过程可说让人痛不欲生,也会令受伤者承受了二次的伤害与痛苦。

    “姑姑,这样的手法。不是同拔取箭头一样?”人称大玉儿的布木布泰低声同姑母哲哲阐述着自己的看法。

    对于布木布泰的看法,哲哲也是深以为然,她也有些担心,这样的手段,丈夫那样的身体,能否扛得住?同拔取箭头一样,取出弹丸,都是要在身体上造成更大的二次创伤,甚至可能将里面的血管割断,使受伤之人大出血而死。

    哲哲点点头,眼睛却是盯着几个郎中的动作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们在猪身上灵活精巧的动作,切割创口,挖取弹丸,洗涤伤口,用线缝合伤口,之后大瓶的刀伤止血药物洒在伤口上,敷上药棉,包扎绷带。整个手术便告完成。

    “不管怎么说,便是手术时再痛苦,也比弹丸在皇上腿上不停的折腾皇上强得多!不过,你们怎么止血?皇上的身体如今可禁不起失血太多的损耗了!”哲哲前半句话是说给侄女布木布泰、大伯子代善和在场众人听的,算是给这个手术方案做了个肯定。后半句则是针对太医院的郎中们的发问,她担心的是黄太吉的身体。眼前这口用来做实验的猪,因为疼痛,刚才几乎将捆绑它的绳索木架弄断,满院子都是它的伤口之中流出来的血腥气味。

    “是!奴才们回去之后便多方寻找止血良药,务必令皇上的身体无大碍。”

    在得到了三日后便给黄太吉进行同样的手术旨意后,太医院的院判代表一众郎中对主子们表态。而哲哲和代善则是各自夸奖了一番之后,命人发下赏赐,无非是布匹金钱等物。

    “如今连哲哲都没有用粮米赏赐的手面了!”

    夜晚降临,依旧是在睿王府的西暖阁中,一桌比较起中午丰盛了不少的饭食在八仙桌上散发着诱人的酒肉香气。

    刚刚从城外练兵归来的多铎,坐在二哥的下手处,而负责办理浑河各处春汛防范事务的十二哥英亲王阿济格,则是作为三兄弟的大哥,坐在上首位置上。同三兄弟同桌共食的,赫然便是混在多铎随行护卫当中进城的李沛霆!

    时下正是春荒季节,本来辽东就是粮价飞涨的时候,往年靠着李沛霆明里暗里的接济一些粮米。通过晋商和辽东明军的转手贸易,虽然粮价未必能够便宜多少,但是质量确实是比纯粹从晋商手中购买来得强多了。比较李沛霆是直接从生产者手中获得粮食,中间环节最少。不像晋商和明军将领那样。完全是从各地收集而来,流通环节多了,粮米当中的杂质能够少得了才怪!

    这次李沛霆悄悄的潜入盛京,自然也是不能多带粮米进来,只能是采取蚂蚁搬家的形式。将几艘粮船停泊在狮子口的码头上,粮米卸载在库房当中,几百石几百石的运到盛京,余下的,便是由两白旗驻军悄悄的处理。

    这点粮食,也只能是供眼下兄弟三人的嫡系心腹食用了。至于说像阿巴泰这样的角色,连碗边都摸不到。

    “若不是李二哥拦着,本王就在浑河的几处要害挖坑填上几桶火药,炸开河岸,让浑河水淹了两岸。让大政殿上的那个人更加火上浇油!”同多铎一样,勇猛过人的阿济格却是口无遮拦,当着一对兄弟的面,大事吆喝着。

    “大哥!不要胡说!你本来领的差使就是去防治春天浑河发水的。自己炸了浑河,不是和八旗全体为难?把自己成为八旗的对头?”

    去年帮了辽贼阻挡住了施琅与吴三桂攻势的那场大雪,现在看来对于辽贼们来说也是一把双刃剑。春天来临,冰融雪化,这场大雪顿时给辽东带来了巨大的水量,几条河流都发生了春汛。河水漫出河套,将粮田变成水泽。辽河、浑河、大凌河、太子河等几条大河都成了张牙舞爪在辽东大地上肆虐的恶龙。

    于是乎。阿济格等几位王爷贝勒,便各自领了差使,支取了粮米,带着大队的包衣阿哈们往自己分段包干的河段上去督工。开挖沟渠,加固堤坝,疏浚河道。

    “虽然十二王爷未曾炸了浑河,却也让咱们八哥吃了个暗亏。”李沛霆端着酒杯笑容可掬,让人觉得,那些缺德主意都与他无关。

    这次四条大河防治春汛。清国动员了接近十万民夫,分布在几百里的河段上。但是,历来这种河工都是极为消耗粮食物资的。可是偏巧眼下辽贼们不缺金银,缺少的却是粮食布匹等生活必需品。于是,治河工地上,数万包衣阿哈们也只能啃着高粱米团子就着酸菜汤水。

    (辽东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缺少食盐的。这一点就是到了近代都没有得到改善。穷人不要说做菜时加盐,就连咸菜都不能满足需要。只能是靠腌制酸菜而产生的汤水来下饭。大饼子就咸菜,都是一种奢侈了。)

    只能是等到治了河流春汛,播种下了春小麦,到收获之后再行给这些奴才们补充一下了。看着不断因为体力消耗过大,而发生的夜盲症、尿血,甚至是累死包衣阿哈的情形,各级官员们都是这么互相安慰着。

    不过,这种现象在英亲王爷管理的河段上却是没有发生。

    “主子爷体恤咱们辛苦,自己掏腰包给大伙加菜加饭。”在阿济格管理的正红旗分属的河段上,以及两白旗的分属河段上,不时的响起这样的喊话声,那些临时充当工头的各级官员们,不住的为手下的包衣阿哈们打气鼓劲。

    这三旗的工地,便是照着李沛霆的主意,给包衣阿哈们加菜加饭,“所消耗的钱粮,十二弟如果无力承担,便记在愚兄账上是了!”

    “二哥这一招果然厉害!”阿济格说起了河段上的情形,黑脸上不由得眉飞色舞。

    “咱们的那些奴才,不但活干得快,干得好,比其他几旗早早的交了差。如果不是碍着情面,不好意思收容太多逃人,只怕这一次,咱们还能多几千奴才回来!”

    阿济格采纳李沛霆的建议,让旗下奴才们同余下五旗包衣们有个比较。果然,幸福感都是比出来的。比起两黄旗和两蓝旗只能啃着冷冰冰的高粱米团子喝酸菜汤,吃着热乎乎的杂粮饭,用咸菜下饭。偶尔还有咸鱼炖白菜或是海带汤喝的两白旗与正红旗,便是幸福感爆棚。有些邻近的包衣,受不了劳累与饥饿,便逃到两白旗工地上来祈求收容。

    多尔衮对于李沛霆的这点手段也是佩服之至。用了几百石陈粮和一些不值钱的咸鱼等物,不但巩固了自己的基本盘,而且扩大了影响,在其余四旗当中赢得了一个睿王爷、英王爷、豫王爷都是好主子,体恤奴才。待下面宽厚的好名声。还不动神色的收容了一千多精壮奴才,这些人在八旗当中算是犯了天条,要是想继续生存下去,就只有死心塌地的为这三兄弟卖命。

    不过,眼前困扰多尔衮的,却是另有一桩事。

    “二哥,你来了,我这心便安稳了。眼下八哥虽然是病着,可是厉害手段一件接着一件。这一招招弄得我头晕眼花应接不暇。”

    黄太吉针对八旗内部的手段,不外乎是议和、请求通商。编练以汉军旗为主的新军这三板斧,说起来没有什么新鲜的,可就是这样的传统手段,却令多尔衮这些打着维护八旗传统的新兴贵族们一点应对招数都没有,只能是被动挨打。

    “议和?求通商?”听了多尔衮的讲述,李沛霆将嘴里的一块骨头吐在食碟当中,脸上冷笑不止。

    “练兵的事情我管不了,也懒得管。不过,你们哥仨想想看,如今这大清国。谁手下的奴才最多?是他黄太吉父子的三旗还是你们三个控制的三旗加上硕托的镶红旗一旗?练兵,好事啊!大家一起练,看谁练得多!只要他这三件事一件也弄不成,咱们的八哥。就该去陪佟大伯了!”

    “那,议和与求通商之事呢?”多尔衮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想法,却不急于说破,只是站起身来给李沛霆满了一杯酒。

    给明廷写的国书或是求和题本,多尔衮在内三院的几位学士那里也曾经看到过草稿,写得极为谄媚。极尽逢迎阿谀之能事。大概的内容便是告诉崇祯,虽然您与我之间有不少误会,以至于多年来刀兵相见各有死伤。但是,毕竟您是大明朝的君主,我是一个偏僻之地的臣子。您作为君主应该大度。以前的事情就不要说了,放下一切向前看。为了表示臣的议和诚意,臣愿意每年报效皇上您十万银元,还有大批特产算是朝贡,这回您可不止是赚个面子,里子也有了。相信这个条件说服朝臣不算难,哪怕万一朝臣不答应,这个价码还可以商量。另外您可以用这样的条件来打动朝中大臣,要是觉着剿贼一时力有不逮缺少兵马,臣愿意报效兵马,自备粮饷,效仿当年的秦良玉秦总兵,就让臣弟墨尔根台吉多尔衮带兵到中原相助官军平定流贼。

    “八哥真的是打得一手好如意算盘!他真的以为朝中大臣都是记吃不记打的猪吗?他当日用一手议和的手段坑了明国十几万大军,如今又想卷土重来再用一次,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何况,这样的手段方才十四弟你也说了,分明是断人财路,朝中上下文武大臣、勋贵、太监,又有谁会答应?”

    倒是阿济格有些沉不住气了,“二哥,倘若八哥当真让二弟带兵进关到中原去和各地流贼拼命,我们该怎么办?”

    “拼命?”李沛霆冷笑了一声,“只怕这份求和文章,能不能顺利的进得了山海关都是件难题。如果八哥现在就在清宁宫之中等着求和的好消息,我倒是不介意给他当头一棒!”

    “二哥,您是说?”阿济格同多铎两个人霍地一下站起身来,他们是愿意看到任何一件能够让黄太吉嘬瘪子的事情的!特别是现在,黄太吉的病情十分严重的情形之中。因为动作过大,带得桌上的杯盘碗筷一阵乱响,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要是求和使团未到山海关便被明军斩杀干净,又如何?”李沛霆脸上的神情十分令他人玩味。三兄弟互相看了一眼,缓缓的点点头。着哇!眼下明清双方对峙,大战之后各自神经都是如此敏感,突然间有人声称是求和使团,试问有那个明军将领会相信?何况,议和条款之中很大一部分都是严重损害关宁军集团利益的!

    “之后更是谣言满天飞。守关将领吴三桂上奏朝廷报捷,声言清军以求和使团为名前来诈城,被他一举全歼!这份功劳如何?”

    “之后,咱们的这位宁远、山海关双料总兵,更是反击手段频频,归他节制的宁远水师与隔海相望的登莱水师联合行动,吴三桂同他的大舅舅一起继续偷袭辽南各地州县,眼下是春天了,不会再下一场大雪了吧?而驻守狮子口各处的两白旗,因为道路被吴三桂与山东兵马截断,一时难以突破救援。这样的手段如何?”

    “二哥,不是我两白旗驻守辽南各部兵马不肯救援,只是周围原被俘明军官兵暴动不断,此起彼伏。我军也是疲于奔命,到处镇压。”好像在讨论一个戏本子一样,多尔衮与李沛霆二人神色闲豫的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得好是热闹。

    “至于说他想的求通商一件事,更是不要在小儿崇祯面前提起。那厮便是吃饭穿衣也都是要靠我家主公的供给!他又有何德何能敢答应此事?便是他应允了,我看有哪家商贾,敢在我家主公未曾应允之前与辽东展开光明正大的大笔贸易?就不怕船队在海上遇到风浪沉没,商队在路途上遇到了劫匪吗?!”

    “至于他想派人到南中就通商事宜进行谈判,更是连一碗闭门羹都没得吃!三岔河口的事情我已经上报给我家主公,一定要让咱们这位八哥以大清皇帝的身份道歉赔款交出凶手归南粤军审判!不然别说通商,连辽东以后的土特产收购都要停下!满蒙八旗加上汉军旗,统统的喝西北风去吧!”

    李沛霆这话,多尔衮倒是丝毫不怀疑。如今与辽东贸易频繁,贸易数量排在前三位的,按照贸易数量就是晋商集团与辽东明军,隆盛行只能排在第三位。不过,大家都清楚,前两位只是一个幌子,他们的物资都是来自于隆盛行。

    所以,李沛霆发狠说让八旗喝西北风,倒也不是一句吹牛的大话。

    “不过,你们哥仨但请放心,我跟两白旗与正红旗之间的贸易照旧进行。只要是你们兄弟出的条子,一律照办!”

    无粮不聚兵。有了这话,多尔衮心中一块石头立刻落了地。

    “二哥,这块肉肥,请!”他往李沛霆的碗中夹了一块肉,笑吟吟的看着李沛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