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八十六章 嗡嗡叫,几声凄厉。
    虽然说朝会上的消息不会向民间公布,但是记住一点,自古以来朝廷上的消息都很难被隐瞒,因为总有人会出于各种目的把消息放出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因此,黄太吉要同南粤军议和的消息也很快在盛京传开,一时间民间的反应比朝廷还要热闹。当然,民间考虑问题的方式肯定跟朝廷里不太一样,与朝廷里几乎是一致反对相对应的,是民间普遍对议和一片欢腾。

    谈起八旗,很多人的脑中大致是两种印象,一种是《茶馆》,那里面的八旗子弟唱着“十不闲”打着快板提着鸟笼子抱着蛐蛐罐到处逛,另一种,则是革命军的激昂词句,那里面告诉我们八旗残忍凶残,是毫无人性的侵略者。这两种说法,都是对的,也都是不对的,说他们对,是因为他们都说出了一个时期一个地点八旗的形象,说不对的话,就是他们把剩下的部分忽略了。

    实际上,就入关之前来说,八旗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受害者。战争是努尔哈赤发起的,利益属于旗主,他们付出的,只有死亡无尽的差役和妻离子散,以及去忍受高昂的物价,甚至一年吃不到几回盐。

    如果不是史料有详尽的记载,笔者都很难相信,八旗中会有人投靠被他们打的狼狈不堪的毛文龙,为的就是能够有希望脱离这种苦难。因为努尔哈赤曾经有一个政策,家无五斗余粮者杀!一般大家都把这个政策看成是屠杀汉人的政策,可问题是,女真人里面,又有几家有五斗余粮?所以,他们也被杀的凄凄惨惨。所以,虽然去毛文龙那里要挖人参啃野菜,但是依然有很多女真人貌似逃亡朝鲜东江。话说东江军里有女真人组成的部队你信吗?

    好不容易袁炮神的一炮在接近一年之后炸死了努尔哈赤,黄太吉上台来掌权了,客观来说,黄太吉是比他老子利害多了。政策放宽。发展生产,所以局势逐渐的好了起来。

    几次入关劫掠收获大大的,虽然说按照八旗制度,战利品是要交公之后重新按照品级官职分配。可是好点让大家看到了希望。虽然物价仍旧高,可是家里好歹有了点金银可以买粮食了不是?

    可树欲静风不止,很快就爆发了松锦大战,民众又一次被征丁征粮搞的苦不堪言,战场上士兵尚且只能啃高粱团子。可以想象后方是什么日子。这还不说,战争打到末期可恨的施琅吴三桂偷袭辽南,无数村庄城镇化为飞灰,俘虏一批批的被垫路,搞的路上血肉模糊。如果不是佛库伦显灵,只怕辽东要杀成白地。打下去,受苦的只是老百姓,而议和,倒霉的只会是旗主。这样的话,八旗的人又有什么理由把战争打下去?因此。消息传开后,盛京城中八旗一片欢腾,如果不是心怀谨慎,恨不得放鞭炮庆祝一番。

    而伴随而来的,就是对抢购丧失了兴趣。很多人尽管家里尽管柴米油盐无一不缺,但是听说这个消息,也决定先熬几天。他们聚在一起兴高采烈的议论,将来要是能正常通商,自己是去山上采松子还是继续挖红蓝花,打过索伦人的则是表示要去打猎。因为那帮蛮子打猎都发财了,自己打猎别那帮蛮子要厉害,凭啥不赚一笔。

    面对这种激烈的变化,黄牛们开始坐不住了。要知道,他们的钱可都是主子的,要是赚了,一切好说,自己能分点,要是赔了。。。黄牛已经不敢往下想了。

    惴惴不安的黄牛开始找各自的主子请示。希望处罚能轻一点,没想到从上面传来的消息很奇怪,居然没说要杀头,而是告诉他们,立刻想办法把物资折现,然后尽可能的继续囤积物资,等待下一步的上涨。

    为了让黄牛们安心,主子们甚至还表扬了他们一番,鼓励他们再接再励,同时还向他们保证,十日之内,价格必然重新上涨,这些天,他们只管往里吃货。将来要是赔了,没他们的责任,但是要是吃货不够,就杀他们的头。

    黄牛们听到这个命令一头的雾水,不过也不敢顶嘴,就下去执行了。他们倒是走了,不过有一人虽然不是黄牛,却坐不住了,这个人就是曹觉罗。

    自从塔山之战以来,老曹可算是春风得意,官升了,奴才多了,还有多尔衮给他撑腰,这小日子过的,别提有多美了。虽然还没有达到二两银子一个茶鸡蛋,十几只鸡来弄茄子的水平,可是也不亚于往日里王爷们的生活水平大小福晋都是丝绸裹身,满头珠翠,吃饭时更是杯盘罗列,冷荤热炒烧黄二酒一应俱全。

    前段时间物价飞涨,他也拿出了不少银钱搀和了一下,结果没费劲兜里银子就翻倍了。可是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先是皇上宣布要同南粤军议和,接着物价开始下降,当然如果现在就撤退离场,他还是赚的。可问题是,现在主子让他继续投钱,他就不太理解了。另外,比这更重要的是,这议和到底靠不靠谱,别人倒是都好说,曹觉罗可没忘了是自己一炮击伤了李华梅,而且这件事现在是整个大清国没有人不知道!要是议和之后这位郡主娘娘还记得自己。。。。。。曹觉罗不敢多想了,因为他好像已经感觉到刀子割到他身上了。

    所以,曹觉罗决定到主子多尔衮面前谈谈口风,还好,今天多尔衮似乎心情不错,接见了曹振彦。跪倒请安口称奴才这套礼节过后曹振彦开门见山的表明了来意,多尔衮一笑道“曹觉罗,你战场之上勇猛无畏,怎么下了战场就变娘们了?今天本王就给你放一句话,你的银元,一枚也少不了,非但少不了,还得多出不少来!只管回去悄悄的把你那狗窝里的银库再扩建三间出来,要是银子赚得不够,缺的数目本王赏给你!至于说议和,本王可以给你交个底,确实有,但是成不了,因为八旗之中无人会同意。“说完,多尔衮拿出了一份文书对曹振彦说“这是议和条件的草稿。本王也是颇为费了点手段周折才拿到的,你看看,这种条件,八旗哪个能答应?”

    “为解除民众战乱疾苦。大清皇帝黄太吉与南粤军总督山东、登莱等处兵马钱粮屯田事李华宇经过正式商谈,订立条约如下一、从条约签订起,黄太吉去僭越的皇帝尊号,南粤军停止一切在辽南的袭扰行动,大清也停止任何袭扰行动。一旦发生冲突,则各自负责缉捕责任人。二、辽东应从条约签订起开始裁兵,除了保持自卫必要的的两万军队员额,其他一律解散。原有八旗建制一律取消,所有包衣阿哈旗丁余丁等身份一律废止,皆为大明子民。三、辽东应实行贸易自由的原则,放弃内陆所有关卡并不得私自收税,只允许在海关收百分之三的关税。这项收入,也将由南粤军监督,用于民生。不得私自挪用。四、原有私相授受之伪官职爵位一律取消,相关人员暂且留任三年,三年之后,一切伪官爵禄都将取消。其后职务爵位,将以个人对和平建设之贡献决定,并实行南粤军标准的考核。若考核优秀,自然可以留任升迁,若考核不合格,则一律遣散。”

    这一条条的契约,看的曹振彦冷汗直冒。他也顾不得考虑钱了,直接跪倒在多尔衮面前声泪俱下的说“主子,可不能就这样投降南蛮子啊,要是这样。大清就完了。”

    八旗编制被取消,兵丁只剩两万!而且从签订议和条款之后,主子不再是主子,奴才也不再是奴才,各级官吏的官职爵位都被取消,只能在那里充当一个留守的三年。三年之后什么德行还不知道。这分明就是从根本上取消八旗存在的基础了!

    多尔衮见此也是感慨万千,他扶起曹振彦,也是哽咽着说“你可真是好奴才,快起来吧。你放心,有你主子我呢!本王明天就去宫门前跪求,让皇上一定要给八旗上下一个交代。大不了,皇上把本王杀了,就算如此,也不能让南蛮子如意。”曹振彦擦了擦眼泪说“主子,要死奴才跟您一起死,奴才明天一早便去宫门前向皇上陈情,皇上不给奴才们一个交代,奴才,奴才,奴才就把炮队拉出来反了!”多尔衮又安慰了曹振彦一番,才把他送走。

    等曹振彦走了,多铎才从屏风后面转了出来,然后笑嘻嘻的说“二哥,我真他妈的佩服你,不到两个时辰,你他娘的都哭二十次了,你哪来那么多眼泪?这八旗上下,不分蒙古满洲还是汉军,这么多人都要去堵宫门,你可别把死胖子一口气气死,我还想看着他慢慢死呢!来来来,二哥请喝茶,别一会哭的时候没了眼泪!”言罢,多铎挤眉弄眼的双手捧上一杯用雨前茶泡得的茶水。

    “多铎,你忘记了,咱们的好八哥让八旗上下都读三国演义,刘备的江山是怎么来的?不就是该哭的时候必须放声大哭嘛!”

    两人对视一眼,都是哈哈大笑。

    在我八旗将士尸骨未寒之际,便与仇敌议和!随着这个不知真伪的议和条件以病毒传播的速度开始在八旗内部流传开来,在有人有意无意的推动之下,八旗内部酝酿已久的矛盾开始爆发了。

    第二天,盛京皇宫的门外,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旗帜招展。哭爹喊娘同老憨万岁的声音交织在一处。哦,你一定会问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其实一点不乱。锣鼓喧天是有人扭秧歌,秧歌戏演员的形象是模拟明军在辽东的所作所为,各种奸淫掳掠焚烧杀戮的喜闻乐见情节一样都不少,然后周围一群人痛骂。鞭炮齐鸣是在一个石碑周围放鞭炮,石碑上写了几个字,大清之墓。

    至于说哭爹喊娘,是一些在历次入关劫掠和在松锦辽西大战之中那些死在明军和南粤军手中兵丁军官的家属,有哭丈夫的,有哭儿子的。至于哭喊着老憨的就更简单了,一帮老头子对着门口的卫兵大吼老子是跟老憨一道起兵的!打过古勒山,打过萨尔浒,打过林丹汗,老八如此败坏老憨留下的基业,我们坚决不答应。

    这一套十足的某宝岛风格的政治游行,把宫门的侍卫折腾的死去活来。别的都还好说,把耳朵堵上把眼睛闭上也就忍了。这对面的这些老爷子的骂声那真是没法忍,人家都是老资格。是长辈,有些还认识。自然是不敢造次,可是被长辈指着鼻子骂,这滋味。可实在太难受了。

    没办法,侍卫只好进宫禀告,没想到的是,黄太吉倒是泰然自若,他命令侍卫等到中午在过来禀告。等到了中午。黄太吉下令“把御膳房的饭拿出去,给这些人分分,记住,朕平时吃什么,就给他们吃什么。”

    不一会,宫门大开,侍卫向人们宣布了皇上的旨意。大家虽然疑惑,不过既然皇上赏赐吃食,他们也就只好接受。结果等收到了食物,大家都沉默不语了。

    一个左手被齐肘斩下的老头子突然恶狠狠的揪住侍卫说“你小子。跟我说实话,皇上平时就吃这个?”他指着侍卫手上端着的木盘里那高粱米饭和一碗白肉汤,一条从浑河里打来烹制的粗糙简陋的红毛鲤鱼厉声喝问。

    侍卫吓得颤巍巍的点头说“是,皇上平时就吃这个。”

    老头子叹了一口气,然后对其他的老人说“弟兄们,奴才们,看来皇上也不容易啊!这事我不管了,你们要闹就接着闹,我走了。”说完,老头子转身就走。不过没走几步,突然转头跪地,对着宫门大哭,一边哭一边喊“奴才无能。竟让皇上受这样的苦,奴才有罪啊!”

    他这一闹,其他老头子也掉了眼泪,不一会,他们就默默地走了。

    少了这些老者,众人的情绪都受了不小的打击。甚至也有人准备走。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妇女凄厉的喊叫起来“孩子他爹啊,你死的好惨啊,李华梅那个疯婆子心肠太狠毒了,用火箭把你烧的跟黑炭一样,要不是你腋下有胎记,我都认不出来了。皇上要议和,要向李华梅的爹去投降,李华梅那头母老虎就成了主子的主子。你这仇,我可找谁去报啊。”

    这凄厉的喊叫,如同一只无形的大手,迅速把人们拉回了战场。特别是参与过塔山之战的老兵,似乎又看见李华梅狞笑着点燃了火箭,一条条火龙点亮了塔山,把塔山烧的如同地狱一般,无数的同袍兄弟在火海当中挣扎呼救,最终倒地不起,身躯被烈焰吞噬。(李华梅表示严重抗议,我从来没亲自点过,我只是下令。)

    从噩梦中清醒的旗丁们,开始声嘶力竭的高喊坚决不投降,打进山海关,烧死崇祯的口号,局面再度失控。

    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是,在人群后面一个僻静角落里停放的马车内,多尔衮很轻松的吸了起烟,然后微笑着对多铎说“这娘们表现不错,没想到这个人尽可夫的**,还是个好戏子。上过她的男人,没有一千也有五百,孩子都不知道是哪个的。居然能哭的死去活来,等回头多给她点钱。”

    “二哥,底下的奴才们这个差事办得确实不错!谁能想到,这个一年内光是打孩子就打了好几回,怀着野种还不忘和别人上炕的货,还有这样的用处?!看来,这些烂货们在这样的场合都是观世音啊!”

    “二位主子,您却不知道,这女人可是有一套的了!别看孩子生了一窝,据下面睡过她的奴才们说,这娘们儿下面还是挺紧的!当真是和汉人笔帖式说的那样,什么紧暖香湿浅!而且一旦男人上了身,立刻**声不断!可惜就是贵了点。。。。”

    听着身旁护卫的巴牙喇兵头目腆着脸的介绍,不由得多尔衮兄弟二人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你这奴才肯定也是睡过这货的!要不然你能知道的这么清楚!差事办得好,爷赏给你钱,回头好好睡她几晚上!”

    当然,那女的是假的,可引发的仇恨是真的。一队队的旗丁开始情绪失控,有些人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了丑陋可怕的伤疤,一个个对着侍卫和围观众人七嘴八舌的诉说。这个伤疤,是南蛮子的丧门枪扎的!这个口子是吴三桂的亲兵马刀砍的!这条腿差点被南蛮的霰弹弹丸打断了骨头!这个伤疤,是被火箭烧的,几个苦主更是举着亲人的血衣残缺不全的甲胄大声哭号。。。更是有一些瘸腿断了胳膊的士兵,冲着宫门声嘶力竭的喊叫皇上,奴才还能打仗,不能议和啊。。。

    这下子侍卫可再也淡定不了了,于是赶忙禀告皇太极,皇太极听说了事态的发展也是一皱眉,他沉吟了一下问“那些老人家都走了吗?”侍卫连忙回答“走了,都走了,一个不剩。”黄太吉微微一笑说“那就好,传我命令,所有侍卫,打不许还手,骂不许还口,我就不相信他们能骂一天。等会口渴了,再给他们送水,让他们接着骂。”

    侍卫却在心里叫一声苦!外面的人何曾会怕口渴?眼下宫门前俨然是一处庙会,有唱秧歌戏的,有唱蹦蹦戏和二人转的。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桌椅板凳,来宫门前哭告陈情的人们累了倦了,便可以坐在那里享受一下浓浓的滚烫的茶水,困顿时缓解压力睡意。甚至在几条街巷的路口上,有人支起来摊位,开始叫卖各种吃食。价钱嘛,虽然贵些,却也能够让人接受。“不知道是哪位旗主王爷家里的奴才出来发财的!”对于别人家的奴才们能够利用各种机会大发横财,侍卫们艳羡无比,却也不敢顶嘴,只好遵旨而行,渐渐的,他们也就习惯了,反正脏话就当风过耳,推拉就当相嬉闹,时间长了,人们也逐渐的开始冷静了下来,毕竟大喊大叫也是要消耗口水的。

    就在侍卫准备按照旨意给大家送水的时候,一阵欢呼声从远而近响起。等来人走近之后,围在宫门口的人才看清楚,原来来的是曹振彦。

    要说人还真是到什么山唱什么歌屁股指挥脑袋,要放以前,哪怕是昨天,很多八旗旗丁看见曹振彦曹觉罗都敢当面啐一口吐沫,妈的小人得志,你不就走了狗屎运,一炮击伤了李华梅,老子不服。可是今天,经过这么久的情绪酝酿,大家早就忘了各种门户之见,他们现在只知道,这是一炮击伤李华梅的大英雄,是和他们一道在塔山经历过血战的同袍兄弟,是扭转了辽西大战战局的大功臣!因此,他们见到曹振彦,居然万众高呼打伤母老虎的曹觉罗来了,曹觉罗威武。

    曹振彦看到此情此景也不禁感慨万千,不过他可没工夫跟这些人客套,而是径直来说宫门口,接着从腰间抽出佩刀,刀刃向着自己双手递向侍卫。侍卫一愣,问曹觉罗这是何意,曹振彦苦笑了一下说“各位主子,奴才是请主子们行行好,替我斩下双手。这事我自己干不了,只能请各位主子帮忙。”

    曹振彦的话让侍卫们大惊,连忙把刀交还曹振彦,口称不敢。曹振彦转头对众人说“各位主子乡亲哪个有空,帮帮我老曹的忙。现在皇上也不打仗了,我老曹这双点炮的手也没用了。你们大家也都知道,我老曹这点微末功劳,今天的爵位官职,全都是因为当日在塔山一炮打翻了李华梅。你们不砍,议和成功之后那母老虎也要来寻老曹的晦气,与其让母老虎来砍,我还不如自行了断。我知道各位看我不顺眼,可我老曹都快死的人了,你们就不能行行好?”说道最后,曹振彦哽咽着,已经无法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