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九十章 扩军!扩军!
    扩军!扩军势在必行!

    从黑龙江北的外东北或是西伯利亚的广袤冻土地带,到耽罗岛、山东、登莱,上海,两广、台湾、福建,一直到南中,吕宋,甚至是更加遥远的十州和扶桑之地,这片沿着海岸线而形成的巨大土地上,虽然军队人数不少,更有数倍于军队数目的守望队、壮丁队、巡检等民兵维持治安性质的准军事部队,那些每年都有接受一定时间军事训练的役龄壮丁更是人数众多;但是,可以用来机动作战的部队却是少得很!

    整个南粤军的军队,是以近卫旅、八个镇和相当于两个镇的水师陆营,以及十数个警备旅组成,这其中另有像吴六奇的第一混成旅这样早已相当于一个镇的兵马实力,但是却不愿意改成镇的番号的特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人马数目听起来不少。

    “你们说说看,眼下的可用之兵是不是太少了?”

    盯着议事厅内墙壁上挂满了一面墙的地图,上面纷繁复杂的插满了代表各种力量的颜色小旗。同代表着明军、闯营、曹营、西营等农民军的旗帜相比,代表着南粤军的红色小旗几乎要被淹没在旗海当中。

    往常,李守汉都是考虑到军队的规模与经济生产的发展问题,唯恐军队的规模过大,会影响到了南中的经济和工农业生产。但是现在看来,这个问题恰恰相反了!

    “主公,原本您是担心兵马多了,丁壮都被抽到军中服役征战,有病民之忧。但是以属下愚见,此时扩军,非但没有病民之虞,反而多了不少好处。”

    奉命从广西李华宝处到广州行辕向禀告广西各处剿匪、修路、开征各项税收,推广义务教育等项事务的广西右江兵备道黄锡衮,虽然是第一次参加这样规格的议事,但是却并不胆怯。迎着李守汉的问话。侃侃而谈。

    李华宝的性格同长姐李华梅、大哥李华宇、三弟李华宣有着很大不同。同他们的轰轰烈烈,大开大合相比,李华宝的性情更多的继承了母亲盐梅儿性格当中的温和宽厚。

    性格决定命运。也决定工作方法和作法。在广西,李华宝并不像哥哥姐姐那样大动干戈。而是采取了一种类似润物细无声似的工作方法。

    广西,在李排长的回忆录里,可是“无处无山、无山不洞,无洞不匪”的。那还是民国时期,在明清交替时代土司、官府、藩王等各种力量交织在一起。情形更是复杂。

    若是李华梅或是李华宣在广西,少不得要调动人马大干一场,将一切拦阻在他们前进道路上的障碍物,用南粤军这部战争机器碾成粉末。

    但是,李华宝却采取了另外一种措施。

    我先修路!修路的过程当中命人踏勘山川河流,了解风土人情物产和势力分布,之后展开贸易活动。

    若是有那土司土官之类的,自恃兵强马壮,据险而守,打算趁机在李华宝这里捞一把的话。那么,不好意思,筑路队伍本身就是按照营伍层层编制而成,不但拥有刀枪器械,而且还有专门的护卫队伍。

    那些居心叵测的土司手下不过拥有一些靠着蛮野而逞凶的奴隶娃子,手中只有些木棍石头,顶多是几张用走兽筋脉制成的木弓,面对着筑路队这样一群武装到牙齿披着羊皮的恶狼时,后果便是可想而知了。

    等到黄锡衮作为崇祯皇帝派到两广地区的那部分掺沙子的官员被李守汉踢到广西担任右江兵备道时,广西的景象已经大不相同了。

    原本道路崎岖难行的广西。经过李华宝几年的埋头苦干,虽然没有像珠三角地区和南中地区一样,到处都是通衢大道,但是也将州城府县之间的道路桥梁修建的坦荡如砥。县与县之间都有道路贯通,马车往来奔驰如飞。

    柳江、邕江几条江面,更是白帆如云,船舶如织。咱们的李二公子深知船舶水运对于南粤军来说意味着什么,故而一到广西便疏浚江面,将江中的各处暗礁、沙洲能够炸掉的炸掉。能够树立标志灯塔的就在上面树立灯塔,命人在沿江各处州府县镇按照人口和商业往来情形扩建,修建库房。

    在双桅横帆船上黑洞洞的克龙炮和船舷上密密麻麻站立着的火铳兵铳口威胁之下,各处地方,无论是朝廷的州县官还是土司、土知府等土官,没有哪个人胆敢用自己的脑袋去尝试一下炮弹的热度和硬度。

    在炮弹威胁生命前途和货物贸易带来的巨大利益这正反两方面的诱惑下,沿着柳江和邕江,各处道路连接起的州府县镇,南粤军推广的强制义务教育制度,摊丁入亩制度,一体当差制度,营业税所得税增值税特产税制度,已经逐步开展起来。

    这令黄锡衮这个读了多少年圣贤书,学而优则仕的人感到颇为诧异!

    京城之中几乎所有的同年同门都在众口一词的说,李国公父子不敬圣贤,唯利是图,横征暴敛,倚仗兵马强势而倒行逆施,早晚必遭天谴。可是,到了广西却发现,这些话未免有些不尽不实了!

    别的不说了,光是广西的孩童入学率,不要说是同广西这个历史上就被认为蛮荒之地的穷省自己相比,便是同江南这种历来是人文鼎盛的富庶地区比较,也是不遑多让的。

    “黄大人,如今广西治下,学童入学率已经到了六成。各种夜校供成年人扫盲的所在还不计算在内!”

    “六成?”黄锡衮听完了李华宝颇为得意的介绍,不由得万分诧异,“广西自来贫困,如何有这许多能够供得起孩子上学的殷实小康之家?”

    “谁说一定要小康人家的孩子才能读书上学?”李华宝顿时又有些何不食肉糜的大少爷作风发作了。这话令在院子里指点他手下亲兵刺杀格斗术的柳桂丹道长颇为不屑,“呔!不通世务的东西!那读书识字,纸张笔墨书本课桌,哪一样不要钱?便是回家去夤夜苦读,也是要点灯油的!难道都得等到下雪天去到雪地里读书吗?还是一定要等到夏天抓来萤火虫来照明?或是凿穿别人家的墙壁?这些都是自己要预备的,给教书先生的束脩学费呢?你以为先生个个都是圣人吗?便是圣人,也得要吃冷猪肉的!”

    柳桂丹自从跟着李华宝从顺化一路北上到了广西,仍旧是面色冷漠,但是却是照料的李华宝妥妥当当,几次土知府派遣死士意图对李华宝不利。都被她早早的发现,将死士擒获。

    李华宝更是利用这些死士,掀起战事,连续平定了数个土官控制的州府。

    正因为有这层关联。听得了大姐的师傅几句呵斥,李华宝非但不以为忤,反而脸上微微有些朱砂之色,“师傅教训的是。”

    这一场小小的教训,却是更让黄锡衮惊讶。历来世家子弟不知人间稼穑艰难,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也是常见的。但是如李华宝这样,被人训斥了之后还能如此坦然 ,便是极少见得了。

    “其实,黄大人也不必惊讶。广西之所以学童入学读书率如此之高,说穿了一文不值。无非是官家出钱粮,给这些娃娃们提供免费的笔墨纸砚书本课桌,同时给娃娃们供应一顿午饭。教书先生们的束脩也是有官家提供,但是他们必须得按照我们提供得课本教学,如此而已!”

    李华宝的话说的云淡风轻。但是在黄锡衮的耳朵里却是惊雷阵阵。能够拿出如此众多的钱粮来供给孩童读书,看来,李家的图谋远大!

    在自己的辖区内行走了一圈之后,黄锡衮便彻底的服气了。从朝廷派到广西的三品官员,变成了李华宝的助手,相助他治理广西。

    此次,黄锡衮到广州来见李守汉,便是要当面向他奏报,准备将原来由土官控制的田州进行改土归流官吏一体的试点,广西即将成为大明内地官吏一体和改土归流的试点省份。而且田州即将是第一个实施的土州。

    得到了这个消息,李守汉很是兴奋,如此一来,广西便将成为他向内陆地区进展的一个牢固后方。那田州是什么地方?后来的名字可是百色!位于右江上游。西与云南相接,北与贵州毗邻,东与南宁紧连,南与南粤军的老地盘红河平原接壤。这一地区控制住了,原本驻扎在红河平原上负责边防事务的部队便可以抽调出来派上别的用场,同时。南粤军的影响还可以向毗邻的滇、黔两省进行辐射。

    “田州改土归流,官吏一体后,我军可以抽调出至少一旅之师来,原本的死兵变成了活兵!”

    对于黄锡衮带来的这个好消息,正在为机动兵力不足而发愁的李守汉顿时看到了一线光明。但是,区区一个旅兵力,同南粤军的漫长战线和广大地盘相比,绝对是杯水车薪。若是想要解决这个问题,还得进行扩建军队。

    眼下南粤军各镇分别部署于河静、顺化、柴棍、九龙江、大城、吕宋、湄南河和山东等地,相当于两镇兵马的水师陆营也是分别隶属于几个舰队建制之内。另有一部马队营在耽罗岛地面上养马编练,人数规模不到一个旅。

    虽然根据驻地的情形不同,而武器配备编制有所差异,但是大体上都是一样的。

    李守汉采取了一种同眼下各处军马编制都不太一样的编制。

    以镇为基本战略单位,同时也与内地官军看上去没有太大的差别。

    一镇下辖两旅,同时,镇统制官直辖有炮队一标,内有火箭一营,火炮两营,火炮种类视驻地情形而定,从八磅炮到十二磅炮不等。骑兵两营,负责镇本级的护卫、通信、突击等任务,编制内大约有三四百匹战马,另有兽医、木匠、铁匠等员,为的是制作马鞍,打制蹄铁,治疗马匹疾病。除此之外,按照南粤军的传统,镇统制官手中掌握着近卫一标,作为最精锐最核心的力量,同时,也是作为全镇的预备队。一旦近卫部队投入战斗了,就说明战斗到了最紧要的关头了。

    另有辎重队一标,负责全镇的辎重给养弹药粮草运输,编制有近千匹骡马,独轮车和大车等车辆。有的部队因驻地水网纵横。还有运输船只编制。工程队一标,负责行军途中道路桥梁的整修,营垒修筑,阵地开设等项任务。同时,工程队和辎重队还负担着战时看守辎重,守卫老营,侧翼及次要方向警戒的任务,并且为各部队提供战损兵员的补充。换句话说,近卫部队是战略、战役预备队,工程队和辎重队便是全镇的战术预备队,要为全镇提供补充缺额的兵员。

    旅辖两团,旅长同样有着同镇一级相同的直属队伍,只不过编制规模有所不同罢了。各团的团长们,手下便是一律编制四个营的兵马,另有编制六磅炮的炮队一哨,火箭一哨,六十匹战马的骑兵通信队一哨。近卫一哨,辎重队一哨。

    步兵每团四营,每营四哨;每哨四队,每队四甲;每甲编制甲长、从甲长各一名,士兵十二名,共计十四人。炮兵一标,每标三营,每营四哨;工程队一标,每营四哨;辎重兵一标,每营四哨。工程与辎重两部。每哨编制五队,每队五甲,每甲二十人;骑兵则是每哨两队,每队二甲;因为辎重队与工程队需要大量兵员。故而编制较大,而骑兵因为战马不易培养,故而编制较小,且每甲也只有兵员十二名。

    这样的编制,是李守汉从袁大总统编练小站新军时期的编制当中偷师而来,可以说。每一个建制单位都有承担一个独立作战方向的能力。从多次对外扩张的战事当中都得到了检验,证明了他的科学性与实用性。当然,这也要看战场规模的大小了。

    “主公如欲扩军以尽忠王事,属下当效犬马之劳!”黄锡衮和许多的文人出身官员一样,对于李家明里暗里有意无意做的那些事情都是看在眼里记在心中,但是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认为李国公不过是为了勤于王事而有些不以规矩出牌罢了!

    何况,比较起左良玉、贺人龙等骄兵悍将来,咱们的李国公可以被视为此时的明朝带兵将领的楷模了!不但上阵杀敌英勇无畏,动辄便是斩杀奴贼数以千计,杀得奴贼个个心惊肉跳不说,而且所到之处秋毫无犯,公买公卖,断无骚扰州县,劫掠地方之事。

    而且,你见过哪个带甲数十万,据地数万里的臣子,能够像李国公这样的恭顺,忠诚?每年以数百万钱粮供奉皇帝内库,将每年可以收取税银以百万计的几处海关拱手献与朝廷,这样的臣子,你就是想说他是王莽、曹孟德,只怕也找不到理由开不了口。

    而且,根据黄锡衮对李国公老窝南中地面的了解,那里的百姓,此处指的百姓是指拥有华夏户籍的内地移民,或是宣誓归化的土人,达到能够讲说官话,至少认识得数百字,能够简单算账目的程度之后才能宣誓归化,另有一些便是那些在各种战事之中被捕获的官奴,因为勤劳工作,从尸骨如山的工场矿山之中挣扎出来性命,工作期满五年,而获得颁赏,成为了南中百姓。这些人家中男人,从成为丁壮的那一天起,就有接受军事训练的义务,同时,家中可以备用供自用的甲胄,个人自卫的刀枪火铳等物。

    在他们看来,这无疑是太祖皇帝在世时所创建的军户制度的重新辉煌,却不知道,这种体制一旦动员起来的可怕。

    17世纪的著名的古二爷所统领的瑞典军队就是建立在全国征兵的基础上,全国每十个农民就有一个去服兵役,这些人组成各省的地方部队,每个地方部队轮流向军队提供三个野战团,每个野战团被分为较小、被称作中队的单位。一个标准中队有216名长矛手和288名滑膛枪手,一个中队中的长矛手又被划分为12个小队每个小队18人;滑膛枪兵也被分为12个小队,每个小队24人,其中四个滑膛枪小队通常用于支援瑞典骑兵或单独执行任务 在战场上通常3、4个中队组成旅,每个旅配备12门3磅炮。

    古二爷的军队如何动员,如何产生,黄锡衮们不知道,他们也不会对异域万里之外的番邦国度有什么看法,他们只知道,如果国公爷有想法的话,一声号令传递下去,以南粤军那如臂使指,纵贯而下的行政体系,估计旦夕之间召集百万大军不过是一句轻而易举的闲话而已!

    何况,黄锡衮可是同两广布政使姜一泓大人有过书信往来的,从他的笔下描述当中,黄大人对那些令人激动人心的场面犹自记忆犹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