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七章 打陕西?!打湖广?!
    ps  求保底月票,求订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从光山、确山、固始、阜阳一线通往豫东开封的大路上,一支军队浩浩荡荡卷起漫天烟尘以急行军的速度向开封奔来。

    庞大的队伍在崎岖狭窄的官道上蜿蜒盘旋,拉出了一条长龙,前锋已经出了大别山,到了平原之上,后卫却仍旧在英山、霍山一线。

    前锋隆隆的马蹄声,数万只铁蹄敲打的大地不停的震颤,扬起烟尘漫天。

    商水境内,以千余精兵组成的前锋,高擎着数十面巨大的旗号,如暴风骤雨般疾驰而来。虽然人数只有千余人,但是却有数千匹战马!

    几乎每个马上骑手都是头顶铁盔,身披重甲,虽然已经是夏季,任凭着汗水沿着毛孔不断的向外涌,却也不曾有人胆敢卸去甲胄。马鞍上各自拴束着长长的缰绳,随时准备更换乘马。

    旗号在迎面扑来的阵阵风中顺势头飘荡,隐约可以看到旗号上的字。

    “马!”“贺!”“蔺!”“刘!”

    正是所谓的回革五营人马!

    为首的老回回马守应、革里眼(贺一龙)、左金王(贺锦)、刘希尧、蔺养成五位义军大帅,在各自的数百名亲兵护卫之下,挥鞭疾驰。

    眼前便是商水县境内的沙颍河,前锋驰奔到河边,见河面虽然宽阔,但是却颇为平缓,老回回马守应鞭梢一挥,在空中打了一个漂亮的鞭花,随着一声鞭梢的炸响,数百名骑手跟随着他直冲入河中。只到了河水中间时,马上的骑士,个个翘足马背,或抱着马头。数千匹战马每匹连成一线,在河水中满是马头,马上骑者,或抱马头。或牵马尾,就那样呼风而渡,同样河水似乎断流了,一匹匹马到了对岸。马蹄上尽是淤泥。

    数千匹战马各自抖动着鬃毛,甩动着长长的马尾,将水珠撒的满天都是。

    革里眼贺一龙举起手中的望远镜,不远处,一小队人马高举着一面闯字大旗疾驰而来。

    “老马。看来,是李哥和曹哥派人来接咱们了!”

    革里眼贺一龙说得不错,对面来得人正是李自成帅府行辕的中军吴汝义,领着二百骑兵前来迎接五位大帅。

    吴汝义同贺一龙、马守应等人见礼之后,少不得客套几句,“五位大帅辛苦了,大元帅和大将军得知五位前来共襄大事,极为欢喜,此刻二位已经到了许昌,特意命我前来迎接五位大帅。”话说完。吴汝义便命人呈上礼物清单,无非是些猪羊鸡鸭,绫罗绸缎金银之物,吴汝义特意说明,回革五营的兵马在河南境内算得上闯曹两家请来帮忙的兄弟,所有的粮草开销全数由闯曹两家提供。

    “好!李哥、曹哥如此客气,咱们就不客气了。”马守应回过头来同贺一龙、贺锦、蔺养成、刘希岳等人商议了几句,随即大声吆喝着“那就这么说定了!各营仔细约束手下人丁兵马,在李哥和曹哥的地面上,不许放肆!不能乱来!”

    “老马。老贺,据下面小的们打探来的军情,商水、扶沟两处县城如今还是在明贼手中。咱们既然到了河南,又承蒙李哥和曹哥的深情厚谊。咱们便打下商水、扶沟两座县城来,给两位老哥做见面礼!”争世王蔺养成眨巴着眼睛朝着四位搭档挤挤眼。

    从大队人马当中分出两队,向商水和扶沟两处县城猛扑过去。吴汝义看了这一幕,也只是笑笑,不多说什么。

    表面上是献上所谓的见面礼,内心实际上是看到商水、扶沟两座县城较为富庶。也未曾遭受过太多的战火破坏,打算开了县城进去劫掠一番,“果然是贼心不改!”吴汝义在心里很是鄙视了一下这些多年来依旧没有长进的老乡们。

    鄙视归鄙视,也只能在心里暗暗的腹诽一下,表面上却是丝毫不敢怠慢。原因无他,回革五营的实力,那是相当可观。

    时任明朝安、庐、池,太巡抚(简称皖抚)的郑二阳在奏疏中说过,“革、左之狡横不下于献、操,善战者不止数万。”他们主要是依托大别山脉(史称英霍山区)开展斗争。这里形势险要,且在战略上占有重要地位东面对留都南京构成威胁,东北方向则是凤阳皇陵,西面同张献忠、罗汝才等部义军相距不远,可以收到相互呼应的效果。(不知道这块地方重要性的,可以去翻翻解放军的军史,那里有很大一部分篇幅是属于大别山和它的子弟的。)

    回革五营作战机动灵活,使官军常常处于被动。史载“回、革善购土人为间谍,星卜市贩之流多为所用。官兵多则窜伏,少则迎敌。搜山清野则突出郊关,及列阵平原又负险深箐。贼为主,兵反为客,是以多败。”为了保卫南京和凤阳、泗州祖陵,崇祯皇帝指定朱大典、史可法等人集结军队加意防守。

    崇祯十三年冬,当杨嗣昌集中兵力追击张献忠、罗汝才等部义军的时候,朝廷拿不出足够的兵力来对付革、左五营。明监军道杨卓然就亲自跑到潜山、太湖山区,面见五营领袖,企图以口舌之功诱使他们接受朝廷的招降。

    回革五营的五位大帅回答说“吾等皆有绝世之才,朝廷无所用,余故皆因饥荒为盗。若国家处置得宜,焉知不可为忠义之士乎?且吾闻刘国能、李万庆十余营前后归诚,为国家效死,戮力行间,顾余独不能乎?但吾众且十万余,置之何地?而主之何人?饷从何出?而以何等官爵待吾也?”

    杨卓然答应一面转报朝廷,一面指定黄州府属山区为革、左五营的安插地,以蕲水(今湖北省浠水县)、广济、蕲州加派的新饷给之,号曰“新民”。双方一度暂时停止了军事行动。

    到崇祯十四年,明廷因种种顾忌,在招安问题上犹豫不决;李自成和张献忠部义军又在这年初取得了攻克洛阳、襄阳的惊人战果,战争形势业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开始向对明军不利的一侧倾斜。革、左五营才又重整旗鼓,开始了主动出击。

    《怀陵流寇始终录》卷十四说“革、左称降,劫掠自如。杨卓然每掩覆之以自解。及襄阳、洛阳皆破,闯、献并横。革、左大肆攻剽。诏谕兵部革、左肆毒,扫荡无期,必分地责成,庶克底定。今命刘元斌扼光山、固始。卢九德控潜山、太湖,宋一鹤截蕲州、黄州,郑二阳驻庐州,牟文绶防凤阳、泗州,钱中选护承天。张懋爵往来颍州、寿州、亳州、宿州稽核功罪,杨卓然赞画搜剿,朱大典进总督,节制各路抚镇等官进兵英山、霍山,专理督剿。”

    崇祯十五年,革、左五营一度向东进军,连克巢县、含山、全椒等县,兵锋直指南京。后来又同张献忠部配合默契,攻取六安、霍丘、无为、庐州等府州县。明安庐巡抚郑二阳、凤阳总督高斗光因此被革职逮问。

    现在,李自成和罗汝才联军两家在攻克了开封扫荡了几乎河南全境。打得各家农民军的死对头左良玉精锐尽失之后,更是在河南开始培养官吏,治理地方,各种情形都证明,他们两家已经站稳了脚跟。

    在李自成与罗汝才的甘言厚币,信使往还邀请之下,回、革、左等人于是决定离开安徽,北上河南同李自成、罗汝才联营。

    《新蔡县志》记载革里眼“引兵数万来投闯贼,经蔡城北,甲兵精骁。自卯至酉,行营未尽。”《沈丘县志》也说“十月初三日,流寇老回回、左髻王、格料雁、一斗谷等由固始、新蔡而来,如风雨骤至。”这些描述说明五营的兵力是相当雄厚的。

    两座县城在这数万精兵面前自然是如同纸糊的一般。转眼便成了回革五营口中的美食。

    几位大帅看着队伍当中增加的无数财货辎重,心满意足。革里眼还十分仔细的询问了一句,“破城之后可曾乱杀人了?”

    “回大帅的话,破城之后,兄弟们都严守军令,只要不抵抗的就不杀!”

    据守英山霍山一带多年。同南京城里的生意人也是颇有往来,世间一切都能换来需要的东西,这是老回回、革里眼等人的经验。所以,现在攻破城池山寨,他们也绝对不乱杀人了。

    沿着大路向许昌城行军,此时便不再采取那种急行军的姿态了,而是缓辔而行,可以看看沿途的景象。

    道路两旁的麦田业已收割完毕,有农人紧张的在田间将麦秸打捆运走。这些以后会是很好的过冬柴草,平日里做饭也是少不得的燃料。有那心急的人,已经清整田地,准备再种一季庄稼。不时地有人在地头唱起几句梆子戏来。

    恍惚间,让这些陕北汉子们回到了不曾起兵造反之前的日子里,那个时候,麦收季节,陕西各地也是这般景象。收了麦子之后,晚间各处村社还会来上几处社火,唱上几段道情来庆祝一番。

    “小吴,河南的麦子长得不错嘛!你们的军粮有了!”

    贺一龙颇有些醋意的调侃着吴汝义。

    “贺大帅笑话了,不过眼下处处饥荒,要是手中无粮,怎么应付这遍地饥民?咱们手中有了粮食,那些饥民流民就会向潮水一样涌到义军旗下来!”

    “要是没有这点倚仗,大元帅和大将军也不敢向几位大帅许诺承担贵部在河南境内的粮饷开销!”吴汝义的颇为得意,却也令贺一龙一时无语。看来,自己同两位老兄弟之间的差距渐渐拉大了!

    许昌城中,向外发散着欢快喜悦的气氛。

    李自成和罗汝才组织了数百人的乐器班子吹吹打打的在城门外迎候五位老伙伴的到来。

    “李哥,外面都说你简朴,脱粟粗服,不好女乐,便是吃一只鸡都舍不得。今日如何这般的铺张?”

    老回回指着自己和李自成、罗汝才、贺一龙、刘宗敏等人面前桌案上那满满的杯盘罗列,面带笑意。庭院里,摆开了近百张八仙桌,闯营、曹营、回革五营的大小将领们齐齐的坐在一处,欢呼畅饮。各自的桌上也是酒肉丰富,更有用新麦子蒸的馍馍堆得和一座小山相仿。

    “若不是你老马和几位老兄弟来,你便是杀了我,咱们闯营、曹营眼下也舍不得杀牛吃肉的!”李自成故意的给老回回戴了一顶高帽子,指着老回回马守应桌上的大盆大碗的牛肉鸡鸭鲜鱼等物,“这可是我李自成和你曹哥从汴梁城里特意为你寻觅的清真厨师精心烹制而成的。”

    “为了你老马。咱曹操可是宰了七八头上好的鲁西黄牛的!”曹操罗汝才故意做出一副守财奴的嘴脸来,“这些牛要是不被宰了,可以耕种几十亩地,到了秋后可以打多少粮食。养活多少兵啊。。。。。”

    “多谢李哥!多谢曹哥!”虽然知道李自成和曹操的话未免有些不尽不实,但是马守应还是颇为感动。

    “二者,如今新麦子下来,各处又都在抢种秋庄稼,只要到秋后官军进不来河南。咱们义军掌控的河南便可以稍稍的缓一口气。”刘宗敏坐在革里眼贺一龙对面。也是咧着大嘴粗豪的笑个不停。

    有了较为稳定的军粮来源,又有雄厚的兵员基础,十余年来以走制敌的农民军,便可以好好的打打主意了。更何况,眼下在座的几位大元帅、大将军、大掌盘子的,都是从拥有稳固根据地当中尝到了大大的甜头的!

    翌日,在许昌的春秋楼,三家人马的高级将领、统帅,闯营的牛金星、宋献策、李岩,伍兴、顾君恩。曹营的吉珪等文人齐聚一堂,为下一步三家往何处去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打陕西!”

    “打湖广!”

    “打安庆、庐州!”

    争吵了半日,渐渐的形成了三派意见。其中,以打陕西和攻取湖广北部的承天、德安、荆州、襄阳四府的呼声为最高,声势也是最为浩大。支持者也是各自摆出攻打这里的好处来。

    打陕西,大家都是陕西人,自然是可以衣锦还乡。所谓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风光的场面给谁看?

    打湖广四府,则是实惠不少。这片土地眼下是大明朝廷所剩无几的产粮区之一,所谓的“湖广熟天下足”指的就是这一带。而且。眼下盘踞在这里的,正是农民军的死敌左良玉所部。眼下他正是奄奄一息的时候,正依靠湖广四府的人力物力财力来努力恢复元气。此时不打他,难道等到他养好伤口。恢复元气之后扑过来把大伙都掐死?

    一时间,倒是让李自成、罗汝才、马守应、贺一龙等人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闯王,大将军,列位大帅,学生倒是有一点愚钝之间,说出来供各位一笑。”李自成麾下文官行列里。顾君恩整整袍服站了起来。

    顾君恩相貌儒雅,颌下留了三缕长须,说话时带着湖广口音,却是承天府钟祥人氏。他穿了一身的文士服,今年约在四十余岁,早年曾是庠生,不久前与喻上猷、杨永裕一起投奔闯营,这与历史略有不同,历史上他是在李自成攻占襄阳后,才于崇祯十六年投奔的。

    顾君恩多谋略,作为谋士后,曾连连向李自成献计献策,提出各种方案,历史上也曾经提出先取陕西,再攻山西,后取北京的方略,李自成对他非常信任,基本听从。

    “学生以为,陕西也好,襄阳四府也好,都是要打的!只不过,要有一个先后次序。排的好了,陕西也好,襄阳四府也好,便如一树已熟透的果实,稍稍摇动一下便是俯拾可得!”

    “陕西当然要取,关中乃各位桑梓之邦,百二山河,得天下三分之二。关中西北士马素称海内精锐。取之定可建立基业,只是此时取之,失之过急也。”

    “然秦抚冯师孔死守潼关,潼关天险,飞鸟难度。背后又有孙传庭统领高杰、牛成虎等部,更有其在关中招募训练的新军。我义军若是强攻关中,势必要在潼关天险之地与陕西兵血战一番,便是打破潼关,也是伤亡巨大,未免得不偿失。何况,眼下陕西同河南一样,连年大旱,一样粮草匮乏。若不是大元帅和大将军在河南广施仁义,只怕河南早已是饿殍遍地了。所以,学生以为我义军,还是先要谋夺湖广的襄阳、德安、荆州、承天四府!”

    他神采飞扬的道“湖广盛产粮食,又以地势来言,同河南一样四通八达之地。夺下湖广,东可攻南直隶,南可攻两广贵州,西可夺四川,先夺取湖广为重地,显然比陕西有利。”

    “这位顾先生,那,我们打湖广,势必要同左良玉所部碰上,先生以为此战便比潼关之战简单?”

    蔺养成很是看不起这些读书人,满嘴跑运粮船,当真办事却又是一无是处。他故意的开口敲打一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