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百章 新野县
    ps  求订阅!求月票!

    从洛阳、汝州、宝丰、叶县、裕州、南阳、新野,一直到襄阳,这一带地区上空战云密布,杀气弥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从开封、洛阳等处发出的一道道滚单公文,被人快马送到各处州县。

    这些滚单上,按照各处州县的人口、田亩数目,一一罗列出需要过境人马筹措的粮食、饲草、柴禾、豆料,还有相应的民夫和车辆。滚单上面写的很清楚,某月某日至某月某日,某位将军麾下某部兵丁若干,骡马若干即将自某处经过你处,需你处筹措上述粮草夫马,修整道路,以供应大军过境。

    这是在明万历年间兴起的“一条鞭法”基础上,根据当下在农民军辖区内的各府州县情形,而提供钱粮支持保障的一种形式。即“以府、州、县岁中夏税秋粮存留起运之额,均徭里甲土贡雇募加银之额,总征而均支之”。相比较明军虽立有赋税法规,然官吏往往私行科派,其名不一,“于是设立滚单,以杜其弊”。滚单在征收程序上是很周到便捷的,其法为每里中以5户或10户为一单位,由衙门颁发滚单给里甲,逐户开列田亩数、银米数、应完数、期限,让里长、甲首挨次催缴。催征的期限称“比限”,可以5日一比,也可10日一比。到了应比的入期,花户必须亲自到衙门缴税,如来衙门后仍缴不出,就要受“比责”。

    这种制度,在领军南下的老回回、革里眼等人看来,自然是新奇万分,却是异常便捷方便的。

    “刘爷,这倒是个好办法!大军过境,不再为柴草粮秣之事发愁,便是人马宿营之地,也是有了安置。”

    马守应朝着队伍当中被数百名亲兵簇拥着的刘宗敏一抱拳,颇为佩服的言道。

    “马大帅倒是忒意的客套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逼出来的!”刘宗敏苦笑一声,指了指道路两旁隐现在山林树木之中的村庄寨子。

    小乱住城大乱住乡。从洛阳一直前往南阳,便是历史上著名的豫西围寨区,到处都是结赛自保的百姓。

    对乱世的预感。老百姓是非常敏锐的,任何村子,庄子,四周都筑有夯土围墙,围着庄子还挖有深壕。出入用吊桥,四角还建有箭楼,二十四小时都有人眺望。

    富点的庄子,围墙还用砖石堆砌,设置有马面、火炮,滚木礌石羊头石擂义夜、狼牙拍等守御器械一应俱全。大姓、大宗族,更是深墙大寨,有若军堡。

    太平盛世那样,四面透风,小而不设防的村庄现今是不存在的。如今各地多如牛毛的杆子、刀客、马贼之类,便让所有的村庄都筑起了围墙。

    当然,很多村庄寨子看起来是民,其实也不时兼当匪贼的做派。别说一些弱小的过路商人百姓,就是看起来孱弱的官兵也敢打劫。

    在徐老虎徐海东率领红二十五军的长征过程之中,就有老人回忆说,经过围寨区时,严加戒备。因为曾经有过整旅整团的部队在这一带被缴械的记录。到了抗战期间,汤司令长官的部队更是在豫西被民团缴械。

    一直到陈赓大将率军南渡黄河在伏牛山区开辟根据地,豫西的土匪、民团也是很强悍的武装力量。单兵作战能力极强。

    “这些寨子,若是一个一个的去打,不知道要消耗多少工夫,损失多少兵马。倒不如令地方政务官给他们分派一下。各处寨子缴纳多少粮米柴草,出多少民夫车马来帮助大军。这样,他们也可以过他们的日子,我等也少了些麻烦。”

    “哼!大元帅就是太过于仁厚了!要是依了咱老郝,这些寨子一个个的都开了他!给兄弟们发犒赏!”郝摇旗在马背上,虽然身上的棒疮还在隐隐作痛。但是仍旧是呲牙咧嘴的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摇旗!莫要胡说!误了大事,小心你的那颗黑头!”刘宗敏从心里一直看不上郝摇旗,如今有了这样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郝摇旗。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可以说是郝摇旗与老八队众将之间矛盾的典型写照。因为郝摇旗不是李自成的老八队嫡系人马,而是原隶属于高迎祥部下的。高闯王死后,郝摇旗才归属于李自成麾下。虽然他部下作战勇猛,但是军纪不好,颇能骚扰乡民,劫掠百姓。对此,刘宗敏、袁宗第、高一功等人都颇有微词。再加上他在商洛山闯营最艰难最低潮的时期领着自己的人马出走那件事,更是令老八队众将耿耿于怀。

    前几日,在议事厅上发生的那场风波,虽然在罗汝才的出面求情之下,暂且留住了郝摇旗的项上人头。“虽然有大将军为你求情,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怎么抢的曹营的马匹,便怎么给曹营的兄弟送回去!”

    说完这话,李自成满怀愧疚的面对着罗汝才,“汝才兄弟,我从我的老营当中再给你拨出三百匹好马,算是给你赔罪了。那几个受伤的兄弟,每人支给汤药费一百块银元。”

    三家议定的部署,便是以闯营的刘宗敏及郝摇旗所部,老回回马守应、革里眼贺一龙、左金王贺锦、乱世王蔺养成、改世王刘希尧等部,另有罗汝才部下的王龙所部飞龙营,共计近十二万人马,从开封、洛阳、汝州、南阳等地分别开往襄阳,同左良玉所部作战。

    “打着大元帅和咱老曹的旗号去襄阳,一路上要把声势造的大大的!让朝廷和左良玉那厮知道,咱们闯营、曹营、回革五营三家一道来寻他的晦气了!”曹操作为三家军队的军师,笑嘻嘻的给各家将帅交代着注意事项。

    “上次摇旗和袁宗第兄弟打着小罗虎的旗号把老左吓得一路逃回了襄阳。这次,咱们不妨来个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王龙,把你们之前龙虎营的旗号找出来,交给马大帅他们。让他们继续打出来,吓唬吓唬老左。但是,要让老左发现破绽,认为是咱们义军又在用龙虎营的旗号来吓唬他!引诱他放心大胆的从襄阳老窝里出来同在咱们打一仗!”

    曹操用力的拍了拍王龙的肩膀,“到时候,你马叔、两位贺叔、蔺叔、刘叔会佯装败退把老左的部队引诱到你的阵前,就要看你的部队比小虎子的队伍那个更强了!”

    王龙骄傲的将胸脯挺起。“请大元帅、大将军和各位大帅、将爷放心!虽然不敢说比罗虎的震山营强,但是至少不会比他的队伍差!”

    王龙的话,令曹操眼睛里闪烁着得意的光芒。有一抹几乎察觉不到的笑意出现在他的胖脸上。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李自成,“不要以为只有你李瞎子手上有新军精锐。咱老子手上也有!”

    “老马,老贺。”李自成听完了罗汝才讲明了作战部署,起身向老回回、革里眼等人一拱手。“打左良玉,所有的马匹、武器、甲胄,我闯营一件不取。都由你们和大将军两家分。”

    这个态度,自然是让老回回等人喜出望外。这年月,兵多将军大,兵马越多,说话的分量和本钱也就越多。对此,他们自然是感激不尽。但是,罗汝才却是本能的嗅到了一丝异样的气味。

    “打下德安四府,这些州县的政务官,便麻烦李岩兄弟你和伍兴先生二人安置选拔了。”

    这无疑是用缴获左良玉所部的战利品和俘虏,轻轻松松的将这四府地盘弄到了闯营账上!这未免算盘打得太精细了!

    “你个李瞎子。给咱老子等着!休想从咱老曹手里抢走那四府地盘!你有你的张良计,我也有我的过墙梯!”

    而闯曹两家的其余部队,则是悄悄的集结在陕县、渑池、新安、宜阳、灵宝、淅川、卢氏、嵩县一带,准备伏击从潼关出关偷袭农民军后方的孙传庭军队。

    “这一仗打完了。咱们就可以消消停停的回陕西老家去了!”李自成十分有激情的鼓励着在场众人。事实上,不但可以风风光光的回老家,而且,从此不再是所谓的流贼,而是一支堂堂正正割地而守的军队。

    长期以来,李岩等人为他谋划的割据鄂豫陕地区,逐步向东、向西、向北、向南扩展的战略便可以坚定的实施下去。

    “进了关中。大家不但可以回老家好生风光一下,咱们还可以向西打到西宁卫,到西番地那里弄来成千上万的好马,也可以打下榆林城。向蒙古人那里去抢,去买马!到时候,咱们手上有了几万、十几万好马,这天下还不是咱们的?!”罗汝才的鼓动,更加的形象直接。

    于是,回革五营和刘宗敏、郝摇旗、王龙等人的部队便出现在了南阳地区。

    这一带。不像是洛阳、开封一带早已为闯曹两家占据,早已将几位亲王的王庄土地物归原主,从那些收回了自己土地的农民手中按照约定收取粮草丁税。因为毕竟才从左良玉、猛如虎手中攻下来不久,虽然南阳的唐王府土地早已分给农人,但是,这一带的政务官却还没有完全配属到位。

    看着田地里已经收割完毕的小麦,偶尔会在水源较为丰沛的地面上见到些水稻,但是农人却没有那么积极主动的种植大豆等作物。而是冷冷的看着这不停的从寨前路过的军队。

    没有那么强有力的地方政权,老回回等人立刻感觉到了不便。

    不要说粮米柴草豆料住处,便是饮水都有些为难。

    “亏得是咱们分多路行军,要不然,只怕是连水都喝不上!又得去各处抢了!”

    新野城南关外,这里庙宇众多,有龙王庙、关帝庙、马神庙、财神庙等,距离城关不远处的几座寺庙庙宇宽阔,房屋高大,足够这数千人马驻扎下的。各部便各自择了一座庙宇安营。

    关帝庙内,革里眼贺一龙用一块绸子擦拭着眼镜上的尘土,让眼前呈现出一片光明。他身旁的左金王贺锦,将水壶举起咕嘟咕嘟的狠命灌了一气,擦擦嘴角的水珠,很是不满的发着牢骚。

    若是在别的地方,他们压根儿不用担心这种事,没有粮草,把兵丁撒出去,打粮就是了!

    可是,这里却不能如此。这里是闯曹两家的地盘。且不要说有闯营、曹营的大队人马在,有刘宗敏、王龙等闯曹两家的核心人物在,不能过分的放肆。何况,两家人马早就说得好。你们的粮草给养军饷器械由我们来负担。言下之意,就是你们要服从我们的军纪,不能在我们的地盘上造次。

    若不是罗汝才和李岩等人也曾考虑到这一点,在制订行军路线和规模时,特意加以注意。规定军队在进入南阳府南部地区之后,便是要兵分多路,每一路不过数千人,而且前后时间拉开。也好让当地有一个缓冲的时间。避免像以往那样,多达数十万规模的人马一窝蜂的沿着一条道路开进,既耽误时间,更是如同蝗虫一样将沿途各地变成一片荒漠。前面的部队通过时还有粮米草料柴禾菜蔬,可是等他们过去了,后面的部队再经过时,不要说粮米柴草了。连草棍都不一定有了!

    不要说在明末这种基本上是农业社会的灾荒年月,就是在本世纪初,驻守福建沿海地区的解放军某部,进行跨区机动训练。一个师的兵力从甲地到乙地进行驻训。结果,当地政府很悲催的发现,这一万多人和大量的车辆进入之后,地方上的市政体系崩溃了。

    首先,自来水系统无法满足需要。只能保证一个县城饮用水的供水管网,突然间增加了这么大的需求,完全满足不了需要。其次。道路系统完蛋了!大量的重型车辆在道路上往来奔跑,对于道路交通的压力可想而知。第三,副食品供应价格上涨。一个好的炊事班长能顶半个指导员,何况出外驻训这种行动。对于战士体能的消耗是巨大的。不吃好点怎么行?于是,各个伙食单位都是不惜本钱的外出采购副食品,结果,当地的副食品价格暴涨。

    现代的东南沿海地区都吃不消,更不要说明末的新野了!

    “抢什么!眼下已经是麦收过了,这里又不是灾荒那么严重的地面。咱们拿出银钱来。让老营司务带着人出去采买就是了!”

    作为这一路军马的主帅,刘宗敏倒是颇为镇定。一面命随行亲兵为他卸下身上的甲胄,一面很是轻松的同几位老乡打着哈哈。

    “给新野县发的滚单他们收到没有。派人去催一下!”王龙皱着眉头,这里已经是南阳与襄阳的交界之处了。新野距离襄阳只有一百多里,正是左良玉所部军马游骑出没无常的地域,天晓得这新野县内的士绅有没有和左良玉军相勾结的?万一要是左良玉兵马突然来一个奇袭,那可就容易闹出大笑话来的!还是要多加些小心才是!

    王龙领着自己的亲兵出外巡视,检查部队的驻扎和设防情形。好在大军扎营,早己经验丰富,各营各部都是有条不紊。三家的老营亲兵居住在关帝庙。一杆数丈高的大旗屹立在庙门的前方,旗缨雪白,却是用马鬃而制。旗枪银白,却是用白银所制。旗帜在风中横舒就卷,隐隐现出一个斗大的“闯”字,却是用黑缎子所绣。另有一面同样形制的“曹”字大纛高高挑起,向四外告知这里是闯曹两位大帅的驻节地。

    而老回回、革里眼、乱世王、左金王等人的旗号,更是在庙宇屋顶上、树梢上选择高处树立起来,唯恐别人不知晓他们的到来。

    几十个老营司务领着随军杂役,抬着一筐铜钱背着不少的银元脚步沉重的从关帝庙之中出来,往城关方向去了。

    南阳、新野等地虽然也见流民乞丐,不过至少百姓生活还算安定,各处村庄都有人气,不象别的地方饿殍遍野流民遍地,经常千里不见人烟,便是有钱也未必能够买得到菜蔬肉食。

    新野百里平川,东有棘水,北有批水,西有消水,又有湍水,可谓八水竞流,沃野百里,南阳之精华,尽在于此。

    “以前听人说三国,刘皇叔在新野驻扎时,刘表便告诉他,新野县颇有钱粮。看来,若是太平年月,新野县当真是个好地方!”

    “将爷,刘皇叔假仁假义的,不肯从刘表手里取荆州,咱们就替他拿下这荆襄九郡!”王龙的亲兵头目很是会凑趣的接着话头。

    王龙却也不予理会,只管观察着附近的地形,这是他跟随舅舅罗汝才多年来身上养成的良好习惯。不管怎么样沉溺酒色,这种生死大事却是丝毫不敢马虎的。消水河的两岸,周边尽是平原,不过河东岸的新野城面积并不大,城墙也颇为破败,在城的四周,各有一个小关。一座浮桥,跨越了河的两岸,通往新野城的南关。那些负责采买的兵丁正说笑着走过河去。

    一阵鼓乐响起,新野城门开放,一群衣冠整洁的士绅从城中涌出。在他们身后,不少人抬着猪羊牛酒等物,显然,是前来犒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