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百零二章 汉水!血水!(二)
    ps  继续求订阅,求月票!

    唐河县也称唐县,西南距襄樊约二百里,是个交通便捷的地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闯曹两家联军的老营便潜藏在此。这个位置,北上可以对付出潼关的孙传庭所部秦兵,南下可以迅速增援刘宗敏、老回回等人。李自成抵达后,因唐河县城迭经兵燹,残破不堪,所以大军没有进县城,而是驻扎在城北的源潭镇上。

    抵达源潭镇不久,李自成就探明了左良玉的实际兵力,知道此战必胜无疑。他先同牛金星、宋献策、李岩及几位大将商量,决定由刘宗敏全权指挥这次战役。没有料到,与罗汝才通气时,罗汝才竟提出希望由他的外甥王龙所部新军作为这次战役的主力来消灭左良玉一军主力,或者是用来攻取襄阳城。

    原来,自从开封之战后,由曹营的王龙、闯营的罗虎二人所组成的龙虎营之能攻善战令人刮目相看,罗汝才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胸无大志,实际上却很想在打左良玉时让曹营兵马再露一手。一方面,他认为曹营的战绩越显赫,他的地位就越稳固;另一方面,他也颇愿在新来的革左等人面前显示一下他的智谋与指挥能力。

    在场的还有牛、宋和吉珪。李自成听完罗汝才的请战要求后,稍微愣了一下,随即伸过手来拍拍罗的肩膀,亲切地笑着说 “汝才,我明白你的好意,可是这次打左良玉用不着你我亲自出马,派捷轩去就行啦。战场上如何使用调配兵马,咱们就都交给捷轩得了!捷轩是我的部下,也是你的部下,他又是王龙的长辈,你还怕他不给王龙立功的机会吗?。派他去打仗,打不好,我可以处分他,你也可以处分他。倘若你大将军亲自前去,万一左良玉凭着襄江作困兽挣扎。使你短时间攻不下来,岂不有损你的威名?”

    罗汝才说“倘若过了限期我那个不成器的外甥不能把襄阳拿下,双手捧给大元帅,请大元帅依照军法将他处分便是!”

    李自成哈哈大笑。说道“汝才,我的好兄弟,你把话说到哪里去了!……”

    “我是实实在在地向大元帅请战。自从我来到河南,在大元帅身边一年多来毫无寸功。既然大元帅瞧得起我,封我为大将军。就请派我去攻打襄阳,让我稍立寸功,免得心里总是惭愧。倘若无功,甘当军令!”

    在李自成心中,罗汝才已是迟早要割除的瘤子,他可以给对方许多赞扬和奖励,却决不乐见曹营真的在战争中壮大;开封之战后,他就颇为后悔让王龙同罗虎一道去山东放外队,白白的让曹营扩张了实力。在进攻襄阳这件事上,更不愿由罗汝才揽下大功。

    他又笑着说 汝才。这是什么话!你在十三家七十二营的首领中是有名的足智多谋。这一年多来我们取得的胜利哪一场少得了曹营?就拿最近打傅宗龙、打杨文岳来说,曹营立下的功劳也是有目共睹。我知道,由你去指挥襄樊军事,我可以完全放心。不过,经过朱仙镇一战,左良玉手下的精兵良将差不多损失光了,目前虽然号称有二十万众,但大都是近几个月来在襄樊招降纳叛、杂凑起来的乌合之众,既没有操练,也没有纪律。所以我思量再三。攻打襄阳用不着劳动大将军亲自出马,交给捷轩办好这件事就成了。”

    罗汝才不由心里一阵冷笑。暗想,十天前在许昌,你为了把革里眼、老回回拴在身边。就让宋矮子把左军说得那么强大,好像非大家一齐出力就打不赢,现在深怕我曹操立功,又把左军说得那么窝囊。一张嘴皮翻来翻去,说的都是鬼话!但是不好直接点明李自成的前后矛盾,只好再逼问一句 “大元帅。你是担心我收拾不了左良玉,可又不愿明说,是不是?我愿意对大元帅立下军令状。倘若我不能在限期内攻下襄阳,甘受处分!”

    李自成笑着向罗汝才悄悄反问“汝才,如今只有牛先生、宋军师和吉军师在场,屋中别无他人。你我情同手足,无话不可明言。你是不是担心刘捷轩指挥不好这次进攻襄阳之战?”

    罗汝才说“捷轩跟我也是多年朋友,我深知他有勇有谋,不愧大将之才。不过在许昌……”

    他正忍不住要把李自成在许昌时说的关于襄阳战役如何艰难,地形如何不利于进攻一方的那些话给原样端出来,吉珪赶快打圆场说“我们曹帅平素谈起捷轩将军,总是赞不绝口。由捷轩将军统兵,岂有不放心之理?今天大将军向大元帅请求带兵,只不过是借此机会,想为大元帅开国创业略效微劳。既然大元帅认为用不着大将军亲自前去,且已决定命捷轩将军担此重任,曹帅,我看这一次你就不用多辛苦了。”

    罗汝才已冷静下来,勉强说道“也好,也好。不过此后再有重要战役,我还要向大元帅请战哩!”

    李自成说“日后有需要的时候,自然免不了请你代我出马。这次让刘捷轩前去,你我等待捷音好啦。这几天你只管好好休息兵马,等把孙老头的军队从潼关里诱出来,我还有军机大事要随时同你商量。”

    罗汝才琢磨着李自成后一句话的意思,没有马上回答。他知道,自从闯罗联营以来,李自成就一直提防着,惟恐曹营中途散伙。而由于《谶记》之类的鬼玩意,他也很难再像当初同张献忠那样与闯营“好合好散”。现在李自成表面说有大事要随时商量,实际恐怕仍然是担心他突然把队伍拉走。正琢磨着,只听宋献策开口说“这样安排很好,请大将军不必多操心了。献策忝为闯王军师,尚且要留在闯王左右,以备随时咨询,何况大将军位在诸将之上,又兼老谋深算,一言九鼎,岂可轻离闯王左右。”

    牛金星也说“大元帅同大将军已经商定,占领襄阳之后。往南去再占领承天、荆州、夷陵、德安诸地,即可暂以荆襄为立足之地,号召天下,然后以摧枯拉朽之势夺取明朝江山。目前金星与宋军师本着大元帅谕示。不时就将来如何建国,如何制定中央与地方文武官制,如何制定新朝爵禄,进行商讨。至于下一步如何北伐南征,廓清四海。更要预为谋划。凡此种种大事,大元帅都需要随时同大将军商量。大元帅为此离不开大将军,想大将军必能深谅大元帅的信赖热诚。”

    罗汝才已完全恢复他固有的说话口气,说道“我老曹竭诚拥戴大元帅建立万世江山,纵使在战场上肝脑涂地,也在所不辞。只是我在十三家义军首领中是有名的酒色之徒,胸无大志,平日又不喜欢读书,所以如何为新朝建立各种制度,我都不懂。只知遵奉决断。我惟一的心愿是,大元帅登极之后,能让我做一个富贵闲人,姬妾罗列,酒肉歌舞不缺,我就感谢皇恩浩荡了。”

    李自成表面上佯装相信罗汝才的鬼话,哈哈大笑。牛金星、宋献策二人也跟着大笑。笑过之后,李自成说道“汝才,你的要求太低了。倘若我受部下文武诚心拥戴,克创基业。身登大宝,老弟必将封为王爵,颁给铁券,世世承袭。与国同休!”

    罗汝才赶快起身,向李自成深深一拜,说道“罗汝才并无寸功,受此旷代殊恩,实不敢当,但求在新朝安享太平之福。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天中午,李自成设宴款待罗汝才和吉珪,席上谈得十分欢畅。宴后告别时,李自成送给罗汝才一个玛瑙山子,上边刻着亭台楼阁、松鹤鹿群。这原是北京皇宫宝物,福王“之国”时带往洛阳,又从福王宫到了李自成手中。另外,还送给汝才骏马一匹;送给吉珪佩玉一块,纹银五百两。那佩玉是洛阳北邙山汉墓中出土之物,据说带在身上可以避免腰疼。

    午饭后,袁宗第领着自己的亲兵快马驰过曹营的驻地,声称是奉了大元帅的将令,南下往承天、德安等处去,截断左良玉兵马东下退路。

    “子玉,看到没有,咱们这位大元帅,这次不光是要占了这块鱼米之乡,更是要一战解决了左良玉!”

    “大帅,左良玉被打垮了,献陵被攻克,陵寝有失,势必明廷震动,若是孙传庭出了潼关,更是有来无回的下场。学生,倒是开始为大将军担心了!”吉珪却是面无喜色,相反却是满脸都是阴霾和愁容。

    “你的意思是说?”

    “大帅,莫要忘了那句话,自古共患难易,共富贵难。何况,大帅你是手握重兵,如何能够让李闯放心的与您共享江山?!”

    说完这话,吉珪更加阴冷的说了一句,“何况,李闯已经开始动手了!大帅的部下,有不少人已经明里暗里同闯营众人走得很近了。现在,口中心中只有他这个狗屁奉天倡义文武大元帅的人,在咱们曹营,已经不在少数了。”

    “他挖我老曹的墙角?不可能挖得动!多少人想挖,咱老曹的子弟兵都是纹丝不动!”

    “如果,他先挖了回革五营的墙角,再让回革五营的兵马和他的老底子一起来对付咱们曹营呢?”吉珪见罗汝才有些动了心,迅速的又补上了一刀。“大帅,回革五营的五位大帅,已经不是一条心了!您忘了日前革里眼和老回回他们在许昌向您说的那番话了?!”

    在许昌明定了襄阳战役和消灭孙传庭的计划之后,贺一龙邀了马守应一起来到曹营。罗汝才吩咐手下捧出上好的果品茶点招待二人。他因贺锦、刘希尧、蔺养成没有同来,就先问道“往常都是齐进齐出,今日怎么五缺三,那三位老弟没有同来快活快活?”

    贺一龙说“没有邀他们,这样我们更好谈话。”

    马守应说“唉,没想到自家弟兄也会攀高枝,将来只怕吃不尽的后悔药!”

    贺一龙说“人各有志,现在不用去说他们。我心里不服的是,方才议事时,为了不让我们回英霍山的老地盘,宋孩儿就说打左良玉得大家一齐出力;可是,分派差事却是仍旧是让我们担任诱敌、警戒之事,看刘铁匠一人立功罢了。”

    “是啊,”罗汝才想起了郝摇旗抢曹营战马的事。一股牢骚又从心头升起,“江湖上说话都讲个诚信,何况是几十万大军的统帅,变来变去。怎能服人?我老曹虽被别人说得像个琉璃猴子,对朋友可是说一是一,从不含糊!”

    “那是!我只希望今后能跟着曹帅一起干,放心!舒畅!” 贺一龙说。

    “我也是。” 马守应说,“只要曹哥瞧得起。我们都跟着你!哎,曹哥你说,这次拿下襄阳后,下一步会向哪里进军?会给我们什么差遣?”

    “拿下襄阳后,倘无意外,第一步应该会南下承天。然后一路往东进攻德安,再往东就回到你们的老地盘;另一路会继续南下,经过荆门、松滋,占领湘西北一带……”

    “好!最好让我走这一路,让我老回回也去南边逛一逛。离他大元帅远一点。还有武昌呢?曹哥怎么把武昌给忘了?”

    罗汝才笑道“我正要说,被你个急急风给打断了。武昌肯定要去,不过这还要看左良玉下一步怎么走。此外,拿下襄阳后,还有个肘腋之患,是郧阳的高斗枢……”

    “打郧阳我可不去!” 马守应又抢着说。

    “为什么?” 罗汝才问。

    “那高斗枢是块难啃的骨头;再说王光恩、王光兴都在那里,那可是自家窝里飞出去的,彼此有些什么花花招都一清二楚,这仗不好打!”

    几个人听了都笑起来。吉珪在笑声中冷冷说道 “其实,这次打襄阳。根本就是一步臭棋!”

    “吉先生此话怎说?” 贺一龙不解地问。

    “刚才曹帅说的,都是拿下襄阳后的棋路。如果我们把棋势倒过来,先攻德安,再拿承天。然后进兵襄阳,左良玉还能往哪里逃?他只能窜往郧阳。别说勋阳地瘠民贫,粮草不易补给,就说那勋阳巡抚高斗枢可不是省油的灯。听说去年夏天,丁启睿、左良玉经过郧阳,高斗枢就婉拒他们入城。连丁启睿都是在城外关帝庙过的夜。如今他会放左良玉进城?我看不会!不管放不放,我们都可悠悠地看一场好戏!”

    “高明!“贺一龙脱口赞道,“吉先生真是满腹韬略。可这么好的棋路,怎么不向闯王提出来?”

    吉珪笑而不答。他从来认为,外界多股军事力量的均衡存在,是对曹营的最大保护,所以朱仙镇战役时,他就主张要放左良玉一条生路,现在更不希望左良玉被彻底消灭。但这话他不好对回革等明言。听贺一龙又问一遍,他才淡然一笑,说“他那里有能掐会算的宋军师,何用区区我来多言!”

    “什么能掐会算,宋矮子都是瞎子吹灯——胡吹!” 马守应说了这句,自己先哈哈笑起来,望着贺一龙说,“老革,我可不是说你。我知道你的厉害,吹灯一吹一个准!”

    “就说当日开封之战,照宋矮子的打卦,应该是等到今年春天再去围攻开封,如果不是曹哥的外甥王龙和闯营的罗虎突然间带着几十万人回来了,只怕咱们现在还在豫东打转转呢!”

    。。。。。。

    想起了当日几个人在许昌的话,再想想今日袁宗第大队人马往承天、德安等处去,曹操猛地觉得后背一阵发冷。“难道说,李自成当真在回革五营和我曹营当中安插拉拢了不少人过去?不然,子玉当日所分析的襄阳战役弊端,顶多只是将左良玉从襄阳赶走,如何传到了李自成的耳朵里,怎么今日得到了补救?”

    心中七上八下之间,吉珪也是满脸都是阴云密布的神情急匆匆的来到了曹操的住处。

    “大帅,袁宗第引兵马三万,步骑各半急匆匆的往德安方向去了。”

    “走哪条路?”罗汝才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能在手下人们面前表现出惊慌失措的样子来。

    “从唐河出兵,经湖阳、入枣阳,趋随州,攻破德安,然后调转过来,占领应城、京山,回师攻陷承天,至于说是不是还有别的人领兵马往其他的州府,眼下就不得而知了!”吉珪倒是不像罗汝才那样努力的控制着情绪,而是颇有些气急败坏的味道。

    “长此以往下去,大将军想要常保富贵,手握雄兵歌舞饮酒,非但是一场春梦,只怕首级也是不能保全了!”

    “子玉,不必担心。眼下左良玉还未曾打垮,承天等地也未能攻破,孙老儿更是还在潼关之内埋头练兵,种棉花修水利,忙得不亦说乎。哪里还有精力出关来和咱们打仗?”

    似乎是专门要和罗汝才作对,曹营的一员大将赵元吉兴冲冲的跑进来报信。

    “大帅,王龙派人送来的紧急军报,左良玉的前营人马数万人,已经从襄阳渡过汉水,到了樊城,直奔新野邓县一线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