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百零九章 主公,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吧?!
    黄太吉死了?!听得这样突如其来的消息,顿时让施琅与李华梅夫妇二人颇为惊讶甚至是震动!施琅更是脸上神色微妙,脑海之中有些浮想联翩,他已经开始迅速的分析着黄太吉此人身后,会对辽东反贼的内部权力格局产生什么样的影响,那位在塔山阵地和辽阳与他几次交手的多尔衮能不能登上辽贼集团的权力巅峰?

    这些想法,都要在李守汉那里了解到有关黄太吉之死的详细情况之后才能得到印证和分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可是,此时却是接待各处来使的场合,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开口询问的。

    “华宸这小子如何便留在了李家口?”

    高踞在主位上的李守汉,却是丝毫没有施琅脑海当中那番倒海翻江的思考,只管问随同大姐和大姐夫一道出海西行的五儿子李华宸的去处。

    “禀父帅,五弟此番跟随儿臣夫妇出海,一路上便是高呼果然是行万里路远远胜过读万卷书。船队初抵达忽鲁莫斯时便欲效仿二弟、三弟等人的作为,在当地留守,也为我南粤军开疆拓土。但是华梅担心当地风土人情,民风彪悍,且又有诸多种族,风气信仰皆不同,事务繁剧,唯恐五弟身体吃不消,故而未曾允准。”

    “不想到了木骨都束时,五弟又提出来了,此次虽然又被华梅申斥了一番,然我观五弟一心建立功业,也怕伤了他的心。也在私下里同华梅商议,若是有合适的所在,不妨便留一部人马,若干船只给五弟,让他去施展一番。”

    “船队抵达李家口,五弟便又提出了要在此扼守欧罗巴与奥斯曼咽喉所在之地驻守。见其意甚为坚决,华梅与我也不好再行拦阻,便留了二千人,与大小船只十余号,火炮百余门。又有五十万银元与他。”

    “不想我们前脚走,后脚五弟便从李家口出兵,跨海南下征讨对面的土人,一举攻克了数座土人和西班牙人的城池。用城市之中所获之财富于当地招募土人为兵。继而北上李家口威吓西班牙人!”

    果然,李家的几个儿子个个都是好手,耳濡目染之中,这种恃强凌弱,以众欺寡的手段玩弄的出神入化。

    一举攻克了北部非洲与李家口隔海相望的几座城市。又在这些摩尔人当中招募精壮当兵组成自己的武装力量。跟着挥戈北上,威胁西班牙人。同时在自己的地盘上宣布信仰自由,前提是你得遵守我的法律和制度,否则,大炮和钢刀会教你做人的!

    这样的举动,不但让南粤军在这扼守地中海和大西洋的分界点,控制欧罗巴和北非之间的要点上有了坚固的支撑,同时也因为在伊比利亚半岛痛打了一番西班牙人的作为,顿时让隔壁的奥斯曼苏丹易卜拉欣一世大为高兴,认为这是胡大派到自己身边的天使!

    此时的奥斯曼苏丹易卜拉欣一世他1640年从长兄穆拉德四世接位。

    他的一位朝臣曾经这样描述他“苏丹落入后宫的亲信和同伴、侏儒、哑巴、宦官及女人们的手中。他们一道把所有的事情都弄得一团糟。”由此可见,这样的君主在朝执掌大权,奥斯曼帝国会变成什么样子。

    于是,奥斯曼苏丹易卜拉欣一世便准备派出重臣乘坐快船赶上施琅李华梅夫妇的船队,声称要对东方来拜见伟大的公爵殿下。

    但是,眼下奥斯曼帝国内部也是各种势力犬牙交错,都亟需有强大的助力帮助自己一举打败对手。经过国内各种派系势力的一番纵横交错的利益搏杀之后,终于在最短的时间内达成了平衡。科普律鲁家族得到了各个势力的认同。

    于是,苏丹陛下驾前的宠臣穆罕默德科普律鲁便和英格兰王国议会军的骨干分子温斯坦莱一道出现在了李公爵殿下招待远方使者的晚宴上。

    而荷兰人,则是很委屈的坐在距离公爵殿下较远的位置上。在灯火映照下,勉强能够看得清公爵殿下的五官样貌。不过,这群低地佬随即便释然了。只要公爵殿下能够确保咱们的商业利益,不要说同样在宴会厅里享受丰盛的晚宴了。就是让咱们到厕所门口去吃饭,也不是不可以的!

    作为十分合格的商人,荷兰人的节操也是全数换成了金币和银元了。只要能够换来那些黄澄澄亮闪闪的硬货,他们可以把粮食卖给敌人,把兵器卖给敌人,把火药卖给敌人。让他们用来进攻自己国家的军队。

    但是,荷兰人们却怎么也不会知道,眼前的这个英格兰土鳖,可是日后在人类思想哲学发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一笔的人物。

    温斯坦莱在英格兰内战结束后,将会成为掘地派领袖,1649年1月,温斯坦莱发表了《新的正义的法律》,提出在土地公有制的基础上,共同利用土地和享受土地果实的思想。为了实现这一理想,1649年4月,他率领一群贫苦农民到塞利郡圣乔治山开垦荒地。这就是英国历史上著名的掘地派运动。作为掘地派运动的领袖,温斯坦莱留下的主要著作有《新的正义的法律》(1649)、《英国被压迫的穷人的宣言》(1649)和《自由法》(1651)。

    而且,他被视为空想社会主义的奠基人。

    眼前可谓食前方丈,酒肉堆积。同此时刚刚从中世纪的黑暗时代里往外爬的欧洲土鳖们的饮食相比,李守汉这位公爵大人招待客人的酒宴可谓是丰盛至极。特别是考虑到来客的饮食风俗,桌上鸡鸭罗列,鱼虾堆积,牛羊成盘。

    “公爵殿下,奥斯曼苏丹陛下的臣子,他的库尔穆罕默德科普律鲁,向您表示最崇敬的致意。”抖抖宽大的袍袖,在灯火的映射下,科普律鲁身上的绸缎袍子闪烁着诱人的光芒。

    口中说得恭敬,但是科普律鲁却是傲然屹立,只是双手交叉在胸前,微微的弯了一下腰,算是行礼了。

    在场的荷兰人看了不由得心中阵阵冷笑,“你们这群该死的异教徒。往日里仗着兵力强悍,对我们这些上帝的子民作威作福,如今还想把这套用在李公爵身上,只怕要倒霉了!”

    这些荷兰人。都是往返于阿姆斯特丹、里斯本和南中各处的老油条了,对于沿途各处的风土人情熟悉得很,对于南粤军的习惯、规章制度,风俗忌讳也是了解得紧。他们知道,任何人。就算你是罗马教皇,见了李公爵也必须按照东方的礼节跪下,叩头。

    可是今天这个科普律鲁却是只鞠了个躬便打算蒙混过去,这如何能够使得?!

    在场的南粤军众人,文官从李沛霖开始,武官自郑芝龙以下,顿时停杯不饮,整个宴会厅立刻安静了下来,气氛骤然变得有些紧张。

    在门口和宴会厅内值班的近卫和亲兵们,有人已经开始调整自己的状态。随时准备扑上前去将这个不知死活的蛮夷使者拉出去打一顿再说!

    “你说你是奥斯曼苏丹的使者?那你知道你那苏丹又是何等的出身吗?”李守汉放下手中的酒杯,眯缝起眼睛,声音平静异常,如同千年寒潭的水面一样。

    虽然听不懂李守汉在说什么,但是,从他的语气音调当中,科普律鲁敏锐的觉察出,这位东方的君主要发怒了!

    “你那主子,所谓的奥斯曼苏丹,不过是前我大明藩属鲁密国属下部落。靠着泰西诸国纷争,鲁密国日渐衰落,你那奥斯曼方才趁势而起!于鲁密国内起兵叛乱,吞并了故主的基业。之后更是东征西讨,方才有了今日之势!却如何敢在吾面前肆意放肆!”

    得!李守汉把奥斯曼苏丹的老底子给拆穿了!奥斯曼人原本居住中亚阿姆河流域,实际上就是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花剌子模地区,属于西突厥乌古斯人卡伊部落,时为花剌子模沙王朝的臣属。自古从事游牧,逐水草而居。铁木真率领蒙古大军开始向西扩张。迫使他们迁移。最初他们依附于塞尔柱土克曼人建立的罗姆苏丹国,在和拜占庭帝国相邻的萨卡利亚河畔得到一块封地。部落酋长埃尔托格鲁尔死后,他的儿子奥斯曼(1258~1326年)继位。继其父担任部落首领,1299年,奥斯曼趁塞尔柱罗姆苏丹国分裂,正式宣布独立,称号“加齐”,奠定了奥斯曼国家的雏形。

    1326年,奥斯曼之子奥尔汗(1326~1360在位)继位后,改称总督,建立了常备军,吞并了罗姆苏丹国之大部分地区。于1331年,打伤了拜占庭帝国国王,并攻占了尼西亚城,并迁都于此。

    之后几代人的东征西讨南打北拉,先后从拜占庭帝国手里抢来了西色雷斯、马其顿、索菲亚、萨洛尼卡和整个希腊北部,迫使保加利亚和塞尔维亚统治者称臣纳贡。又在科索沃战役中大败塞尔维亚、保加利亚、匈牙利联军。

    在1396年的尼科堡战役中,一举打败了匈牙利、法兰西、德意志等国的联军,将近一万名十字军被俘,除了用巨款赎回300名贵族骑士外,其余的几乎全部被杀。

    可谓是所向无敌,纵横捭阖。

    但是,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往往是水淹七军,威震华夏,武功达到了顶峰之后,紧接着就该是走麦城的精彩情节了。

    在同瘸狼帖木儿的战争之中,奥斯曼苏丹巴耶塞特被俘。坐进了帖木儿为他准备的铁笼轿子里。

    这场安卡拉战役,虽然暂时缓解了拜占庭帝国的危机,没有那么早的把君士坦丁堡变成伊斯坦布尔。但是却也只是暂时缓解而已。几十年后,奥斯曼成为了控制着亚洲西部、欧洲东南部及地中海东部地区的霸主,依靠着手中强大的中央集权体制、军事革新及铁一般的军纪而打造出来的陆军,奥斯曼帝国将陆地疆域扩张到欧洲及北非。而奥斯曼帝国的海军亦非弱者,从意大利城邦及葡萄牙人手里争夺及保障了黑海、爱琴海、地中海、红海及印度洋的远航路线。一举控制了欧洲对东方的贸易路线。

    但是,安卡拉战役,却是历代奥斯曼苏丹心目之中永远的痛。成为了不能被人触碰的逆鳞和伤口。

    可是,今天李守汉却是要揭开这块逆鳞!

    “当年的帖木儿,在我大明看来,不过是元驸马而已,且其人接受我大明册封。尔等为我大明封臣所败,又有何等颜面在吾面前威风?!”

    原来如此!李沛霖明白了。主公这是要打消一下来使的锐气,免得他过于嚣张跋扈。这又有何难?讲起自古以来,又有谁是我天朝上国的对手?

    “你那奥斯曼,不过是突厥裔种罢了!当年突厥可汗为我大唐天子所败。一路溃逃向西,沿途子孙蕃息,才有了后来的塞尔柱等部。而突厥可汗之阿史那家族,于我大唐朝中为官者不知凡几。今我家主公,为陇西李家贵胄。尔等不过是他家之旧日奴才罢了!今日见了故主,却在那里摆什么威风?!”

    君臣二人的这一通抢白,被通事毫不犹豫一点不迟疑的翻译给了科普律鲁听,在场的人们听了之后无不是颜色更变。南粤军的人们个个都是精神抖擞,脸上浮现出来一抹傲气,眼前的这些家伙,不过是些旧日的奴才罢了,或者是奴才的奴才。

    而随同科普律鲁前来的使团成员,却是涨红了脸,口中低声咆哮喝骂。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从脸上的神情来看,也是被李守汉和李沛霖的这番话给激怒了。

    倒是郑芝龙在自己的桌案后面有些愕然,虽然知道自己的这个亲家素来厚黑,但是,却不曾想到,此人居然无耻到了这般地步?永乐年间的帖木儿,贞观年间的阿史那都能被他拿出来说事。这世界上还有比他更加厚颜无耻之人吗?

    “父帅果然厉害!”施琅在一旁却是眉花眼笑,他曾经听闻传教士说过,在泰西之地,流传这样的话。“你看好一块土地,只管去抢好了。抢到了手,辩护律师总是能够找到的。”何况,我们又没有强抢。而是拿出了多少年前的字据和历史书来了!

    多年来,南粤军虽然不曾与奥斯曼帝国的陆军在陆地上争雄,但是,左天鹏等人的水师右翼舰队却曾经多次在印度洋、马六甲海峡及摩鹿加群岛一带海面与奥斯曼帝国的海军舰只发生冲突。

    而且,刚刚平息的南洋诸岛风潮,根据郑森缴获的文件来看。几位参与叛乱的苏丹都与奥斯曼帝国有瓜葛。众人都在兴奋而略带有些紧张的等待着,只要李守汉的一个神色、命令,或是眼前这个奥斯曼帝国的使者有什么不利的举动,立刻将这群使者当场拿下,然后挥师西征的便是!

    倒是科普律鲁,丝毫不以为忤,听完了通事的翻译之后,整理一下衣物,口中流畅平静的说出了一番话被通事传译过来。

    “外邦小臣僻处蛮荒,疏于礼仪。既然大王为小臣指出此间疏漏之事,那小臣自当改过便是。”

    说完,便在礼司官员的指引之下,山呼舞蹈,三拜九叩。

    也不知道是礼司官员忘记了,还是科普律鲁这家伙不懂得三拜九叩是什么级别的礼节,当他叩首已毕站起身来时,南粤军众人看他的眼神已经和善了许多。

    但是,众人却不知道,此时的奥斯曼帝国,外表虽然国力仍旧可以力压欧洲各国,但是,再强大的国家,也架不住不停的出现弱智苏丹在位,妇人掌权的局面从内部大肆消耗国力。话说,垂帘听政和太监干政这种事情,也不止是我天朝的特产。

    从进入西元十七世纪以来,奥斯曼便是政变不停,叛乱不断,相当于御林军的苏丹亲军竟然和勋贵大臣们合谋,发动政变,把被他们拥立的,算得上是奥斯曼二世用弓弦勒死。弄死了奥斯曼二世的勋贵大臣们和苏丹亲军们无法达成妥协,于是就重新把被他们赶下台,关了四年多的弱智穆斯塔法一世抬出来继续当苏丹。(是不是有点像北洋时期的泥菩萨黎元洪?)

    穆斯塔法一世当了一年苏丹后,他的弟媳妇、艾哈迈德一世的苏丹娜(皇后)希腊人克塞姆发动政变,再次囚禁了脑残穆斯塔法一世,然后扶植她自己的亲儿子、穆斯塔法一世的侄子穆拉德四世登基,此时穆拉德四世只有十一岁,大权尽在瓦丽德(太后)克塞姆手中。

    但是克塞姆明显低估了自己儿子穆拉德四世的能力,穆拉德四世十八岁那年,苏丹亲军再次叛乱,砍死了无数大臣,同时也把克塞姆的实力削弱了不少,基本是一个三败俱伤的局面。

    第二年(1632年),20岁穆拉德四世在自己培育的亲军和大臣们的支持下,迅速平定了苏丹亲军叛乱,然后重新组建了新军,同时也让他老妈收敛了很多。然后还想扶植穆拉德四世的弟弟拜耶扎德上台,结果穆拉德四世找了个由头把拜耶扎德给宰了。之后克塞姆就老实多了。

    说起来穆拉德四世也是个狠人,他上台后一扫之前两任苏丹的颓势和屈辱,迅速平定了叙利亚、黎巴嫩等地的叛乱,并且把叛乱者的领导人法赫鲁丁二世给宰了。

    之后又两次亲征波斯占领了哈马丹、埃里温、大不里士跟巴格达,直接搞定两河流域,穆拉德四世也是奥斯曼帝国中最后一个御驾亲征的苏丹。

    不过穆拉德四世喜欢酗酒,1640年因为肝硬化去世,在病重期间,曾经下旨要求立刻杀了他的弟弟易卜拉欣一世,因为他的这个弟弟跟他的伯父一样,也是个弱智。为了防止他伯父的旧事重演,所以他决定先消除这个隐患,结果他的老妈坚决反对这么干,于是穆拉德四世去世后,他的弱智弟弟被他老妈扶上了苏丹的宝座,称作易卜拉欣一世。而此时,奥斯曼帝国则是正式进入了妇寺干政时期。

    动荡的年代,皇权暗弱,外戚专权。正是野心家们施展抱负的大好时节。

    科普律鲁和他的家族,便是这些野心家当中的翘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