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百一十章 奥斯曼的礼物。
    ps  这几天就不想说什么,简直是雪上加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年底了突如其来的工作就不说啥了,偏偏又来了一个傻逼,在领导面前卖弄。把我原本的方案计划给折腾的一塌糊涂,平白的增加不少工作量。

    我是为了贵我两国的和平和友谊而来。

    几乎所有的外交使者都是这套口号。但是,华丽而高大上的外衣下面包裹的,才是最真实,最赤条条的目的。

    科普律鲁此番前来,也是在这样堂而皇之的旗帜下,带来了奥斯曼帝国和他的家族的利益诉求。

    “通商?开放口岸?税收问题?”

    对于这样的使者,礼司的官员们可是见得多了,已经形成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流程,甚至连基本的文书都有了一个固定的格式,只是留出国家的名字、开发口岸的地理位置,以及相关税率,双方各自应尽的义务等空白不填。

    从国家的角度出发,在奥斯曼帝国朝廷看来,欧洲各国的战事打了十多年,眼下也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似乎在源源不断到来的军火物资的支持下,这场战争有旷日持久,连续不断的势头。(而且,凡是被卷进去的国家或是贵族,便是永远也不敢停下来!想退出战争?!看看你周围的邻居家不断增加的大炮,杀红了眼睛的军队,你敢停下来,退出战斗,那么你的领地、臣民,城堡、别墅,情妇,子女,金币,珠宝,骏马,都有可能变成别人的财物。而你自己,可能就要去伺候上帝他老人家了。虽然都标榜自己是上帝最虔诚的信徒,但是真的要去伺候他老人家,在他老人家的光环里享受荣耀。却是没有人愿意去。)

    所以,一直视欧洲为自己的禁脔,一直想彻底打倒十字架的奥斯曼帝国君臣们,便想起了那句名言。“趁你病,要你命!”

    一面对欧洲各国大打出手,向西,向北进军,一直打到乌克兰草原。把原本归蒙古人所有的土地尽数抢过来,一面渡过大海,向南进军,把努比亚人、阿拉伯人的地盘都变成自己的,还有盛产小麦的埃及。

    但是,这样一来,需要的军火物资粮草,可就是一个巨大的天文数字了。何况,还要有无数的兵员为贵族们冲杀在第一线。

    不久之前从奥斯曼眼皮底下路过的那个冈萨雷斯靠着手下的一群倭国雇佣兵居然在葡萄牙大大让西班牙人吃了瘪。而且,作为买路钱和投名状留给苏丹陛下的数千雇佣兵。居然在巴尔干半岛杀得那些彪悍的山民血流成河抱头鼠窜,无数往日里需要数万人马围攻几年才能打下来的城堡,在这群雇佣兵的疯狂攻击下,很快城堡主楼上就飘扬着代表奥斯曼苏丹的旗帜了。

    虽然付出的代价是城堡内财富的一半,但是比较起来几万大军数年的消耗和伤亡,这样的雇佣兵算得上是价廉物美了。

    所以,在冈萨雷斯一世国王的一番巧舌如簧之下,拍着胸脯表示愿意居中牵线搭桥之后,奥斯曼帝国决定派遣科普律鲁到广州面见李公爵,就双方的通商贸易活动。和在李公爵的辖区之内招募雇佣兵一事达成协议。

    于公如此,于私,科普律鲁也是带着家族的使命而来。

    “小使回去之后,敝国苏丹便要我去担任外省的总督。所以。我为了镇压各地的叛乱,让那些心怀不轨的帕夏们不敢造次,手中也是要有一支强悍的武装力量才可以!所以,我愿意以家中私财,招募至少一万倭国兵马供我驱策。”

    科普律鲁也是开门见山,递上了奥斯曼苏丹给李守汉的国书和礼单之后。便直截了当的说出了公私两面的目的。

    作为类似于清代八旗包衣制度的库尔制度,为奥斯曼帝国的兴盛和权力之集中于苏丹一人做出了制度上的支持。那些被从各地选来拥有良好家庭出身的男童,在苏丹的照料下长大成人,成为所谓苏丹的库尔,也就是苏丹的奴隶。但是,请注意,这里,苏丹的奴隶并不是什么贬义词,不是什么身份低贱的象征,而是类似于皇帝的奴才一样身份。

    “又是一个曹操!打算挟天子以令诸侯!”在一旁打量着这两个远方使者的李沛霖,脸上不禁发出阵阵冷笑。

    “贵使却不曾说,令主公打算在倭国招募多少雇佣兵?”

    “这要看大王的意思了。但是,敝国苏丹表示,至少要两三万人,全部配备好武器和铠甲。我们可以一起计算费用。”

    哼!还不是曹操?皇帝才打算招募两三万人,你自己就打算招募一万私兵,不是心中有所图谋是什么?!

    话说, 穆罕默德科普律鲁也是库尔出身,先在宫里混,然后到亲军里面熬资历,最后外放到各地当官员,有点类似玄烨的御前侍卫。他在1640年之前,则在奥斯曼帝国的很多新征服地区当过地方官,对于奥斯曼帝国各地的情形颇为了解。

    作为曾经掌控奥斯曼帝国大权五十年的科普律鲁家族的开创者,科普律鲁在自1644年开始,直到1652年都在奥斯曼帝国的一些重要省份当总督。从他的任职经历来看,1650年前后奥斯曼各地的叛乱跟他也不无关系。

    在这段时间里,奥斯曼帝国再次发生政变,垂帘听政的克塞姆太后的儿媳妇特罕把自己的婆婆赶下了台。由于特罕实力不足,所以借助了勋贵大臣们的势力,所以之前被克塞姆压得死死的勋贵大臣们也借机抬头,最终在七年后把特罕轰下了台,并且掌控了奥斯曼帝国的大权。

    从这段时间开始,一直到1656年威尼斯海军兵临伊斯坦布尔的时候,奥斯曼帝国各地都在叛乱,简直就是分崩离析的先兆。而导致这场危机爆发的达达尼尔海战感觉就有点像我天朝的土木堡之变!奥斯曼帝国惨败几乎全军覆没,然后威尼斯海军兵临伊斯坦布尔城下。整个奥斯曼帝国一片恐慌,广大勋贵、武将们集体发力,特罕被轰下了台,垂帘听政时代结束。然后60多岁的穆罕默德科普律鲁出任大维齐尔后守住了伊斯坦布尔,翌年则大败威尼斯海军。

    结果这家伙一上台后,各地叛乱就被迅速平息了。要说这些叛乱跟他没关系才有鬼!

    更加离谱的是,达达尼尔海战奥斯曼帝国海军战败是1656年6月21日,几乎全军覆没,而第二次达达尼尔海战几乎全歼威尼斯海军则是1657年7月19日。你觉得一个分崩离析到处叛乱而且海军都快全灭的国家能够在一年后在之前的同一地点迅速消灭敌国的大部分海军吗?(可以设想一下威海卫北洋水师覆没之后。在1895年便有另外一支天朝海军兵临东京,全歼联合舰队。你们觉得可能吗?)

    不仅仅是海上战斗离谱,陆地上更是开挂无比!在科普律鲁指挥下,奥斯曼帝国迅速收复之前被威尼斯占领的失地,当然。在此过程中也顺便给禁卫军换了个血。而这家伙死后,他的长子、长女婿和次子相继担任大维齐尔职务,最后一个担任大维齐尔的则是他的侄孙。科普律鲁家族前后当了将近五十年的大维齐尔,跟当年中国四世三公的袁家也差不多了。

    虽然李守汉和李沛霖对科普律鲁的这点尚未建立的宏大事业并不知情,但是,从他的来意上君臣二人便已经嗅出了一丝味道。

    “通商?自然是极好的!我南中向来以工商耕战立国。注重航海,贵使既然说贵主上愿意与我南粤军展开贸易,鄙处上下自然是万分欢迎的。但是,却不知贵使打算以何物为主要贸易对象?”李沛霖作为南粤军主持政务的当家人,却是知道这一大摊子柴米油盐的不易。对奥斯曼帝国提出的通商之事。自然是颇为热衷。

    “诶!宗兄,今日乃是为各位使者接风之会。不必谈论政务,且待各位休息数日,暂且缓解舟船风波之劳再议也不迟!”

    既然李守汉发了话,李沛霖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命礼司之人继续进行下面的环节。

    “奥斯曼苏丹向主公进献贡礼,清单明细如下!”

    长长的礼单被奥斯曼帝国的副使高高举着手中,大声用突厥语念出,旁边有礼司的通事低声翻译,再由礼司的官员大声重复,朗声读给在场众人听。

    不过。这样的几个环节下来,就给礼司官员制造了一个漏洞。他们将奥斯曼苏丹给李守汉礼物的名头悄悄的做了概念上的偷换。本来是奥斯曼帝国以平级甚至是略为居高临下的角度给李守汉的礼物,变成了奥斯曼苏丹给南粤军统帅李守汉的贡礼了。这一字之差,双方的身份地位从属便是谬以千里。

    “。。。。。。上等精细马铳二百支。上等镶嵌宝石双筒短火铳二百支,上等精细火铳五百支,精钢镶嵌金丝宝石马刀一千柄,二岁牡马牝马一百对,奥地利、匈牙利、希腊王公血统女奴一百名,阿拉伯女奴一百名。柏柏尔人女奴一百名,乌克兰罗斯女奴二百名。。。。。。。”

    一连串的数字,听得李守汉眉飞色舞。这是要五洲同乐的节奏啊!奥地利、匈牙利、希腊的王公贵族血统女奴?毫无疑问,是土耳其人在欧洲各处征战所获的俘虏,至于说什么阿拉伯的女奴,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从归附的阿拉伯部落购买或是那些酋长们献上就是。而所谓的柏柏尔人,想必就是非洲的黑人女奴了!

    俗话说,饱暖思那啥,这是人之常情。便是一个田舍翁,多收了几石租子,还要琢磨着给自己讨一房小妾,何况是李守汉这样的人物?

    坐拥数万里江山,麾下雄师百万,舰船千艘。行政系统,也就是世人眼中所谓的文官,在老区已经深入到了村寨,在较为稳固的地区也深入到了乡镇,军队干部更是猛士如雨。

    加之府库充裕,粮食丰足。这样的人,你说他府中姬妾女子能够少得了吗?何况,咱们的梁国公又是一个在思想上深受二十一世纪各种色情文化毒害的人,又和明代中叶以来盛行的市井艳情文化相结合。这样的人物,又岂是那种存天理灭人欲的虚伪道学先生?

    后宅之中,除了盐梅儿、黎慕华。美珊诗琳姐妹,修竹、傲蕾一兰、其木格和来自乌斯藏的卓玛等有名分,有排位的夫人之外,各色姬妾美婢更是充填的满坑满谷。有人曾经满怀妒忌的言道。昔日陈叔宝有美女十院、杨广有美女二十院,唐玄宗李隆基宫女有数万人,只怕李守汉的后宅之中各地各国各族佳丽不亚于他们。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阵香风袭来,在数十盏红纱玻璃宫灯引领下,在数百名女奴当中精心挑选出来的四十名女奴。或是手捧长条红漆木盘,里面摆放着精细马铳、双筒短火铳、上等的刀剑等物,或是一身骑马劲装,腿上着皮靴,窄袖长衣,腰间扎着宽宽的皮带,腰肢被勒得细细的,上身的胸围显得格外突出,手中拉着马缰绳,牵着二十匹上等的突厥马和阿拉伯马、顿河马出现在宴会厅外的庭院之内。

    走在前面向李守汉献上奥斯曼帝国所出产的上等火器和精品刀剑的这些女子身材颇为妖娆。穿着之暴露与李守汉意识当中全身包裹着罩衫,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平民女子完全相反,上穿刚刚遮住双峰的小坎肩,腰围轻薄的纱裙,修长的双腿若隐若现,而丰腴平坦的小肚皮干脆无遮无挡的露在外面。

    “看来,果然宗教制度都是给普通老百姓设立了。他们要求别人裹得严严实实的,自己身边的女子却是要极尽妖娆魅惑之能事。”李守汉想起了传说当中那些阿拉伯王子们的骄奢淫逸腐化堕落的生活,再看看眼前的这些女奴,更是腹诽不止。

    两名姿色身材极为出色的女奴款款走来。一人手持银壶,一人用银盘端着蛋壳般细薄精致的小杯子,距离李守汉几步远的时候,一阵浓郁的香气便冲到了他的鼻腔之中。这两名女奴先是屈膝向李公爵大人行礼。然后将银壶一倾,黝黑丝滑的液体就从壶中注入小杯,一股久违了的香味便飘入鼻端令他精神为之一振。

    “这可是真正的土耳其咖啡啊!”李守汉不禁有些跃跃欲试了,也不知道是打算尝尝久违了的土耳其咖啡,还是打算试试这两名被奥斯曼宫廷调教出来的极品女奴。

    但是,以李守汉今日的身份地位。便是他想要尝试任何东西,他一手打造出来,所代表的南粤军集团也断然不会让他有这样的机会!“主公一身以系天下安危之重,如何能够轻身涉险?”这是南粤军高层的一致意见。

    尽管是嗓子里几乎有只小手要冒出来,胯下更是蛙跳不止,但是李守汉却只能是眼巴巴的看着他自己的两名亲兵拦住了那两名女奴。

    这两个面无表情的家伙,一个伸手接过女奴手中的咖啡杯,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发现不过是南中出产的圣瓷杯子,虽然价钱不菲,但也不算什么稀罕之物,不由得轻轻哼了一声,举杯便将咖啡一饮而尽。在口中微微品咂了几下,便站到了一旁静候。而另外一个,则是劈手从手执银壶的女奴手中抢过来,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发现绝不可能有什么分隔、转心壶之类的设计机关,这才点头示意。

    对于这样的举动,科普律鲁不但不以为意,反而觉得身为一个帝国的主人,本来就该如此。为了打消周围人的疑虑,他伸手示意,请那名亲兵为他倒出了一杯咖啡,同样的一饮而尽,有些意犹未尽的吧嗒吧嗒嘴唇。

    “好了!把科普律鲁大人的咖啡摆到孤这里来。你们去看看科普律鲁大人送来的好东西吧!”

    众人顿时如蒙皇恩大赦一般,轰隆一声起身离座,冲到院子里,几乎没有人注意到方才主公话语当中的语病和破绽。(语病之一你的爵位只是个国公,虽然已经是到了爵位的顶峰了,但是吗,如何敢自称孤?分明是其心可诛!破绽之一,也不曾有人向他说明这饮料是什么,他怎么就知道那是咖啡?)

    对于马匹和火器的重视,在南粤军之中是从上到下贯彻到底的。

    为了拥有足够的机动力量,南粤军每年都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用在引进马种、繁殖培育马匹上。

    在火器的投入上,更是不惜工本。枫树岭实验室,南中大学,很好的将各种奇思妙想糅合在一处,不停的进行着探索、试验,失败、总结的过程,并且将每一点点体会像守财奴收集散碎银子一样收集起来。

    靠着这些,南粤军才有了规模庞大、成本低廉,威力强大的火器部队,有了勉强供得上使用的马匹。

    在传说当中,鲁密国也就是眼前的奥斯曼帝国,火器极为精良,明朝也曾经多次组织工部和兵部进行仿制。著名的鲁密铳,更是为无数人所推崇。只恨山遥路远,无法看到真正的鲁密铳是个什么成色,如今有了这样近距离观察奥斯曼国火器设计制作的最高水平机会,这些文武官员们如何能够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