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一章 华而不实
    有奥斯曼帝国这个地跨欧亚非三大洲,纯天然的高富帅在眼前比着,原本就是偏僻一隅的英格兰,就越发显出了一副很是猥琐的**丝相。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而只是作为英格兰王国当中反叛武装议会军的使者,温斯坦莱更是成为了在场文武官员眼中二十四k纯正的**丝当中的战斗机。

    在场的人当中,尽管大多数人都被奥斯曼使者的大手笔所或震惊,或是对奥斯曼的火器、马种有极强烈的兴趣上前围观,但是,也有不少人颇有兴致的原地未动,等着看这个来自偏僻一隅之地的蛮夷小国使者有何话说,该怎么收场。

    不过,既然能够被议会军派出来担任使者,又是被克伦威尔引为知己知交,温斯坦莱就绝非泛泛之辈!

    他从有意向要到这片神秘富庶的土地出使的那一天开始,便注意收集整理关于这片土地和这个政体的一切可以搜集到的资料。托当年在珠江口被南粤军一通暴打的英格兰东印度公司的福,托那些英格兰商人的福,在他们留在英格兰的日记、书信、公文当中,为温斯坦莱勾勒出了一个尽可能清晰的南粤军的形象。

    从这些用各种各样的纸张,五颜六色的墨水,字迹或是工整无比,或是张牙舞爪写成的资料当中,温斯坦莱惊喜的发现了一个秘密!

    那就是南粤军对于来自于全球各地的各种新奇物种都是极为欢喜的!从各样的牡马、牝马,各种种牛,种羊、种子,到其他动植物品种,辣椒、西红柿、玉米草、土豆、玉米、番薯等等都在他们欢迎的名单之中。

    为了鼓励商人们进口时携带这些物种,南粤军甚至祭出来税收减免的法宝,凡是入关时携带牡马牝马和其他在名单上的动植物品种的,都可以获得一定数额的税收减免。这一点,在几个英国商人的报告和书信当中都有描述。

    所以,温斯坦莱便想到了一个可以作为奇异物种献给南粤军统帅李公爵的品种!来自于英格兰北部约克郡的土产大白猪!

    听上去很土是吧?更加坐实了温斯坦莱土鳖加**丝的角色定位是吧?但是。且慢!作为一个在人类思想历史上有着自己浓墨重彩一笔的人物,又岂能对世道人心不了解?他这一手,恰恰是搔中了南粤军和李守汉的痒处,就好像是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时给贾母带来各种时新瓜菜一样。虽然钱不多,但是很对收礼人的胃口。

    (说到这里,不厚道的作者说点题外话,作为一个生活在社会当中的人,免不了要有人情往来。求人办事的行为。但是,切记一点,送礼物给别人,也是件要花些心思的事情,千万别动辄就用数字来办理。须知,你能够拿得出手的数字,在别人眼中也许就是九牛一毛而已。到时候自己肉疼不说,反而在对付那里留不下什么印象。所以,送礼,当真是门学问。特别是有求于人的穷人给别人送礼的时候,当真是要好好的花点心思,研究一下对方才好。如果刘姥姥也是一门心思的要送些贵重像样拿得出手的礼物,只怕她把房子地都卖完了,也未必能够抵得上贾母房间里的一件摆设。就这样,也未必能够入得了贾母的法眼。更不要说有什么一道听戏、吃饭、逛园子之类的好事了!)

    当有人赶着马车将数十口约克夏郡当地的土产大白猪运到庭院门口时,一心想看看这个英格兰土鳖送来什么贡礼的文武官员们不禁齐声哑然失笑。

    “这分明就是海上航行时的船底压舱之物嘛!捎带着还可以给兄弟们改善一下伙食,有些新鲜肉吃!”有官员很是不屑的说道。

    在灯火照射下,数十口沿途被精心饲养的大白猪出现在了众人眼中。虽然海上颠簸数月,但是。在温斯坦莱不惜工本的精心照顾下,这些天蓬元帅的子孙们,到了广州之后,很快便恢复了精气神儿。

    (“我容易吗!为了将这些猪运来。我可是冒着几乎全体水手哗变的风险,让他们尽可能的压缩运输其他货物的空间。这可是几乎断了他们财路的绝户事!”温斯坦莱虽然不知道什么是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但是,人类社会的道路却是相同的。)

    当通事将温斯坦莱所献上的礼物名称颇为不怀好意的大声念出来的时候,全场更是一片笑声。

    “英格兰王国议会军特使杰拉德温斯坦莱,献上英格兰约克夏郡所产大白猪二十对!”

    文武官员们原本以为会勃然大怒。或是会颜色更变,不会给这个英格兰土鳖好脸色看的李守汉,听得了通事官的传译,借助着灯火,看到了在笼子当中很好的展示了天蓬元帅风范的那群猪儿们,竟然是起身离座,领着一群高层官员兴冲冲的走到了装载猪儿们的车前。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这约克夏郡所土产的大白猪所代表的意义的!不管是在家中听爷爷和叔伯们议论部队开展农副业生产时,还是在狱中那些养猪种菜的犯人偶尔谈论起,耳朵里都被一个名字磨出来了膙子。

    “大约克夏猪!”

    大约克夏猪又称英国大白猪,以全身被毛纯白、体大而得名。以背部肌肉发育良好,大腿丰满而著称。具有适应性强、繁殖力高、生长速度快、瘦肉率高、肉质好、体质结实等优良性能。其杂种后代对饲料的要求低,因此,在蛋白质饲料水平不太高的地方,宜用大约克夏猪作为杂交父本。但是真正让它一举成名天下知的,则是它的综合性价比。不信,看看这组数字屠宰率76%,搜肉率58^-63%,156日龄可达90千克体重。每增重1千克,消耗饲料296千克。它是在英格兰约克郡地区育成的,故而得名大约克夏猪。

    十九世纪五十年代,它还是一种较大型的脂用型猪。

    但是到了十九世纪后期,随着英国生产的发展和生活条件的改善,人们对猪肉中脂肪的需要大大减少,经过有目的、有计划和系统的高蛋白精料型日粮直线培育,进行定向选育和选配,从而使大白猪迅速地向瘦肉型方向发展。

    很多国家从英国引进大白猪。结合本地的具体情况先后培育成适合本国的大白猪品种,如苏联大白猪,美国约克夏、日本约克夏等。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这子孙体系繁衍如一棵大树般的大约克夏猪。却是只拥有着二分之一英格兰血统的。它的另一半基因谱系则是来自于中国,这位全身呈现嫩白色的猪界优雅绅士,是英格兰土产大型白猪语体型较小较肥的中国白猪杂交而成,典型的混血儿!

    围着猪笼子转了几圈,李守汉不禁是眉开眼笑。眼下的南粤军。对于肉食的需求达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高度。各处兵马都是所向披靡,虽然在别人眼中,靠得是精利的火器,充足的军饷,严酷的军纪和繁重的训练。但是,他们却不知道,在这些因素之外,更有一件容易被忽视的问题,那就是充足的营养!如果吃不好,吃不饱。那么,上面的那些都是空中楼阁!

    虽然海上有无数的船只捕捞鱼虾海货,陆地上,也有大型养殖场养殖鸡鸭猪只,为军队和工场、矿区林场提供大量的鱼禽蛋肉。但是,对于肉食需求的缺口却是一直存在。

    对于此,官员们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相比较而言,眼下南粤军之中的伙食标准,便是一个普通士兵的伙食,也比内地一个小地主吃得还要好了。为何将士们还在叫嚷?

    这个问题。便是李守汉也想不明白。

    其实,道理也很简单,鱼虾之类的产品所提供脂肪、蛋白质较之猪牛羊肉来说较小,消化起来很快。也就是老百姓所说的不顶时候。同样是一斤肉,一个成年人吃一斤鱼虾,甚至一斤鸡鸭肉、一斤羊肉都很轻松,你吃一斤牛肉、一斤猪肉试试看?

    虽然南中地区盛产水牛,但是,这家伙可是开荒耕田拉车的主力。谁也舍不得杀它吃肉。即使南中地区为了满足牛肉的需求,早就有了专门的肉牛养殖场,但是一头肉牛从牛犊长到可以食用需要多长时间?让它们茁壮成长不生病又需要花费多少精力?所以,要为庞大的肉食需求舍生取义的,除了八戒的子孙之外,便再也找不到合适的可选了。

    要知道现在用合成饲料养殖肉牛都需要一年半以上的时间才能够食用,在非工业时代没个两三年功夫你根本就不要想着吃肉。而生猪在无现代合成饲料饲养的基础上,出栏的最长时间也就一年吧?

    “找到合适的品种,混合杂交成功,培养出老子自己的约克夏猪来。让这产仔数高,出栏率高,肉与饲料兑换比例高的宝贝猪,给老子的军队和百姓提供足够的肉食!”

    围着猪笼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确定眼前这些大白猪便是约克夏猪的原本之一,李守汉很是满意的点点头。以南粤军眼下的育种配种技术,在短期内培养出新的品种,并且在几大饲养场内普及品种,不是什么难事。

    “主公,英格兰使者献上此物,是不是应该重重的赏赐?”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些哼哼不止,不停的用鼻子在笼柱子上碰撞的猪只来头如何,但是看李守汉脸上笑成了一朵花,李沛霖便知道,这一定是件好东西!对于南粤军的重要性,甚至不亚于玉米草、牛痘和滴泪树!

    “今日赏赐,有些唐突了。咱们且只是欢宴一番,来日贵使有什么需求,便请与敝处礼司官员言明便是!”

    虽然温斯坦莱听不懂李守汉在说什么,但是,从礼司官员对他的神情态度变化当中他也揣测的出,这次送的礼物,眼前的公爵大人是万分喜欢的!紧随着温斯坦莱的几个使团成员也发现了这一点,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知道这一宝押对了!来得时候各种抱怨,登时被丢回了英格兰老家去了!

    而在庭院的另一侧,那些围观鉴赏奥斯曼人所献火器之人,却是大失所望!

    用金银丝和各类宝石玳瑁等物装饰的火铳,固然是令人眼花缭乱,啧啧称赞。但是,南粤军众人却也是眼里有些见识的。对于这些在火铳上装饰的繁华富丽之物,不说是视若无物也是点到为止。这些宝石和金银丝在火铳上的装饰。固然是夺人的眼目,但是对火铳本身的性能,却是没有什么提升。

    受李守汉的影响,他们关心的是这些火铳的性能系数、制造工艺、成本。以及大量装备部队的列装成本,以及武器变化对于军队提出的的相应战术要求。

    在明军当中,鲁密铳也是属于身价极高,装备不起的那种武器!按照徐光启徐相国的计算,一支鲁密铳的官方造价。一百五十两白银。

    这样的造价,自然是让鲁密铳处于一种曲高和寡的尴尬地步。打造困难,成本又高,自然不太容易大规模列装了。

    有人拿起一支原装正版的鲁密铳,仔细的观察这种火铳。这支鲁密铳采取的全金属结构,从铳管到铳身都是金属打造而成。只有在铳尾才是用上好的硬木制作而成。这样一来,铳身自然较重。

    “这么重?能够打多远?”第九混成旅的标统萧正淳皱着眉头询问通事。

    “大人,据使团的武官说,这种火铳乃是供奉苏丹王室使用的,打造的最为精细不过。射程可以在一百五十步。准头极高!”

    “它的精华在于双层铳管,管身一体,不分段数,还有内外铳管为反方向相接,断然不会有炸膛的事情发生!百步之内,可破重甲!”见有人对自家的火铳感兴趣,奥斯曼使团当中的武官自然是颇为自豪。

    那萧正淳原本是福建富家大族子弟,世代居住于华安县。其家族规模庞大,历代以出海经营为业,豪富异常。民间曾经有歌谣说,“烧了萧家院,没了华安县。”恰逢福总兵郑芝龙投顺了南粤军,世代海商的萧家也带着自己家的上百艘大海船加入了南粤军。这位华安县的萧正淳萧大少爷。便成了第九混成旅的一名标统。

    虽然是公子哥儿出身,但是萧正淳却是个颇为见过世面的人物。绝对不会被奥斯曼军官的几句话便被忽悠住了!

    他撇撇嘴,表示对奥斯曼武官的自吹自擂之语表示不屑。对于手中的这支鲁密铳,他有自己的点评。

    鲁密统在南粤军的军官们看来缺陷不少。首先一点这火铳太长,鲁密铳全长五到七尺,明七尺便是后世的21米。这么长的前膛枪,装填非常不便。

    而且制造方法极其复杂,根据从兵部甲仗军器局了解到的制作工艺,光是那两个可以紧密相套的铳管打制与打磨,便需要从艺几十年的老技师。

    特别是最后的套管,几乎是强钻下去,需要一个颇为复杂精良的械台,那械台工艺复杂,几乎有两人高,只有这种复杂的械台,才可以保证两个铳管轴向一致,然后慢慢一点一点的钻进去。总之打制鲁密铳非常的费心费力,对于技术、设备、原材料等各个领域要求都非常高。

    这样制造出来的铳管,也就是只能供应少数部队和王公贵族们打猎使用,如何能够普及推广?

    更要命的是,它使用的不是定装纸筒弹药,而是将引药、发射药、铅子分别装配,有各自的装具储运。战斗之时,生死之在呼吸呼吸之间,如何能够做到精确装填?装填不到位,势必影响发射,对于集中火力的战术要求便是致命的!

    “这么长的铳管,又没有铳刺,咱们怎么拼刺刀?难道说再重新组建长矛刀盾兵不成?”萧正淳低声同同僚们议论说笑这鲁密铳的各种不利。

    “就是!打完了一发之后,还得重新上发射药,引火药,铅子,用搠杖夯实,才能再打第二发,一旦兵丁训练不精,手脚不利落,再紧张点,不一定装填多久呢!”

    “等你装填好了,老子早就又打出一排齐射了!”

    几个军官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这来自于奥斯曼的原装正版鲁密铳进行着毫不留情的点评。

    大炮和火箭进行首轮打击,将敌人的队形和士气打散之后,火铳兵上前进行齐射,再行用数百支上千支甚至更多的火铳进行集火射击,三轮齐射将对手的一点战意打得瓦解冰消。也许不用三轮,火铳兵们就会在军官们的口令下全体上铳刺,用刺刀来解决最后的战斗。

    除了没有或是很少有骑兵进行冲击之外,完全就是明成祖朱棣的大炮轰了骑兵冲,骑兵冲了火铳打的三板斧战术。

    南粤军就是靠着这样的战术,横扫了整个东亚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