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百一十二章 大魔王的传道授业
    果然,对于这种外表精致万分,但是加工起来难度极高,而且因为加工成本高、制造周期长,产量低等致命弱点而无法大规模装备军队的鲁密铳,奥斯曼帝国的使者科普律鲁也是视之如鸡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所以,在礼司与奥斯曼帝国、英格兰王国两个使团会谈之初,双方提出各自要求的时候,科普律鲁便开门见山的提出了要大量采购南中制造的各种武器和盔甲。

    “敝国上下一致看好贵处所出的甲胄兵器,如果可以的话,此番在倭国招募的四万兵马,愿意全数在贵处装备甲胄兵器,期间最好有不少于一万人的火铳兵。另外,我们准备购买至少五十门大炮。用来对付那些异教徒的城堡。”

    科普律鲁很是狮子大开口的,一下子便向南粤军抛出了一个巨大的订单。三万人的冷兵器,一万人的火铳,另外还有五十门用来攻城的火炮,毫无疑问,奥斯曼人是见识到了克龙炮和臼炮的威力,用它来对付巴尔干半岛和中南欧山区的贵族城堡最是合适不过了。

    不过,说这番话的时候,他的旁边便是英格兰王国的使者温斯坦莱,听得这话,未免有些尴尬。

    除了兵马武器之外,余下的就算是些比较正常的贸易品种了。

    粮食!油脂!酒类!茶叶!布匹!丝绸!瓷器!还有糖等等等等!

    正是南粤军对外贸易输出的主要品种。特别是粮食!(不要跟我说什么土耳其人主食是面食。此时的奥斯曼帝国疆域可是远非现在的土鸡所能够比拟的。地跨欧亚非三洲的大帝国,果然不是盖的。即便是他们自己吃面不吃米,那些新征服的地区,比如希腊、匈牙利、两河流域等地,还有巴尔干半岛上的国度可是有不少是喜欢吃大米的。他们完全可以进口大米来喂饱他们,进而省下小麦来给自己。)

    至于说像菜籽油、茶叶,布匹、丝绸、瓷器、糖等物的出口,更是能够为南粤军的财政增加不少。嗯,似乎此时的奥斯曼是信仰默罕默德的,怎么会大量进口酒类?

    (不要忘记了。他们的前任苏丹就是因为酗酒导致肝硬化而死的。有这样的苏丹,国内的主流社会,会对酒类排斥吗?)

    特别是现在在打仗,烈酒。可以用来处理伤口,所以,也是要大量进口的!

    “贵使要的这些商品,我们自然会组织出口。但是,不知道贵使会用什么货币来支付价款?”

    对于粮食这些大宗货物的出口。向来是南粤军悄悄的施展自己影响,控制别人政权的利器,没办法,是人就得吃饭。靠喝露水能活的只能是知了。如今,南中地区的几个粮食主要产区连续几个好年景,各处的官仓、常平仓、思无仓等仓廪之中更是堆满了稻谷,再加上前几年的陈粮更换,亟需出口。

    这些陈谷,昼夜不停的被转运到海边,装载上船。北上运到上海、登州、天津等地,之后由各处与南粤军有关系的粮食商人继续往内地转运。利用内地与南中巨大的粮食价差,赚取巨大的利益,同时,为南中的工场提供所需要的各种原料。倒也是令江南一片繁盛的景象。

    从隆庆年起,一直到崇祯末年,海外流入的白银高达几亿两,然江南一带,却经常饥荒,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主要原因,是有着“苏杭熟,天下足”美称的苏杭等地,田地中的作物。被生丝、原棉等物取代。

    曾有明人笔记言“苏州,昔日逐末之人尚少,今去农而改业为工商者三倍于前矣。昔日原无游手之人,今去农而游手趁食又十之二三矣。大抵以十分百姓言之,已六七分去农矣。”

    商业的诱惑,让当地百姓。纷纷改种经济作物,依靠出售生丝、棉纱、棉布等来购买粮食在这种交通运输比较落后的时代,跨区域购买粮食,很容易造成粮食危机,特别因天灾造成粮食短缺时,便是富裕的江南地区,一样遭受极为严重的打击。

    朱元璋时期,大米一石价格为两钱五分白银,折铜钱二百五十文,明中期涨到五钱,这个价格维持百年左右,直到万历末年才涨到七钱,天启元年之前,大明朝的米价,除非遇到特大灾害,从未超过每石一两。

    从崇祯十二年起,苏杭等地,米价一直徘徊在二、三两之间,依古时这种米价,若一两银能买到二、三石米,便为太平盛年,一两银买一石米,为正常年景,略略紧张,一石米若超过一两银子,往往便有饥荒了。

    试想一下,如果整个长江中下游平原都依赖南中转运来的粮米过活的话,会是一种什么景象?

    几次朝廷大佬有意要对李守汉不利时,南粤军立刻便以撤走粮船为要挟,同时截断南北漕运,顿时便让大江南北的州城府县米价腾贵,粳米每石银五两六七钱,麦每石也涨到了三两五六钱,登时便令朝野上下哑口无言。粮食的威胁,比数万大军来得还要厉害。

    “便请贵处报价便是。我奥斯曼帝国苏丹陛下已经全权委托与我。”科普律鲁一脸的有恃无恐,“至于说支付方式,只要贵处提出。用贵处的银元也好,我奥斯曼的金币也好,都可以写在条约当中。”

    对于将银元的流通范围逐步推广,也是南粤军上下的一致目标。如果能够推行到与奥斯曼帝国的贸易当中,自然是一下子扩大了数千里的使用半径。

    “好!那便以我南粤军所发行之银元作为贵国与我南粤军往来贸易的计价单位。”

    一件大事便在只言片语当中尘埃落地,从此,南粤军所发行铸造的银元,便会作为奥斯曼帝国与南粤军贸易活动之中唯一的计价结算方式,出现在奥斯曼帝国的府库当中,出现在那些总督、帕夏、阿拉伯部落酋长们的宝库里,钱箱当中。

    “我英格兰与南粤军的贸易,也愿意接受这样的结算方式!”虽然是有些声嘶力竭,但是温斯坦莱的话,除了负责记录的文案忠于职守一丝不苟的记录了下来。很不幸的,被在场的官员们给自动忽略掉了。同与奥斯曼帝国的贸易活动相比,英格兰的筹码实在是太少了,在南粤军的天平上是个很轻很轻的砝码。

    何况。科普律鲁紧接着又抛出了一个重量级的砝码!要在政治问题和外交上与南粤军展开合作!

    “我奥斯曼帝国苏丹陛下,会尊重贵国在印度的权力。印度,是贵国的土地。我奥斯曼帝国苏丹陛下,尊重李公爵殿下在印度及周边海域的一切权力。”

    奥斯曼帝国的这种主动示好,自然是被第一时间送到了李守汉面前。

    对于苏丹陛下的卖队友行为。正在与亲家、儿女、女婿和几个心腹重臣一道饮茶谈天的李守汉,不由得眼角露出了微笑。

    “这一下,印度洋上,奥斯曼帝国的海军便不要想再来了!”从此,南粤军的海军便可以彻底的控制这一片海域,锁死天竺向外进出的海上通道。然后,陆军在沿海建立的各处据点,便可以大踏步的向内陆挺进。那些不听话的土邦主,可以立刻变为奴隶。那些虽然听话,但是所在的地理位置和出产太过于重要的土邦主们。也是不能留在人间,还是去伺候湿婆大神或者是见安拉吧!

    “父帅,为何奥斯曼突然放弃了这一大片海域?将印度海面拱手让给我南粤军?”郑森却有些摸不着头脑,即使是要向南粤军示好,也不必下这么大的本钱吧?只需要两军在海面上保持友好的态度也就是了。为何要放弃对整个印度洋的控制权争夺?

    “二弟,你只是看到了此辈需要向我示好。却不曾想到,此辈眼下的重点不在东线。而是在西面。奥斯曼的苏丹要与欧罗巴各国国王争雄,一统各国。自然是要借助海上的力量。若是有大批的船只火炮兵力在东线与我军争夺对印度海面的控制权,岂非是将利器闲置于无用之地?所以,这位使者才很大方的向我们示好。也是为了转移兵马向西与欧罗巴各国开战!”游历海外归来的施琅,自然是对外面的事情比郑森要了解得多,他的一番分析,入情入理。让李守汉与郑芝龙也是点点头,表示赞许。

    所谓投之以桃李报之以琼瑶。既然人家主动示好,放弃了这么大的一块地盘,作为南粤军统帅的李守汉如果没有什么表示的话,未免在气度上就被奥斯曼的苏丹无形当中压了一头。

    “宗兄,你派人到礼司。传我的话,告诉他们。和奥斯曼的军火贸易,要给个很好的折扣。另外,关税吗,便照着我们与内地的税率,值百抽五便是了!”

    这话被礼司的谈判官员通报给科普律鲁后,顿时让他瘦削的脸上浮现出了一阵带有几分狂热欢喜的笑容。

    “不知贵处打算用何等价格出售与我奥斯曼的火器?”科普律鲁开始关心实际性的问题了。

    礼司负责与科普律鲁谈判的官员低声吩咐了一句,有随员到外面的卫兵那里取来了一支火铳,很是熟练的取下了铳刺,关闭了龙头,卸掉了火石,将铳管内的弹药取出,把完全没有危险的火铳摆在了谈判桌上。

    对于南粤军的火铳,科普律鲁这些日子也是不止一次的近距离接触过,甚至还曾经拿过来施放过几次。对于这种性能不亚于鲁密铳,而且还可以上了铳刺充当短矛使用的火铳,颇为欣赏。

    “请问一下贵使,贵国的火铳,打造一支要多少银钱?”

    “折算南中的货币,大概一百五十块银元!”(对于奥斯曼帝国的原版鲁密铳造价一直查不到,只好采用明朝的造价了。大家见谅。)

    礼司官员的脸上浮现出来了一抹混合着蔑视、诡异的微笑,他很亲热的称呼着科普律鲁的官衔,“库尔大人,若是我家主公用贵国打造两支火铳的价钱,出售给贵处三十只火铳,贵使以为如何?”

    也就是说,打造一支鲁密铳的钱,可以买十五支南粤军的制式火铳了!

    这顿时让科普律鲁等奥斯曼官员们大为欢喜,用苏丹卫队都不能全数装备的造价,便可以拉起一支数万人的火铳兵来。这份功劳,这种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一名担任谈判传译的南粤军通事,借着为科普律鲁茶杯中冲茶的空儿,低声在他耳边对他言道“十五支当中。有五支是给您的。如何支配,请大人示下。”

    如何支配,意思很明显,便是问科普律鲁是要钱还是要别的,这就是国际军火贸易当中司空见惯的回扣问题。一般来说。按照合同金额的至少百分之五来支付。

    所以,看到了上面的这段文字的朋友,应该就会明白,为啥清朝末年洋务运动建立的工厂,到了1927年以后,迅速的垮掉。原本可以制造万吨轮和重炮的重工业更是垮得快。道理很简单,什么东西都能自己造,南京的大佬们上哪去找人要回扣?所谓的“造不如租,租不如买”就是这个道理。

    可怜的是那些基层的部队将士,连子弹都不足。只能用血肉之躯去迎击日寇的炮弹和炸弹。更可恨的是,制造这些炸弹所用的,也许就是汉冶萍公司出口给日本的铁砂,甚至干脆就是在东北的兵工厂里制造的。

    爱国官兵的血肉,变成了某位女士和她的家族在纽约长岛豪宅的砖瓦。

    果然,这样的招数却是古今中外通行的。听得了南粤军对自己的许诺,科普律鲁微微点点头,但是眼睛却扫视了一遍使团的成员。

    “大人请放心,我家主公既然有这番心意,大人的随员那边。自然也会有所点缀的。”那通事也是一颗七窍玲珑心,当下便将科普律鲁最后的一点疑虑打消。

    “代我向公爵殿下致意。请他将那些火铳安排妥当的船只,我会将抵达的港口禀告给公爵殿下的。”

    有了这些火铳在手,再有那些悍不畏死的雇佣兵。科普律鲁对自己的前途和功业充满了信心。

    接下来的谈判活动,进行的异常顺利。

    科普律鲁作为奥斯曼苏丹的全权代表,很是大度的将双方的进出口关税定位在值百抽五的税率标准上。而且,是单向收取关税。也就是说,只有在互相出口时,在对方的海关税卡缴纳一次进口税就可以了。至于说别的。不好意思,没有。

    在谈判期间,南粤军便派人代为往倭国去,招募五万雇佣兵,事先向科普律鲁大人讲明,这些雇佣兵在海上运输时,难免会有死亡伤病,折损的数目便从多出的一万员额当中弥补。横竖都是签了生死契约的。这些人在出海之前便已经领了抚恤金。

    至于说多出来的一万人,是不是应该交给苏丹陛下,南粤军没有说,科普律鲁似乎也忘记提了。

    关于双方的主要贸易品种,更是制订了一份极为详尽的目录。所有南粤军准予出口的产品,都被列在了上面。而奥斯曼方面,出口到南中的商品,却是少了许多。

    不过是马匹,刀剑等物。不过,却是有几样东西是科普律鲁不曾想到,让他感到颇为诧异,但是又是十分得意的。

    “贵使,据闻米斯尔地区被称为棉花之国。为何不将这一地区的棉花出口呢?”南粤军的谈判官员很是好意的指着地图上一片区域问科普律鲁。

    他指的那片地区,科普律鲁看得清楚,正是尼罗河平原。

    在阿拉伯语当中,埃及被称为“米斯尔”,在阿拉伯语中意为“辽阔的国家”。又称为金字塔之国,棉花之国。

    虽然不停的在内地通过各种手段扩大推广棉花的种植面积,想方设法的收购棉花这种至关重要的原材料。但是,如何喂饱那些胃口大得惊人,贪得无厌的果下马纺织机,却是一直困扰着南粤军的高层。一边是出口布匹带来的巨大好处,一边是不断扩大的原料缺口。想起来就是让李守汉等人头疼不已。

    “棉花的价格该如何计算?”科普律鲁倒是不关心别的,他只关心这些白乎乎毛柔柔的东西运到了南粤军港口,能够换得了什么。

    “这是一个随行就市的货品。下官也不敢保证。不过,若是签订一个长期供货契约的话,想来一包棉花,换取一支火铳,一柄呲铁钢刀,或是一件盔甲,应该问题不大的。”

    听得有这样优厚的价格,科普律鲁眼珠子都要红了。他准备立刻便写信给在埃及的总督。要他立刻扩大棉花的种植面积,哪怕是将整个尼罗河平原全都变成种植长绒棉的棉田也是可以的!“到时候我会用南中的稻米来同他交易棉花!”

    科普律鲁大人恶狠狠的低声喃喃。

    而另一件主要贸易商品,则是在同郑森、施琅等人宴饮欢畅时无意中发现的。

    在酒宴上,当科普律鲁得知。眼前这位李公爵的二女婿,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内便平定了南洋诸岛的叛乱,将一个攻伐杀戮不断的群岛变成了太平世界。对于这样的战功,科普律鲁大人大为赞赏。在他看来,这无异于奥斯曼帝国平定了巴尔干山区一般的丰功伟绩。

    嗯?貌似又看到了些奇怪的东西。奥斯曼苏丹的使者居然对郑森、吴六奇等人大肆屠杀跟奴役穆斯林兄弟的行为大加赞赏?

    “苏丹陛下有意任命我为外省总督。眼下就是不知道会派往何处。但是今日得知了二驸马的卓著战功,颇为赞赏贵军战法神妙。等我回去,便向苏丹陛下请命去担任巴尔干地区的总督,兼管希腊地区。说不得要把贵军的经验要在巴尔干好好推广一番。”

    说完这话,科普律鲁举起手中金杯,向郑森遥遥举杯,“将军威武!”

    郑森对于科普律鲁称他为二驸马的称呼十分得意,站起身来,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笑着说“科普律鲁大人。本官发现你们奥斯曼在剿匪这事上一直有个问题。这也许就是你们为何始终搞不定巴尔干,让这一地区叛乱不断,牵制住了你们的大批兵力,消耗了无数的粮饷钱财,拖住了你们奥斯曼帝国的发展脚步和西征脚步!”

    “愿闻其详!”科普律鲁听得这位剿匪有成的年轻贵族要对奥斯曼帝国的剿匪进行一番点评,当下便放下手中酒杯,一副虚心受教的样子。同时示意身旁的官员,一定要将郑森的话仔细记录下来。

    “本官也曾听闻那些倭国志愿兵言道,巴尔干地区之所以匪患猖獗,主要有两个问题。一个是高山堡垒难以攻克。一个是民众有大量牲畜,且善于山地生活,往来流窜游击。进攻,则前有高山碉堡。长期驻扎,则是各处流窜,令官军防不胜防。”

    郑森的话,恰恰点中了巴尔干地区长期不得安宁的要害之处。顿时让科普律鲁对眼前这个年轻贵族变得肃然起敬了。

    “你们剿匪时,从来都是把武装敌军当作战对象,不把平民当作战对象。这个不好。只重视和军队作战不太重视摧毁敌人的战争潜力。须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要想彻底的把那片野草丛生荆棘遍地的蛮荒之地变成粮田,就得下大力气把根挖出来!”

    郑森明显是喝多了,口中唠唠叨叨的没完没了。

    “如果你的军队春天屠杀牛羊,夏天屠杀人口,秋天焚烧庄稼,冬天扫荡山林,如何?用不了多久,这些盘踞山区的叛乱武装就受不了了!你要是觉得这样做,太残忍了,嚄,你搞集家并村不就得了?!春天将牲畜集中起来,夏天将人口集中起来。这样,你把农村的人口和牲畜控制后,那些高山堡垒就是熟透了的桃子!人总是要吃要喝,要补给兵员的!即便你不去摘,它们也会自己落下来的。记住了,老科,剿匪这种事,实际上跟军队作战并不是大头,大头是整肃治安和消灭敌人的战争潜力。多多组建讨伐队和治安军,实行集家并村跟烬灭作战,同时还要大量组建维持会来维系治安。”

    郑森的醉话,听得科普律鲁如同醍醐灌顶一般,原来是这样!

    “二弟,你喝多了!莫要胡言乱语了!在贵客面前现世!”施琅端出一副大姐夫的架势,呵斥了郑森几句,看来是不打算让郑森将这看家的本事都教给别人。

    “大殿下!二殿下!老爷和夫人请您二位到后堂去!”急匆匆从内宅赶来的一名仆妇打断了郑森准备同施琅犟嘴的势头。

    “给大殿下道喜了!大小姐有喜了,二小姐也在后头。老爷和夫人请您二位赶快过去。”

    原本打算从郑森口中再多掏出些真经来的科普律鲁,只得是颇为遗憾的看着兴冲冲远去的背影叹了口气。不过,以他的政治智慧,举一反三,倒也颇有心得。

    “我们可以用各处征伐的战俘,来同贵处进行奴隶贸易!一个成年壮年奴隶,便充抵半包棉花的价钱!”

    有了对巴尔干和其他长期叛乱地区平定的笃定经验,在谈判桌上,科普律鲁又多了一桩贸易的商品。

    来自威尼斯的会计、工匠,来自北非的阿拉伯人,东非的黑人,巴尔干地区的各个民族,被奥斯曼的武士用长刀皮鞭驱赶着塞进船舱之中,源源不断的运往东方。

    除了人口贸易之外,在埃及的奥斯曼总督,则是严格执行苏丹陛下的旨意,将在尼罗河河谷地带及三角洲地区的肥沃土地,尽数变成了棉花种植园。其中以开罗附近和三角洲地区棉田面积最大,几乎达到了埃及耕地面积的二成以上!

    这块土地,土壤属干旱地区冲积土、盐碱土类型。该地气候干燥炎热,日照强烈,每年无云日达360天,加上灌溉方便,土壤每年有泛滥淤泥培肥,棉花易获高产优质,最是适合长绒棉和中绒棉种植。

    “胆敢违背苏丹陛下旨意,不种植棉花的,一律都是逆贼!都是奴隶!”在忠心耿耿的推行着苏丹陛下种植棉花来换取军事装备以及粮食等亟需物资的埃及总督,也从科普律鲁手中获得了极大的利益。一箱箱的金币,数以百计的火铳悄悄的进入了他的库房之中。

    一包一包的棉花被装载上船,昼夜不停的向东运输。在海上迎面与运输着稻米、火药、盔甲兵器、布匹的西向船只相遇。

    一次次的往返,为南粤军运来了原料和劳动力,为奥斯曼苏丹征伐欧洲各国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而此时,科普律鲁已经将巴尔干地区打扫的干干净净,养成了丰满的羽翼,开始准备谋划自己家族的大事了。不过,那是几年以后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