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百一十六章 暗流湍急
    “清太宗黄太吉的突然死去,不但给当时的各派势力相互之间影响作用的格局产生了或是微妙,或是重大的影响,也给后来的我们制造了很多的话题和文艺创作的题材!”

    历史学者南北海,双手扶住了电视文化栏目《大家都来嘚吧嘚》的讲台,开始向全国的电视观众讲述他自己对黄太吉之死的研究结果。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稗官野史和民间传说都认为,黄太吉的突然死亡,是与他随行的睿亲王多尔衮所暗害。更有的小说作者绘影绘声的编造了一个多尔衮与布木布泰通奸被黄太吉撞见,躲在衣柜里的多尔衮以短刀刺死了黄太吉的扣人心弦的桥段!我这个历史工作者听了感觉很好笑啊!这哪里是黄太吉,这分明是武大郎嘛!”

    “以黄太吉身为一国之君的做派,他到自己宠妃的居所时,身边会没有人跟随?布木布泰的居所当中,就没有人发现她和多尔衮之间的奸情?在我们这个国度,或者是整个人类社会当中,对于男女情事的爱好,可是贯注在血液当中的!如果有,怎么会没有风声呢?”

    “而且还说得活灵活现的,什么一刀直入后心毙命!这更是笑话了!清宫所有的记载都说了,黄太吉死的时候,裸卧南炕,当真身上有伤口的话,你们觉得会瞒得住谁的眼睛?而且,不要说一国之君驾崩,就是普通的老人过世,穿寿衣也是件大事,身上有偌大的一道刀口,能够瞒得过谁?多尔衮虽然是上阵拼杀的王爷,可他也不是小李飞刀,黄太吉也非弱者,一击不中,他还有活路吗?”

    对于稗官野史和民间传说各种文艺作品进行了一番专业人士的贬斥之后,南北海话锋一转,“那么。黄太吉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导致了他的突然死亡了呢?而且是倒在了他与李华宇的和约即将签订的前夜,利于盛京物价风潮对于八旗贵族的经济实力进行了一番极大的削弱,同时,将大批原属于八旗贵族的人丁送往山东。削弱了八旗贵族所掌握的人力进一步的强化了他手中权力之后,即将登上顶峰的时刻,他却倒在了辽阳城中的旧宫之中?”

    “根据我对满文老档和诸多与黄太吉同一时代的清室王公大臣往来书信,日记的研究,还有清宫起居注的研究。黄太吉的突然死亡,是一个诸多原因混合在一处,即使不死于辽阳,也会在金州或者锦州的必然结果!”

    看着台下的人们凝神关注的样子,南北海更加的来了兴趣。

    “我说这话也是有根有据的。大家都知道,黄太吉本身是个胖子,按照清宫之中流传出来给他诊治的脉案和药房,医疗专家们可以明确,他是个高血压、高血脂症的患者,诺。估计跟我的指标差不多。”南北海调侃了一下自己的肥胖身材,引发了台下的一阵轻笑。

    “第二点,就是他在北上征讨索伦人的时候,身受枪伤,虽然勉强取回了弹丸,但是失血也是过多,导致他身体虚弱。第三点,为了缓解伤口的剧痛,他回到盛京后,一直在吸食南方来的阿芙蓉。而且已经成瘾!”

    “你们可以想象一下。一个高血压高血脂的心脑疾病患者,在枪伤之后大量失血,又染上了烟瘾。而且在生活当中情绪大起大落,如何能够不出问题?更加要命的是。我查了他临死前那晚上的饮食清单。陈板大用新麦子蒸的馒头,因为他心情好,辽南地区又是个丰收年,金复海盖地区出产的麦子可以供整个八旗集团吃上一年。所以,他便很高兴的连连吃了四五个馒头。饮酒之后又到后宫布木布泰的居所,准备临幸他这个宠妃。各位。这两件事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两根稻草了!暴饮暴食,本身就是心脑血管疾病的大忌,他又在暴饮暴食之后要行夫妇燕好敦伦之事,如何躲得过阎王爷的大笔一挥?”

    于是乎,黄太吉便是裸卧南炕而死!

    当随驾而行的内三院大学士范文程急匆匆的赶到多尔衮下榻之处时,这位被黄太吉亲自点名要他一起到辽南走一遭的睿亲王,已经解衣就寝。

    多尔衮很清楚,眼下盛京城内的局势很微妙,黄太吉之所以不带他的亲儿子豪格出来,而是带着他这个十四弟出门,其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拆散他们三兄弟,将他这个主心骨带在身边,令阿济格这个英亲王、多铎这个豫亲王,手头便是有再多的额兵马钱粮也翻不起多大的恶浪来!

    “主子,范先生来了!求见主子。”身边的戈什哈向多尔衮禀告。

    掏出随时携带的怀表,长短针已经指向了十一点。多尔衮不由得有些没好气,“他这个点儿了不老老实实的在屋子里睡觉,跑到本王这里来做什么?不见!”

    “主子,范先生说了,有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必须要告诉主子。他已经下了命令,封闭辽阳各道城门,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出城。至于说王爷愿意不愿意见他,愿意不愿意接受他这番心意,他便在门外等候。”戈什哈将范文程的话如实转述给了多尔衮。

    封闭城门?不得外出?而且是惊天动地的大事?多尔衮立刻忽的一声从炕上一跃而起,将身上的薄被踢到一旁。

    “范先生在哪?范先生在哪?”一叠连声的高声呼喊着,多尔衮光着一只脚跑到了院子里。这场景,学足了三国演义里的曹操见许攸。

    “睿王爷,事态紧急,便请恕奴才无礼了!”范文程见多尔衮从宅邸之中出来,当下也不见礼,只管急匆匆的拉住多尔衮的手,神色颇为紧张。

    “请王爷下令,令两白旗随行护驾兵马全数出动,加强城防守卫,令得力之人往各处要害所在加强防卫,以防不测!”

    为了防止自己走后盛京城中有变,除了将两黄旗精锐尽数留在盛京城中担任守卫之外,更是令多尔衮带领两白旗精兵充当护驾兵马。名义上是信任朕的十四弟,实际上也是釜底抽薪。

    却不想今日给多尔衮制造了一个大好的机会!

    “这厮不会是领了黄太吉那个胖子的旨意,来算计本王的吧?”多尔衮脑海当中浮现出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这个!但是。转念一想,又几乎被自己的想法给逗笑了!开什么玩笑,护驾的人马当中,两白旗的人马占了七成还多。黄太吉的嫡系不过是百余名侍卫和数百名噶布什贤兵。便是浑身是铁,又能打多少钉?

    “情形紧急,请王爷带人火速进宫!”

    多尔衮带着自己的数百心腹家奴护卫急匆匆冲进了辽阳旧宫,并且派人在外围领着几个牛录兵马或是戒备宫禁,或是监视那些护驾的噶布什贤兵。

    当他冲进了黄太吉居住的宫苑时。这才发现,这一宝,他赌赢了!

    黄太吉脸色青紫,赤条条的躺在炕上,半条炕都是他呕吐出的各种污秽之物。在一旁,几名宫女和嬷嬷低声劝慰着惊魂未定的布木布泰。看得出,布木布泰虽然是粗粗的收拾了一番自己,也是仪容杂乱。

    “黄太吉个老匹夫!想来是准备与布木布泰行房时突然一命呜呼的!”多尔衮眼里露出了一抹得意与惋惜、后悔等诸多因素混合在一起的神情。

    天色微微露出鱼肚白的时候,几名正白旗满洲的军官快马出了辽阳城,向盛京方向奔去。他们是奉了主子睿亲王的命令。去给豫亲王多铎、英亲王阿济格送信的。

    天色正午时分,辽阳城门再度打开,数十名两白旗的兵丁陪着几个军官策马缓步出城,沿着通往盛京的管道而来。他们是要到盛京城中报丧,通知盛京城内的各位王公大臣到辽阳奔丧!

    到了午后,驻守辽阳左近的两白旗兵马,更是飞马来到。带队的将领们飞马入城,面见主子多尔衮,之后又迅疾领兵而去,接管左近的工场、炮场。

    主持冶炼场和炮场的陈板大。更是在天色大亮时便被传到多尔衮面前。当面沉似水的多尔衮一语不发将他领到黄太吉的尸身前,吓得陈板大裤子都湿了。

    “陈板大,本王只问你一句话,你给皇上吃了什么?”

    这句诛心之言。更是吓得陈板大浑身哆嗦成了一个,炎热的夏季,让他却是如同在冰窖之中浑身寒战。

    “王爷!王爷明鉴!奴才为皇上准备饮食之时,周围都有侍卫在旁监督,那里敢给皇上乱用东西啊!”

    口中辩驳着,陈板大也是努力的在纷乱如麻的思路当中努力的寻找一点求生的可能出来。

    “王爷。您是知道的,奴才原本只是个除了冶炼铸炮之外别的什么也不会的人,蒙皇上天恩,赏赐官职,收入门下。奴才这才成了皇上的奴才,才有了今天的荣华富贵。奴才又哪里有胆子对皇上有半点不敬的念头?”

    。。。。。。

    多尔衮和范文程虽然是第一次联合作战,却也配合的万分默契,几句话便将陈板大揉搓的服服帖帖,当即交出了炮场和冶炼场内所有库房的钥匙。随着钥匙交出的,更有已经冶炼完成的十余门大小火炮和千余只仿制的南中火铳。

    “王爷,眼下辽阳已入掌中,接下来的事情,便是要寻觅一个妥当的外援了!”

    范文程这种人,说得好听些便是如同战国时的客卿一般,只要有施展自己才华的位置,管他是秦国赵国的官,管你秦军打得是哪个国家,只要我的理想抱负实现了就可以。说得难听些,就是那啥,有奶就是娘的货。这个主子没有奶水了,立刻换一个主子。而且,每次换主子都能尽忠职守,勤劳王事,倒也难得。

    当下,范文程便开始为多尔衮这个他新投奔的主子仔细谋划着如何夺取大位的事。

    “外援?你的意思是,科尔沁?”多尔衮的心不由得突突直跳,他偷眼看了一下被几十名亲兵围得水泄不通的布木布泰的住房。那里面的那位,早已是穿白着素,哭的如梨花带雨,正是俏灵灵的一身孝服!

    难道说,为了争取科尔沁四十九旗蒙古骑兵的帮助,要本王现在就去兄终弟及一下布木布泰?这倒是本王乐意的事情!多尔衮眼框不由得一阵热,望了望躺在灵床上的黄太吉,当年你靠着先到汤泉行宫的机会。从我们兄弟手中夺走了原本应该属于我的汗位,更逼死了我的额娘,今天,我便要依照满洲旧俗在你眼前接收一下你的老婆!(嗯?传说之中的夫目前犯?)

    对于多尔衮的想法。虽然说不得心知肚明,但是在清国呆了数十年的范文程却也能够猜的**不离十。对于这些夷狄之辈的作风,他在内心也是颇有微词。但是,管他的呢!他多尔衮愿意小叔子和小寡妇嫂子睡,管我老范屁事?说不得。那个布木布泰,为了能够在这场大风暴当中保全自己和她六岁的儿子福临,还巴不得让多尔衮这个手中握有重兵实力雄厚的王爷去睡上几次呢!

    “王爷天翼聪明,所思所虑自然非是学生所能够比拟的。学生所想的,却是那里!”范文程说着,用手指着远远的大海方向。

    “王爷应当火速派人往登莱去走一趟,向李大公子说明,虽然大清的皇帝驾崩了,但是他之前与南粤军所议之事,在王爷手上。只能做得比先皇更好!但是,若是换了别人就未必了!”

    “嗯!派人今天就过海去见大公子!告诉他,上国的利益一分一毫不敢有损失,而且大公子有何要求,尽管提!”

    “王爷,不妨就将那五万丁壮索性做个整人情,送给李大公子如何?”范文程低头筹划了一阵,抬起头来向多尔衮建议。

    《清史》范文程列传当中记载,当黄太吉猝然驾崩之后,范文程倒向多尔衮。准备拥立多尔衮这个八旗贵族之中最为强而有力者。但是在二人密室谋划时,多尔衮问曰奈南蛮何?范文程奏曰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