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百四十四章 秃驴!居然和贫道抢师太!
    日暮时分,一支队伍冒着太阳的余威行走在官道上。任凭着汗水沿着斗笠被太阳的余晖变成水蒸气,任凭着汗水浸透了身上的衣衫,将背上的背篓也浸润的湿滑,脚下的步伐却是丝毫不曾停歇。

    这支为数百余人的动员兵,将从自己家所在的乡镇,到县城报到,完成集结、同本县的守望队、壮丁队等常备军事组织中抽调的人员混合编组成营。然后到府城中集中,领取武器(主要是各类火器和相关弹药,刀枪一类的冷兵器,早已在乡镇一级储存了。)然后,到指定港口集结,上船。

    于是,在各处的国道、省道上,往往就会看到这样的一幕:沉重的辎重将辎重车变成了一座体积庞大的小山,幸好辎重车是四轮的,并且装备了硫化橡胶轮胎,不然,传统的铁轮或者木轮大车还真的未必能够承受得起这么大的分量。轰隆隆的车辆碾过烧灰铺成的道路。

    辎重车往往都是在行军队伍的最后方,仅仅在后卫队伍的前面。在辎重车辆的前面,便是跟随中军行动的炮队,一门门队属火炮,在阳光下散发着金属的可爱光芒,让人浑然忘记了它是一件杀人利器,而把它当成了一件类似于瓷器或是上好金属打造的器物,比如说鼎簋之类的。

    中军队伍,看上去便是平平常常了,除了主官的旗帜和本部的军旗之外,似乎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如果要说有的话,那就是中军当中,颇有些看上去像是读书人,或者是具备读书人气质的人物。他们是各部的参谋、军需之类的角色。当然,也有执行军法的军法官。他和军需一样,都是属于上级配属到该部的角色,不受本级将领的统领,为得便是执法不受干扰和军需财务独立,不至于变成各级将领的私人钱包。

    在中军队伍前后,气势便又是另一番景象了。各旅各团的近卫部队,在中军队伍前后行军,充当着护卫之责。这些各部队的核心战斗力和总预备队,都是有各部最为精锐的部队组成。除了充当本级单位的警卫之外,最大的作战任务便是在最关键的时刻投入到最关键的方向上。比如说,用刺刀和火铳在敌人的炮火下,为全军撕开突破口。

    而在整个行军队伍的序列当中,唯一一部可以来回走动,往来奔走的,就是各部的骑兵通信队。因为南粤军的战马数量总是不够,所以便不能给各部编成单独的骑兵队伍。他们除了往来传递主官的军令和信件之外,另外的职责便是在行军时充当斥候,在尖兵队的前面为全军哨探。当然,左右两翼和后卫也要有他们的袍泽兄弟。不过,此时的行军是在自家的地盘里,自然不用那么如林大敌的。除了这些,骑兵通信队的另一项任务,那就是和近卫部队一样,在关键时刻用手中的马刀、火铳,配合着胯下的无言战友,同敌人展开厮杀。

    沿途,在国道上每隔四十里或五十里设置的驿站里,路过的部队会在这里吃饭,短暂休息,给骡马饮水喂些草料豆子。这种吃饭喂马被称为大休息,那种行走了二十里三十里在沿途的水井处短暂停留,烧些开水给兄弟们喝,则是被称作小休息。

    行军,尽量的不进入沿途的村庄。一来那样会影响行军速度,二来也会扰民,三来,有可能村民的生活会影响到士兵的士气,情绪,严重一些的会造成士兵情绪低落,甚至有逃兵发生。

    不信?同龄的士兵组成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开进了某个村庄,看着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年轻人扛着农具下田干活收割庄稼,身边有妻子和孩子陪着,一副幸福温暖的家庭生活景象。再看看自己,身边只有袍泽兄弟,手里握着的,不是农具,而是火铳、是火炮的推弹杆、羊毛刷子,巨大的反差,肯定会影响心情的。

    老婆孩子热炕头的诱惑,有时候比起军功奖励带来的热血沸腾更是令人刮骨蚀魂。刘伯承元帅也曾经说过,评价一支部队是不是具有主力部队潜质的条件之一,就是看他是否能够在离开兵员家乡之后继续保持圆满的建制和战斗力。很多部队,在家乡时,战斗力强悍,但是,离开家乡时便出现了逃兵和士气下降的情况,离家越远,这种情况就越严重。所以,这种部队是不能被称为主力部队的。只能说他是把家虎性质的武装,不能离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如同一道道涓涓细流汇成江河,注入大海一样,一支支小部队编组成军,在星罗棋布的道路交通网上快速机动,从广西、广东向北疾速开来。

    “数十万大军旦夕而成,又有足以支持百万大军数年征战的粮草军饷器械,主公大业,何愁不成?”

    陆地上是行走不断的大队人马,前锋已经到了韶关,后卫却还在顺化,每日里大队人马都在那里通过。仿佛永远也看不到头。水面上,樯橹相连帆樯如云,无数的船只赶运着粮草器械火药炮子等物资,向北行进。广州城里的姜一泓和黄锡衮们望着这前所未见的景象,激动万分。

    “只是一点,这数十万大军征发走了,便空出了数十万劳动力。短期之内还看不出来什么,若是大战连绵,旷日持久,只怕我南粤军各处势必要出现些矛盾啊!”姜一泓到底老成些,比起黄锡衮的容易激动,他考虑得则是战时劳动力短缺可能会出现的生产困难等等。

    “大人深谋远虑,勤政爱民,这是学生望尘莫及的。此事,大人不妨在主公面前提上一提。也好让主公知晓咱们并非是尸位素餐之辈,每日里庸庸碌碌的。咱们除了尽力王事之外,也替主公想得很多。”

    这番话,是黄锡衮在珠江码头为姜一泓送行时悄悄向自己的长官提起的。姜一泓作为两广的地方行政长官,乘船往松江府上海县去见梁国公李守汉。这次,名义上是李守汉召集的大明各地长官会议,参与唐王监国大典。实际上,则是要统一各地方长官的思想意识,就与清军作战达成统一指挥的目的。

    其实,这次会议,在李华梅等人看来,开不开都差不多。如今大明朝残存的这半壁之半壁江山,九成都在南粤军的控制下,除了远在云南昆明府的黔国公沐家、四川石柱的马家白杆兵之外,算是有些气候和规模的。可以说,若是没有南粤军的存在,西南数省(广东、广西、福建、赣南、偏沅)只怕早就被清军席卷一空了。

    但是,李守汉却告诉南粤军诸将,此次会议不仅仅是要拥立唐王,以他为号召,更是要为以后的行动提供充足的合法性。见他这么说,众人也只得作罢。

    不过,这次会议,确实是有些名不符实。

    首先一点,号称世受国恩与国同休的黔国公沐家便没有来,只是命人送了一份贺礼和表章,通过红河到了河静,然后辗转送到了上海。沐家的不来的理由无外乎是山川阻隔,一时赶不过来。同时大肆的叫苦,说张献忠的四个孽子和几个部下大将,领着大西军余孽,正在昼夜不停的骚扰云南。云南境内战火不断,确实是分身乏术等等。

    而统领石柱马家白杆兵的左都督、镇东将军秦良玉在得知自己被唐王朱聿键加封为太保兼太子太保衔,封忠贞侯后,也派遣子弟星夜兼程来朝见监国唐王殿下。当然,顺便是想向梁国公继续申请些军火支援。特别是马尾手榴弹,这种利器,简直就是为川东的地形量身打造的。白杆兵与清军作战时,每每几枚马尾手榴弹丢过去,在清军队列里爆炸开来,然后,数百支丧门枪矛头所组成的白杆兵枪阵,就能将成千上万的清军队伍挤下山坡,杀得抱头鼠窜。

    所以,这次大会,基本上是南粤军管辖的各处官吏的一次集会。为的就是要明确唐王监国的合法地位,进而确定李守汉的合法性。除了姜一泓这样的两广总督之外,管辖偏沅的湖广总督府何腾蛟虽然没有亲自来,却也派了心腹作为代表,携带着亲笔书信和他的妻儿老小到了上海与会。除了他们二人之外,便是南粤军直辖的各处官员了。不过,像十州、扶桑、木骨都束、李家坡等处,因为隔着万里海疆,便是想来也来不了。不过好在目下有扶桑总督许还山的使者若水道长和殷雷在,也可以担任代表了。当然,也有一些看上去不那么和谐的人物列席参加。比如说范巴斯滕先生,倭国幕府的松平老中信纲殿下,奥斯曼帝国大维齐尔科普律鲁的代表等等。至于说英吉利王国的代表,因为他们两边就像是乌眼鸡一样,互相指责对方什么“逆贼”、“暴君”之类的,于是,为了避免会场上出现不必要的麻烦,负责警卫任务的近卫旅官兵,很客气的将他们安置在了会场外面。

    在会场外面,英吉利王国的两个代表团,垂头丧气的看着一队队的代表们昂首挺胸得意洋洋的走进了会场,心中便如同打翻了厨房里的佐料架子,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滋味。

    “天竺人,撒克逊人,奥斯曼人,尼德兰人,法兰西人,意大利人,还有缅甸人、榜葛喇人,他们都能进去,都能向这位权势滔天财富无数的统治者表示他们的友谊和忠心,我们却只能在这里晒着太阳喝着茶水,眼巴巴的看着他们一船一船的运走财富和精良的武器。”

    且不说他们两拨人在外面慨叹自己的时运不济,里面的会议已经开得热火朝天了。

    最初的流程,拥立唐王朱聿键为大明监国,得到了与会官员将领们的同意。并且,作为外藩使者,像天竺、天方、奥斯曼帝国,法兰西王国,意大利半岛上的那许多的王国都一致承认,唐王殿下是东亚大陆上的唯一合法统治者。

    很快,拥戴唐王监国的表章便由熟悉这种文字格式套路的此间高手撰写完成,誊录清楚之后,又润色了一番,当即读给在场的官员们听了一遍。平心而论,除了像姜一泓这样的接受传统教育出身的官僚之外,南粤军系统的官员将领,在明朝文官体系看来,和一群文盲也差不了多少。能够听出来什么好坏?当即表示可以,准备明日去行在面见邹太后,若是这位老太太没有反对意见,那么,唐王朱聿键便是大明的新一位合法统治者了。

    会议便从这里进入了真正的内容。讨论战事该如何进行。人们有意识的没有在战事前面加上比如说中兴、北伐之类的冠名词给它来定性。在与会者们看来,战争就是战争,至于说战争到了可以结束的时候是个什么情形,那谁能说得清呢?咱们只管打好眼前的每一次战事就可以了。

    有人主张,收缩兵力,将上海县这个港汊纵横河网密布的地区放弃,全军退回到以赣南、偏沅为前哨阵地的闽粤大后方,待清军南下不适应南方的地理环境气候条件,兵力疲惫后,然后再行北上。

    这一点当即便被水陆两军将领们否决了。开玩笑呢?!水网密布,港汊纵横,那不正是给我南粤军打造的绝佳主场吗?咱们缺少的是骑兵,但是,咱们火器兵力可都是一等一的好。河道密布,正好是清军的马队施展不开,却是咱们的步兵最佳的舞台。

    这些军事上的部署,按照常理说是应该将观礼或者是充当外藩使者的范巴斯滕这些人请出去。但是,南粤军却没有这么做,一来,这只是一场务虚会,距离当真的军事部署还有十万八千里呢!二来,南粤军也有这个自信,这些来自万里之外的家伙,到了这里为得是求财。他们同咱们南粤军走得亲密,咱们可以卖给他能够发财升官的各类物事。他们将咱们这里的情形向清军泄露了出去,清军能够给他们什么好处?

    不过,像范巴斯滕伯爵殿下,松平老中信纲殿下,以及风尘仆仆的从奥斯曼帝国赶来的苏丹陛下的使者,大维齐尔科普律鲁阁下的心腹易卜拉欣,都是修炼成精的千年老狐狸,早就命令随员、通事们一定要把耳朵竖起来,仔细的听着,不要漏过了一个字一个词。因为,往往一个不经意的细节里,就能够让他们获得比海洋还要多的好处。

    果然,有人担心,战事开始后,孤悬敌后的山东、登莱地区,大少夫人鹿玛红所部势必要面对清军重兵集团的围攻。“战事一起,登莱青三府的棉花小麦,还有黄河入海口等处的棉花小麦,不要说海运南下,只怕保障山东地面上的军需民食都尚且不足。”

    那么,问题就来了,小麦作为一种粮食作物,对于军队的口粮和主食,以及机动能力等等固然是很重要,但是,却远远不如棉花的战略意义大。吃饭问题,在南粤军这里不算是什么事,但是,棉花所解决的穿衣问题,却不一样了。更不要说,在广东、在福建、在南中各地,数百家上了规模的纺织工场里,有着几十万台各种型号各个级别的果下马纺织机。这些机器,每天都要吞噬掉无数的棉花,纺织出一船又一船的棉布,送到左近的印染场里变成染色布、漂亮的花布。为南粤军换来无数无量的银子和物资。

    可是,如果山东地区的棉花产区丢失了,或者是因为战事产量受到影响,那么,南粤军的一大支柱产业就要相应的受到影响了。每年至少会造成二十万包的棉花供应量缺口。

    这话还不曾在南粤军官吏将领们当中造成什么大的反应,却经过了若干个通事的悄悄传译,令范巴斯滕、易卜拉欣,以及天竺的几位大土邦主、苏丹、莫卧儿帝国皇帝的使者的注意。

    “好啊!发财的机会来了!”几头千年老狐狸不约而同的脑海里闪过了这个念头。

    当下,顾不得礼数,范巴斯滕起身从座位上站立起来,还不曾开口说话,从一旁的座位上,一个声音便抢了他的台词:“奥斯曼帝国苏丹的最有力朋友,东方最值得信赖的伙伴,尊敬的梁国公殿下,我谨代表奥斯曼帝国苏丹和大维齐尔科普律鲁殿下向您和您的军队、工场主、商人们表示,贵国的纺织工场缺少多少棉花,我奥斯曼帝国便向贵国提供十倍的棉花!缺少多少小麦,便提供十倍的小麦!哪怕是把上下埃及都变成您的棉花种植园和小麦麦田都在所不惜!我们愿意向我们的朋友表现出我们的友谊!”

    “该死的秃驴!居然和贫道抢师太!”范巴斯滕的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心里骂着一句在南中学到的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