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百二十章 肃亲王的疯狂
    皇后哲哲和布木布泰姑侄两个,做梦也不曾想到,多尔衮会在一切形势都对他极为有利的情形之下,将唾手可得的皇位拱手让出来!

    但是,毕竟这二人在黄太吉身边多年,耳濡目染,再加上本身就是出身于科尔沁蒙古部族当中,对于兄弟夺位之事也是见得多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稍微一加揣测便对多尔衮的内心想法了然于心了。

    “他这是已经将大清皇位视为自己的私物,既然是私物,便不愿意它受到太多损失。若是皇子派和他的一派人马争斗起来,势必会损失惨重。这对于他也是断断不愿意看到的!”

    “那便有劳十四弟了,这周公辅佐成王之事,总是听汉人们说,不想今日却是出在了我大清。”

    “嫂嫂谬赞了。”多尔衮见哲哲不称呼自己的王号官称,而是称呼十五弟,当即便知晓了哲哲的心思。立刻便改口称呼哲哲为嫂嫂,这场关乎大清国皇位继承人的争斗,便在看似闲适的叔嫂闲话当中有了定局。

    “既然已经决定了九阿哥继承大统,那么,二位皇嫂的名号身份也要早早确定下来,奴才以为,应该立刻召范文程先生、洪承畴先生二人入宫商议。也好早早的确定二位皇嫂的名号大义。”

    名不正则言不顺。多尔衮的意图很明显的摆在了桌面上,先确立了哲哲和布木布泰的皇太后地位,那么,拥立皇子的一派人就无话可说了。也是他对整个八旗贵族集团作出的一个表态,他如果要是争夺皇帝大位的话,总不能把嫂子立为太后吧?

    而册立了两位皇太后之后,两位太后再以皇太后的身份和名义,将军国大事的权力尽数交给多尔衮,让他成为实际上的大权在握,行周公之事。不管怎么说,都是具备了合法性,任何人打算跳出来质疑。都毫无疑问的会被扣上“谋逆作乱”的帽子,而首先丧失了政治上的主动权。

    果然,在得到了宣召他们入宫的旨意之后,洪承畴顿时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知道,这场皇位继承人的争斗,已经是尘埃落定了。

    当晚,他与同样是奉旨入宫的范文程、宁完我、鲍承先三人一番计议之后,清宁宫的皇后哲哲。变成了母后皇太后,而永福宫的庄妃布木布泰,则是变成了圣母皇太后,按照他们几个人的说法,这是表示她是皇帝的生母。

    跟着,便是以两宫皇太后的名义,展开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组合拳。

    首先,便是按照周公辅成王的先例,封多尔衮为和硕摄政睿亲王,位置在诸王之上。各位旗主王爷都归摄政王节制调遣。固山额真以下官员,多尔衮有斩杀升赏之权。可以说,军国大事尽数入了多尔衮的掌握之中。

    而多尔衮也是投桃报李,在接受了摄政王的名义之后,立即向两位皇太后提出,“本王愚钝,需要有洪先生与范先生在旁辅助。”于是,投降之后一直是客卿身份的洪承畴,便与元老级的范文程成为了多尔衮身边位高权重的两位辅政大臣之一。这顿时让许多人大跌眼镜,范文程变成了辅政大臣。虽然有些出人意料,但是,毕竟他是黄太吉的心腹亲信,掌握了无数机密大事在肚子里。便是多尔衮不打算用他。出于利害关系也不得不用!可是,洪承畴却是个新降之人,受先帝的恩养,如何能够一步便到了如此高位?(他们却如何知道,在多尔衮心目中,范文程和洪承畴这两个人的重要性?且不说范文程在夺位之初便做出了姿态。对多尔衮的夺取权力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便是为了给盛京城内外的汉人们做一个表象,所谓的千金买骨,用来安抚这些不同时期归降的汉人也是必须的。)

    “奴才请两位皇太后示下,是不是要召两黄旗的将领们入宫来?将册立先帝九阿哥福临为帝之事当众告知,也免得有人从中挑动蛊惑人心。”

    洪承畴很是谨慎的将自己的想法让范文程说了出来,不过,这个主意便是范文程不说,高踞在上的这两女一男也能够猜得出来是谁的主意。

    “这个自然。两黄旗是皇上亲领的兵马。如今皇上年幼,自然要托付给十四叔代为执掌。也好!便宣召他们入宫,一来朝见新皇上,二来,也告诉他们,他们有了新主子!”

    以索尼为首的,冷僧机、何洛会、鳌拜等人,在家中接到旨意,命他们火速入宫面见太后时,心中不由得阵阵忐忑。虽然黄太吉死了,他的皇后哲哲不管是哪个人即位都是位置极为尊崇的。但是,如果是多尔衮接掌大位的话,小叔子怎么会立嫂子为太后呢?怎么会对寡嫂好呢?

    (朱由检作者你够了!胡说八道了这么久,朕都容忍你了!你要是再放肆,朕便赐你入宫去伺候懿安皇后!)

    不管怎么说,看来,皇位是按照皇子派们的要求,落到了黄太吉儿子的头上了!分析出这样的结果,顿时让索尼等人大为兴奋,一行数十人兴冲冲的直奔后宫而来。

    可是,一进宫,眼前的景象便让他们心中一阵寒冷!宫内到处都是两白旗的巴牙喇兵,各个人都是顶盔贯甲全身披挂,这些久经沙场的两黄旗将领们都看得清楚得很,眼前这些巴牙喇兵只怕都是身披至少两层甲胄!鳌拜看了一眼这些巴牙喇兵手中的长枪腰间的佩刀,再低头看看自己,饶是他往日里自负勇力过人,此时也只能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难道睿王爷如此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提兵突袭皇宫,然后以皇后的名义宣召咱们进宫,之后便是关门打狗,将咱们两黄旗的将领一网打尽?”谭泰此时却也顾不得自己话语当中的语病了,好在在蒙古与满洲语言文化当中,狗并不是个骂人的词汇,低头同自己身旁的冷僧机商议。

    这几十个两黄旗的将领各自打定了主意,却不想眼前的剧情更是大反转了!

    大殿之上,赫然是皇后哲哲同庄妃布木布泰高高在上,九阿哥福临则是坐在了两位母亲的前面。在福临的侧前方,和硕睿亲王多尔衮、内三院大学士范文程。还有新归降不久的洪承畴,都是面带笑容的站立着。

    “我大清已有新君!尔等前日口称吃先帝的饭,穿先帝的衣,受先帝提拔豢养之恩德。不立先帝之子,宁可相从先帝于地下。今日见了先帝之子,我大清的新皇上,该当如何?”

    未曾等众人反应过来,多尔衮便已经是厉声一声断喝!便如同高僧大德的当头棒喝一样。吼得这些人瞠目结舌不知所措。

    “上面坐着的,便是我大清的两宫皇太后,和即将即位登基的大清新主子!”

    “睿亲王忠义无双,已经领旨为摄政睿亲王,总领军国政务,尔等还不下跪见礼?!”

    多尔衮、范文程、洪承畴三人配合默契,一连串的发问,将两黄旗诸人打得措不及防。

    “奴才何洛会,给皇上、给两宫皇太后、给摄政王见礼!”

    “奴才冷僧机,给皇上、给两宫皇太后、给摄政王见礼!”

    何洛会与冷僧机两个率先带头。向多尔衮、哲哲、布木布泰,福临四人跪倒叩头,算是行了君臣大礼。

    他们两个开了头,谭泰等人也是不好再行坚持,一个个的都跪倒在地行礼。

    索尼见众人皆跪,也只得是长叹一声,“奴才索尼,给皇上、给两宫皇太后、给摄政王见礼!”

    “给皇上、皇太后见礼是咱们做奴才的本分,可是,如何睿亲王便成了这摄政王?”闷雷也似的一声吼叫。却是鳌拜。

    多尔衮颇为玩味的看了一眼眼前这个鹤立鸡群立而不跪的满洲第一勇士。他眼下身份已经极为尊崇了,却也懒得和他多说话,只是用眼神示意范文程,让这个辅政大臣去教训一下这个满脑袋肌**子的家伙。

    他要先安抚一下这些率先拥戴福临的两黄旗将领们“冷僧机。你原本的官职是三等梅勒章京,本王念你对先帝一片忠心,且又率先拥戴皇上,拥戴两宫皇太后,今日便特命你为内大臣!”

    按照清史稿职官制中的记载,侍卫处设领侍卫内大臣一人。为正一品。专职掌管统率侍卫亲军,护卫皇帝。然后设内大臣六人,为从一品,职责是辅佐领侍卫内大臣掌管亲卫。冷僧机从一个三等梅勒章京一跃成为内大臣,如果里面没啥猫腻才有鬼了。

    “何洛会,你原本是满洲固山额真,锦州之战时也是颇有战功。可是因为你犯了错,本身官职被夺。今日便赏还你的官职,另加世爵一等!”

    一番封赏之后,算是皆大欢喜,便是启心郎索尼,也是一跃成为户部侍郎,成为了执掌大清钱粮的重臣。便是鳌拜,也是在范文程的软硬兼施之下,向福临、两位皇太后、多尔衮跪拜叩头行礼,成就了君臣大礼。

    可是,当布木布泰以皇帝年幼,两黄旗兵马暂且由多尔衮节制指挥时,两黄旗大臣扬善、俄莫克图、伊成格、罗硕等人却又翻脸,冷笑一声,扬长而去。

    “摄政王,此辈如此无礼,便交给你处置了!”布木布泰也是咬碎了一口银牙,从牙缝里迸出一句话。

    其实,不等布木布泰表态,多尔衮的心里已经是杀机满格了!刚刚掌握权力的他急需要几颗人头来树立起威信来,原本还在打算去寻谁的晦气,这几个家伙却自己跳出来作死,这样的好事又岂能放过?

    “冷僧机,鳌拜!”

    “奴才在!”

    “你们两个,冷僧机你是内大臣,鳌拜,本王命你即刻接掌阿礼哈超哈营,会同冷僧机护卫皇宫,务必要保护皇上和两宫皇太后、诸位妃嫔周全!”

    “奴才们领令!”

    “索尼大人!”

    “奴才在!”

    “本王知晓你手中握有钱粮,此番盛京平乱,各营各旗所需之粮草银钱,便由你处掌管开销!”

    “奴才领命!”

    “从即日起,凡属我八旗人马,一律加发一月饷银,以粮米布匹折价!以安抚军心!”

    “王爷,您可得当机立断啊!眼下多尔衮挟持了先帝的皇后,以福临那个黄口小儿为幌子,独断专权。当什么摄政王,总领军国大事。眼下,又以高官厚禄收买两黄旗的那群败类,以粮米布匹邀买八旗人心。若是王爷您再不决断,起兵靖难,只怕会有杀身大祸啊!”

    肃亲王府之中,拥戴豪格的一群死硬铁杆,齐聚府中。声泪俱下的苦劝豪格。以果断的手段,在盛京行动,发动政变杀了多尔衮,控制住皇宫。宣布福临这个皇帝是由多尔衮矫诏所立,两位皇太后也是他所册立的,不具备合法性!

    被这群人一番鼓动,陈说利害,豪格也是颇为动摇。

    眼下,摆在他眼前的不过两条路。一是等,等着福临正式登基称帝之后。他上大政殿去叩头行礼参拜新君。然后,就是等着多尔衮如何以摄政王的名义对他和整个正蓝旗进行宰割、处置了。另外一条,就是死里求生!

    原本的盟友和支持者,两黄旗被多尔衮、两位黄太吉的遗孀、范文程、洪承畴这个极为强大的组合三两句话给打得七零八落。

    你们不是主张拥立先皇的儿子吗?说什么不立先皇的儿子就宁愿跟随先皇于地下,以死来威胁我?好!我立了先皇的儿子,九阿哥!你们还能说出什么来?如果敢造次,那就丧失了道义和政治上的制高点。

    紧接着又是大肆的提拔了一批两黄旗主张拥立皇子的大臣将领,不过,是作为他们拥立皇子的犒赏,可不是给他们拥立豪格的赏赐。

    这样一来。原本三旗人马在豪格这边的力量对比,立刻变成了只有正蓝旗一旗。他如果不在这个最后的关头拼死一搏,只怕到时候多尔衮要收拾他,只需要派人到肃亲王府传个旨意就够了!

    “化家为国。还是死于牢狱便看王爷您的决断了!”

    “王爷,大丈夫怎么能死于狱吏之手?”

    几个围在豪格身边的两黄旗大臣不停的摇唇鼓舌,鼓动豪格效仿一下李世民和朱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控制住盛京,控制住八旗。然后,登基宣告为皇帝。

    左思右想了好一会,豪格终于下了决心。

    “妈的!本王是先皇帝的长子,是理所应当的大清皇帝,博格达汗!今日起兵,便是要拿回属于本王自己的东西!”

    入夜,盛京街头几处路口,几处宅院还残存着暗淡的灯火,巡夜的兵丁为了躲避深夜的秋凉,也在巡夜之后躲在不久前由冷僧机等人修葺的炮垒当中偷偷的打个盹。街道上一片寂静。

    突然,几处灯火突然亮起,数十个宅院大门洞开,数以千计的兵丁包衣各执刀枪从院子里涌出。

    “有大行皇帝遗诏在此!奉诏讨贼!”

    不停的有人在队伍里大声呼喊着,鼓动大家奋力前行。

    在灯火的掩映之下,大队人马急匆匆的脚步直奔中街而来。

    如果说豪格身边没有谋士确实也是冤枉他了,在他身边的几位大臣便给他出了这个主意,对外便宣布,黄太吉临终前便始终担心自己会被多尔衮等人暗中算计了,于是便预先留有一道密旨在豪格手中,一旦皇帝突然故去,不管是死于何种原因,豪格便可以以此道密旨为号召,起来诛杀奸臣贼子,匡扶大清社稷。

    这群人编制的这个旨意,毫无疑义的将多尔衮与布木布泰、哲哲等人都变成了恋奸情热谋杀亲夫的西门庆和潘金莲。嗯?那黄太吉成了什么人?武二郎的哥哥,卖炊饼的武大?

    大队人马不停的呼喝前行,向皇宫方向猛扑过来。沿着街道,不时有兵丁在各自的壮大、拨什库、分得拨什库、牛录章京等各级军官的带领下,冲到沿途各个府邸官衙前砸门。

    “皇上!应该派人去控制城门,打开盛京城门,皇上也好调城外驻军兵马进城勤王平乱!”有人向兀自激动不已的豪格建议。

    “皇上,还应该派遣得力之人,往八旗蒙古、八旗汉军等处,令他们火速出动,勤王靖难!而且,三顺王手中的乌真超哈大铳,还有那些火铳兵,都是利器!”

    几个人七嘴八舌的各自献计,都认为自己的主意是当下最为紧要的。

    “皇上,奴才以为,此时应该派人去馆驿,护卫住使团周全,勿使他们遭受池鱼之殃才是。”

    对于这些意见和建议,豪格倒也是从谏如流。挥挥手,命这些献计之人各自去办理。

    一队队人马从大队之中分出,向着盛京的几道城门猛扑而去,准备控制住城门,令城外的正蓝旗兵马可以杀入城内。

    也有十余人在家奴的护卫之下,掌起灯笼,往城内的三顺王府和八旗蒙古、八旗汉军的各位王公大臣府邸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