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百二十四章 大明中兴有望!
    ps  感谢林琨同学提供的文字。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唉!可怜我还没有去过大东莞就被那啥了!大家还是用月票和订阅来安慰一下俺受伤的心灵吧!

    黄太吉的突然死去,不但八旗之间措手不及,而且也让远在北京的崇祯和朝中大佬官员们猝不及防。当驻守山海关的吴三桂将黄太吉突然死于辽阳,八旗内部纷争不断,且正蓝旗与两白旗内讧的消息陆陆续续以快船和八百里加急接力专递到北京的时候,朝廷上下却是惊人一致的反应

    “你们这班孙子又在编造假新闻,充当标题党来骗老子吧?!”

    毕竟黄太吉在各种军情邸报上已经死了不下数十次了,被官军当场击毙,击成重伤之后伤重不治,等等死法花样百出。而八旗内部火并死伤惨重的段子更是不计其数。

    但是,当山东李华宇的公文塘报也说明了此事,并且有正蓝旗官兵的口供作为附件,从侧面证明了此事之后,朝中顿时一片欢腾!

    “建奴渠魁已遭天谴,其内部又因争夺大位而大打出手,眼下虽然奴酋九王多尔衮掌握大权,但是,若是要安抚内部,平定各派,尚且需要些时日。以臣看来,少说也有两三年的时间。”

    “臣附议!这两三年内,东奴势必无力内犯。我大明官军便可以集中兵力军饷来对付流贼之李自成、罗汝才、张献忠等辈,有了这两三年,我大明中兴可待!”

    “天佑大明!天佑吾皇!”

    “天佑大明!天佑吾皇!”

    朝堂上一片欢腾,被内阁首辅、阁僚们有意无意的,把南粤军与辽东反贼进行的议和活动忽略掉了。

    一些翰林们则是在书房和酒桌上开始筹划着孙传庭督师出了潼关之后如何一举荡平盘踞在河南与湖广的流寇李自成、罗汝才等部,“扫荡群丑之后,便可以肃清中原,而后,大军北上,犁庭扫穴收复辽东。跟着。海内宾服,天下太平!”

    “年兄,不止如此!海内升平,重现盛世。势必皇权威重,那盘踞南海,窃据岭南的李某人,势必也要交出兵权,封闭府库。肉袒负荆,向朝廷请罪才是正道!!”

    “李贤弟,果然是高瞻远瞩!愚兄却未曾想到此处!到那时,在其窃据盘踞的两广、福建、台湾、南中诸地,重新推行圣人教化,废除其恶政酷法,其治下生民,势必万众欢腾,那时,方不辜负我辈士子多年期望!”

    这些翰林们已经开始憧憬孙传庭扫平李自成之后。平辽东,定南中一步步的战略安排,以及这些目标实现之后的太平盛世景象。

    所谓的锦上添花,说得应该就是眼下大明朝廷的局势。

    辽东黄太吉骤然死去,权力斗争令八旗集团无力窥视关内,让明朝廷上下可以暂且不必担心来自辽东的威胁。西面,孙传庭督率数万陕西兵马出潼关之后,也是一路势如破竹,攻卢氏,取鲁山。克宝丰,前锋直逼汝州,“贼军督尉四天王李养纯投降!尽数告之贼中虚实!”

    “贼军的老营在唐县,精锐部队在襄城。地方上任职的文武官员屯聚在宝丰。”

    所以,督师孙传庭根据这个情报采取了有针对性的行动,首先兵锋便指向了宝丰,斩州牧陈可新等,然后攻克卢氏、鲁山等地,在豫西为大部队拓展了好大一块的立足之地。免得数万人马拥挤在狭小的山地之中无从施展。

    “挥师唐县,尽数斩讫安置在此处的贼军家眷,以乱贼军士气!夺取贼之辎重积累!充作军饷!”

    “贼军劫掠四方,席卷中原,所获财宝推山填海,尽数在唐县,打下此地,便可以所获之物供养大军!”不论是公文上还是孙传庭在公开场合的讲话都是这套口吻,用来激励数万陕西兵马的士气。

    但是,私下里,孙督师却只能和充当他督标亲军的几名京营将领大倒苦水了。

    “世人都以为流贼四处劫掠,殊不知,自从李闯窜入河南,特别是攻陷洛阳之后,便已很少洗劫城池。就如耶律楚材向元太祖成吉思汗献计一样,不再专事劫掠来满足军需,而且悄悄放弃了不纳粮的蛊惑人心口号,向过往商人收取赋税,以满足开支。且闯贼本人,平日里布衣毡笠,脱粟菜蔬,不蓄女乐,不好酒食,与士卒同甘共苦。又有李岩、田见秀等人之伪民政府为其管理百姓,所据之地百姓已然渐渐忘记了自己是大明子民,甘心从贼。唐县之储存贮藏,也只是坊间传说而已,四天王此人并非流贼嫡系,不过是豫西土寇被流贼收编之人,如何能够知晓贼中军情机密?但是如不以财货引诱,本督这数万人马如何愿意去攻打流贼?”

    “大人英明!这其实便和当日曹操所谓望梅止渴道理是一样的!两军相遇一旦交上了手,便是不由得他们了!”京营带队的参将心中咒骂不已,但是口中却是奉承不断。

    这些京营将士,大多有着在山东与南粤军和农民军打交道的经历,有个别人甚至是始终书信往来音信不断。每次双方信使往来之际,都会有各式各样的礼物信息进行交流。所以,这些京营大爷们对于孙传庭和农民军之间的战事,好听些的便是置身事外,反正你孙聋子不会亲自上阵,咱们也就可以不用拼命。难听些的,更是盼着孙传庭打败了,他们可就可以回京城了。

    “娘的!京师那群猴崽子可是来信吹嘘了多少次了,正阳门外开了几家新的去处,里面的花样那叫一个多!京城里纷传,要是没有去过,就别在京城里混!”

    神机营和三千营的这些军官,虽然经过山东一行,身上的纨绔子弟习气洗脱了不少,但是对于声色犬马的追求,却是依旧不改,当然,也可以生活标准质量追求没有降低。对于陕西这群土包子生活方式,他们怎么能够看得上?

    特别是当打发亲信把山东的好朋友送来的各种“土产”运回京城,得知京城之中竟然又有了不少新花样之后,这群军官们未免食指大动。

    从发小兄弟们的字里行间。军官们仿佛可以看得到他们嘴角流下来的哈喇子和鼻孔喷出的血。据书信当中介绍,这些铺户和新花样,都是海外一位林姓商人所开设。

    “这种玩法,是林琨林教授从海外带回来。先是在广州,然后是上海县商贸区,跟着是留都,也就是你们去了西安之后才在京师开起来。南京城内的那群狗东西,可是在老子们面前炫耀了多少次了!”书信当中。京营子弟们也是不无艳羡之心。

    这位被称为林教授的林琨,却是个地地道道的湖广人士,吃着长江水长大的荆楚俊秀人物。

    林琨,字逸轩,承天府人士,十六岁中举,万历四十八年举人,楚党领袖黄彦士弟子,天启三年,被陷害入狱。后族人相助,携细软逃逸南中。学番语,习武功,从陶朱之学,因天资聪慧,勤学干练,短短数载,就已经精通各路番语,积家财万贯,后置海船。泛舟西去,直达极西之地。

    十几载,成极富之人,远洋船十数艘。多从事女奴贸易,将东瀛朝鲜南洋女子贩卖至欧洲中东,将欧洲中东女子运至中土南中贩卖。成为奥斯曼土耳其苏丹及欧洲数国王室的御用女奴特供者,成为南中奴隶特许证持有者。

    这位林教授和另一个陕西人胡旦两个,被并称为南中的两大奴隶贩子。对此次,林教授颇为不屑。“我卖的都是高端货品,都是被达官贵人直接收入私房纳宠之物,又岂能与胡旦那个只做黑皮昆仑奴的货相比?!”

    的确,术业有专攻。林教授卖的是绝色佳丽女奴,而胡旦卖的则是来自北非和木骨都束等处成船成船贩运来的黑奴。一个是少而精的高端货色,一个卖的是以数量取胜的大批劳动力。两个人可谓是各擅胜场。

    不过,仰仗着作为奥斯曼苏丹的女奴供应商,林琨对于各国宫廷王室当中流行的那些玩意可是极为熟悉。闲暇时,未免去粗取精,加以改造提纯,将原本是番邦蛮夷的玩意,适用于我天朝上国。而胡旦,也是将黑奴弄来,丢进了矿场、林场、船厂、种植园等处需要大量低端劳动力的所在。不过,和林教授一样,胡旦也不全是靠着贩运黑奴赚钱,他的大宗利润是来自棉花。作为压舱物的黑奴在底舱之中,而货舱里,则是来自于埃及和叶尔羌汗国的上等棉花。

    是日,林琨从西方东归,受苏丹令,带母女姐妹花三妖姬献于东方公爵大人!

    李国公守汉于羊城召见之,面喜。问之,今生何愿。林教授思之良久,对之曰,奥斯曼宫廷最自豪者,莫过于黄白黑三色齐飞。我今生最敬者,唯国公一人尔。以公之威严,岂能屈居于蛮夷之下?曾闻人言,将军梦中往者---五洲同乐也,吾愿尽今生之力,圆国公之梦也!

    不久之后,林教授便于南中、南北直隶、广东、福建等地开立连锁青楼十数间,名曰水云间,内置选秀花厅、嬉戏花园、水帘洞、房间区。房间区更有书香屋、水晶屋、庙观屋等处之设。其中又以水晶魔幻房最为奢靡,房中房顶及四墙置以水晶镜,虽一夕之欢需价百元以上,仍需提前月余预约。楼中服务花样极多,道具极多,情趣衣多,佳丽多,以上种种均由逸轩思之,业内无不称赞,敛手称服谓之林教授是也。

    有那南北二京的浮浪子弟往水云间一游之后便乐不思蜀,不忍离去。声言当年隋炀帝之迷楼,本朝武宗之豹房与之相比,不过是一土窑草棚而已!

    “此地何称水云间?分明瑶池胜景!”这是一位留都的道学先生怀着忿忿之心进入水云间,对于里面诸般酒池肉林穷奢极侈的花样饱尝了一个遍之后给出的评论。

    里面的天堂选秀,引入桃源等等诸多环节,自然不必赘述,各种花色技巧也非区区数千言所能说清,但就是各处房间之设,便足以令留都的读书士子们叹为观止!“不必有它,单只是这水晶屋,庙观房,书房、殿堂间等处便足可以令南曲之人汗颜!”的确是如此,自从秦淮河北曲推出了林教授的水云间之后。南曲便越发式微,令不少人哀叹,传统文化之没落!

    所谓水晶屋,便是室内四壁及屋顶到处都是玻璃镜子。不但奢华尽显,而且纤毫毕现,燕好时还可以从屋顶,四周墙壁看到自己的风流英姿,如何不令人趋之若鹜。为之疯狂?

    至于说书房,则更是可以让年纪大了已经功成名就的老先生们回忆起当年寒窗苦读铁砚磨穿时的情景,最主要的是,可以姑娘和小童子一起伺候,以满足士绅的龙阳之好娈童之癖,曰为天地阴阳赋。

    而庙观房,却是些别出心裁的花样,里面的女子,一色是身着裁剪的异常合体的道袍、僧袍,甚至还有些人。身着西域番邦的所谓修女衣着,只不过,这身出家人的装束下面却是别有洞天。玲珑有致的躯体上,冰蚕丝制成的**与吊袜带,足以让人鼻血狂流,在供奉着菩萨、老君,或是耶稣、胡大的庙宇间,读书士子们便和当年的唐解元一样,和某位出家修行之女子一见留情,便在庄严神秘的庙堂之中行那神女会襄王的勾当。行云布雨一番,怎么能不令这些人兴奋?

    最是令人恋恋不舍的是,这些花样是不断的推陈出新,别的不说。房间区内,什么花园赠金,讲说的是贫寒士子与富家千金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便在竹林、花丛、秋千、亭台之间,与小姐和丫鬟一道共效于飞之乐。什么车马盈门,说得则是老爷出门时与车夫或是船家的女儿妻子之类的角色发生了些男欢女爱的故事。比如说,车夫在前面赶车,船夫在后稍掌舵摇橹,这位赶路的大爷却在车厢或是船舱之内,听着从外面传来的吆喝声,将车夫或是船夫的妻子女儿弄得娇喘连连,**不断。总之,都是喜闻乐见的。

    便是那天堂选秀,也是三五天便换一个情节,什么天上的仙女,人间花丛中的山精树怪花妖狐仙,海洋之中的龙宫水族等等。总之,每一次更换场景,环境,都是令人耳目一新,大呼过瘾不止。每一次变化的新科目,都是直击人性的黑暗面,直击人心理当中最为不能为人所道的那一部分。

    “驴球子的!赶快把陕西的这点破事搞完,咱们早点回京师,再在陕西河南待下去,咱们这群人也快要和秦军这群土包子一样,变成别人嘴里的土鳖了!”京营官兵上下都是这个想法。不管胜败如何,都期盼着自己能够早些时日回到京师,去领略一番同僚们笔下大肆渲染的水云间的旖旎风光。

    与他们有同样想法的,便是陕西的官绅将佐们。这些人比任何人都希望孙传庭大败而归,甚至干脆就不要活在回来了!不少人在暗地之中串联,只要河南方向有孙传庭战败的消息传来,他们便会同在京的秦晋两省官员,联名上书弹劾孙传庭,“剿贼无术,扰民有方。”甚至为了便捷,在京师的秦晋两省官员,已经拟好了稿子。

    “大人请放心,只要河南有催促粮草军饷的差官到来,学生便以天气不好,道路崎岖泥泞难行为由,扣留他的粮草军饷!便是那孙传庭老儿,与那助纣为虐的冯师孔二人亲至,也是无可奈何!”

    孙传庭与冯师孔二人在陕西所推行的那套政策,什么一体当差纳粮、摊丁入亩,统一累进税制度、大力推广种植棉花,收取商税,除了大力推广种植棉花之外,别的都严重触及了陕西官绅将领们的利益,这些人的反噬更是极为恶毒的。他们根本就是要置孙传庭这几万人马于死地才肯甘心罢手!

    人亡政息,只要孙传庭打了败仗,他们就有希望把他弄死了,他死了,他在陕西所推行的那套倒行逆施,不尊重咱们利益和体面的制度也就没有人再会提起了。大家的田产土地铺户也就继续不用缴纳税款田赋了。

    但是,似乎前线来的消息都是一个个看上去颇为振奋人心的消息。

    “战至郏县,遂擒伪果毅将军谢君友,斫贼坐纛,尾追渠魁几获。”

    “诸军振奋,各营勇猛,猛扑贼之唐县老巢,贼之精锐回师救援。”

    “好!孙白谷果然是好样的!朕没有看错人!”乾清宫的东暖阁内,朱由检看着从河南来的一道道军报不由得兴奋的手舞足蹈起来。

    贼兵精锐回援,这就是达到了孙传庭出潼关的第一个目的,调动李自成所部自承天府等处回师救援,这样一来,承天的献陵压力便会减轻许多。甚至,贼兵撤回兵马,献陵无恙也是可能的!

    “大明中兴有望!传旨孙传庭,务必要穷追猛打,犁庭扫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