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百三十章 余波,裂痕。
    ps  求订阅!求月票!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加书友群428399767。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黄河岸边泥泞的官道上,车马如梭,人流如织。士气高涨盔明甲亮的京营分为两部,一部分在前面为全军开路,一部分在后方为全军殿后。而在中间的明军,则是由一群群衣衫不整,盔歪甲斜的陕西士兵组成,他们低着头,叹着气,或是数十人为一队,或是十余人为一伙,如同失去头羊的羊群一样,毫无目的的走着。

    在人群中,孙督师孙聋子骑在一匹红马之上,两眼无神的看着曾经军威雄壮的十万大军变成了丧家之犬,而他本人的命运,也因为兵败的事实被确定了,无非就是三千六百刀和一刀的区别。想到这,孙传庭悲从中来,既然早晚都是个死,还不如自行了断,免得再见狱吏一回。

    想到了这里,孙传庭便伸手去摸腰间的佩剑,但是,却有一只手抢在他前面拦住了他“督师大人,切莫一时想不开,大丈夫能屈能伸,何况,胜败乃兵家常事。留得有用之身,跟标下等一起到山西,然后咱们徐图再举,重整人马便是!只要回到京城,咱们京营将士自然会把大人在陕西、在河南的所作所为在圣上面前好生分说一番,梁国公也会仗义执言。有他老人家出来为您说情,朝中宫内自然会有不少人鼓角应和,到那时,大家都为您在皇上面前说点好话,您回去陕西好好练兵,那时候再报仇不迟!”

    说话的自然是京营的唐参将,他们从裹挟或者是说护卫孙传庭开始突围起,便是一路所向披靡,倒是当真应了那句“穷寇莫追归师莫遏”的,将沿途拦阻追击侧击尾追的数十股小股义军打得望风而逃屁滚尿流,一路上星星点点的战绩颇多,仔细算下来,京营的这二千余人马斩获已经算是名列孙传庭所部十万之众的平均水平冠军位置了!

    那些被义军打散、溃散的明军散兵游勇。见这里有一支成建制的明军,自然是大树底下好乘凉,纷纷的加入行军队伍,不消的二日。原本二三千人的队伍,便如滚雪球一般的变成了接近一万人。

    可是,这一万人的给养粮草,却是件大大的难事!沿途州县村镇拒绝孙传庭的败兵入城,更是拒绝为孙传庭提供粮草!便是京营将士掏出白花花的银元来。也只能购买少许粮草。

    “士绅皆该杀!将领皆可杀!陕西兵十万之众,唯新军可用,唯京营可用!”

    宿营之后,孙传庭在一盏豆大的油灯下,搜索枯肠给友人写信,给京城发此次河南战败的题本。

    战况是惨烈的,但是却是情理之中。

    贺国英、贺国贤等贺人龙的子侄旧部,在阵前反水,烧了粮草,推了大炮。让本来就毫无斗志的明军彻底崩溃。李过、谷英、刘芳亮、高一功等闯营大将又从北面猛攻过来,将明军战线切割的七零八落!罗汝才又统领数万骑兵从东面向西压过来,刘宗敏领一万多精锐从南路袭扰,逼得陕西明军这十余万人无路可走。

    眼看的就要做困兽之斗了,突然有人发现,在狮子坪阻击的那支义军队伍打开了口子,一条宽达二里有余的逃生通路就在眼前。于是,大队的明军丢弃了手中的兵器,互相拥挤践踏着夺路而走。那些将领们虽然明知是围三缺一的圈套,却也是无可奈何。被各自的家丁们簇拥着冲向那似乎是逃出生天的道路。

    但是,围三缺一,虚留生路,暗设口袋,却也是兵家的常规打法。为的就是避免被包围的对象发现逃生无望而做困兽之斗。拼死一搏。这样,反而会给狩猎者造成巨大的伤亡。这一点,不但在辽东的建奴们懂得,这些陕西“流贼”也懂得。

    在被数万急于逃生的明军拥挤的水泄不通的道路两侧,不停的冒起白烟,发出阵阵霹雳般的响声。那些被罗虎布置在道路两侧的火炮、距离通道不过数百步。不停的将炮弹砸向逃跑的明军队列。

    更有数队火铳兵,以数百人为一队,在刀枪兵的护卫之下,时不时的向前突进,打一次齐射之后便迅速后退,不求杀伤多少,为的便是给明军制造更多更大的混乱。

    拥挤混乱的队形,给罗虎这样的骚扰战术制造了巨大的效果。(大家可以参考一下,体育场球赛结束后从出口几万人蜂拥而出时的场景,要是那个时候有人从出口上方左右两侧向人群投掷酒瓶子的话,会造成多大的混乱就知道了!)每一次炮弹落下,每一次火铳的齐射,都给溃逃的人们造成了强大的心理震颤。

    “大家都是陕西乡亲!自己人不打自家人!”

    从两翼和后方追奔而来的骑兵,不住的在长达数十里的明军队列周围往来驰突,大声呼喊招降。

    “咱老子不打了!不跑了!老子投降!”

    队伍当中,不住的有人叫骂着从队列当中跑出来,逃到弓箭射程之外,一屁股坐在泥水当中,等候着义军前来。

    有那继续为人群拥挤裹挟着向前奔逃的,在两翼和后方铁骑的追赶驰突之下,被挤进壕沟,挤下悬崖者不计其数。从五里川往潼关方向沿途近百里的路途上,死伤累累。

    是役也!明军弃械投降者数万有余,丢弃甲胄车辆骡马器械火炮有如山积。明军将领牛成虎、郑家栋、官抚民等人率领残部归降义军。

    “传庭此番奉旨引兵出关剿贼,初,士饱马腾所向披靡。将士皆有报国之心。。。。。遂破贼宝丰,斩伪州牧陈可新等。遂捣唐县,破之,杀家口殆尽,贼满营哭。转战至郏县,遂擒伪果毅将军谢君友,斫贼坐纛,尾自成几获。贼奔襄城,大军遂进逼襄城。贼惧谋降,闯贼对之诸贼曰‘无畏!我杀王焚陵,罪大矣。姑决一死战。不胜,则杀我而降未晚也。’而大军时皆露宿与贼持,久雨道泞,粮车不能前。士饥。攻郏破之,获马骡啖之立尽。雨七日夜不止,后军哗于汝州。贼大至,流言四起。不得已还军迎粮,留高杰为后拒。前军既移。后军乱,高杰斩之不能止。贼追及之南阳,官军还战。贼阵五重,饥民处外,次步卒,次马军,又次骁骑,老营家口处内。战破其三重。贼骁骑殊死斗,又以罗虎之震山营全数火器阻挡我大军之路。我师阵稍动,高杰军部下之贺人龙亲族旧部之贺国英贺国贤者呼曰‘师败矣!随我从贼!’自后掩杀。焚毁粮草,劫掠辎重,车倾塞道,马挂于衡不得前,贼之铁骑凌而腾之,步贼手白棓遮击,中者首兜鍪俱碎。自成空壁蹑我,一日夜,官兵狂奔四百里,至于孟津。死者四万余,失亡兵器辎重数十万。”

    孙传庭在给朋友的书信当中,真真假假春秋笔法的将此次兵败的过程和原因讲说了一遍,试图造成一种此战兵败。那是天亡我也,非战之罪也的印象。

    但是,此时在京城之中,却也是羽书如火,使者奔走于道上。指责他孙传庭的文书题本雪片般的飞进了乾清宫之中。

    “孙传庭苦害关中,搜刮惨烈。三秦父老。为了江山社稷之安危,隐忍不发。只盼能够早日练成大军,扫荡贼氛以还人间清平世界。却不料此獠如此无用,兵出陕西不过旬日,便将十余万大军拱手葬送!臣等皆为秦人,请陛下下旨杀此獠以谢秦人,以谢天下!”

    类似的文书,在乾清宫之中,被小太监们成筐成筐的抬进东暖阁给崇祯观看。陕西的官绅宗室将领太监们忍了这许久,终于等到了孙传庭兵败的时候,这样的机会是可以一击将孙传庭置于死地的,如何能够放过?

    “大伴,孙传庭此时在何处?”许久,宝座上的崇祯才用干涩无力的声音询问身旁的王德化。

    “孙白谷兵败五里川,在京营将士的护卫之下冲出重围,从陕县渡过撤往山西,沿途收拢散失兵将,眼下有万余人在山西境内。因各处州县拒绝接纳,目下正在平陆、运城、闻喜、夏县一带。”

    王德化此刻内心却是说不出的滋味。孙传庭兵败,十多万人马转眼间飞灰湮灭,但是,在这满头的晦暗之中,却是一抹亮色足以让他感到欣慰。那就是京营的战斗力!

    “这群猴崽子,倒是当真有些长进!能够在百万流贼当中全身而退,非但护卫得督师周全,还收拢了不少败兵,也算是给皇爷挣下了不少脸面!”

    作为深受太监影响的武装,唐参将给神机营、御马监的文书,自然王德化也是第一时间便见到了,在这份文书里,唐参将不无得意的吹嘘自己的战绩。

    “于数万流贼精锐包围当中,全师而退,部曲当中,伤者、死者一一携带而归。马匹器械无一丢失,便是行军锅灶也不曾少了一件。沿途击破流贼各股阻击,斩获颇丰,又收拢护卫沿途散兵数千有余。”

    京营还是能打的!比较起各地官军来,这些人更容易获得崇祯和太监们信任和期待。在崇祯和王德化等太监的心中,随着孙传庭兵败的消息和过程细节的不断完善,越来越奠定了要大肆训练自己手中的新军念头。

    “大伴,拟制一道旨意。命人到京营之中传旨,参将唐某作战有功,着擢升为副将,整顿此时在山西的兵马。”

    “再拟一道旨意,前督师孙传庭,有负朕望,此次兵败,其罪难恕。令副将唐某锁拿其入京听勘。”

    老实说,崇祯到现在也不太清楚那个在河南战场表现不错的唐参将的姓名,但是,在这次升迁予夺的过程之中,让他又有了些朕大权在握的感觉。哪怕你是督师大人,只消得朕的一道旨意到军前,你便是一个阶下之囚!

    “大伴,你和御马监的几位管事太监,召集神机营和三千营的将领们一道议事。速速拿一个章程出来,朕要大举编练京营新军!”

    “还有,你选拔得力之人往山东去一趟,到济南去见见那位李大公子。务必要好言好语的,朕要编练新军,少不得要请他出人出物出力的!”

    王德化心中突的跳了一下,“皇爷,扩充编练京营人马,要山东出些人手帮助编练。此事李华宇自然不会推脱。但是,若是要他捐助物品,报效钱粮,此事怕是难了。据说他在山东登莱等处也是花费巨大。兴水利,抚流民,开荒土,建港口、铺道路,到处都是用钱的地方。奴婢担心。。。。。”

    “那就照价给钱便是!朕的内库之中如今还有些钱粮!此时不用,更待何时?”崇祯心中也是颇为笃定,他也盘算过,眼下几处港口通商口岸所收取的关税,每月平均算下来也有二三十万银元入账,除了供应宫廷的一些开支之外,可以全数拿来练兵,向南中购买军器粮草,向蒙古购买马匹,只消得半年以上。一支强兵便又在手中了!

    一条黄河,便是一道阴阳界。黄河以东、以北的明军控制区内,戒备森严,各处州县的民壮被抽调上城防御,各处士绅们则是声嘶力竭的要求百姓乐捐乐输,为保全家园田舍祖宗庐墓而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各种的田亩加派,无声无息的又多了不少。

    而在黄河以西、以南地域内,义军则是一派欢腾气象。

    多年来,洪承畴、孙传庭、左良玉这几个人便是悬在他们头上的一柄利剑,一柄重锤。朝廷用他们来对付李自成、罗汝才等人。面对着这几个朝廷倚重的统兵将领,义军从李自成以下都几乎有了心理障碍,心理的阴影面积极大。

    可是,现在不同了!

    顾君恩的战略战术已经完成了两步。而且都已经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南面,左良玉在九江、武昌一带苟延残喘,名义上是防备义军继续向东流窜,袭扰留都南京。其实,如果不是在安庆江面有溯江而上的南粤军水师驻防拦阻了他的去路,只怕他早就跑到南京的江面上了。而义军已经开始在德安、承天、荆州等处派遣官吏。管理地方,同时,按照万历年间的标准对士绅免税的田亩面积重新进行核算,实行统一累进制钱粮制度,土地越多,征收的钱粮便越多,同时允许那些为了躲避钱粮税赋而投献的佃户取回自己的土地。汉水两岸的鱼米之乡,成了义军最可靠的粮草来源。

    在河南,诱敌深入的战术取得了惊天战果,孙传庭在陕西殚精竭虑训练出的十多万军队,变成了义军口中的美食。而在不远处,一块更加诱人的美食也是唾手可得。

    “潼关!”

    闯营的几乎所有出身于老八队的将领,参加过潼关南原大战的将领,一起勒马眺望远处的十二连城,口中喃喃自语。便是勇猛强悍如刘宗敏、郝摇旗,也是眼角噙着泪花。

    “娘的!潼关,南原,多少好兄弟倒在这儿了!今天,大仇终于报了!”郝摇旗的话,说出了闯营众将的心声。

    孙传庭这支人马的覆灭,对于义军来说,眼前的潼关不再是拦阻他们的铜墙铁壁,而只是一座纸糊的关城,丝毫不能拦阻他们那颗急于衣锦还乡的热切欢腾的心!

    只要他们愿意,他们随时可以踹开这座横亘在他们返乡途中的关城,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关中平原上,然后敲锣打鼓吹吹打打的到西安城下,一直回到陕北去。

    “到那个时候,大元帅便正式登基做皇帝,咱们这些人,也就是正儿八经的开国功臣!都弄个伯爷、侯爷的当当!然后回老家去,起宅子,买田地,娶婆姨,生他一炕的娃!”

    几个闯营的将领满怀着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在山丘上意气满满的挥动着马鞭朝着隐约可以望见的潼关天险得意的叫嚷着,咒骂着。

    在他们身后的五里川盆地,从狮子坪到五里川,方圆几十里范围内,人声鼎沸,往来如织,昨日的战场,今天却是一个热闹非凡的集市一般。

    那些放下了武器,解下了甲胄的明军士兵,大抵按照每百人为一队,胡乱裹着些御寒遮雨的衣物,在树林和田野上坐着等候着义军兵丁的招呼。距离他们较远处,几十辆大车正运来碗筷,数百口大小锅灶和炊事车正在热火朝天的为他们烧水煮汤。

    “大元帅有令!大家都是陕西乡亲,放下了刀枪就是一家人!今天,大家到了我闯营了,没得别的吃食,吃面!吃馍!”一个闯营小头目手扶腰间宝刀,得意非凡的对着眼前数以千计的明军俘虏宣示着李自成的军令。

    而一些已经吃饱喝足,身上暖和了许多的明军,则是干劲十足的打扫着战场,将散布在数十里范围内的刀枪甲胄辎重车辆旗帜帐篷锅灶骡马一一收拢,然后分门别类的各自集中。

    更有不少人喊着整齐的号子,用粗大的缆绳将那些沉重的火炮从沟底拉出来。

    “李哥,咱们这次可是赚大发了!”罗汝才眨巴着小眼睛,得意洋洋的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战利品,捻着一撮胡须笑着不停。

    确实是堆积如山。

    单单是缴获的刀枪,被义军当中负责管理的辎重的人很是仔细的用木头在地面上制成架子,防止刀枪因为被雨水侵蚀而生锈。每个木架上,纵横有序的摆放着同一制式的刀枪。

    “横着摆十柄刀,竖着再摆十柄!这样回头算数时也省事!”不停有义军的司务们吆喝着那些临时充作苦力的明军俘虏,指点他们该如何码放这些刀枪。

    外号曹操的罗汝才,饶是征战了半生,也不曾在这么一个空间内见过如此多的刀枪。一人多高的刀枪垛,整整齐齐的码放着各色刀枪,一眼望不到头。

    “小吴,这些缴获的战利品,统计出了数目没有?”看着满眼的战利品,李自成和罗汝才都有些目眩神迷,颇有些土包子进城的感觉。

    “回大元帅,大将军,目下还在统计。不过,截止到午饭前,已经有长枪三万余支,各色刀一万有余,弓一万一千余张,箭矢甚多。各色辎重车辆五千有余,各色头盔四千余顶,棉甲一万余件,皮甲七千余,铁甲和南蛮甲亦有四千余。”

    “骡马和火器呢?还有各色火炮呢?”

    罗汝才打断了李自成的中军总管吴汝义的汇报,他发现这些数字当中,没有他急于知道的数字。

    “火器和骡马?大将军,火器是由震山营和炮营负责收集的。这个我暂时不知,至于说骡马,各营都还不曾上缴。”

    义军各部当中,缴获了骡马很少有能够如实如数上缴的。这点罗汝才也清楚得很,毕竟他的部下也是这么干的。但是,所有孙传庭十几万部队的火器只允许张鼐和罗虎两人的部队收集,这副吃相未免太难看了些!你李自成的军队要编火器营,要编炮营,难道我老罗的部队就不知道火器的好处吗?想起了在德安承天四府,袁宗第的那副难看的吃相,罗汝才就气不打一处来,本来是按照约定,派遣官吏也是闯六曹四,可是袁宗第却是一口气把四府的官吏全数派了!

    罗汝才讪笑了两声,带着自己的大队护卫策马而去。

    “闯王,眼下孙传庭已经完蛋了,放眼大明天下,没有人是咱们的对手了!咱们是不是该琢磨一下割掉这个瘤子了!?”李自成的中军主将高一功凑到他的耳边,望着罗汝才远去的方向,低低的声音向姐夫问道。

    “此时却是不可,他的兵马还有不少远在南阳,老回回等人也还不曾与咱们会哨,倘若是此时做了他,他的军队就跑了,白白的便宜了别人!”李自成眼睛里放着一丝转瞬即逝的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