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百四十六章 不就是缺人吗?我们有的是!
    但是,松平信纲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这一番作为,给倭国国内带来了新一轮的争斗。

    三十万的劳工输出指标,足以让从德川家族到一个普通的外样大名都疯狂的地步了。按照所谓的江户幕府三百藩计算,(原本是所谓的六十六国,但是现在已经是所谓的幕藩制度,大大小小的藩主有二百七十多个,再加上那些支藩,差不多有五百多个了。)哪怕是一个再小的外样大名,也能分上个几千个指标!有了这几千个劳工输出指标,国内的闲散劳动力不再是治安隐患不说,更有大批的侨汇和布匹、丝绸等等输入,能够让自己的地盘里日子好过不少!这样的事,哪个诸侯大名不会下大力气来争夺?就算是德川将军本人,也为家族中御三家和他自己的直属旗本当中如何分配利用而头疼不已。因为,这三十万人的劳工,去了南中无疑是要从事最为繁重甚至危险的体力劳动,人员损耗率极为高。也就是说,一年之后,会不会继续再招募三十万人,也未可知啊!那么,眼下多争取一点员额在手,也就为日后的继续招募打下了基础。

    而更令倭国国内大名、将军,甚至是天皇为首的公家都为之兴奋的是,倭国雇佣兵的招募员额,从原先的不得超过三万人,一下子跃升到了以五万人为起步线。这无疑是至少翻了一倍的员额啊!

    虽然说,这个大幅度的优惠也是有着一个小小的,但是却让倭国国内的德川将军以及大名诸侯们都露出会心一笑,表示我们懂得的条件。这个条件就是,“原先以三万兵员为上限,如今君恩浩荡,念友邦之忧,提升到五万员额起步。但,尔等必须将二万兵员交由天皇陛下进行招募,粮饷等事,由天皇派员掌握。”

    倭国国内的僧侣贵族们中都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那就是现在天皇所生下的那位殿下,其实是当年李家大殿下到日本相助平定九州风潮时所播下的种子。不然,为什么这许多年来,李家的夫人,甚至在李家大殿下阵亡之后,大将军本人亲自从内库之中拨出钱粮来给天皇一家做日常开销?那不就是怕自己家的庶出之子在外面日子过得苦嘛!

    如今,更要将两万兵员的招募之事交给天皇公家,这也就是想着让天皇一家有点钱粮好处过手罢了!“公家的大臣,陪着天皇陛下吟风弄月,写写和歌都是好样的。至于说招募兵员这种事,还是咱们替天皇陛下分忧吧!”

    以米泽藩藩主上杉定胜为首的一群外样大名,纷纷的将目光投向了天皇公家手中掌握的这两万员额雇佣兵招募指标了。

    上杉定胜这些年的日子过得可是不怎么样。作为长尾景虎的侄子,他们上杉家在太阁检地时期可是被丰臣秀吉那个猴子封在了会津。会津每年的石高可是一百二十万石。可惜,好景不长,猴子死后,德川家上位。他们被转封到了每年只有三十万石高的米泽。要不是上杉景胜派兵参加了大坂冬之阵,上杉家绝逼会先扑街

    1623年上杉景胜去世后,米泽藩藩主由上杉定胜继承。上杉定胜继位后,上杉家实力大不如前,但是为了维系老子在位时期的体面,上杉定胜不得不维持庞大的家臣团和武士团。据说米泽藩武士一度超过六千人。这是当年上杉景胜在会津时的数字,1601年转封米泽后,封地由原先的一百二十万锐减至三十万,但是武士数量却没有减少。钱粮来源少了四分之三,可是吃饭的人却一直没有少。上杉定胜能不发愁才怪!

    如今八幡大菩萨保佑,上天又降下来了一个开源节流的好机会,如果不把它抢到手,上杉定胜就真的要想办法跳海去了!

    为了能够从天皇手里多争取一些雇佣兵指标,将自己封藩内的那些整日里游手好闲舞刀弄枪的武士们打发走,送到战场上去消耗掉,上杉家也是豁出去了。不惜到通商口岸找商人借了高利贷,买了不少的贵重礼物到天皇面前来挖门子,套交情。

    可是,打着类似主意的外样大名,不止上杉家一个。一时间,往来拜见天皇母子陛下的大名们,奔走不绝于路。最后,还是德川家光将军竹千代同学把出了高超手段,杜绝了这种可能让外样大名和公家勾结,壮大势力的事情发生。

    “两万雇佣兵招募,由幕府代为在各处封藩之中选拔招募,已尽臣子之劳。钱粮之事,仍有天皇陛下指派近臣操办。”也就是说,天皇陛下这两万雇佣兵,那是咱们的脸面,必须要在倭国全国境内好好的挑选一下,选那精壮好汉去,方才不能折了天皇的面子。(当然,潜台词就是,这两万人,二百七十多个封藩,和我德川家光的直属旗本当中都有份。谁也别想着从中占便宜!)至于说钱粮的事,既然大将军说了要由您天皇陛下派员掌握,那我们也不敢违逆了大将军的意思。

    “松平老中信纲,为国操劳,忧心国事。本应休息。然尽忠王事乃我辈臣子本色。汝归国之后,应速速将关东各国招募劳工、雇佣义勇之事操办起来。并将全国各处之劳工、义勇,火速集结,由川越城转运出海。此令,不得有误!”

    这道命令,看似颇为严厉,但是在松平信纲看来,却是价值万石。命令里面说的很清楚了,把关东各国的劳工招募,雇佣兵招募的事情都交给他来操办,也就是把这部分权利放到了他的手里。而且,川越城作为他的封地,成为了劳工和雇佣兵的集结转运出海口,这无疑是将一注大财放到了他的口袋里。几十万人从他的封地经过,这些人的消费,他们所需的物资和相关钱粮的进口、上岸,转运,都要先在你松平信纲的地盘上经过,这无疑是德川家光同学对自己这个得力手下的最好酬庸,虽然也是慷他人之慨。

    不消数年,川越城已经一跃成为仅次于江户,倭国国内的第二大城,第一大贸易口岸。这是松平信纲怎么也想不到的。

    此时此刻,他要面对着同行来抢生意的麻烦。

    “公爵殿下,作为您在西方最牢固的盟友,最强大的伙伴,我们奥斯曼帝国也愿意将强壮的奴隶以最低廉的价格出售给您!”坐在松平信纲旁边的奥斯曼帝国、奥斯曼帝国大维齐尔科普律鲁代表的易卜拉欣听得了通译将李守汉与松平信纲的对话悄悄的翻译完,不由得喜上眉梢。在松平信纲磕头谢恩之后,也站起身来,按照中原礼节跪倒在李守汉的座位前面,表示这些矮子们能够做到的,我们奥斯曼帝国也一样可以!

    要知道,眼下的奥斯曼帝国,可是正儿八经的地跨欧亚非三大洲,而不是像历史上的那些白皮们建立的国家,占了在地理上的优势,把在十字路口建立的收费站,都号称是地跨欧亚非三大洲。有如此广袤的地域,自然,境内治下便也有各种不服从统治的家伙,这些异端、异教徒,叛徒,暴徒,向来都是奥斯曼帝国最大的奴隶来源。比如说大维齐尔科普律鲁在巴尔干进行的扫荡战,往往一座城堡拿下来,便有成千上万的俘虏。对于这些俘虏,奥斯曼帝国的历史传统,就是发卖为奴隶。差别不过就是有技术的工匠、有身份的贵族女性,识字与否。身体是否强壮罢了,因为这些,会直接影响价格。

    在大仲马的小说《基督山伯爵》里,美女海蒂就是被基督山从奥斯曼帝国皇帝的特许奴隶贩子手中收购来的。因为她的贵族血统和身份,基督山用相当于两千袋钱币的一整块翡翠从奴隶贩子手中赎买了她的自由。而她则是被出卖了她的父亲和她的国家的弗南以一千袋钱币的价钱出售的。所以,人口和奴隶贸易在欧洲的白皮们当中也是一项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精髓了。

    如今,为了奥斯曼帝国和科普律鲁家族的利益,易卜拉欣有义务将这个文化传统发扬光大。反正不管是巴尔干的那些异教徒战俘,还是帝国内部那些反对科普律鲁家族的异端、叛乱者,早晚都是做奴隶的命运。与其说用粮食和水来养活着他们,还不如早早的就用他们的后半生来给帝国换取些利益。

    “巴尔干善于养马养牛养羊的山民,非洲黑得像木炭,力气比骆驼还要大的努比亚人,西亚沙漠里的阿拉伯人,欧洲平原上的百姓,奥斯曼帝国都可以成千上万的提供给您。比雇佣劳工要便宜合算得多!”

    既然是要和同行抢生意,自然要说我的货色性价比是如何如何的高。易卜拉欣大人很是鄙视那些倭国矮子们,个头还不曾到本使节送给公爵殿下的那几个肯尼亚女奴的大腿,也居然来和我抢生意?!

    “五个青壮年男**隶,换取一件盔甲!或者是等价的其他商品!”

    “一支火铳,配备上二十发子药,只要五个青壮年奴隶!如果是老弱妇女,那就是六个!”

    “一件胸甲或者是皮甲,三个奴隶!”

    伴随着易卜拉欣提出了用奴隶来换取奥斯曼帝国所需要的一切物资,用来弥补输出原料输入商品的贸易逆差,类似的吆喝声或者说是讨价还价的声音,便在东起西亚,西至多瑙河平原,南面到了非洲大陆的广袤土地上响起。进行这种欧洲贵族们传统贸易活动的,不光是那些卑贱的奴隶贩子,也有高傲的贵族老爷们,国王和公爵们,主教和教皇也把自己手中的战俘和异教徒拿出来,让他们通过繁重的体力劳动来洗去自己的罪孽。

    而在以浪漫著名的地中海沿岸,不仅仅是欧洲的绅士贵族们,也包括浪漫的土耳其,沿岸的许多大的海港,在热火朝天的人口奴隶贸易、转运活动推动下,变成了繁荣的奴隶贸易港。一艘艘海船上卸下来茶叶,丝绸,布匹,瓷器,粮食、武器,盔甲,火药,药品,烈酒等等。这些商品,悄无声息的流通着,很快都成了奴隶商人们手里的硬通货。用来和那些专门从事捕捉奴隶、贩运奴隶的家伙们进行贸易。

    港口上的奴隶商人们算是这条人口贸易链条上的末端,他们在设在港口的公司办公室里,一边从事着贸易活动,一边贩运着奴隶。而在巴尔干,在多瑙河流域,在西亚,在北非,奥斯曼的总督,法兰西的贵族,德意志的选帝侯,阿拉伯的酋长,都将眼前的敌人,和平居民变成了刀枪下的战俘,然后经过长途贩运,变成了港口附近的奴隶交易市场上的奴隶。换回来各自需要的物品。特别是奥斯曼帝国的大维齐尔科普律鲁,因为手中拥有了近乎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倭国雇佣兵资源,得以放手在南欧在巴尔干,在意大利半岛大打特打,手中掌握的战俘奴隶来源日益增多,渐渐的进入了一条发展的良性循环:因为手里有了雇佣兵,可以在各地战场上投入,那么,获得的战果也就比以前多得多。有了这些战果(人口,金银,地盘)就可以继续发展科普律鲁家族的势力,进而便需要更多的雇佣兵。

    但是,不久之后,南粤军从事奴隶贸易活动的商人们便提出,“这种长途贩运,路上的损耗率太高了!”要么降低收购价,要么想办法降低损耗率!作为一个合理合情的需要,自然得到了大维齐尔和法兰西、德意志、意大利、梵蒂冈的高层们的同意。于是,南中的奴隶商人们可以在这条奴隶贩运或者说是海上贸易路线的沿途,选择他们认为合适的海岛,建立货栈,建设成为基地,供往来船只补给,让那些奴隶们能够得到短暂喘息的机会,免得死亡率过高。

    于是乎,在波斯湾,在红海沿岸,一个个海岛,一座座海港城市上空,飘起来了代表着南粤军的黑红两色旗帜,飘起来了代表李家的凤凰旗。商号开始按照李守汉的意思大肆的通过奴隶和商品贸易,从那些酋长、埃米尔手中收购他们的土地,不管是可以种植棉花小麦的,还是纯粹的沙漠,只要你肯卖,我就可以拿东西来和你交换。

    “这些在波斯湾地区的港口和沙漠,要作为我们李家的家产,传承下去。哪怕是再穷再难,也不能放弃!”这是李守汉在李家的家宴上,告诫儿女们的话。对于他的这种安排,李家的儿女们已经习惯了,并且,这些类似的话,也得到了检验。

    而与南中隔海遥遥相望的天竺,就充分的利用了地缘优势。土邦主,苏丹,莫卧儿帝国的皇帝们,将一群一群的异教徒战俘,变成奴隶,像南中出产的鱼瓷罐一样,把人们塞进船舱之中,然后,一船一船的奴隶,很快便横跨海洋,抵达了南粤军控制的海岛上,让他们出来透透气,然后再塞进船舱里,通过满剌加海峡,到李家坡完成交割。

    通过这类活动,南粤军的人口劳动力缺口得到了弥补。各处的官员和工场主、种植园主们甚至惊喜的发现,不但没有因为主公要在中原地区大打而征兵造成劳动力的困扰,相反的,因为大批倭国劳工、佛郎机、天方奴隶的涌入,自己企业的劳动力反而出现了增长趋势。

    不过,新来的倭人劳工,往往会被那些已经归化了的,或者来了有些年,正在努力完成归化功绩的劳工头目们,很好的进行一些教育。

    “砰!”一记闷响,狠狠的敲在了新来的倭人劳工头上。所有的倭人劳工,在上工之前,尽数集合列队,站在道路上,行九十度鞠躬。这副景象,在李家的橡胶园,在南中的矿山,在各处的码头上,每天都可以看到。据说,这是倭国的一个习惯,每每他们家乡有战事发生时,村民们都要在道路两旁列队,欢送武士出征。没想到的事,这个习惯,被一批批的倭人劳工很好的传承了下来,并且用在了自己同胞的身上。

    “八嘎!哪个同你是同胞?!老子已经完成了归化期,即将取得华夏户籍!成为一名光荣尊贵的华族!”倭人工头,手里拎着一个结实的木棍,在队列前训话。这根木棍,被他称为“力量注入棒”,每天上工之前,下工之后,进行任务分派,或者是完不成任务的劳工,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棍子。被打者还要低头认错,表示给您添麻烦了。

    南中干部看到后制止过,但是被打者反而替打人的说话,说是自己犯错,自愿受罚。搞的南中的干部莫名其妙,只好勉强认为是倭人习惯特殊,应该适当尊重。当然,时间长了才知道,其实倭人也不想如此,只是家乡传统习惯压力太大,惯性也大。其实别说本书中,其实现在日本也是如此,很多人惊艳于日本人在公共场所如同教科书般的秩序,但是后来根据日本在中国留学生的说法,都是他娘的该死的气氛逼的,你要是不这样就被人当怪物看。到了大唐老娘快爽死了,早晨不用挨个问好,吃饭不用说我开动了,想说话就说话,想笑就笑,生气了直接怼男朋友,这才是人该有的生活啊。当然了,这种事情发生在南中,已经又是几十年后的事情了,笔者只能感慨,难怪会有忍者神龟这种动漫。

    不过,也有看不惯的种植园主,上来制止:“你不知道主公曾经有话,要善待劳工吗?你把他打坏了,谁给我去割橡胶?!谁给我去摘香料?!”

    “禀告老爷!属下手上有分寸的!不会把他打得不能干活的!”

    “哼!你们这些把头,每天为了完成工作量,都是动辄打骂的。你们就不怕把他们打得急眼了,起来暴动?!”

    这个种植园主,大概是从内地来到南中的新园主,对于这类情形还不是很了解,满脑子都是按照中原的习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思维方式,唯恐这些劳工和内地的饥民一样,一跺脚起来造反,那样的话,最先受到损失的可是他的财产和身家性命。

    “造反,造反好啊!”却不想这个倭人工头立刻眼睛里冒出了小火苗。“小的们还巴不得他们起来给主人们捣乱呢!小的的一个同乡,当年也是和小的一样,是在橡胶园里干活的。大驸马来南洋平土人暴乱之前,他为了保住自己的米饭和鱼肉,领着几个同乡拎着割橡胶的刀冲出去砍了七八个造反作乱的土人头颅。事后,一颗头颅顶了一年的功绩,他这个领头的,当场就被发了华夏户籍!小的正想追随他呢!”

    白行久们的事迹,早就在这些倭人劳工和雇佣兵当中传播开来,除了每天埋头苦干,完成自己的任务量之外,这些人无不是竖起了耳朵,瞪大了眼睛,盯着那些土人和自己的同胞,烧香念佛的祈求他们出来捣乱吧!这样我就可以砍人头立军功早日完成归化了。

    种植园主人听了之后,满是惊愕的神情。想不到,这南中还能这么做?梁国公他老人家当真是奇人!能够将这些苦力压榨到了这般田地,还让他们甘之如饴。他满意的接过了这个倭人工头手中的力量注入棒仔细的看了看,“你很好。这个注入棒,可以在我的几个种植园里推广一下。好好的干,回头我提拔你做大把头!管理所有的倭人劳工!”

    “小的多谢主人看重!多谢主人栽培!”

    “不必多礼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回头我也好给县里的户房报备一下。”

    “回主人的话!小的贱姓高野,单名一个樵字。小的的弟弟已经在军中做了随军的军夫,为军中炮队喂养马匹。前几日来信说,一定要想办法立下军功,早日归化!”

    “好!你们高野家也算是个个都有一颗向慕天朝的忠心。好好的干,国公爷会看得到的。”

    可是,谁也不知道,国公爷也遇到了新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