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百三十六章 守汉重兴佛山镇
    “有家就有佛山品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是后世佛山为了打造自己的城市形象而编纂的一句颇为自豪的广告语,从这话里,我们不难看出佛山地区乃至整个珠三角的制造业之发达。

    如今,李守汉也是要从制造业着手,重新振兴佛山。

    “如今中原板荡,辽东又是大战之后,我南粤军扩军之后,少不得也要北上平乱靖难。佛山之地,地处广州之侧,如果不能成为安静之地,如何能够令我安心?”

    “何况大军一动,便是海量的物资消耗,若是放弃佛山这些已经成熟技术过硬的工场、匠人不用,而从数千里之外自河静风波涉险的海运北上,节省了这数千里海路的运力,咱们运输别的物品好不好?”

    在三水知县叶其昌为李守汉临时打的公馆内,李守汉、李沛霆、黄麒英、段倚弘等人济济一堂,听李守汉阐述自己的想法。

    在李守汉为佛山地区的制造业制定的重新振兴蓝图当中,他准备将北上部队所需的各类物资,以及水师所需要的大量器材帆索锚具铁钉等物,拿出相当大的一部分在佛山进行制造。通过下游的需求,刺激上游冶炼业的振兴和技术改造,进而打造出一个新型制造业基地,以来分解河静的压力。

    “主公,您所说的陆营的各类物资,都包括那些?”在河静开设瓷器窑口利用丰富的高岭土资源生产烧制骨质瓷而赚了大钱的黄麒英,早已不是那个面色清瘦的中年人,而是一副脑满肠肥大腹便便的富家翁样子,二十多年跟着李守汉一路走来,他脑子里已经和别人一样形成了一个根深蒂固的概念“只要跟着咱们这位主公,就是一个发财发大财的结果!”

    如今,又有一条金光大道摆在眼前,黄麒英如何能够不幸福不兴奋?

    “老黄,除了火铳、大炮这些技术要求比较高的物品之外,别的物事。像头盔、军服、套筒铳刺,棉甲、皮甲、胸甲,解手刀,炊事车。锅碗瓢盆等等,孤都可以令兵司组织在佛山采购!只要你的这些乡亲能够按照我南粤军的要求和标准生产,钱,自然有得赚!不过,孤也是招呼打在前头。若是在质量和税收上动些歪脑筋,嘿嘿!执法处的牢房和杀人场子可是刚刚在省城收拾好,正准备要开张!”

    三水知县叶其昌看李守汉的满面狞笑感到有些不寒而栗,而黄麒英等人却是如同看到了善财童子的光芒一样,满心欢喜,忍不住有的人已经在心底开始盘算“如今各地都在扩军,据说又有人带着银子到赣南、偏沅等处去征兵了。据说要招募至少两三镇兵马,一镇兵马不要多了,便是多出一万五千新兵来,光是甲胄服装鞋袜被褥套筒铳刺解手刀碗筷炊事车这些所谓的通用物资。就是堆山填海的数目了。这得养活多少人?这得赚多少钱?”

    依靠着良好严密的财政税收制度,在别人眼中的穷兵黩武行为,在南粤军辖区内却是一桩能够让经济繁荣,百业兴旺的事情。类似的事情和举动还有许多,比如说兴修水利,修建贯穿各处州府县城的道路桥梁,哪一件不是海量的银钱粮米投入进去?可是,通过税收,这些钱粮又悄悄的回到了府库之中,至于说在流通过程当中所产生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就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能够概括的了。

    李沛霆虽然眼下担任着为李守汉的战略决策提供论据的一个看似清闲的差事,但是脑子里还是飞快的运转着,细细的盘算着这样的一个举动,能够给隆盛行带了多少利益来。为佛山、为整个珠三角带来什么变化。

    别的不说,单单的一个冶铁行业,按照历史记载,在乾隆时,整个佛山冶铁工匠不下二、三万人。从以上的统计数字看来,当时佛山的冶铁业十分繁盛。更是当时佛山的主要经济支柱。

    佛山也成为了广东最主要的冶铁基地,年产量达四千五百九十多万斤。当时经营冶铁的家庭被称为“炉户”。炉户既是一个基本生产单位,也是一个基本赋役单位,同时也可以指炉主。一个炉户可以拥有若干个化铁炉。化铁炉是生产工具,现存于佛山博物馆内的清代化铁炉,高80余厘米,直径70厘米,内径40—60厘米。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当时佛山的炉座都很小,“炉之状如瓶,其口上出,口广丈许,底厚三丈五尺,崇半之,身厚二尺有奇”

    从体型上看,也就是我们所熟悉的土高炉了。

    除了本地的冶炼行业之外,更是有大批的洋铁进口,仅仅佛山一地,每年进口的洋铁就高达千万斤。由此可见,在这一地区除了发达的冶炼行业,更有强大的制造业存在。

    “主公!”三水知县叶其昌却是面色苍白,额头上汗水涔涔而下,出列跪倒在地。“主公心怀天下,意图造福粤东。属下忝为三水一方司牧也是感同身受莫名涕零。可是,若是大兴炉业,开设工场,势必是流民云集,此间良莠不齐鱼龙混杂。且农夫不思耕种,只管一心图利。这里云集了数万乃至数十万的青壮年汉子,势必会造成物价腾贵,治安混乱。为地方安宁计,还请主公收回成命!”

    所谓事务都有两面性,知县大人看到的只是因为大批的劳动力集中到了冶炼场和各个工场之中从事工业生产而可能导致的农业生产劳动力不足。进而因大量劳动力的日常生活需求导致物价飞涨,造成社会动荡。

    若是换了别人,只怕早就将这个胆敢忤逆自己意思的官员拉出去,轻则叱骂,鞭打,重则当场杀了都是可能的。可是李守汉却是一阵微笑,对于这个能够思索,能够发现可能会发生的问题的官员,他非但没有恼怒,反而颇为欣赏。至少,这个家伙是肯于动脑筋,所谓的发现问题是水平。解决问题是能力。

    “太尊却是担心这个?这许多的青壮汉子猬集一处,自然是容易诱发事端。而且粮食蔬菜肉食的需求自然是极为庞大的了。不过,黄财东,你那些瓷器窑口也是用人颇多。是如何管理的?”

    李守汉却是不直接回答,而是将球踢给了黄麒英。

    黄麒英在河静等处开设了规模庞大的瓷器工场,雇佣工人开设窑口用工也在万余人以上,昼夜不停,每月出产各色瓷器以万件为单位计算。

    “老朽的那点产业。哪里能够入得了主公的法眼,倒是要让主公笑话了!不过,说起了日常生活之事,老朽倒是可以拍着胸脯说,治安情形和左近的物价倒也安稳。未曾起了太大的波澜,倒是让左近的乡民多了些赚钱的财路。”黄麒英却也是笑嘻嘻的回应着李守汉的提案。

    “三水县,你若是担心佛山镇重兴铁业打造军中器物的话,会影响当地治安,会造成粮价波动的话,不妨到河静走一遭。去看看那里的治安和物资供应是如何一般情形。”

    得了公爷这般差遣,三水知县叶其昌自然是不敢怠慢,当即将县内诸般事务整理一番后,交由县丞署理。自己却不敢过于造次,只管到佛山镇求见黄麒英,试图从这位识途老马口中先行得到些支持。

    在充满了浓郁广府民居特色的天井院落式黄府内,黄麒英命侍女捧来了时新水果和精致茶点,“老朽这些年久在南中,除了年节祭扫之外少在家乡停留,多蒙老父母照应了。这里先行谢过了。”说完。黄麒英起身一揖到地。

    “老先生说得哪里话!老先生开风气之先,率先在南中开设瓷窑。令我三水子弟于万里之外与有荣焉。此皆老先生之功劳。”三水知县秉承着为政不得罪巨室的地方官为官的传统原则,对着黄麒英这位眼下佛山商界的领军人物自然是客气得很,甚至颇为忌惮。

    “老父母客气了!”黄麒英倒也不过于讲究礼数。端起手中茶杯便饮了一口“老父母请!”

    茶是好茶,茶具也是颇为精美,点心和水果更是讲究得很。可是叶其昌如何能够有品茗赏器的心思?他只想从黄麒英口中尽快的掏出如何能够让佛山以后安稳如常的手段来。

    “老父母担心的是日后佛山聚集的劳力众多,这些人闲暇无事时会滋生事端,此为一。其二,便是数万、十数万精壮汉子蜂拥蚁聚于此。粮价肉价菜蔬等物会是物价飞涨,令乡民不安。老朽可曾说得对否?”

    “老先生此言,正是学生心中所虑。”叶其昌不免有些羞涩之意,他所担心的事情在这个老家伙面前便是一碗清水一般透明。

    “所以国公爷才要老父母往河静、往南中各地走一遭啊!老父母若是走了这一遭下来,便不会有如此之心思了。”

    “老先生的意思是?”

    “国公在两广地方所行之法虽广为诟病,但是也只是在国朝法度上修补改造一番。老父母若是到南中一游便会知晓,那里的财税钱粮制度与内地截然不同。粮食、油盐,都是官家制定价格统购统销,商人只能在这规定的范围内行事,超过了便是要吃官司。粮食,农人更是在缴纳了田赋钱粮之后,可以选择卖给粮食商人还是选择卖给官家。官家为了避免谷贱伤农的事情发生,经常是以两三倍甚至是四倍的市场价格从农人手中收取余粮。老夫所说的余粮,是除去口粮、种子、以及村镇的义仓备荒之外的余粮!”

    “四倍的价格?”叶其昌惊得几乎下巴当场脱臼,如此一来,官家岂不是要破产?“老先生请明示。”

    “河静的冶炼行业,与左近的几座矿山联合行事,所用之人,何止数十万?昼夜不停的开采矿石,烧制焦炭,高炉更是日日不停,炉火映红了半个天空!只河静一地的规模,便胜过了我佛山数倍,也未曾见过有老父母所说所虑之事发生!”

    “如何会有这般奇事?”饱读诗书,自忖也是颇为懂得经视济世之学的叶其昌,便是想破了头也想不明白到底国公爷是如何做到这样水平的。

    “说起来,也是简单得紧!官家有了粮食,便便宜供给给各处工场的工人。左近的乡民更是将饲养的肉类禽类鱼虾蔬菜卖与工场、矿山,这些工人有了稳定的粮食,便会一门心思的努力劳作赚钱。哪有闲的生事的事情发生?”

    黄麒英说得口沫横飞,颇为兴起。见叶其昌还是有些如坠云里雾里,当即便命人取来笔墨纸砚,在纸上为这位老父母连写带画的,勾勒出一幅河静的工业区图景来。

    在黄麒英的笔下。河静工业区的渐渐出现在纸上。

    以高炉为核心,外围星罗棋布着负责开采铁矿石的矿务总局,负责开采煤炭的煤矿和冶炼焦炭的焦化厂,冶炼高铁的高炉旁则是聚集着几个规模庞大的制造厂、兵工厂、研究所,然后一大堆小规模的钢铁加工企业。附近的家属区俨然就是一座座小城镇。除了没有城墙外,其他跟广州省城无异。茶楼、饭馆、酒肆、客店,一应俱全,为了给那些精力旺盛的工人有个泻火的去处,在小巷深处甚至还有一堆胡旦与林教授开设的档次不一的各色堂子。

    然后钢厂家属区归属河静府管理,称为河钢区,区长与县令同级,除了没有城墙外,其他与县城无二。然后衙役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警察、消防和城管。警察负责治安。消防负责防火,城管则负责街道和市面管理。

    而且警察、消防、城管一应开支具由国公府的财政统一拨款,不再是河静府或者河钢区官员用火耗供养。

    “如此说来,佛山若是重现当年的盛况,倒也是一件大大的好事了?”叶其昌眼睛里渐渐放出光芒来。

    “然也!所谓有需求就会有供给。别的不说,单单是每日里这些工人所消耗的一日三餐各色食物,便是一件大大的,足以令左近各县农夫乐开花的生意!”

    黄麒英摇头晃脑的向叶其昌不无炫耀之意的介绍经验“我那个瓷窑,不过用了一万多人,每日里光是供应一日三餐加上给看护炉火的夜班工人夜宵。所需的粮米便要有数百石之多,更有各色肉食,酒水,对各级头目、匠师的饮食更是耗费巨大。粗粗算下来。每天的伙食费便是要有数百块银元花出去!可是把我那个负责采办菜蔬肉食粮米的小舅子忙坏了!”

    作为过来人的黄麒英的现身说法,顿时让叶其昌看到了一条生财之道。既然你可以让你的便宜小舅子负责你的瓷窑伙食采购,那么本官也是同样可以让心腹人负责整个佛山铁业的伙食!

    “好便是好。可是这数十万人的粮米该到何处寻觅?”叶其昌有点诚心装糊涂了。

    “老父母,莫要戏耍老夫了。如今整个河静,乃至整个南中,连年丰收。只怕主公每日里都在发愁如何处置那些陈粮,你还担心粮食没有来路?只管上一个条陈,请主公允许南中粮米进入佛山时不受配额影响的便是。如此一来,只怕整个粤东地面,不但粮价不会升高,只怕还会略有下跌。那些农人见种植粮食赚不到什么钱,自然回去会想办法养鱼喂鸡养猪种菜,如此一来,你还担心什么菜蔬肉食?老夫若是你,便在佛山择地起造起若干房屋,为那些即将到来的各地商人提供开设铺面的房舍!”

    有意无意的,黄麒英指点了叶其昌一个不动声色便可以发大财的手段。

    其实,发财的途径门路还不仅仅是这一条。

    当叶其昌从河静进行了一番考察之后意得志满的回到佛山之后,他便很惊喜的发现,其实,若是按照河静的市政管理模式来管理佛山的话,便是打扫街道垃圾,都是一桩好买卖!

    “大量的外来人群,造成了大量的垃圾产生,人口聚集区如果卫生不行的话,很容易爆发瘟疫的。所以一定要做好排水、排污、垃圾清理跟卫生工作。为了防止瘟疫的滋生,本官准备在佛山等处修建若干公共厕所,兴建下水道,同时开设垃圾站。”

    而且垃圾实际上也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大量的生活垃圾似乎大多是可以用于充当肥料的。一车车垃圾、粪便被承包商运出城外,或是卖给农夫,或是择地焚烧填埋。当然,这些都是要产生费用的。

    “姐夫,这是这个月的常例钱。”叶其昌在林教授开设的一家档口当中的执事相好的远方表弟,将装在信封当中的银票塞进了叶父母的靴子里。

    为官清廉的叶其昌看也不肯看一眼,只管在书案上奋笔疾书,上书给主公李守汉,请求在佛山的几处沿河码头上铺设铁轨,以四轮马车进行转运。以便达到货畅其流的目的!

    “铁场与兵工厂之间试行之后,效果非凡,属下愚钝,商民等具文公请要求在码头等处照此办理。”

    这是两年后的事情了。那时候,李守汉已经往南京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