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鼎1617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九章 怀璧其罪霍皮人
    今年不同往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探险队的那些战士指导训练下,霍皮人不断的获得惊为天人的技术。比如说,将野牛的牛角与原本射程、力度都不太强的木弓结合在一处,顿时,猎手们手中的弓便强劲了许多!再配合上铁质箭头,可谓是无往而不利。

    更何况,在探险队战士们有心的训练和培植之下,霍皮人的战士已经开始拥有金属长矛、砍刀,并且有了长矛手、弓箭手、刀盾兵的兵种划分。

    用金属兵器来替代了骨质、石质箭头、矛头。以兵法部勒部众。同时用战术来猎杀那些鹿、野牛,海獭。霍皮人的狩猎成果和效率较之往年不知道要高了多少倍!

    那些身形巨大,体长丈余,肩高也接近一丈左右,体重更是动辄便是达到了两千余斤上下的庞然大物,在利箭、长矛利斧面前,也渐渐没有了往日的威风,巨大的身躯,在密集的箭雨下,哀嚎一声,倒地不起。猎手们欢呼一声,蜂拥上前,将野牛庞大的身躯丢到用鹿拉着的车辆上。这些猎物,回到定东城之后,南粤军的探险队会有无数让他们叹为观止的用处。

    不知不觉的,猎手们的脚步便越过了约定俗成的猎场界限,开始狩猎别人猎场当中的野物。

    碧空如洗,暖暖的阳光任意地在起伏的山峦间游走,用他金色的手掌抚去角落中的丝丝寒意。而这片由黄石河孕育的开阔河谷中,大群的野牛也尾随着渐渐退去的阴影缓缓走出夜间休息的谷底,爬到山坡上享用自己的早餐。

    虽然秋意已浓,牧草大多枯黄,但这个谷地由于有了河水的滋润,加之零星分布的地热喷泉的随时保温,仍然拥有大片的绿色植被,这正是牛群在这个季节中偏爱在这里集结的重要原因。身形巨大的成年野牛走在牛群的外围,啃食着较为粗糙的牧草,而今年出生的小牛犊们。则紧紧依偎在母亲的身边,享用着那些翠绿多汁的嫩芽,为自己将要面对的第一个严冬做着准备。

    但是,他们却不知道。便是在不远处的草丛和灌木当中,潜伏着巨大的危险。

    “放箭!”

    一声放箭的口令从带队的南粤军探险队所充当的教头口中发出,顿时,密集的箭雨扑向了那些还在用猩红色舌头卷食着地上鲜嫩多汁的牧草的野牛。

    野牛群立刻在措不及防的打击变得慌乱起来。

    “用长矛的,上前!”

    长矛攒刺之下。那些中箭之后行走速度降低,远远达不到每小时五六十公里奔跑速度的野牛,无处逃生,转眼间变成了长矛利箭下的牺牲。

    正当人们兴高采烈的收拾今日的战果时,从远处山峦上冲下一群头戴羽毛头饰之人,气势汹汹的同几个在河谷边缘收捡猎物的霍皮人争吵起来。

    “那边怎么了?”

    南粤军教头问带队的霍皮人头目。

    “那些人说咱们闯进了他们的猎场,猎杀了原本属于他们的猎物。要咱们把猎物留下来!”

    “笑话!”教头冷笑了一声,“世间万物,原本就是谁有能力就是谁的。什么你的猎场就得给你?!上!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一场因为狩猎越界而引发的冲突,毫无悬念的以霍皮人大获全胜而告终。邻居部族与霍皮人巨大的技术差距。战术思想差距,让他们想要反抗也是有心无力。

    在殷雷看来,这个时候正是扩大猎场、地盘的好机会!

    在若水道长等人看来,此时不出动,扩大自己的影响和地盘,更待何时?

    在南粤军的全力支持下,殷雷领着霍皮人部族的数百青壮,向邻近的非霍皮人发起了进攻。战况可想而知。附近的霍皮人部落闻讯赶来,加入了这场重新划分猎场和土地的战斗。

    原本只是靠血缘和相近的生活习惯而凝结起来的霍皮人,在若水道长率领的探险队组织下。迅速的成长起来。别的不说,青壮年劳动力,被组织成了一支强有力的军队。

    战争是最好的催化剂,也是最好的粘合剂。在战争状态下。这些原本不相统属的部族,迅速的变成了一个逐渐统一指挥的整体。

    部族里的青壮年男人被组织起来,或是按照南粤军教头的训练,接受了编制之后到前方作战,为部族扩充更稳定更大的空间,或是在猎场上。农田之中射猎耕作。为前方的战士们提供更多的粮食和肉类。

    在南粤军探险队提供的铁制武器和先进的战术、军队编制联合作用下,原本只是打群架一样的部族争斗,以一边倒的态势演变着。霍皮人迅速扩充了近千里的猎场和农田。

    在后方,在若水道长的指点下,霍皮人也开始修建城寨,虽然规模和档次坚固程度远远不如定东城,但是,却也是有了几分模样。

    农田里,使用了金属犁杖锄头进行耕作使用肥料肥田之后,霍皮人很惊喜的发现,便是男人们有一半都去打仗了,收获的粮食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地里的玉米长势喜人,颇有几分大丰收之势。

    不但地里的庄稼长得好,便是留守在寨子附近的人们在耕作之余去开垦新的土地似乎也变得简单了许多。选择好地块之后,先用铁锹、斧头打出一道沟,防止开荒的野火延烧到别的地方,然后,一把火点起。待大火渐渐熄灭之后,一块崭新的土地便出现在了人们眼前,只需要用锹镐锄头将各类植物的根挖取干净,便是一块生荒开垦完成。

    等到了入冬时节,数千人的霍皮人战士结束了整整一个秋天的作战,抬着战利品,押着俘虏回到自己的家乡时,他们惊喜的发现,原本生于斯长于斯的家乡,变得有些陌生了。

    仿照定东城的格局修建的寨子,在这些英勇彪悍的战士眼中也是一座难以攻取的要塞,部族的贵重物资,粮食,鹿。牛羊,猎获的野牛,野鹿,海獭。金子等等都收纳于寨中。人们在寨子当中盖起木屋,挖掘水井,铺设道路,显得整齐有序。家中的生活习惯也发生着悄然的变化。火塘锅灶上的陶罐里随时都有清水在被加热,人们开始效仿远房亲戚那样喝热水。不再随意乱丢去垃圾。因为。若水道长向他们说过,天帝是爱好清洁的神,是厌弃那些肮脏之物,如果有人乱丢弃垃圾的话,天帝会降临灾祸病痛在他们身上。

    城寨之外,大片的粮田被收割完毕,人群驱赶着牲畜返回家园,今年的冬天,对于这些霍皮人来说,将会是一个节日而不再是一个难熬的冬天。

    因为。他们的仓库里堆满了粮食和肉类,大量的海獭皮为部族的男女老少提供了充足的御寒衣物。那些野牛,被远房亲戚们仔细的分为皮毛,肉食,骨架,牛角。然后各自有各自的大用场。

    但是,殷雷和若水道长都不曾发现,一点更大更具有历史划时代意义的变化悄悄的,不可阻挡的改变着霍皮人的生活。

    作为处于母系社会后期的霍皮人,女人是家族、部族之中的主导者。但是。自从若水道长和探险队到来之后,殷雷这些能够下地耕作,上山狩猎外出打仗的男人们地位渐渐有取得主导性的态势,女人说话越来越没有听了。

    “这几日我打算借着天气好。风雪停住了的空,带着部族当中的儿郎们外出打猎,什么海獭,野牛都是正好肥硕的时候。拿到城中来与道长大头人换些好东西!”

    定东城之中,殷雷满面诚恳。整个秋天的收获,他用一千副牛角换了五百支长矛。用五千张海獭皮换了一千支箭,用七八桶金砂换了不少的刀斧农具。他准备用这些好东西继续为部族的生活而努力。

    若水道长自然也是没有闲着。换回来和平分的牛角、海獭等猎物,或是给手下兵丁们制成皮衣过冬,或是令懂得制作角弓的人按照《考工记》和《武备志》的技术要求制造成硬弓。

    制弓以干、角、筋、胶、丝、漆等材料为主,以上六种材料合称“六材”“干也者,以为远也;角也者,以为疾也;筋也者,以为深也;胶也者,以为和也;丝也者,以为固也;漆也者,以为受霜露也。”

    干,包括多种木材和竹材;用以制作弓臂的主体,多层叠合。干材的性能,对弓的性能起决定性的作用。干材以柘木为上,次有檍木、柞树等,竹为下。角,即动物角,制成薄片状,贴于弓臂的内侧(腹部)。制弓主用牛角,以本白、中青、未丰之角为佳;“角长二尺有五寸(近五十厘米),三色不失理.谓之牛戴牛”,这是最佳的角材(一只角的价格就相当于一头牛,故称之为牛戴牛)。筋,即动物的肌腱,贴博于弓臂的外侧(背部)。筋和角的作用.都是增强弓臂的弹力,使箭射出时更加劲疾,中物更加深入。选筋要小者成条而长,大者圆匀润泽。胶,即动物胶,用以粘合干材和角筋。《考工记》中推荐鹿胶、马胶、牛胶、鼠胶、鱼胶、犀胶等六种胶。胶的制备方法“一般是把兽皮和其他动物组织(特别是肌腔)放在水里滚煮,或加少量石灰碱,然后过滤、蒸浓而成。据后世制弓术的经验,以鱼组织、特别是腭内皮和鱼膘制得的鱼胶最为优良。晚近的中国弓匠用鱼胶制作弓的重要部位,即承力之处.而将兽皮胶用于不太重要的地方,如包覆表皮。丝,即丝线,将傅角被筋的弓管用丝线紧密缠绕,使之更为牢固。择丝须色泽光鲜,如在水中一样。漆,将制好的弓臂涂上漆,以防霜露湿气的侵蚀,而且要求择漆须色清。

    “取六材必以其时,六材既聚,巧者和之。”冬天剖析弓干,春天治角;夏天治筋,秋天合拢诸材。寒冬之时把弓臂置与弓匣之内定型,严冬极寒时修治外表。冬天剖析弓干木理自然平滑细密;春天治角,自然润泽和柔;夏天治筋,自然不会纠结;秋天合拢诸材,白然紧密;寒冬定弓体,张弓就不会变形;严冬极寒时胶、漆完全干固,故可以修治外表。春天装上弓弦,再藏置一年,方可使用。上述繁复的工艺程序,需跨越两至三年时间。

    可是。若水道长这儿,除了树木、牛角、动物筋和熬制动物获得的各种胶之外,余下的丝线和漆都是欠缺的。非但不能凑齐六材,而且时间也很紧张。

    “横竖只要能够把箭射出去就是好的。咱们这里有的是牛角和树木。还担心什么?!”若水道长一咬牙,便制定了用数量来弥补质量和工艺不足的方针。

    大量的牛角、牛筋、鸟类羽毛,木材,动物特别是鱼类被投入到制造弓箭的工艺流程当中。不少附近部族的少年,被若水道长连蒙带骗的弄到定东城之中。参与制造弓箭。

    大批的探险队人员,被这些人置换出来,到附近的山林之中寻找各种矿产,免得有一天坐吃山空。

    所谓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就在若水道长命人在山林之中踏勘地势寻找矿产之时,殷雷领着部下在山林里大海边往来射猎,将海獭、野牛野鹿变成自己弓箭刀枪下的猎物之际,远方的其他部落在悄悄的进行着串联。

    一来,只要是人,就没有不贪生怕死的,听说若水道长妙手回春。自然周边部落纷纷来求医求药,这本是平常之事,可一来二去的,有人就动了歪心思了。这若水道长如此厉害,居然让霍皮人避免了一场几乎可以灭了他们族群的疫病!凭啥让西海岸那几个捕鱼的蛮子拥有,我们胳膊粗力量大,似乎更有资格拥有若水道长。

    二来,如今这些只知道捕鱼狩猎耕种的蛮子,居然得到了天神的垂青,从天帝的使者(这是附近方圆千里之中各个印第安人部落给南粤军探险队上的尊号)手中获得了无数神奇的工具。不论是捕猎、打鱼、还是耕种,甚至是上阵作战,都变得无往而不利!

    论起了实力、人口,还有与天帝使者的长相接近。似乎都应该是先轮到咱们吧?!为什么这等好事都却落在了霍皮人的头上!?不行!咱们一定要把霍皮人打倒在地,把天帝使者从霍皮人手中抢过来!

    说干就干,有了这个想法之后,这些原始人就开始了外交活动。在现代人的印象中,外交就是西装革履打官腔,其实这玩意即使是露着屁股的原始人也玩的挺溜。互相串联了一通之后。互相之间有姻亲和血缘关系的几个较大的部落一拍即合,干!不就是几个捕鱼的蛮子,咱们几家一联合,人多势众,另外咱们还有黑曜石的大刀,怕个屁。于是,经过了一番准备,人数高达数千人的强大队伍被组织起来,其中有近四百人装备了黑曜石大刀。看着威武的武士唱着祖先的歌谣浩浩荡荡的行进在原野上,几乎所有部落首领都对胜利充满了信心。

    这一仗打完,不但可以把天帝的使者请回到咱们的部落当中,从此咱们的部落便是无病无灾,而且可以获得那么多神器,用来狩猎耕作。“打完了霍皮人,他们的粮食,皮毛,金子,便是咱们渡过春荒的好帮手了!”带队的大头人吆喝一声,顿时队伍里一片怪声嗥叫。

    通过使用金属农具,使用铁箭头和武器,霍皮人的富庶早已传播到了千里之外。人们都希望能够在这场战斗之中抢夺最多的战利品回来享受一番。

    但是,霍皮人就当真那么好抢啊?

    大队的肖肖尼人冲进自家地界的消息,被霍皮人的猎手发现。虽然不知道他们的来意如何,单纯是从队伍之大,人数之多,猎手们便本能的感觉到,这些家伙绝对不是来串亲戚喝酒替别人做媒的。

    同霍皮人这种以农耕狩猎捕鱼为主要生活方式的部族相比,肖肖尼人更像是战士。他们以野生植物种籽、小哺乳动物、鱼及昆虫为生。在白人(不管是是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还是英格兰人法兰西人)抵达这块大陆之后,肖肖尼人开始获得马匹,变得依靠劫掠和猎杀野牛为生。彪悍勇猛的肖肖尼人,使居住在这块大陆西南部的西班牙人闻风丧胆。

    同这些天生的战士相比,霍皮人无疑就是一群刚刚拿去武器的农夫。

    当信使连滚带爬的将这个消息送到了殷雷和若水道长面前时,殷雷虽然感觉有些突兀,但是还在强自镇定。倒是若水道长,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却是满心欢喜。

    “殷雷兄弟,你不是一直都在说,打算明年开春之后试试在玉米地里修建水渠进行灌溉吗?不是一直担心缺少人手吗?这些肖肖尼人,不就是最好的人手?”

    果然,殷雷鼓起勇气与肖肖尼人大战一场,在丧门枪、绝户刀和弓力强劲的铁箭头的联合打击之下,手中只有黑曜石大刀和削尖了的木棍做长矛的肖肖尼人大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