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01章 邪眼
    老兵纳丁抬头看了一眼窗外阴沉沉的天空,将邪眼抱起来放在餐桌旁边的椅子上。他把一块餐巾系在邪眼的胸前当围兜,随即从深色面包上掰下一块跟他拳头一样大的面包,并抽出腰带上的刀切下一轮乳酪的一角。

    把面包和乳酪塞进邪眼手里,纳丁走到了炉火旁,对着那一大块带骨的肉切割起来。

    “我需要你为我去办那件事,纳丁。”

    “现在吗?”

    “现在。”

    让一个睡眼惺忪,只有9岁半的小子这样使唤,总是让纳丁觉得有趣,“为什么?我为什么总是要听你的。”

    “你是伊斯雷尔殿下的人,不是吗?负责照顾他留下来的马和他那条可怜的猎犬。”

    “所以?”

    “所以,他的私生子大概也归你照顾,至少要等到伊斯雷尔回来,决定拿他的私生子怎么办为止。”

    盯着那双漆黑无底的眸子,纳丁无力反驳。他移动身子,把刚割下来的厚厚一片还在滴油的肉递了过去。

    邪眼看看左手拿的面包,又看看右手拿的乳酪,两个他都不想放下,但他看起来也很想吃那块热腾腾的肉。纳丁看出了他的左右为难,耸耸肩,把足够一个成年人分量的肉随手放在了盘子里。

    “还是那些数量吗?”

    “就像往常一样,纳丁。”邪眼头也没抬,他尽可能把面包和乳酪都塞进嘴里,好尽快腾出手来,肉的香味已经让他的胃缩成了一团。

    有那么一瞬间,除了大口吞咽面包和乳酪的声音,一股不寻常的安静和默契充塞了整个房间。

    从刚死去不久的人身上取9盎司血液,5对指甲和若干头发,对于纳丁来说并不是难事,黑牢里的死囚犯多的是,几乎每天都有人排队等着被处决。

    “在你用完餐之前,我就会回来。”这是纳丁临行前的最后一句话。

    关押死囚的牢房距此也不算远,纳丁迈着谨慎的步伐踩踏在砂石的小路上。现在回想起来,在这片偌大的王宫当中,与一个小子相依为命,就与当初想象的一样孤单。被废黜和放逐的储君,那位英勇正义又命运多舛的伊斯雷尔殿下,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他永远也不可能回归,老国王尤兰德不会同意,新的储君文森特更不会容忍。

    作为伊斯雷尔最忠心的侍卫官,纳丁发誓会将他的私生子养大,教他成为一个不负其父亲名誉的人。当然,这都是纳丁一厢情愿的想法,因为没有得到王室的正式承认,这个私生子至今连个名字都没有。而且他的体质很弱,弱的就像一根在风中挣扎的野草。

    但无法否认,这是一个很邪的小子。纳丁自作主张给他取了个非正式的名字,————邪眼。不仅因为那双黑色无底的眸子,这个孩子还具有某些足以让任何人视为变态的天分。纳丁认为那就是传说中古老的原智,就像头发一样与生俱来,扎根在他的脑袋里。

    到了黑牢,纳丁只需付2块银币,就可以像往常一样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但今天出了一点意外,那个纳丁所熟识的老刽子手在昨夜因为酗酒过量溺死在了他的呕吐物里,而纳丁也因此受到了眼前这一堆肥肉的勒索。

    “什么?6块银币?该死的。”

    纳丁看了愈走愈远的黑狱卒一会儿,然后揪住胖子油腻的衣领,把他拉到不挡路的地方。

    如今连一个刽子手都敢勒索他,纳丁并不为此真正感到惊奇。他只是继续用军人的态度接受自己职务中那些比较怪异的部分,比如说在一间阴暗的地牢里,用自己的方式与一个浑身散发着死鱼味道的猥琐胖子打交道。

    “起来,你这个肮脏又猥琐的猪猡,靠墙站好。就算我不会杀了你,也可以让你吃点苦头。”

    黑牢里新来的刽子手,虽然肥胖,但至少看起来很年轻,留着黑色浓密的短胡子。

    看到纳丁蠢蠢欲动的拳头,他非但不生气,那些横肉堆出来的表情甚至是近似饶富兴味的微笑,他盯着纳丁看,笑容愈来愈大,到最后竟出声大笑起来。

    “好家伙。”

    最后他说,“这位大人长得确实很像那位被废黜的储君的侍卫官,是不是?哈哈哈,诸神在上,有谁会相信曾经声名显赫又洁身自爱的纳丁侍卫官会有这样的嗜好?或者这位表面上已经没有主子的纳丁,究竟是在为谁做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我是不是应该去报告黑狱长或者是向神殿告发……”

    没有再听下去,被拿捏到要害的纳丁,他选择松开了对方的衣领,并倒空了自己的钱袋。

    实际上钱袋里面也没有什么巨款,眼前肥胖的家伙就像一只乌鸦飞抢掉在地上的面包块,快速捡起了地上的5块银币。

    “哦,5个银光闪闪美丽的财富女神头像,就算是游荡在墓园里的恶鬼也会为她动心。”看见银币,塔姆的眼睛如铜矿石那么闪亮,并且从他的语调听出来,似乎并不在意刚刚纳丁对他的威胁。“嘿嘿,我叫塔姆,纳丁大人,我们以前见过面,当然像您这样的身份,是不会记得的,那都是在几年前的事了,当时的你是那样的风光……”

    纳丁阴沉着脸色,一直微眯着眼睛。

    稍后在塔姆的引路下,在一间阴暗的石室里,他见到了一具年轻的尸体。

    死者一副侍者的装扮,脖子上有明显的勒痕。而其被绞死罪名,据说是因为偷了祭祀家里的几颗橄榄果。

    “哼,区区一个祭祀,连主祭都不是,就可以仗着诸神的名义行使国王的权力。难道诸神教给他们的仁慈都被狗吃了吗?”

    与纳丁充满了厌恶的口气相比,塔姆的声音就像他的动作一样平稳,“这个侍者的死,不是某个神仆或祭祀的错。相信我,诸神因为不仁慈,所以他们才是诸神。”

    9盎司血液,5对指甲和若干头发。在整个收集材料的过程中,塔姆的双手十分肥大,却十分灵巧。即使没有戴手套,也只是他的右手手指上沾了一点血渍。

    “我觉得你至少是个聪明人,塔姆。”拿到了材料,纳丁说着已经要转身离去。“一个能管好嘴巴,会长命的聪明人。”他在加注这句话的时候,回头看了塔姆一眼。

    所以当纳丁与邪眼讲起整件事情的经过时,邪眼都吃到一半突然停下来,手里还拿着盘子,眼睛看向纳丁,然后眼泪都差点被笑出来,“真是没想到,精明干练的侍卫官纳丁大人,也会有吃瘪的时候。对方竟然还是一个身份低贱的刽子手。”

    “……呵呵,你被骗了纳丁,黑狱长才不会相信一个刽子手的话,因为他讲不出你收集这些材料的任何目的,诬告的罪名可是要被割掉舌头的。并且在这个王国,一切都是凭身份和地位来讲话的,你是一个有许多枚奖章和军功手环的军人,与一个刽子手相比,地位相差了不是一星半点。他还威胁你要向神殿告发?相信我纳丁,他连神殿的大门都别想进去。因为不管是神仆还是祭祀,哪怕和他讲半句话,都会让他们觉得那是对诸神的亵渎。”

    渐渐的,纳丁那双锐利的眼睛里有了某种狂野的神色。随着邪眼的进一步说明,纳丁终于被黑牢里那个新来的刽子手成功给惹毛了。

    “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但暗杀一个低贱的刽子手,除了会给我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没有任何的意义。”邪眼上上下下扫视纳丁,微笑里的兴味里略带着一点与他年龄不相称的特殊口吻。“可以先放过这个狡猾的刽子手。眼下,我还需要你做最后一件事,然后才可以治愈我这双残疾的腿。”

    从邪眼的口中听到‘残疾的腿’,纳丁脸上掠过一抹或许可能是怜悯的神色,但那神色很快就消逝了,表情只剩下有点不高兴。他回头一瞥邪眼,直挺挺站在那里,等待下一项指令,表现出一个十足军人中的军人。

    “去找一个热闹的酒馆,和一个臀部够宽的女人,等到明天早上再回来。”

    如果不是邪眼认真的口气,纳丁还以为搞错了他的意思。

    直到愣了好一会儿,当意识到邪眼还在瞪着他,并不是开玩笑,纳丁这才毫无兴趣地回答,“只是这样吗?你确定?呵呵。好吧,如果你想的话。”

    纳丁的语调里,有着未曾听过的苦乐参半,使邪眼呛到似的笑了起来,“就像你在其他地方展现你的军人气概一样。接受纪律,为你的职责而活。今天晚上,不要对我治愈自己的方式感到好奇,也不要为我的安全担心。看在诸神的份上,出去做点运动,别在这间窄小的屋子里闲晃,也让你自己放松一次。”

    纳丁缓缓点头,接受了这份的忠告。

    他虽然知道邪眼是对的,但军人的骄傲,和多年的抑郁还是让他忍不住抗议“你知道,如果伊斯雷尔殿下无法归来,这些所谓的纪律和职责对我来说都没用。我是服从他的意志才照顾你,实际上,只有伊斯雷尔殿下才是我的主人。”离开的时候,纳丁表情显得有些冷漠。

    邪眼无奈地耸肩。

    就连忠诚如纳丁,长时间的服侍一个残疾的只有9岁的小子,也会有感觉受挫的时候吗?

    纳丁的言外之意很明确,这也不是他第一次以军人训练有素的怀疑眼光看待自己。

    不是每个人都能长期心甘情愿服从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私生子,即便是纳丁。

    然而对于邪眼来说,他甚至不知道该向谁解释。

    因为无论怎么解释,这都将是一张由秘密织成的网,时至今日,这些秘密都没有让任何人知道的可能。

    就算把秘密全写在纸张上,是否也只会为自己带来灾难和火焰?

    也许吧!

    对于这具身体的记忆,邪眼的记忆最远可以上溯到6岁的时候。而关于6岁以前的记忆,他则是另外一个人,邪眼是从脑海中回忆那一切,而这统统与一款类似超现实的灵境游戏有关。

    《中土》

    “想成为一名领主,一名统帅吗?”

    “想成为一位英雄,一位职业者吗?”

    “现在就请提高你的游戏水平,你的梦想就能够实现!”

    时至今日,邪眼依然记得《中土》游戏的宣传。所谓超现实游戏的灵境体验,就是躺进游戏仓,让意识进入一个超现实模拟产生出的虚拟世界,赐予使用者一个虚拟的躯体,然后提供关于视觉、听觉、触觉等感官的模拟,让使用者如同身历其境一般,可以及时没有限制地观察、体验整个三度空间内的所有事物。

    不做战士,不做弓箭手,也不做骑士,选择成为一名巫师,在开服的第二个月,就达到白银顶阶并成为一颗耀眼的明星,这一切都是通过自身的努力和汗水换来的。

    至于利用游戏的bug,从副本大boss的身上盗走【黑暗魔戒】,并通过某种近乎作弊的手段,永久性地将其嵌入自己的道具属性板,这完全是依靠运气,和被闪电劈中的渺茫机率才能顺利完成的壮举。

    只是就连邪眼自己也没想到,影响整个游戏的流程,并导致游戏系统最终崩溃所造成的严重后果,就是让他穿越到了一个魔法式微的剑与血的世界,并附身到了一个王室私生子的身上。

    ……………………

    对着镜子看着身上冒出来的一堆数据,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穿越带来的福利。

    姓名邪眼。

    年龄9岁。

    种族人类。

    属性力量1,敏捷1,体质-6,智力10,感知10。

    道具黑魔戒【封印】(未解锁状态下的负面影响,体质-6。)

    阵营守序混沌。

    职业1级平民。

    状态虚弱(道具影响双腿肌肉枯萎)。

    职业技能--无。

    个人专长--精神集中,过目不忘。

    “呵呵,这样的数据,真是有够弱的。哪怕隔壁马厩里的那匹黑色小马驹,也要比这个强吧。”

    邪眼自言自语,迄今为止,他还发现能够看见比自身弱的数据分析,无论对方是人或动物。

    纳丁离开后,当邪眼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床底下拖出那只又黑又沉的箱子。他开始气喘吁吁,背靠着墙壁,脸上全是汗水。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那枚被封印起来的黑暗魔戒,这枚道具带来的负面影响,真是有够恶劣。好在这一切,在今天终于可以结束了。”

    打开箱子,里面是一具骸骨,和从上百个死人身上弄来的材料,它们混合放在一起,看起来触目惊心。从邪眼的嘴角,勾勒出一抹欣慰的弧度,仿佛没有闻到那股令人作呕的气味,“有10点智力和第一次转职所需要的【王者骸骨】,可以正式成为一个巫师。而接下来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获得职业之后会自动解除黑暗魔戒的封印。”

    至此,邪眼的眼底流露出一丝隐约的忧盼,“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毕竟不再是什么超现实游戏,不奢望能够获得什么魔戒的神奇力量,只要能消除掉魔戒对身体的影响就可以。”

    三年的努力终究没有白费,现在,解除道具封印的材料已经全部齐备,只多不少。

    在超现实的《中土》游戏中,邪眼记得一级巫师的咒语前缀是,“吾凝视着夜色幽幽,幽暗的月光,锋利的冷芒,被鲜血浸湿的土地,沉睡着战争的狂想……”xh:1268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