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02章 储君
    夜晚清新开敞,并且透出阵阵寒气。黑夜之中,有一双眼睛只略微睁开了一条缝,然后很快一阵恐惧的颤抖自他的体内窜起。

    “不,王冠是我的,谁也休想夺走!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

    丹德王国的储君文森特殿下从噩梦中醒来。而那只紧握住匕首的手一阵颤抖,这种颤抖究竟是出于愤怒还是其他的情绪,旁人永远也不得而知。

    “储君殿下,您、您在做噩梦。”男仆拿着提灯从门外跑进来。在他的眼里,文森特的脸是狭长、有棱有角的,脸色苍白的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正常的人。

    最可怕的是储君殿下的眼神,棕色的眼睛就像是要把人吞下去似的,当看见文森特手里的匕首,一股刺骨的寒意紧紧抓住了男仆的双腿。

    “我很清楚我是在做梦,不需要你这个卑贱东西的提醒。”文森特冷冷地说,低头怒视着他的男仆,“滚出去,让拉乌尔来见我。”

    文森特殿下的口气充满厌恶,但提到拉乌尔这个名字让他的话充满了冰冷血腥的意味。

    独眼龙拉乌尔。

    当男仆听到这个名字,一股简直让人想哭的可怕恐惧拉扯着他,让那两条**的腿控制不住在颤抖。

    “是、遵、遵命,储君殿下。”离开的时候,男仆的脑中想的全是几个前任男仆的死,就是因为惹怒了储君而被独眼龙拉乌尔拧断了脖子,伪装成从楼梯上摔下去的模样。

    ……

    “储君殿下,您找我。”

    在男仆离开,传唤拉乌尔来到来之前的这一小段时间,文森特已经下床蹒跚地走到靠近窗台的位置,他将一件镶着金边的斗篷裹在身上,凝视着黑漆漆窗外的同时也在注意身后的动静。

    所以当拉乌尔进门之后,他立刻转过身来眼睛睁得大大地看着对方。

    “我不应该留下隐患,让自己都没法好好睡觉。”文森特突如其来的语气不是命令也不是商量,而是介于两者之间。

    刚进门的独眼龙拉乌尔愣了一下,然后他只是嘴巴动了动,十分知趣什么话也没说。

    “我想你会说,只是一个连王室身份都没有的小杂种,不用这么过于担心吧。但你知道我们的前任储君,也就是我的兄长伊斯雷尔,他虽然是个贪杯的醉鬼,但他的优点也同样受人瞩目。”

    文森特皱着眉头,渐渐的,在他浅棕色的眼睛里开始笼罩着一层阴影。

    他的噩梦,从伊斯雷尔被放逐的那一天就突然开始了,那一天之前还什么都没有。梦境里充满了各种令文森特无法招架的强烈色彩和丰富细节。

    其中有仇恨。

    ……茂密的丛林中碰到了几只灰色皮毛的狼獾,它们把文森特咬得重伤。伊斯雷尔倾身向前,脸上带着某种奇怪的满意神色,“我是你的大哥,一直都很照顾你,甚至救过你的命。而你呢,只想着偷走本不属于你的东西。你有一颗像狼獾的心脏,现在就让它们吞噬掉你吧。而丹德国王的王冠,它永远也不会属于你。”

    也有爱护。

    ……天光渐弱之际那凛冽的灰霾,把他和伊斯雷尔淋得湿透的无情大雨,几只狼獾在围着他们,伊斯雷尔一手持剑,另一只长满老茧的粗糙大手则紧握住他手掌,“别怕,站在大哥的身后。”

    有时候从梦里醒来,文森特会纳闷地寻思那一握。

    “是的,他就是那样一个人。对弱者充满同情,待兄弟如手足,又能宽恕他的敌人,伊斯雷尔赢得了不少威望和民心,但如果当英雄,就能成为一个国王,那么就大错特错了。是我砍掉了他的右手,人们认为是我陷害了他,但是谁知道,我们的陛下,那个坐在王座上的老家伙,他才是幕后的罪魁祸首。呵呵,丹德国王尤兰德六世,他是一个伟大的国王和伪君子。”

    文森特的语调泄漏出他对前任储君的憎恨和同情,以及对尤兰德国王的厌恶和崇拜。这让拉乌尔感到费解,他站着不动,正在努力要想通储君的这些话。

    “伊斯雷尔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可谁又敢说,将来他的崽子会不会兴起报复我的念头。”文森特的脸上短暂出现困扰的神色,但他仍下了决定。“破晓之前解决这件事,但记住……要让他受折磨而死!”

    “如您所愿,储君殿下。”

    直到拉乌尔离开前,文森特的脸上始终笼罩了一层阴影,是提灯里的黄色灯光无法赶走的。

    ……

    “一枚戒指统领众生,尽归罗网。一枚戒指禁锢众戒,昏暗无光。”

    尖叫声还是哭泣声?

    这道断断续续的声音听上去很微弱,让邪眼也不确定自己身处幻觉还是梦境。

    过了一会儿,他发出一声虚弱的shen吟,稍稍张开了眼睛,头晕目眩继续听着那道尖泣的声音在不断重复,“一枚戒指统领众生,尽归罗网。一枚戒指禁锢众戒,昏暗无光。魔戒出世,众戒皆臣。”

    苏醒了大约几分钟之后,尖泣的声音已经消失。

    邪眼顾不是时不时出现了幻觉,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感受到自己的大腿和脚掌,尽所有的力气扶着墙壁试着站起身来,“只是一次转职就能晕过去,这具身体的素质不是一般的脆弱。”

    自嘲归自嘲,而就在双腿直立的一瞬间,漆黑的眼睛里还是涌现了泪花。

    做了三年的废人之后,再次感觉到双腿存在,就是这种平常人眼里最基本的东西,却让邪眼感到了十分激动。“说到底,就像走钢丝一样累,但重温直立行走感觉真的很美妙,不是吗?”

    像是婴儿学步一般来回走动了十几步,邪眼不想停下来,直到他终于掌握了走路的基本要领。

    “……魔戒出世,众戒……”

    刚才消失的尖泣声,再次出现。邪眼方才注意到,屋子里还飘着一位没有肉躯的亡灵。

    “戒灵!?”

    邪眼微微眯起的眼中,头顶漆黑的一团,凌空漂浮着的不明生物。黑暗魔戒最忠实的守护者和卑微奴仆,戒灵之王————安格玛巫王。

    邪眼不会忘记在《中土》超现实游戏的副本中,被黑暗魔戒力量腐蚀和禁锢的九位戒灵,作为大boss黑暗魔君旗下的指挥官,他们在中土大陆战无不胜所向披靡。而安格玛巫王作为九位中最强大的一位,又被称作戒灵之首。

    手指感受到异物,邪眼的视线落在他的右手食指,那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枚金色的密文戒指。

    安格玛巫王适时从黑雾中显现,露出了一张骇人面孔,尖泣的声音比之刚才更加刺耳嘶哑,“黑暗魔戒引众戒,黑暗魔戒寻众戒,黑暗魔戒驭众戒,……禁锢众戒黑暗中。”xh:1268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