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08章 国王
    这枚徽章,据说是伊斯雷尔被放逐前国王赠送给他的一份礼物,但邪眼也不知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伊斯雷尔竟把这份贵重的礼物转赠给了他的一个大概只见过几次面的私生子。

    进入连续几道门以后,一路见到的风景一律都是干净的地面和挺拔匀称的石柱。即使不用旁人的指点,邪眼也大概知道国王的住处,应该是在最威严、雄伟的地方,据说那里叫咆哮殿堂。

    “雄伟之城,就是相比刚铎之城,也毫不失色。这个王国的历代统治者,他们名字所代表的美德,不知是否配得上这种光荣。”

    戒灵说起话来像是尖泣,却也掩盖不了他对这个王国的好奇。邪眼听得出来,他是在打听国王的名字和家族史。

    正好这会旁边也没有人可以听见邪眼的‘自言自语’,“说起来也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地方,七大王国的历史,也就是七位国王的家族史。而想要叙述这些,就必须远远追溯到很久以前,那还是洛尔卡丹帝国傲视一切的城邦时代,如今的七大王室在那个时期大多还是蛮族部落的首领,只有丹德王国的王室祖先是出身于一伙海盗,在一次前来劫掠的时候正好赶上了洛尔卡丹帝国崩溃,瓜分这个庞然大物的好时机。恩,传说就是这样,七大王国的祖先其实只是一群野蛮人。”

    “野蛮人的后裔吗?我认为他们不配享有这些王国的统治权。”

    从安格玛巫王的语气中邪眼听出了轻蔑的意味。但作为一个穿越者他不认同安格玛巫王的态度。过去的世界有一句话说的好,王侯将相,不是生来就被注定的。

    “不要让自己的思想陷入狭隘,安格玛。没有谁的祖先全部都是身负荣耀的英雄。说起丹德王国的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国王,没有什么详细的记载。现在仅存的也只有他的名字和一些听起来十分夸张的传奇。他的名字很简单,就叫做‘丹德’,或许家族内命名的传统也就是从他开始,每个嫡系的王室成员都姓丹德,因为他们相信后代子女的人生和为人处事都会受到英雄名字的形塑,现任国王是尤兰德六世,但不是说他就是丹德王国的第六个国王,只是王国历史上第六个叫尤兰德的国王。”

    跟充满噪声的宫廷外围比起来,这片宫廷内围的建筑区域里显得异常安静。邪眼和戒灵两个既没有概念也没有经验,但他们至少知道这片恢宏的宫廷应该不适合一个9岁的小孩到处乱逛。所以他们顺着笔直的道路,没有对那些雄伟的建筑感到过多的好奇,抵达咆哮殿堂之前他们穿过了长长的走廊,经过最后一个花园,各种奇花异草的中间偶尔还有一些长得歪七扭八、似乎发育不良的树木,然而在邪眼看来这一切都充满了美景和惊奇,将近半个小时,每次转过一个弯他总能发现自己又来到了—个从没见过的地方。

    咆哮殿堂。这个地方邪眼已经从太多人的口中听了太多遍。

    但任凭他绞尽脑汁也无法想象,亲身来到这个地方,除了两条咆哮金龙的浮雕,这里的一切陈设都很朴素。不,更确切的说是陈旧。特别是刚刚经历过一次宴会,空无一人到处狼藉的景象看来更是荒凉,仿佛这空壳般的殿堂里住着是一个即将遭人遗忘的国王。

    “有的人说尤兰德六世是一个英明伟大的国王,也有人说他残暴无情,甚至是个喜怒无常的疯王。他生活简朴,却好大喜功。一生中很多次不惜耗费巨资对外发动战争,关于这位国王的传说总是充满了自相矛盾。而咆哮殿堂呢,看看这里,平常人眼中王国权利的顶峰,也不过一座殿堂里随意摆放的几条长桌,和一把看上去快要掉完色的王座。”

    被四周的石壁围绕,整个咆哮殿堂里看起来十分寂静,一阵冷风从敞开的窗户吹进来,只见台阶上那把意义不寻常的椅子,正对着窗户的冷风。

    从自己站立的位置,仿佛能看见平时的尤兰德六世国王,头戴王冠坐在窗前那把椅子上,双手闲散地搁在窗台上望着远方的地平线。早先开始,邪眼就对尤兰德六世有了好奇,现在这种好奇变得更甚。

    听说国王今天刚刚招待了法兰王国的外交官,所以这里的宴会应该是为他而举办。

    “恩?有烤乳猪,烤白鹭,烤孔雀,还有蛮虎的尾巴,烈熊的肉掌,狮兽的鼻子,食人妖的眼睛……”

    视线扫过属于国王的那张餐桌,邪眼发现了寻常人想也不敢想的美食。其中最惹眼的是外域来的贡品,其中食人妖的眼睛,还有吸血蝠的心脏,这两样东西对自身都有着特殊的作用。一个可以疗养乏力的精神,一个能治愈血液方面的不良影响。简直相当于巫师的蓝瓶和血瓶。

    事实上,邪眼根本不在意这些‘食物’的味道。只要能让自己属性数据里的状态一栏恢复正常,哪怕是生吃他也愿意尝试。

    安格玛无望静静矗立在一旁,邪眼的吃相让他想起了半兽人开饭的景象。视线移开之后,安格玛巫王的注意力转而被脚步声吸引,他提醒邪眼,“有人来了。”

    邪眼以为可能是厨房的仆役来清理善后了,于是端起桌上的盘子,想为自己多储备一些‘补药’。

    但是突然进入咆哮殿堂的人不是什么仆役,而是胸前有双龙头徽章的老国王本人,也就是邪眼的祖父尤兰德六世。紧跟在尤兰德六世身侧的人身上别着象征储君身份的单龙头徽章,不用说也能猜得出是谁。邪眼抬起眼睛,用意识与戒灵交流,“他应该就是丹德王国的储君——文森特。”

    单从外表上看,无论是尤兰德六世还是文森特,他们的长相都符合一个国王和储君的表面形象。锐利的眼睛和挺拔的鼻子,一个看似威严的国王,和一个看似睿智的储君。

    尤兰德六世虽然苍老,但他的眼神明亮,眉宇与邪眼有几分神似,夹杂许多白丝的胡子和头发都刚梳整过,衣物也一尘不染、无懈可击。他看见邪眼的时候一时之间似乎很惊讶,但并不意外。然后说“你看,文森特,这就是我刚才在宴会上跟你说的意思。任何人都没资格抱怨没有机会,因为机会总是无处不在,只要你能发现它。当有机会出现的时候,会把握住它的那个人通常是那些对自身充满期待受yu望驱使的人。丹德王室的子孙,永远不能忽略机会,或者总是任由机会被别人创造。”

    国王继续漫步走过邪眼的身边,对他在咆哮殿堂之外的某个地方还未尽兴的主题高谈阔论,文森特则用满是血丝的眼睛对他眼里这个莫名其妙的小孩投以威胁性的一瞥。

    邪眼看懂了文森特在朝自己简短地挥手,意思是赶快消失。

    呵,文森特,就是那个像疯狗一样想除掉自己的人。

    想让老子服从你的意志?做梦吧。

    彼此对视的时候,邪眼的目光在文森特的身上巡梭。本来想顺手来个一级巫术来招呼一下,但尤兰德国王在场,邪眼的回应没有过激,只是装作没看见,他知道文森特可能还认不出自己。并不知道他眼里的小子就是那个他想除掉的废人。

    反正已经来到了这里,邪眼不介意国王和储君完成他们的对话,他继续做着刚才未完的事情,把两颗食人妖的眼睛塞进衣服,而当他正拿起一颗几乎完整无缺的吸血蝠心脏时,国王突然一转身伸手指向了他。

    “看看他,文森特。他就是伊斯雷尔的私生子,拿着一块紫金徽章,就敢来直接面对对他冷酷无情,甚至从没承认他的祖父和国王。刚刚有人告诉我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个小子是勇敢过头了,还是懂得抓住机会。”老国王尤兰德命令道。

    听到伊斯雷尔的私生子,文森特忽然转过头恶狠狠瞪着邪眼,而邪眼的反应是有些慌张且——不敢动。

    邪眼并不惧怕文森特的恶狠狠眼神,而是刚刚戒灵通过意识联系告诉他,老国王尤兰德进入咆哮殿堂的那一刻,感应到了至少被六道杀气锁定。六道杀气他们可能是人,也可能是什么未知的幽魂……

    只是这个世界真的有幽魂吗?

    邪眼自认犀利又大胆,但此刻也感觉到了后背那股阴森森冷飕飕被称为杀气的东西。于是他乖乖站着没有轻举妄动,任由国王的目光检视,脑海陷入各种无端的猜测。

    “而如果你是丹德国王,你会把他变成什么样的人?”每次尤兰德掠过邪眼的眼神,都隐藏着几缕困惑,但他还是继续与王位继承人的对话。

    文森特的眼底闪过一道冷光,但他在尤兰德的面前依然表现出一副摸不着头脑的神情。“他?他是伊斯雷尔的杂种,既没有得到王室的承认,也没有什么正式的身份,就是一个多余没用的小子,这么小就只知道鬼鬼祟祟的进入他没资格来的地方。呵,他能是什么样的人,一个顺手牵羊的小贼罢了。”

    “笨蛋!”尤兰德猛然抬起头迎视他的眼神。“文森特,你耳朵是不是被黄金殿堂里的那些女人的屎塞满了?你真是个蠢货东西。我说的话每一个字你都要认真听,你的国王和你的老子刚刚不是问‘你看他是什么样的人’,而是问‘你会把他变成什么样的人’。看看他吧,一个看似瘦弱的小子,他就站在这里,年幼却懂得动脑筋,虽然生错了床,但我要提醒你,这个小子身上流的王室血液完全不比你少。所以你会把他变成什么?你最忠实的朋友?还是你毕生的敌人?还是你会把他就这么放着,等别人利用他来对付你?”

    ————————————

    新书期是最难熬的一段时期,恳请大家随手丢几张推荐票支持一下。另外,如果对本书有什么不满的地方,请用1888起点币对作者尽情抽脸!!!xh:1268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