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09章 震撼
    尤兰德眯起眼睛看着邪眼,然后眼神瞥过了他。当发现文森特没有作出任何回应,于是失望地叹口气。

    “你说他只是个杂种?真的是这样吗。不论是否拥有王室的身份头衔,其实在我的眼里他只是个孩子。今天是、明天是,后天也是,但人所共知,时间是一个很奇妙的创造者。……等你下次不经意一转身的时候,你口中的杂种就已经变成了少年,或许更糟糕更令你无法接受的事实是,只要过了15岁之后他就是一个成年的男人,到时候你如果再想拿他来做什么的话就都来不及了,只能把他推到你的对立面。”

    尤兰德继续盯着文森特,平静的声音渐渐变得高昂起来,眼神也更加强硬。“对每一个王室来说,私生子都应是一种特殊的存在,他们之所以内心抱怨,正是因为缺少一个机会。文森特,黑山大师要求把你的儿子送到绿荫地,你不敢把他送去冒险。你如果没有胆量,我建议你可以安心派这个小子去,身为储君的你根本不必担心他的安危。现在趁着时间还给你机会,把他拿来加以塑造,只需等到8年、9年、10年以后,他就会对你忠心耿耿。而不会成为你想象的那个会报复你的敌人,或者是满心怨恨可能被人煽动对付你的叛乱者,他会是一位最忠实的追随者,在血缘上和精神上都与丹德王室团结在一起步调一致。”

    这时候,尤兰德看着文森特的眼神。

    恩,那就像在看一个四肢软弱无力、麻痹,身体虚弱、或阳痿的储君,邪眼恶意的想着。

    当文森特脸上红色的部分像是被火烫伤,尤兰德的脸扭曲着形成一个微笑,“只要经过了训练和培养,他就可以代替你的儿子,将来为王室发挥很多用途。让他代表你去谈判,他就成了没有任何外国君王胆敢拒绝的外交官。送给法兰王国就能交换人质,或者娶下法兰王国丑陋的公主就能达成政治联姻。你还可以派他去杀人或充当间谍,这些都取决于你的意志。甚至到了战争不利的时候,你还可以派他上战场,用他的生命和鲜血来鼓舞军队的士气。想想看吧,亲生的儿子你舍不得,但一个既是、又不是王室血亲的人,我至少能为你找出上千个用处。”国王最后的几句话让文森特吃惊到睁大了眼睛。他知道自己的国王是个疯子,屠夫,伪君子,可没想到他会这样明目张胆无所顾忌。

    咆哮大殿的几个人都在沉默中呼吸,一阵停顿,文森特首先开口,声音听起来难受的像是喉咙里卡了块**的鸡骨头。“我敬爱的父王,我不像您有八个儿子,我已经在绿荫地失去了我的长子,难道您忍心想让未来的丹德国王失去他最后的种子。还有我必须提醒您,英明的国王陛下,你当着这个杂种的面讲这些事,说要利用他、当人质当武器,甚至要让他送命。你以为他就是个白痴或傻子吗?他长大之后不会记得你这些话吗?即使是对你最忠诚的人听了这些话也会感到寒心吧。”

    尤兰德能听出文森特背后的意思,但他的笑声依然在咆哮大厅的石壁间回荡。

    “我当然同意你留着自己最后的崽子,我不会逼迫你做自己不情愿的事。至于这个小子……”

    尤兰德看向邪眼,“他长大后当然会记得,这点根本不需要怀疑我就很确定,王室血统里可从来不会长出什么白痴。”

    “看看他那双漆黑的眼睛,里面可不缺乏聪明才智。对于一个聪明人,要是对他说谎那就太笨了,而我要是毫无解释,就想得到他无条件的忠诚和甘心被利用,那可就真的更笨了。他不是个木偶,但与其让他在成长的过程中怀疑、仇视你,最聪明的举措是从一开始就杜绝这种可能。你说对不对,小子?”尤兰德的脸上还挂着笑容,但他的目光稳稳注视着邪眼。

    呆怔中,邪眼也突然醒悟到自己也正在回看着他。

    尤兰德的眼里有一种无情坚硬的诚实。其中没有安慰和慈祥,伹邪眼却鬼使神差的知道,两样东西会以另一种方式永远存在。

    尤兰德六世不是一个寻常的国王。他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很残忍,却能够在人内心深远的地方留下一些了不起的震撼。

    邪眼牢牢看着他、读着他,缓缓点了点头。

    而作为丹德国王,尤兰德却十分意外的关注着邪眼的回应。“哦?小子,你真的能认可吗?”

    说实话,尤兰德没想到也不期望会得到这种回应。连自己正统的继承者都不能认同的事情,奢望一个野小子能懂,这种想法本身就是一件好笑的事情。在他的预期中,即使眼前的小子够聪明,也不可能会认同和理解他。只会像那些其他的子孙一样,受到惊吓,或者在瞬间对他的祖父或国王充满仇视。

    然而尤兰德在他的眼睛里读到的全是平静和认同。

    一个不到10岁的孩子就有如此的定力,他要么是一个听不懂人话的白痴,要么就是真的能听懂那些话背后的含义。

    “过来这里。”尤兰德慢慢走向邪眼。

    当他走到邪眼身旁时,竟然单膝跪下来,让视线达到与邪眼的视线同高,认真地看看他的脸似乎想要读懂些什么。

    亲眼目睹这一幕文森特此刻他满脸恼怒,他朝着国王和一个杂种怒目而视。

    能想象吗?这成何体统。堂堂丹德王国的国王陛下,竟然对着一个杂种下跪。文森特快要被气疯了,他的内心充满了怨毒。

    “小子,告诉我,什么是王者,只要回答正确,你就永远不会觉得我小气。”

    一个国王朝着一个私生子下跪,或许当时邪眼根本没想到这场面的反讽之处,就脱口而出了,“每个王者都是死亡的亡者。”

    “哦?”尤兰德继续以去探寻的眼光注视着邪眼。

    邪眼黑色的双眼同时也上上下下扫视着尤兰德,然后一字一句地说。

    “王者,

    亡者。

    每个王都是亡者。

    踩着别人的尸体,

    爬上宝座。

    别低头,

    王冠会掉。

    别心软,

    王者会亡。”

    在没有这番交流之前,邪眼的打算,是计划卖弄几个一级的小巫术,来获得国王的器重。然而就在此时此刻,邪眼突然醒悟那么做根本是徒劳无益的事情。所以他认真、平稳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无法否认,这番的重要性,在尤兰德的内心甚至超越了一个国王和一个子孙所共同拥有的血缘。因为尤兰德时刻收敛着自己的情绪,所以他才没有当场因为激动或悲伤而流泪。

    多少年了,尤兰德一直在为自己没有一个这样的人选而积忧成疾。在他的众多子嗣中,从不缺乏一个合格的继承者,但合格等于平庸,人类七大王国千年的格局需要改变,尤兰德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在驾崩死去之前他需要一个真正的王者,或者是一个……真正的帝王。这才是尤兰德最大的心愿。

    “好,很好。”尤兰德声音在微微的颤抖。

    “现在你是我的人了。”他说,“从今往后,你只要永远记住我的话,要是将来有人诱导你反过来对付你的国王,那么你根本不需要考虑,只需要前来告诉我他们答应给你什么,我就会给你更多、更好的东西。”

    尤兰德站直了身体,“从今天起你的名字叫索隆,索隆·丹德。”

    “我以国王的名义,正式认可你是丹德王室的一员,要是谁敢蔑视你的身份,那就是在蔑视丹德国王。你,相信我吗,小子?”

    邪眼点头,他用这种哑然的方式回答。

    ——————————————————

    新书期是最难熬的一段时期,恳请大家随手丢几张推荐票支持一下吧。看的爽了就随便打赏下,作者会写的更卖力。拜谢、拜谢!xh:1268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