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10章 男仆
    尤兰德六世的胸前,双龙头的眼睛镶嵌的是几颗闪烁光芒的红色宝石。他说起话来措辞仔细,眼神里透着强硬,跟王位继承人文森特比较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件工艺繁复的锁子甲跟简单皮甲的对比。

    “很好,索隆。你会得到王室应有的待遇。”尤兰德顿了顿,“只是从明天起,你必须前往绿荫地,接受黑山大师的职业训练。你的母亲或许只是一个农夫的女儿,但你的身上流着另一半不平凡的血液。不要让你的血统蒙羞,更不要让你的国王感到失望。”

    尤兰德国王的话,让索隆意识到文森特脸上更添厌恶之情的同时,竟有些暗自得意和幸灾乐祸。

    从尤兰德和文森特的对话中,索隆能听出尤兰德与文森特的针锋相对。而关于绿荫地,索隆听说过那里。丹德王国中最神秘的险地,也是为王室和军队提供精英的残酷训练所,不管你是谁,只要成了那里的学徒,就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但从另一方面来讲,只要能从绿荫地活着回来,一般平民的子女会获得爵位和职务,王室子弟则会获得一块封地。

    平民有了爵位和职务,可以获得地位和一份固定的薪水,而王室子弟只要了封地,就有了一切,所以无论对于谁来说,这都是很丰厚的奖赏。

    “遵命,国王陛下。”索隆用很简洁的应答。他沉默地盯着尤兰德思索了一阵子,对方也迎视他的眼神。

    只有高风险就才会有高回报?显然这个问题是见仁见智了,风险和回报是成正比的,但另一种现实情况中,风险还意味着低回报,甚至意味着没有回报。毕竟连文森特的长子都死了那里,失去了生命,就等于失去了一切,再谈什么丰厚的奖赏都没有意义。但索隆已经考虑过自己能够承受的是多少,所以他愿意接受这份挑战。

    至于尤兰德刚刚提到母亲,对索隆来说,母亲就一直是母亲,是前世那个从灵魂上都无法割舍的亲人。而这个世界的母亲,就算自己先前对她有任何印象,现在也已经差不多消失殆尽了。或许除了好奇,并没能剩下什么。

    最后离开之前,索隆除了请求尤兰德释放了纳丁,并将他调进王国第六军团。获得一份百夫长的职务。索隆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如果不能从绿荫地活着回来,这是他对纳丁的报答。

    “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在我丹德王室的后裔中,也并不尽是些平庸之辈。”当索隆和文森特都离开咆哮殿堂之后,尤兰德试着隐藏他的兴奋,但还在阴影中隐身的那个人却一定是感觉到了。

    斗篷装束的黑山大师,和他的五个暗影学徒。

    “知道吗?尤兰德。我对这件事一点也不高兴,我不是指你把这个小子像丢只小狗一样丢给我,我是指文森特花了很多时间才学会怎样当好一个储君,但今天看来却是有点徒劳无功。我不赞成你把这小孩当成心目中的人选,更想让你将他撇到一边去,只有这样做才比较明智。你的膝下有八个儿子,虽然你已经失去了其中的五个,但觊觎王位的人却比以前更多了,不需要额外添这种乱子。”

    尤兰德转过头,盯着黑山大师,眼睛中显现出兴奋,声音却很平稳地说,“我看不出这有什么乱子。想想当年我做储君的时候,前面不也是有三个人,接下来才是我,然后是你,我亲爱的弟弟。我只是王位顺序的第四继承人,而你也只轮得到第五。”

    “我很清楚你当年排在我前面,你不需要一有机会就把这件事拿出来耀武扬威。”黑山大师短促苦涩地笑了一声,“我虽然不否认这是个很特别的小子,也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方法获得了一个幽魂暗影的守护。但我知道,你对这小子青睐有加,将来会引起王室和贵族的分裂。刚刚文森特出去时候他的身上只有那股敌意,像风暴在逐渐集结。他是针对那个小子同时也是针对你,我们又何必找这样的麻烦?”

    “如果文森特妒忌一个小子,那正好说明他的心胸太狭隘了,心胸狭隘等同于智力低下,这样的人根本不配统治丹德。储君也只是一个名号,如果他认为当上了储君,再收罗些贵族效忠就能做国王,可就太天真了。至于王室和贵族的分裂?只要我还活着,就永远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哪怕万一我死了,不是还有你吗?我亲爱的弟弟,黑山大师伊迪。”

    “我真是受够了你的幽默感。”

    对于伊迪这个名字,黑山大师不是很常听到,他知道在这个世上只剩下尤兰德才会直接称呼他的名字。

    “哦。”尤兰德简短地应答。他心不在焉坐着不动,不知道是在想着关于王者的那几句话,还是有意制止自己回应弟弟的抱怨。

    ……………………

    国王的意志是至高无上的,对于索隆来说,不仅得到了索隆这个名字,接下来的变化来得既快且猛。基本上是他前脚刚刚离开咆哮大厅,马上就有一堆仆人把他请到干净明亮的浴室里又刷又洗,索隆头发披散在眼睛上的部分被剪短,其余部分则绑成辫子垂在背后,然后就像其他王室子孙那样。侍者拿来最艳红的衣服,腰带则是用黑色,其中最隆重的部分,是金色的蛇形胸针别在索隆胸前的一刻,在场所有的仆人都单膝触地共同发声,“丹德万岁!”

    尤兰德下令,安排索隆在御用厨房吃晚饭。当看着桌上摆满了各式食物,索隆早就饿的饥肠辕辘,独自一人享用这么一桌食物,他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应。而且身份的改变也没让他达到任何紧张的地步,于是他很快就吃掉了分量相当多的一餐。从厨房直接做出来的食物比较热、比较新鲜,但这种事情对一个正在发育中的男孩并不重要,索隆已经饿了一天,因此胃口非常好。

    填饱了肚子,索隆正想着该去见见纳丁。他起身准备离桌,但背后立刻有个男孩走过来说“殿下?”

    索隆环顾四周想看这里还有没有什么别的人,但除了御厨和几个厨房的帮手并没有其他人。索隆眼中,这男孩比自己高、看样子大好几岁,当索隆终于意识到对方是称呼自己之后,对方又问“殿下?您吃完了吗?我是你的男仆贝林格。”或许是读懂了索隆的困惑,贝林格立马解释,“作为王室成员,您除了拥有一个男仆,每个月还拥有100块银币也就是10块金币的薪水额度,只是奇怪我还没听说分配给您的住处在哪里……”xh:1268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