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14章 救赎
    纳丁一脸凝重,他能听懂索隆的意思,但眼下的状况让他根本无法和索隆交谈,军人的骄傲反而让他坚持要沉默到底。安格玛巫王,斗篷下面呈漆黑状。纳丁盯着他,铜色的长剑和她那对棕色的双眼互相辉映。

    “你是个暗影?你叫什么名字?如果你是伊斯雷尔殿下的人,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你?”

    还没等纳丁站直,安格玛巫王的魔窑之剑就刺了过来。

    纳丁凝视着安格玛巫王,但他接着就明白对方的举动是在蔑视他。

    纳丁举剑格挡,只是八级青铜之力,与十级青铜之力之间的对比,这感觉就好比牙齿间的碰撞,无论进攻还是拦截都让纳丁十分难受。他咬着牙,明白必须抵抗这个神秘的家伙,不论对方身上携带的死亡气息让他的心跳有多么剧烈。

    晚上感到死亡的气息,会令人感到寒冷,一点儿也不假。

    男仆贝林格和马僮安格斯的牙齿磕磕碰碰,恨不得让自己的骨头都蜷缩起来。他们的眼神随着安格玛巫王的动作狂乱地游移,安格玛巫王手中魔窑之剑的每次挥动都让马厩里的空气温度降低,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寒意让他们觉得再持续下去就会把人给冻死。

    青铜八级和青铜十级之间的差距并不深远,但戒灵收起剑之后随时隐身的能力,几乎让纳丁到无从招架的地步。

    特别是当他发现安格玛巫王看似是一个暗影,力量又胜过战士,敏捷不输于剑士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已经输了。

    戒灵安格玛巫王突然从阴暗中走出来站在了纳丁意识中不该出现的地方,纳丁的脖子后方被划出一条血线,瞬间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他急忙后退。“如果这是决斗,你已经杀死了我三次。我不是你的对手,我愿意向你致敬来感谢你的手下留情,并愿意……认输。”

    对方是一个接近白银的暗影、战士、或者剑士?

    纳丁头一次与人交手之后有这种连头脑都摸不着的挫败感,他收起剑,慎重地向安格玛巫王致意,然后谨慎地再度拉开距离。即使对方已经停止了攻击,纳丁也无法松懈自己内心的警觉,对方虽然没有下杀手,但那股冰冷的杀意却丝毫也挥之不去。

    “人血的味道,让我着迷……”

    戒灵安格玛巫王嘶哑的声音作出不算回应的回应,他扭过了身,单膝触地之后,向索隆点点头就消失在了阴影中。对一个人类手下留情,这感觉对于戒灵来说,就和一条已经上了钩的鱼挣扎脱离钓鱼线的感受一样。

    但他和索隆的关系处于一个更深沉微妙的层面,违背索隆的意志,会灼伤他的灵魂甚至为他带来毁灭。对于这一点,安格玛巫王已经体验了一回,并再也不想尝试。

    一个守护者?手下?仆从?

    披着斗篷看不清面目的神秘暗影,他对索隆一个九岁小孩表现出来的谦卑就同他的职业一样,让纳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到了现在,他终于明白索隆这个已经被他贴身照顾了三年的孩子,他的身上全是谜。

    即使周遭静止沉寂,纳丁的内心却毫不安宁。但骨子里的倔强和军人的骄傲,让他还是直截了当地说,“你是对的,你不再需要我的照顾了。”

    “纳丁。”索隆问道,“你尽职的照顾我是为了你自己对吗?”

    纳丁看起来有些惊讶,“为了我自己?”

    “是的。”

    “为了我自己才会照顾你?”

    “是的。我不是指你自私,而是尽职照顾我……你只是为了减轻负罪感。伊斯雷尔被砍掉右手的那天,他的侍卫队,也就是与你出生入死那些兄弟全都死了,只有你还活着。据我所知,你提前知道那天会发生什么,文森特的人,独眼龙拉乌尔,他提前找过你对吗?如果你提前告诉伊斯雷尔这件事情,那天他就不会被陷害,不会被砍掉右手,更不会被放逐。”

    纳丁哼了一声,“我纳丁对储君殿下忠心不二。”然后他用怪异的眼神看着索隆,就像在看一个怪物的眼神。

    “我从不怀疑你的忠诚,纳丁。现在我有了姓氏,所以敢以‘丹德’来保证你的人格。但就如我想表达的意思那般,那天你是出于想保护伊斯雷尔的目的,才没有告诉他事情真相。不要让自己活在愧疚里,你并不欠伊斯雷尔什么,更不欠我什么。”

    纳丁终于静下心来看着说话的索隆。恍惚中,纳丁感觉他仿佛并不是一个不到10岁的孩子,而是一位高高瘦瘦的长者,满脸智慧,头发也几乎全白。对于任何事都了然于胸,却从不轻易去说透。

    “是的,三年来,我活在愧疚当中。”纳丁看似轻松地表示赞同,但他眼角流出的水分却表明承认这一切,并不轻松。

    索隆叹口气走到纳丁的面前,“事实真相不总是那么……令人感到舒服。说出来是好的,但也总是令人不舒服。纳丁,去证明自己,总比活在赎罪中来得意义深远。将来或许我会需要你,但不是以伊斯雷尔的名义,而是以索隆或者邪眼这个名字。”

    纳丁坚定地注视索隆的双眼。然后他别开头,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前去边远的地方寻找第六军团赴任,他离去的时候很平静。但在快要走出门口的时候纳丁回头看了索隆一会儿,露出一丝烦恼的神情,他沉默了许久,最后还是单膝跪地,然后用一个军礼告别。

    索隆表现得出奇的镇静。

    他知道自己的话像剑一般刺伤了纳丁,却至少让他从此得到了救赎。

    索隆会对纳丁这三年的照顾铭记于心,但绝不允许他走上歧途。

    纳丁越来越严重的负面情绪,让索隆并不觉得自己是受到他的保护,而是觉得被囚禁,他就是监狱长,狂热激切地努力确保自己与世隔绝。

    “纳丁,他是一个好人。”马僮安格斯说出他内心的想法。

    “可惜,他的方式不是我所能认同的。”索隆纠正到。

    “殿下,您应该好好休息,明天破晓我们就得与车队集合,前往绿荫地。”贝林格竭尽所能让自己每次与索隆语气带着敬意,今晚发生的这些改变了他对索隆的认知。xh:1268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