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19章 男人
    “一个最喜欢使用武力的王国,忽然安静了这么多年,背后隐藏了什么没人知道。当老家伙提出要求的时候,是我自告奋勇要来探查黑山军团的底细,为此我押上的赌注可不仅仅只是我们父子三人的性命。雅布,你给我听好。”劳雷尔语调忽然变得冷漠,感觉上不像是称呼自己的儿子,倒像是在下命令,让雅布不禁纳闷为什么他的老子总是会像针一般戳疼自己。“我要你也成为绿荫地的见习学徒,刺探情报和精进职业的同时,找机会接近那个私生子。黑山的反应,让我觉得那个小子非同一般。”

    “成为绿荫地的见习学徒?难道你不怕我会死?”雅布没有把什么私生子听进去,只听到绿荫地的见习学徒,已让他的内心像兔子般颤抖,表面上尽力让自己语调平平地说着。

    “你没死在法兰王国的群山里,就不会死在这里。”劳雷尔骨瘦如柴的脸庞加上他爪子般的双手,还有他非比寻常的价值观,让其整个人散发出一种自以为是的光芒。“只要搞清楚丹德王国的计划,老家伙许诺就会让我在法兰王位的继承顺序上再进一步,这可是有两位神殿主祭的在场见证。想想吧,等我们回去之后我当了国王,你就是法兰王国的储君雅布。而在此之前,天底下可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没有勇气迎接挑战,你根本不配成为我的继承人。”

    雅布死也不会忘记法兰山里的那段日子,同时他也默默试图告诉自己,仇恨自己的老子,这不是他的真实感受。接着,雅布强迫自己把哽在喉咙的话咽下去。

    只有10岁的雅布站着,一语不发,大概在努力思考他还不能完全理解的一些事情。但在劳雷尔的眼光逼视下,最后他终于退到一旁。

    劳雷尔走向雅娜的正对面前,解下腰里的长剑放在置物架的中央。说得更确切一点,他是用一只手将它戳进了木质的置物架。

    “总有一天,大家都会知道,我劳雷尔不是他们仅凭大脑胡乱想象的那种人。”当劳雷尔站在他的女儿雅娜的面前,十三岁的雅娜,她完全知道劳雷尔想从她这儿得到什么。“你根本不配成为你妄想的那种人!”她平静地在心里坚持己见,没有发声。

    “雅娜,你一直都是个懂事的孩子。这一点我很欣慰。”劳雷尔尽可能代入一个父亲的角色,可惜他的后半句话完全毁了这一点。“当我提出想要把你献给丹德国王和丹德储君的时候,你连反对的声音都没有。可惜尤兰德那老家伙,他已经老到对女人失去了兴趣,而文森特他会成为丹德国王的机率,哼,我从尤兰德的眼睛里就能读到答案。所以当文森特打听你的时候,我根本也没迎视他的眼神。之后我们没再提起这件事,事实上,我也不再想提起这件事。”

    那种发自雅娜灵魂的恐惧,让她感到如此熟悉,相形之下它的来源就显得无关紧要了。长久以来,她已经被迫习惯。所以她像往常一样总是试着保持视线和语调的平稳,“现在,您又想提起这件事。指的应该是黑山亲王的儿子吧,毕竟黑山亲王已经老到和他的哥哥丹德国王一样,已经对女人失去了兴趣。”

    雅娜柔声话语中的聪敏令劳雷尔惊讶,大足以让他忽略这句话里的讽刺,劳雷尔上前紧紧抓住雅娜双手的手腕,“我有很多个女儿,但你绝对是最特别的一个。雅娜,你的绝色让你无论走到哪里都备受瞩目,而你的贞洁对于男性来说,简直是一大挑战,甚至吸引着我的那些兄弟,有你这样一个女儿,有时候让我感觉简直是个折磨。就连我的叔叔都暗示讨要你的时候,我就明白,必须带你离开法兰。与你的父亲荣辱与共,振兴你的家族,帮助你的国王都是你的责任对吧?现在请告诉我,难道你不打算遵守其中一项?”

    深蓝的双眼张得大大的,雅娜起身站着,她的眼神看起来像是怒火中烧,涨红的脸也熊熊燃烧着她的美艳。瞪着劳雷尔,不管雅娜如何愤怒,她的语调都像以往那样温和,“或许我会漠视对国王的忠诚,但我绝不会违背您的意志,如果没有您,我不会活到今天,我亲爱的父亲。”

    平静地向后退了一步,雅娜的脸色渐渐恢复了正常。所有的不甘和愤怒,只有内心没有人能听见的地方她才能无所顾忌地吼出来。“我可从没向你宣誓效忠,劳雷尔!”

    ………………

    越来越具有压迫感的舱室里。

    如果不是贝林格把他的拳头往个别人的身上一砸,严正地提醒不想看到流血事件,索隆想在场的许多人都要向自己挑战了。

    两个人分一张饼,三个人分一张饼,甚至五个人分一张饼,索隆至少还能利用一些手段去平息,可是到了第六天,全部的人分一张麦饼的时候,他的‘建议’已经没有人愿意接受了。

    “是时候教他们守规矩了。”

    黑山大师的做法让索隆深感苦恼,但无论多难的题目,他也无惧迎战,索隆手里拿着所有人一整天的早午晚餐,大声说,“今天是我们上船的第六天,马上就要到绿荫地了。所以这可能是我们离开这个舱室的最后一餐。我知道每个人都很饿,但区区一块麦饼,就算每个人都有份,也不可能让你们抵住饥饿。”

    索隆站在一条长凳上,想让所有人都接触到他的视线和权威。“男人活在这个世上,唯一的理由,就是为了履行诺言,捍卫信仰和忠于责任而存在。如果把一块麦饼谦让给几个女孩都做不到,我不认为你们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价值。”

    既然这个世上大部分的纷争都藉由武力平息,索隆已经准备好使用武力了。贝林格紧张的看着满满一舱室的孩子,黑铁二级的实力并不强大,顶多能摆平五六个。西塞莉手里还捏着那把用破布缠起来的小刀,通过六天来对索隆的了解和认知,似乎已经解决了困扰她对于长久以后的问题,那就是她会永远跟着索隆,永远与他站在一起。对于这一点,渔民的女儿西塞莉已经思考了很久。

    “我同意,我也不认为你们自私的行为是对得。只关心本身的生存问题,把彼此当成争夺食物的竞争对手。那是一群狼獾才干的出来的事情。男人活在这个世上,唯一的理由,就是为了履行诺言,捍卫信仰和忠于责任而存在!这他娘的才叫男人!”

    一个叫泽布伦的高壮孩子,被索隆那句话深深迷倒。六天的相处,索隆的公平无私已经成了所有人的印象。而有了第一个站在他身边的人,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xh:1268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