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22章 禁锢
    他闭起眼睛,在潮湿的地方蜷缩成一小团。意识迷失中,索隆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只知道有人从他**的手指上取走了黑暗魔戒,这让他的思绪一片黑暗,随即被一股可怕睡意拉扯着失去了最后一丝意识。

    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许仅仅是过了一秒钟,也许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到冰冷的双脚有些发痒,索隆知道要是这个状态可以再保持久一点,他整个身子就会暖透。但他无法违逆女暗影的手,只能任由她把自己拖到海潮、风暴、黑得连星星都不肯出来的甲板上。

    黑山大师下令不准任何人接近这块甲板,暗影转身走开之后,他的语调里便开始带着愤恨与震怒混搅在一起。“你这个从丹德王室血统中变异出来的怪物,究竟对我做了什么?小子!我在对你说话,你听见了没有?”

    手上无法摘下的戒指,还有那种直接作用灵魂灼伤,都让黑山大师感到一阵极度的痛苦。可怕的是,这种痛苦还在以十倍、百倍的速度向上递增。

    而当索隆冷淡简短地点头的时候,实际他的脑袋里有一阵子都是空空如也。

    “我属于丹德王国,小子,我是它的守护者,我的人生也属于它,无论是睡着或醒着,每时每刻,每一天都属于它,而现在我发现正在失去这一切。……是好奇心刺激了我,才戴了你的那枚戒指。……小子!?如果这是你在搞的鬼,我会撕开你的喉咙,把你开膛破肚……”黑山大师身上携带的那股敌意,就像是风暴在逐渐集结。而随着进一步观察,索隆仿佛在瞬间明悟了他如此暴怒的原由。

    黑山大师手指上并不是黑暗魔戒,却是与安格玛巫王一样的九枚仆戒之一,像磁铁一般吸引着索隆的目光。

    而原先被取走的至尊黑暗魔戒,索隆发现,不知何时又重回到了自己的手指上。

    看看这枚金光四射的魔戒,表面如此精致,如此迷人。背后却像是有一张枯瘦的脸,并有一双凄凉黑暗的双眼,在骇人地盯着它的主人。

    这是一枚危险的道具,每个被它吸引了目光的人,都想把它占为己有。而在黑山大师将它戴在自己的手上那一刻起,他的灵魂便掉进了无法挽救的深渊。

    “伊迪,没错,我知道你叫什么。戒指现在是你的了,而你的命从现在开始已经不再属于你了。”索隆冷漠地回答,与之针锋相对,但潜意识却抗拒此时的种种情绪。

    四目相视,他能明显感觉到黑山大师的敌意忽然在逐渐升高,当着股敌意升到顶点,索隆感觉自己就像是擅自闯进了一头龙的地盘。

    但是仅仅在双目交接的一瞬间,黑山大师又是黑山亲王的伊迪,在他的眼睛里全是某种恐惧的神色,仿佛在索隆的脸上看到了什么让他绝望的东西。

    而他脸上此时的惊惶神色,似乎也并没有让索隆感到意外。至尊魔戒禁锢众戒,这一点恐怕连索隆也无法驳回。

    “一枚戒指统领众生,尽归罗网。一枚戒指禁锢众戒,昏暗无光。……魔戒出世,众戒皆臣。”

    来自意识深处的幻听,会真真实实出现在耳膜里这是一件很荒谬的事。但有一种感觉却是真实的,被一只无形的手给紧紧地攥住了的灵魂,这种可怕的感受,让伊迪脸上脖子上的皮肤都绷了起来,汗毛直竖。

    “啊————”一道嘶哑的浪潮在他的喉咙里翻搅波动着,伊迪似乎正在极力阻绝某种痛苦。

    而魔戒的力量也变得沸腾起来,如同鲜血的气味般引诱着一只嗜血的狼。

    一条寒冷的铁链正对伊迪的灵魂剧烈绞扭着,正在承受这种痛苦的伊迪从愤怒、愤恨、无助又回到愤怒,最后又返回无助,魔戒的力量对他来说简直是一股无法承受的压力。

    索隆确信,也许是他们彼此都惹火了对方,才会导致这样的后果。看着伊迪无助地挣扎,头部来回扭动,用几乎不属于人类的话语咒骂。索隆没过一会儿就心软了,也许与伊迪之间的矛盾并不是无法消除,也许只是需要时间,进一步增进彼此的了解……

    伊迪的某些话让索隆受感染。假如没有立场和矛盾,他认为自己应该会敬佩这个老人。

    元素爆炸让索隆浑身疤痕累累,并让他发抖和视线有些模糊。而当索隆仰头一瞥时,和伊迪的眼神相遇。伊迪的脸色快速发白,急忙低下头。

    魔戒之仆,没有得到允许,连正视魔戒之主都会被认为是一种冒犯。

    事情的发展已经无法逆转,至此,索隆的脸扭曲着形成一个难看的微笑。

    姓名伊迪·丹德

    年龄84岁。

    种族人类。

    力量300+20,敏捷100+20,体质100,智力9,感知40+50。

    道具九戒(感知+50)

    阵营守序正义。

    职业暗影——白银十级(敏捷+20)。剑士——白银八级。(力量+20)

    状态精神虚弱(道具影响腐蚀灵魂)。

    职业技能--暗影隐身,白银之力。

    个人专长--灵巧双手,必杀一击。阴影遁形,感知幽魂。

    看穿伊迪身上的数据,让索隆知道,他的灵魂受到黑暗摩羯的禁锢,灵魂正在一点一滴的被缓慢腐蚀。

    事实上,暴风从海上席卷而来,夹带着强烈的寒意袭击之后,就消逝无踪了。

    伊迪注意到索隆在看着他,并能清晰感觉到他可以强迫自己遵照他的意愿行事,随心所欲地利用自己,而本人永远不能还击!?

    为所受的虐待感到盛怒,伊迪舒展五官,强压下饱经蹂躏的情绪,“我老实跟你说,索隆,我并不想对你残酷,就算我对你表现的残酷,总比让丹德王国遭受灭顶之灾好多了。现在,解开我身上的所谓魔法,收起你恶毒的把戏。小子!”伊迪如此平静地说着,双眼视线盯着甲板,不敢直视索隆的脸庞。

    或许刚刚索隆还想和他简短的谈一谈,然后保证不会怎么为难他。

    但现在索隆认为这是一种蓄意欺骗,使得索隆不假思索便揭穿了他,“你觉得我是喝醉了,还是觉得我是个白痴。要是我赦免了你的痛苦,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我,然后把我丢掉最黑暗的海沟里去。而且,我并没有对施展什么诅咒和魔法。是你拿走了我手上的戒指并占为己有才导致了这一切,伊迪。”

    索隆顿了顿,到了这一步,忽然觉得事情就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他不再把他视为黑山大师,只把他视为伊迪,或是一个新的戒灵。“当然,或许你对这些还不能习惯毫无概念。但如果我是你,就一定会好好面对现实、做该做的事,比如,我说跪下,而你只能服从。”

    索隆的语调并不快,但他的每一个字眼足以在黑山的灵魂深处划下一条长远的痕迹。魔戒之主的‘命令’形成某种造成刺激的催化剂。而这个命令也确实变成了催化剂。

    伊迪一直坚持到他的腿直到支撑不起他的身体为止才终于单膝触地。

    “黑山大师,黑山亲王,绿荫地领主伊迪·丹德。在黑暗魔戒的面前,你是否愿意对我宣誓效忠,终其一生,做我忠诚的仆从,用你的勇气、武力和智慧为我服务?”

    索隆念出伊迪·丹德的头衔,他盯着跪向自己的黑山大师和黑山亲王,十岁的孩子负手而立的画风,刺客看起来冷冽严峻。而让索隆自己刺客感到最糟糕的是,在这一秒钟,自己的心头根本没有半点心软,和犹豫不决。

    黑山的脊梁被一座无形的大山彻底压弯,无论他在自己的意识里如何咆哮,大喊,震怒,在索隆的面前都无法吐露一个字。《中土》连次神级迈雅都无法抵抗,不敢用眼光直视的魔戒,黑山想要抵抗它的压迫和禁锢根本毫无可能。

    “你是否愿意对我宣誓效忠,终其一生,做我忠诚的仆从,用你的勇气、武力和智慧为我服务?”

    索隆重复第二遍,他做了个坚定的手势来强调这道命令。

    这一秒钟,伊迪从没有感觉大片深广水域带有咸味碘味的气味让他觉得反胃恶心。这一秒钟,他只希望把自己的行为当成不经大脑的胡闹,而非被一种压力强迫去执行。“我……伊迪·丹德、宣誓……效忠魔戒之主,……矢志忠诚,不离左右。”xh:1268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