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24章 邂逅
    ps:由于合约寄到的时间很尴尬,刚好错过了周二,所以下周与推荐位无缘。在这里求推荐票求安慰瘦小的心灵。

    关于更新作者在尽力存稿,会有爆发的时候。请大家稍安勿躁。

    ——————————————————————————————————————

    雅娜从很小的时候就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孩。这一点不仅仅体现在她的绝色美貌上。在雅娜还不满10岁的时候,她的保姆就发现她顽固独立,抓住一切机会学习照顾自己的常识。

    她的保母说“她宁愿裙子的那些蕾丝带子一整天都没系好,也不肯让别人替她系。因为她想自己系,直到学会为止。”10岁时,她已经决定避开传统上认为适合一个公主这个高贵阶级的那些课程,专门对一些似乎很不可能派上用场的东西感兴趣练剑、骑马、弓箭,以及种植、繁衍植物,尤其是一些人们不愿染指的外域植物。

    她完全不顾忌长时间跑出去没人监督,她喜欢林地和果园胜过法兰王宫里的庭院和花园。她把自己培养成了一个坚韧、务实的女孩。并能对陌生人始终保持有一颗合理的戒心。

    “站直站好!”被一根尖锐的东西抵在了脖子后面,索隆瞬间僵住。

    “你走进来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滑稽的火鸡,脖子伸得长长的等着别人来砍。哦,放松一点。不是,你的肩膀要往后挺,不要往前拱。对,就是这样。不过你站直的时候两条后肢总是这么往外蹶吗?”

    后肢?外蹶?真是愚蠢的形容词。

    “哦,好吧。听声音还是个女孩。”索隆看不见对方的脸颊,稍作迟疑之后举起两只手,脸上却带着某种奇怪的神色。

    这件狭小的房间,就像一个暗室。刚刚如果不是恰巧踢倒了一只橡木桶,索隆也不会轻易发现。而现在随着他的目光扫视,借助一盏灯烛,让索隆感觉,就算把陈设的每样东西都完整列出清单大概也无法描述这情景,它的特殊之处倒不是物品的混杂乱放,而是那种搭配出来所造成的效果。比如,一只高腰靴子里插着一根孔雀的羽毛、一只练剑用的手套旁边放着一个玩偶,一副坚实的上等皮甲与几件可爱的女性内衣挂在一起……

    “如果我是你,就会管好自己的眼睛。”雅娜手里拿着的,只是一根小鞭子之类的东西。她没有太用力,只是想警告这个不速之客,但又不愿吓到他。毕竟只从身高体型也能看出来,这只不过是个毫无威胁的小男孩。

    “如果,你的手里是一把匕首,我的脖子已经血流如注。”

    当索隆回过头,就像他为雅娜的美貌感到震惊一样,雅娜也对他的面目感到震惊。

    “你是那个私生子?”这句话没有经过思索的冲口而出,让她感到几分后悔。

    “你知道我?”

    “只是听说。”

    “而我却没有听说过你。”索隆看着雅娜,目光掠过挺拔的su胸向上看,在她的额头、她耳朵的形状、和她下唇的线条之中巡视,对着比自己大上好几岁的美貌少女,索隆能确定这是第一次注视她。

    哦,一个认识我,而我却毫无印象的美女。

    索隆还没开口,就知道这句话有多愚蠢了。

    “我母亲怀上我的时候据说也是在一艘船上,但是后来她在丹德******下了我,之后就离开了。我母亲离开后,是伊斯雷尔的侍卫官一直在照顾我。……据说她还留给了我一条她随身戴的项链,可惜伊斯雷尔与那条项链一起被放逐了。不过我已经不是私生子,我叫索隆·丹德,得到了王室的承认。”

    总之,好像对嘴巴失去了控制。索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也搞不清楚,这是透支精神的副作用,还是他实在想不出该说什么。一级魔法虽然不会反噬,但副作用带来的后果却很滑稽。

    “你从没有见过你的母亲吗?……索隆。”雅娜的声音变得柔和又关切。

    索隆胡乱地翻找思绪。这种时候,实际上他已经失去了一半的正常理智。“准确说我见过我的母亲,在她生下我的时候。说起来,自来到这个世界,在她之后我都不曾有跟另一个人类如此亲近过。透过那种感官知觉,那是一种任何人都不能与我分享的亲密感。可是她就那么离开了,我始终搞不清楚,这对我来说究竟是一种解放还是一种剥夺。”

    “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谜语,索隆。不过我能听懂,我也是很小就被迫离开我的母亲,一年才被允许看她一次。”雅娜坐回门后的毯子,收紧衣领和兜帽抵抗船上湿冷的空气。

    索隆的衣服看上去很脏,雅娜不介意让他在此逗留,甚至还伸手邀请他坐在自己的身边。

    尽管她的表情像是在征询,索隆的回应却很干脆。“谢谢,虽然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当他一屁股坐下来,扑面而来闻到的全是少女身上的淡香的时候,索隆忽然意识到自己也许该洗洗头发了。

    “你可以叫我雅娜。”

    雅娜看着索隆,嘴边挂着一丝掺杂着哀伤的微笑,但索隆不了解她在笑什么。

    “这个夜晚对我来说很是难挨。雅娜。”当副作用越来越明显,索隆也越来越词不达意。“只是,你笑什么?笑我?笑你自己?还是笑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

    “不需要问我,你应该信任你的直觉。”雅娜简洁地回答了他。

    “你说话也像是谜语!”

    她的眼睛仿佛是会闪烁光芒的结冰,索隆突然鬼使神差的想到把那个‘斯芬克斯之谜’的谜语讲给这个认识自己的少女听,不过这个好像太复杂了。当然,索隆也不指望她能听懂多少。

    “在一个神话故事里,有一个狮身人面的怪兽,名叫斯芬克斯。它有一个谜语,询问每一个路过的人,谜面是,早晨用四只脚走路,中午用两只脚走路,傍晚用三只脚走路。据说,这被称为天下最难解的斯芬克斯之谜。如果你回答不出,就会被……”

    “谜底是人。”迎着索隆惊异的眼神,雅娜耸耸肩,“在生命的早晨,人是一个娇嫩的婴儿,用四肢爬行。到了中午,也就是人的青壮年时期,他用两只脚走路。而到了晚年,他是那样老迈无力,以致于他不得不借助拐杖的扶持,作为第三只脚。所以,谜底是人。我回答的正确吗?”

    索隆点点头,晕沉沉的脑袋让他坐不稳,尽力保持倾身向前才不会倒在她的身上。然后,他的脸上带着某种在雅娜眼中看起来十分奇怪的神色,又摇了摇头。

    “你只说对了一半。斯芬克斯之谜,其实就是人的谜、人的生命之谜。在这个世间最大的奥秘就是人。”索隆的脑袋里到底在冒出些什么,此时大概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在他终于无法支撑身体,迷迷糊糊做出一些动作的时候,可能有人不太喜欢这种行为。

    “知道吗?这其实是一个无解的谜语。人类只有不怕牺牲,不惜以自身为代价,前仆后继地执着追寻,方才有望最终揭开这一奥秘。……人类自诞生到现在,一直未完成的认识难题就是‘认识你自己’。”

    一把握住了什么,让索隆感觉又热又软。“……人是万事万物的尺度。是存在的事物存在的尺度,也是不存在的事物不存在的尺度。就像是关于诸神的,我既不知道他们存在,也不知道他们不存在。所以这个问题的正确答案完全取决于自己。我说他们存在,他们就是真的。我说他们不存在,那即使他们就在那里,对我来说也不过是一群卑劣的骗子……”

    麻酥酥的感觉让雅娜整个身子都惊颤起来,雅娜举起一只手想要阻止。但听完了剩余的部分,让她的手忽然定格。

    很长一段时间,雅娜似乎已经忘了生活是什么滋味,不知是她的心已冷漠,还是她的心被一些残酷的东西充斥得没有了空间。而索隆那句话让她忽然开始发抖。“如果人真的可以取代神的地位,行使诸神的权利,那这个世间所有的事情都将没有对与错。”

    迄今为止,雅娜的学识绝大部分都是自己学来的。她年纪很小就学会了阅读和算数,之后不管碰上任何卷轴、书籍、哪怕是某块古老的石碑,她都一视同仁大读特读。雅娜的聪敏,让法兰宫廷的老师都感到挫折,因为她很容易分心又常常缺课,但这却似乎完全不影响她的学习能力,她几乎学什么都是又快又好。但雅娜学到的一切知识,都是以神为万物的尺度;事物存在还是不存在,是好还是坏,都是由神来决定的。就像仆从要无条件服从主人,女儿无条件听从父亲。否则就是背弃了自己,背弃了一切。

    而今天,雅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从一个小孩的嘴里,听到和理解到的已经超乎了她的想像。

    或许意识已经一片模糊的索隆不会知道,他嘴边公元前5世纪古希腊智者的著名哲学命题。落在一个雅娜的耳朵里,会让她的内心掀起什么样的波澜。

    此时索隆的头部在来回扭动,突然让雅娜感觉胸口的剧痒不是想像出来的。

    她回过神来,经看见一个10岁的小孩,此时放低腹部已经完全贴在了自己的身上,并有什么坚硬的东西从他的两腿之间顶上她的大腿。

    索隆的口中说着一些不属于人类能听懂的话。而他的手已经伸进了一片温暖美好的内衣,捏住了坚挺的rt的时候,那种酥麻感觉令雅娜禁不住更加恼羞成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