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01章 哨兵
    “啪!”

    随着时间的推移,布满了裂纹的黑曜石终于在一声短促有力的炸裂之后,从戴有至尊魔戒的食指开始,一股刺痛让他的灵魂都在痛苦地扭曲着,索隆觉得自己似乎被投进了火焰,烧熔在空气中。阅读

    而后,整个世界都渐渐沉寂。

    但索隆感觉自己还活着,尽管已经完全没有对外界的感觉,但自己还有意识。

    又过了不知多久,周围的感知和自己扭曲的灵魂都稳定了下来。索隆睁开眼睛环顾四周,“怎么回事?其他的人都不见了。”

    难道大家都回去用晚餐了不成?

    小半袋药丸落在索隆的怀里,伴随着安东尼掩饰不了激动的轻笑声“你居然从昨天熬到了今天。这一点足以颠覆所有的记载!”

    索隆站起身,瞬间有一种痒痒麻麻的感觉像是一样钻进了索隆全身上下衣服的每一条缝隙。

    除了身高增加了一大截,看上去让他更像是一个十二三岁。更奇妙的变化就是他的头发和眼中反射著闪耀的星光,全身散发着一种闪耀迷朦的气质。当然这些是索隆自身还无法察觉到的。

    “要说绿荫地有三个训练官,乌尔丽卡和乌尔里克这两个急性子兄妹很难对一个9岁、10岁的男孩有多少好奇和耐心,但我和他们之间实在没什么共通点。因此,我既是、也不是堡内的一员。有些人我避开,有些人我观察,但没有一个人让我觉得和他有某种微妙的感情牵系。庆幸这一点,让我陪你在这里坚持到了最后。”

    “乌尔丽卡和乌尔里克?”对于这两个陌生名字,索隆一副摸不着头脑的神情。

    他眯眼看着安东尼,然后眼神瞥过他,发现厅里再没有别人,于是眼神又转回到安东尼的身上,“人们习惯把引导自己完成第一次转职的人尊称为导师,所以,我会永远铭记这一点。”

    “这点我确定得很。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只是一群一段见习学徒,尼罗就完全可以胜任。”安东尼拿下扣在颈间丝巾上的别针,轻轻别在索隆简朴的见习学徒的外衫上。“恩,现在你是我的人了。”他说。

    “如果是正常的一些命令和任务,你就要遵守。但如果有什么人的哪项命令让你觉得奇怪,就告诉尼罗,或者来告诉我。你只要到我的门口,拿出那个别针,守卫就会让你自由通行。”

    索隆低头瞥了别针一眼,一颗十字形的银饰在黄金质地的别针上面闪烁。

    “是的,导师。”不管对方这么做的初衷和目的是什么,索隆都在努力让自己适应。

    索隆曾不止一次猜测,所谓的流淌在血液中的潜能,用他前世的知识来理解,可能指的就是人体的基因。从第一次转职开始就是基因变异的整个发展过程。

    但作为一个刚刚转职成功的普通人,肌肉身体素质等各方面肯定也跟不上,也就是说,本来可以做的很完美的一个动作,真正做完很可能直接骨折了,或者受柔韧度等限制根本做不出来。就像一只雏鹰,即便拥有了振翅翱翔天际的基础,总免不了还要经过不断的学习历练。

    所以想要完美运用第二职业带来的好处,还得去苦练身体。

    姓名索隆丹德,邪眼。

    年龄9岁。

    种族人类。

    属性力量10,敏捷10,体质101,智力10,感知10。

    道具至尊魔戒封印道具影响,生命力顽强,意志禁锢戒灵。

    仆从安格玛巫王。黑山亲王伊迪禁锢进度,29。

    阵营守序正义。

    职业巫师顶级,黑铁十级。战士黑铁一级。

    状态轻度贫血体质1。

    职业技能一级巫师。一级黑铁之力。个人专长精神集中,过目不忘。

    按照这个世界的等级划分黑铁、青铜、白银、黄金。

    每个阶位有一到十级的强弱区分。但由于这个世界并不存在巫师这个职业,没有强弱区分。所以一级巫师既是黑铁一级,同时也相当于黑铁十级。在这个基础上,安格玛巫王拥有青铜十级的职业实力不足为奇。而要想戒灵的职业实力向白银迈进,索隆只有等到将除了巫师职业以外的第二职业增进到青铜阶位,也就是达到黑铁十级完成第二次转职的时候。

    雅布和贝林格两个已经有职业的学徒,在第一堂课也不是一无所得。安东尼以教授见习学徒的名义,和自己训练官的身份,向城堡请求给二人分配到一颗石怪的心脏,从而使他们的战士职业更加稳固。毕竟每个男人都希望从战士这个职业开花结果,在后面衍生出剑士还有骑士职业。职业不稳固的最坏情况,不是衍生出刺客和暗影,而是盗贼,驯兽,酒僧,炼金师,甚至是学士这些进度艰难又没有热血的稀奇古怪的职业出来。

    经历第一次转职之后,即使有血药的补充,每个一段见习学徒的身体都处于轻度贫血的状态。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几个学士为大家开展了语言、符号、写字、读书、算数、还有历史等等这些课程。

    有前世的知识做基础,加上过目不忘的个人专长,索隆学习这些复杂的知识并不感到吃力,并不止一次得到学士的嘉奖。

    到了第八天,一群还没有经受任何训练的见习学徒开始出任务,或者这个任务本身就已经算是正式的训练,而这,也是索隆第一次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体验到一个哨兵的滋味。

    这是一个木质的小屋,凌空建造在巨大树木的枝干上。从圆形的窗口望去,茂密的林中高高低低有很多圆锥屋顶的房子。杂物,长相怪异的部落异族,大人小孩随处可见。阳光透过茂密的绿叶星星点点洒在四处,空气中弥漫着绿叶和花果的清香。

    隐隐约约还能听到清亮的叫声和虫鸣声随传来。而小屋里是简单的吊床,靠墙放着两把十字弩,和一大捆箭簇。

    “这个蝉翼人部落,你看他们多美丽。就是因为天性善良,才会沦为奴隶贩子的金矿和黑山城的农夫。环境很美,但我们也要时刻保持警惕,因为除了要防范偷奴者,还要注意捕食者。毕竟是黑山脚下,危险无处不在。可惜,你是个前任储君的儿子,才会被送到绿荫地。”身边的同伴,他是一个五段学徒。

    索隆则在他的声音里听见一抹遗憾,索隆还在纳闷对方的态度。而他的眼神已经移开。

    随着目光到处打量,索隆发现这里到处充满了植物,却没有一种植物是对草药学有兴趣的他能随便认识的。

    而此时此刻,发现自己很疲乏的索隆,他靠在树屋的枝干上打起了瞌睡,没有继续去留意外界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