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04章 底线
    “金子,黄黄的,发光的,宝贵的金子只要一点点儿,就可以使黑的变成白的,丑的变成美的,错的变成对的。阅读卑贱的变成尊贵的,老人变成少年,懦夫变成勇士。”

    “死亡的时候,在眼睛上面放上财富女神头像的两枚金币,就可以贿赂冥河的渡神,将无所依靠的亡魂安然送到对岸。”

    类似这样的格言索隆还知道很多。所以他知道过去有一句话说的好,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索隆绕过铁匠的炉子走进去,目光打量着一把长弓,神色一亮,“很不错的长弓。”

    一双黑色的眼睛上上下下扫视进门的肥羊,离开吃饭的桌子,站起身来,“这把弓只要5块金币。”

    索隆立即回以诧异的眼光,“5块?还是金币?”

    无论在哪个世界,钱都是一种必不可少,魔力巨大的东西,关节甚至可以直达人死后的冥界。但在索隆看来,金钱就好比肥料,如不撒入田中,本身并无什么用处。但即使如此,他也不喜欢被当作一个脑子进水的傻子。

    “你确定不是银币?”

    听了索隆带怨气的语调,绿荫地城堡的铁匠,他把一块肥肉和乳酪放在厚厚一片面包上,然后继续看了一眼索隆的王室徽章,张嘴大咬一口,边嚼边说“您有没有听过一句格言,如果吝啬箭头,又怎能猎获走兽。所以不要觉得我这里的东西很贵,我是向城堡交了税才可以在这里做生意。这把长弓可是用阴影之地的血木做的,因此最少也值10块金币。卖给您5块金币已经是看在王室血统的份上。”

    其实很多时候,人从生到死的生活每一步或许都是这么一种隔着柜台的现钱买卖关系。而金钱只不过是人类所有发明中最近似邪恶的一种发明,再没有其它东西比在金钱上有更多的卑鄙和欺骗。

    索隆手里还拿着前部为圆弧形的弓架,眼睛看向满脸络腮胡的铁匠,声音安静平稳,字句清晰,“长弓起源于巴特拉姆,后来才传到丹德。而且这把长弓的颜色虽然红如血,但它的材料是用榆木、榛木和罗勒木制成,虽然具有长远的射程和巨大的威力,但是造价并不高。最多也就值7块银币。”

    铁匠吃到一半突然停下来,手里还拿着吃到一半的面包,另一只手将盛满水的杯子小心放在不靠桌边太近的地方。然后匆匆用袖子一抹嘴,“如果您真的需要它,八块银币。”

    索隆却笑着摇了摇头,“看我的身高就知道,长弓目前还不适合我。如果可以,我愿意用八块银币买下旁边的那把十字弩。”

    身上的数据突然冒出个黑铁一级弓箭手的职业,尤其不需要近身格斗,索隆还是比较在意这个职业。

    而最便宜的弓箭构造也十分简单,只是烤弯的木棍两头绑上动物筋腱就是弓。射程也很短,大概只有50米,杀伤力更不用说,这样的弓只适合去猎兔子。

    所以索隆更中意的还是十字弩,想想,一个农夫仅需几小时练习或许就能杀死一名身披铠甲的黑铁战士,这对从很早就开始受训、经过数年甚至十几磨练才能有职业突破的战士实在有失公平。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而且十字弩算是传统弓箭的变体,这种远程武器只需一些训练就可以掌握。与普通弓相比,十字弩使用简单而成本低廉,杀伤力却大增,穿透力也更强。

    虽然射程不够,但近战威力已经可以非常有效的射穿铠甲,战马的身体,甚至墙壁这样的掩体。

    “好的,八块银币成交。您是安东尼大人的人,以后如果需要的箭簇,都可以来我这里购买,我会给您一个最便宜的价格。”

    铁匠很干脆就应允了这个价格,更重要的原因是他终于看清了那枚十字形的黄金质地别针。并且后悔刚刚把索隆看成跟小狗仔没什么两样,直到索隆没有表现什么不满,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能想象吗?

    在绿荫地这种地方,不管怎么说这里也是属于丹德王国的领土。

    堂堂的一枚王室别针,还没有一个训练官的别针来得更彰显身份。这也说明了山高皇帝远,国王的权力在这里还达不到一个军官的高度。

    这让不由让索隆开始揣测黑山亲王伊迪的用心。

    “站住小子。”

    利用吃饭的时间在城堡随便溜达一会儿,就能遇见学徒监察官克洛弗,不知道算不算自己的运气实在有点太背。

    克洛弗见索隆没回答,然后踏近一步再问一次“你没有耳朵吗,小子?我叫你站住。”

    索隆慢慢转过身来,“你好,监察官。”索隆敢打保证自己声音不是很低,只要不是聋子就可以听得到,但克洛弗却故意作势要靠近一点假装没听见。

    无奈,索隆只有大喊出声,“你好,监察官大人。”

    克洛弗摇摇晃晃的肩膀说明他很享受,不过脸上还是装作一副很严肃,“什么时候,区区一个见习学徒都可以这么自由散漫了,可以不受约束的在城堡里乱逛?哦,你居然买了一把十字弩,要是你会使用它,我可以给你指派一个任务,城堡里最近苍蝇确实太多了。”

    虽然那些传言早就确立了这位学徒监察官脾气大、性情倔的名声。但索隆的脸上还是紧绷着困惑的神情,他实在有些搞不懂,这个已经是八段学徒,年龄也比自己要大上许多的克洛弗,为什么总是喜欢针对一个一段学徒?

    思来想去,索隆判断,应该还是那枚王室胸针惹的祸。

    “唔,监察官大人,我听说你也是来自丹德王城。不过与高大雄伟的宫殿相比,你的家是在下城区的下城区。我听我的马僮描述过,那里来来去去的牲畜整天都在掀起尘土,混杂的声音一天到晚都会交织在耳边。唔,他还说,每一个气味、每一个景象、每一个声音都会令人感到难受作呕。他可以在每一处角落里随便撒尿。”

    通常羞辱一个人,并不单单从言语上,重要的还得从精神层面去打击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