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23章 果实
    数据决定了一本书的命运,必须要一下推荐票和收藏!

    “中屏岭的领主沃特侯爵,他几乎算计了所有人,不管是盟友还是食人妖。”

    然后,雅布忽然抬起头看着索隆,“这便使得食人妖军队,不是在荆棘森林外围阻击,就是正在前往报复几个人类城镇的路上。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沃特侯爵想要搜掠和吞占这个食人妖部落中所有令他垂涎的资源。这个人的胃口可不是一般的大。”

    雅布的双眼张得大大的,他因有心理准备而毫不畏惧,反倒将视线对准索隆的眼神,“然而这位沃特侯爵做梦也想不到,诸神眷顾了一个不起眼的小领主,眼下,我们就站在摘取胜利果实的树木下方。”

    “如果不出意外,中屏岭军队将会在接下来的半天时间内占据这片食人妖部落。不得不承认,沃特侯爵这个人虽然卑劣,但避实就虚的战争策略运用的十分恰当和成功。”

    索隆语气透露出隐藏不住的惊讶,他觉得沃特侯爵的狡诈与阴险,很值得让人警惕。

    雅布的兴奋不仅是因为矮人索林之前已经说过,他自己也知道,“在野蛮的食人妖部落中,有两项价值最昂贵的资源,一种是血弓木,生长旺盛且数量庞大,是最适合打造长弓的木料。血弓木只在食人妖部落中生长,这本身就是一个遗憾。也正是因为这个遗憾,在人类社会中,一把血弓的价值,才被炒作到数十块金币。受制于时间和人手的关系,我们此行的目标并不是为了它。而是食人妖部落中另一种更为宝贵的资源,图腾液。”

    图腾也不但数量稀少,价值和意义也更加不能用金币来衡量。其主要用途,则充满了神秘感。

    “熊地精们,暂作休整,恢复体力之后便准备战斗吧。接下来,我们将与龙庭林地的勇士并肩战斗,用食人妖的鲜血来洗刷我们对食人妖的仇恨。”

    多尔通过不断的激励来激发熊地精的士气。在索隆眼里,他是一个既健壮又能干,拥有棍棒、弓箭和领队本领的熊地精,如同海獭般敏捷又强壮,皮肤且黝黑圆润。用雅布的话来说,“这个熊脸家伙有着领袖般的勇气和意志力。”

    “多尔本就是八十八号岗的族长继承人。”索林这样说。

    这时候索隆和雅布两人相互对视一眼,他们的心中十分明悟,己方队伍的战斗实力,并不如多尔的勇气那般坚如磐石。

    因为不管是食人妖,还是中屏岭,一定都不会缺乏精锐的职业者。

    “雅布,记住我的忠告,永远不要做力所不能及的事情。”

    时至今日,雅布没有忘记他授业导师的临别赠言。但他今天决定冒险,“在一切关于冒险和荣耀的故事中,从来没有什么十拿九稳,和什么远离冒险的说辞。”

    天气比想像中来的冷冽,呼啸而过的,尖声地从每一个方向吹过来,大约十分钟过后。

    熊地精们黝黑的手臂,不约而同凸出一根根青筋。

    多尔对他们的说辞是就算牺牲生命,也必须完成任务。一切有必要的流血和牺牲,都是为了向食人妖复仇。包括矮人们也是如此。

    拥有同一个目标,每个人的眼中填满了坚决和勇气。接下来在索隆的视线中,一片密密麻麻。

    食人妖部落所有的建筑似乎都具有一些不规律的曲面形状,每个人打心底都赞同,如果把人类建筑行会的艺术大师叫到这里,足以使一些专业的人类建筑师和结构师都摸不着头脑。

    这个叫颅骨的食人妖部落,称得上是一个大型部落。所有高于三层的建筑,它们大部分的用途不为人知,也许是领主官邸,也许用于祭祀。

    但有一点值得注意观察,那便是根据覆盖在石头上的标志来判断。所以在这个庞大的部落中,只需要认准一个方向。

    索林已经讲述过,荆棘森林和黑木之森,火枫森林是连在一起的广袤林海。在这些森林中总共分布着6个食人妖部落。眼下的这片食人妖部落还只算是实力最差的。

    而颅骨食人妖部落的酋长,在6个食人妖部落中的地位,要排在其他5个部落之后。

    在矮人一双过人的目力中,用大量颅骨作为标记的建筑物,就如同是秃头脑袋上的臭虫一般显眼。

    一个死水湖,将颅骨食人妖部落从中分开两个区域。

    除了刚刚所见的大量不规则的曲形巢穴,目标建筑物在湖泊的另一面。这座建筑的周围,分布着弯弯曲曲的许多区域,区域与区域之间,都用一堵堵厚重的石墙隔开。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食人妖部落的正面入口处,铁板桥方向。从那里传过来抑扬顿挫的号角中不难听出,中屏岭的军队已经使上了全力。

    “中屏岭拥有一支5千人的军队,攻打只有少部分食人妖精英守护的铁板桥,算不上有多困难。我们要赶快了。”索林提醒到。他清楚中屏岭的军号声越紧促,便意味着留给己方的时间越紧迫。

    而在这一阵军号声过后,那些原先时而模糊时而清晰的声浪,逐渐变得愈加的震耳欲聋,喧嚣地回荡着。到最后,低沉地笼罩在整个食人妖部落的上空。

    “听声音像是中屏岭军队发起了总攻。”

    矮人索林的心头,仿佛有一个挂钟,嘀嗒嘀嗒奏出轻巧有节奏的调子,与他的思绪并行在一起。

    这时候,身旁的矮人和熊地精的脚步都很轻,走起路来小心翼冀,速度却是极快。

    陡然。

    前方出来异动,随着多尔打出手势,众人的动作不约而同的止住。

    紧跟着,从对面一堵墙后的拐角之后的某个区域,传来一片杂乱无章的脚步声。

    在说不上狭隘的通道中近距离遭遇。

    差点撞进熊地精怀里的食人妖,身体触电一般向后跳开。

    “地精!?肉!?铁板桥?”食人妖艰难咕哝叫出来这几个字眼,好像是有人从它口中榨出这几个字似的。

    紧近100只食人妖,当它们与索隆一行人遭遇,脑袋里不约而同冒出骇人的想法。熊地精,矮人,未成年的人类在它们眼中的肉,竟然就这么打进了食人妖的老巢?

    此刻在颅骨食人妖部落中,除了这些依旧在不停支援铁板桥方向的下等蓝皮食人妖,已经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部落精英还在留守。

    在部落中心遭遇了人类。这意外的一幕,让这些下等食人妖都显得有些惊慌失措。

    与之相对的,多尔的笑容却很冷淡,“铁板桥已经被攻陷,卑贱的食人妖们,今天便是你们的末日!”

    多尔的威吓,落在了他身边伙伴的耳朵里,就如同下达了战斗的指令。

    “嗦啦”

    熊地精高举着钉锤,交替着行前猛砸。

    不一会儿,这伙下等食人妖顿时变成了一地的残肢断体。

    战斗所发出的声音可以能会带来危险。

    要知道,一个大型的食人妖部的人口基数庞大,只凭食人妖部落中的老弱妇孺,也足以淹死一队四十个人。

    心下有了这个担忧,索隆当即喊道,“我们要抓紧时间,全速!”

    下雨的天气,多多少少都为队伍提供了掩护。

    熊地精们撒开了脚丫子一路狂奔疾驰,每当遇上落单的食人妖,队伍中最前方最先动手的往往是戒灵,他奋勇当先,好不浪费时间,一连串娴熟细腻的挥剑动作,如灵蛇吐焰一般,只见银光一闪,便从正面十分利索地切开对方的喉管。

    当到了目标建筑的前方。

    每个熊地精,矮人都在喘着粗气,同时这会刮得比刚才更猛烈,使得个别人系在肩膀的披,被身后的气流鼓得乱飘。

    “撕碎他们”从有骸骨装饰的巨石建筑中,大量的食人妖,像疾卷进水面般涌了出来。但也只是一些下等的食人妖,在熊地精和矮人精锐的面前,只能变成地上一具具冒着热气的尸体。

    索隆抓住一个食人妖的头皮,将它的头往后扯,并在喉上狠狠地划下一刀。索隆的背后不时有食人妖偷袭,这时候戒灵会在第一时间,挥舞着魔窑之剑刺穿直捣食人妖的肋骨再刺进肺部,然后迅速把剑拔出来一脚将其踢飞。

    “看啊,他宰了四个食人妖,而且还毫发无伤!”一个熊地精盯着索隆发出自己的惊叹。

    十分钟的战斗,让5个矮人,和9个熊地精的生命,永远停止在了建筑前的台阶上。多尔强迫自己检视熊地精为了信守与矮人的诺言所付出的代价。一阵苦涩席卷而来,然后他发现了自己的迟疑,立刻将它们赶出脑海之外,然后头也不回地冲上了台阶。

    死去的不管是熊地精还是矮人,他们都没有白白牺牲,有戒灵安格玛巫王的一把魔窑之剑,一行人成功突进了三层高的巨石建筑。

    展现在索隆的面前,与其说这是一个魔怪的老巢。倒不如说是一个领主的日常生活中心更为贴切。

    食人妖部落的酋长,他或者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索隆不得而知。但传说高等的食人魔,通过某种献祭可以永久地变形成为人类的模样,这一点终于可以得到索隆的亲眼认证。

    “高级食人妖在外形上能够与人类不相上下,这不是简单的变形术。”

    第一次见识食人魔,雅布难以控制自己的血脉贲张和心跳加速。

    在这片大厅中,随便一把椅子,都做成了适合人类身体结构的奇特曲线,靠背像蝴蝶状展开,有如人的肋骨,椅子腿部则像骨头一般。

    桌上一个用餐巾覆盖的托盘,让索隆闻到了肉汤的浓香。他还看到了白色的毛皮和红色的刺绣,当索隆抬起头,发现屋子的天花板和墙面则画有动物出没,虽然面目可曾,但雕刻手法,比之前见到的更为精致,而花草的纹样更是比比皆是。

    索隆与雅布相互对峙了一会儿,彼此的眼神牢牢锁住对方都读出了对方眼里的吃惊。

    “在这里!”时间紧迫,来不及更仔细的观览。当听到地精多尔的提醒,索隆和雅布快速收起了那份好奇心。

    他们跟在熊地精多尔的身后,只见在一层幕帘的后方,出现了一个小门。

    上面的叩头竟是两颗人类的头骨,看着多尔亲手开门时摸着这个背部磨得很光亮的东西时,索隆心中会生出一种诡异。

    门的后面,是一个绽放出银色光辉的简陋石室。

    “可恶的人类,你们是怎么进来的。”在第一时间,一个苍老浑身皮包骨头的高级食人魔忽然跳出来,之所以说她是一个食人魔,是因为她的长相就像一个人类的老妪,夸张的服饰是由孔雀毛编织而成的。可惜她还没来得及好好表现,就被一众蜂拥而入的熊地精,使用手中的钉锤将其砸得血肉模糊。

    从那双眼睛汩汩流出的血最后遮蔽了她的视线。索隆能感受到她之前的怒火已沉浸在痛苦之中,坚定的决心也如淌血般慢慢消退。

    “快看!”

    听到提醒,在尸体的右上方,索隆看见了一个天然的盆状石器,里面清澈的泉水在里面喷涌着,正在冒出大量气泡。

    这些气泡,有的像一串串的珍珠,有的像一朵朵一瞬即逝的珠花。水晶球一般翻滚着,变幻着模样,十分奇妙。

    “图腾液,这就是图腾液!”

    多尔惊喜地叫出声来。至此,索隆的目光在闪烁着。

    盛满了脸盆大小的液体,承载着一个食人妖部落的承继和兴亡。食人妖通过用水稀释这些图腾液来保证部落的人口繁衍。

    而对于人类来说,一滴图腾液的价值,便要接近1千块金币。这一盆图腾液,如果全部换算成财富,那将会是一个天文数字。那是连国王都无法忽视的一笔财富。

    索隆深知得到这些图腾液有很大一部分是运气,而他自己的初衷只是替死者讨回公道,平复遭食人妖埋伏所造成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