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36章 荣耀
    摩尔金接着说,“不过我得十分沮丧地告诉您,用飞艇遨游大陆的想法是不现实的。首先飞艇每隔半个月便需要进行一次充气。同时,因为它的大肚子里全是使用炼金术提炼出来的毒气。只有像木偶族这种不需要呼吸的异族才能在飞艇上面存活。”

    发现索隆疑惑的表情,摩尔金进一步解释,“即使站在飞艇下方的悬吊货舱里那也是不现实的。挂载重物以后,飞艇的下方会漏气,长时间的吸入泄漏的毒气,会让一条鲜活生命长眠不起。”

    地精自身有抗毒的属性。如果仿造飞艇是否可以拥有自己的飞艇呢。

    在索隆心里的想法,“行会们掌握的飞艇,不仅为他们的行会生意提供了便利保障。还让他们垄断了大量的贸易。如果将飞艇技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成立一个崭新的贸易行会,类似于前世的物流运输,那将是数不尽的收入。”

    成立一个贸易行会,这个想法固然很不错。

    但是索隆很快便认清了一个现实要想实施这个想法,称得上困难重重。

    首先以龙庭林地目前的实力,不管从哪个方面入手,都暂时没有这个能力。要知道,成立一个行会需要的人力和财力都是十分庞大的。

    当警示的号角声吹响,索隆心底暗说了一句,“该来的还是来了。”

    玛瑙河,坦普尔顿、布埃、黑山岗几座城镇覆灭以后,食人妖知道他们不可能长久占据着人类几座城镇。

    首先黑山城就不会容忍。

    在黑山军团集结讨伐之前,失去了根基的食人妖会从人类的地盘撤退,而在他们投靠其他食人妖部落的路途中,实在没有理由会放过咫尺的龙庭林地。

    密密麻麻,吼声震天,冲着龙庭林地而来的的食人妖数量,保守估计,也在几千人以上。

    而这,将是龙庭林地不能够抵挡的。摩尔金的飞艇运来的食物可以让索隆不为臣民的肚子发愁。但是摩尔金招募的雇佣兵还没有抵达。

    “领主大人,有敌袭!是食人妖。”

    阿瑞斯双眉拧成疙瘩。

    “这群卑贱的生物,他们来了有多少人?”

    “这群贪婪的生物,他们来了多少人?”

    当贝林格和阿奇里斯两个学徒话,让侍卫官莱昂感觉狠狠打了他自己一个耳光。领主侍卫官,作为领主的随从,除了保护领主个人安全,还要维护领主的尊严。

    “领主没有首先和你们说话,退下!”

    侍卫官莱昂的眼睛,虽是一双浅蓝色,但在警告提醒两个人的时候,却跟鸷鸟的瞳孔一样锐利。

    除非领主发问,否则任何人没有对领主发问,或者抢先询问斥候的权利。两个人冒犯了领主权威,这一点,莱昂看得十分清楚。

    索隆摆摆手,示意莱昂没有关系。

    哨兵的脸色略显慌张,在吞咽下一口唾沫之后,才能完整的禀明敌情。“领主大人,在这几千食人妖的身后,还有更多”

    “洛尔卡丹人,与洛尔卡丹城镇共存亡!”

    “对,妇女儿童也全上阵,即使战斗至最后一个人,我们也要拉上足够的垫背的。”

    当知道食人妖来袭的消息,矮人们的血管里,涌现出一股股的热流,每个人都表现得义愤填膺,誓要与入侵家园的食人妖血战到底。

    也有一些少数的难民,也随之议论纷纷,却没有像矮人这般坚定。

    “天哪,即使逃到了龙庭林地,也是一死吗?”

    “废话,也不看看这算个什么地方。我们应该离开这里。到中屏岭寻找庇护。”

    “是龙庭林地领主将我们收拢至在他的领地里,他许诺会保护我们,就有义务护送我们突围!”

    “闭嘴,你这个没良心的蠢货。如果不是龙庭林地的庇护,你早就被食人妖吃干净,骨头丢到地上喂狗了。”

    议论当中,基本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或多或少地放在一个人身上。

    他就是龙庭林地唯一的合法领主,索隆大人。

    扫视一圈,人群渐渐趋于安静。索隆眼睛里,闪耀着又敏锐,又细致的光亮,让人几乎觉得他有妖法。纷纷闭上自己因情绪失控而不停在说话的嘴巴。

    这对眼睛,即使是在侧视的时候。也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怯儒、慌乱的神色。

    随着索隆的手掌伸出,某种不用言明的指示。身旁的莱昂,很自然地解下腰里的水囊,恭恭敬敬放在索隆的手上。

    他的眼光,落在摩尔金的身上。“如果我没有记错,图腾柱还有一项作用。”

    当摩尔金还处于神游天外的思绪当中,侍卫官莱昂不满的声音随之响起,“回答领主大人的话,商人!”

    当听到莱昂刻意拉长并加重的声音,摩尔金仿佛刚刚从冬眠中惊醒,即使他重整了自己的脸色,某种难以言明的情绪,还是像蛛丝一样轻轻地却又粘粘地缠绕在他的心间。

    “是的,领主大人。任何图腾柱,只要注入一滴图腾,就可以开启穹顶防护。强大的穹顶防护,可以在一天内,让龙庭林地免疫白银以下任何职业者的攻击。”说到这里,摩尔金又补充了一句,“即使白银职业者攻击穹顶防护,您也拥有足以耗下去图腾。”

    平时用来计时的水漏,可以将水囊中的图腾精确到以一滴为单位,没有丝毫的浪费,从史诗级图腾柱的进水口滑入。

    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不单单摩尔金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矮人大师伊索尔,此时他也凝视着这一幕。

    伊索尔的话更是让他身边的克里斯蒂娜,脸上的好奇与惊异,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克里斯蒂娜,龙庭林地的这个娃娃领主,要比俄想的还要神秘、深藏不露。如果你想要为你的未来着想,俄奉劝你,不要再冒犯或者触怒他。还有如果你想恢复玛瑙河镇的祖业,你可以考虑获得他的友谊。更好是嫁给他。”

    听了矮人大师的话,克里斯蒂娜那张白白净净的脸庞,忽然升起了两朵晕红。但仅仅是一刹那,使她的眉目间,隐然有一抹震惊和不忿。

    可惜,克里斯蒂娜的表情,没有被矮人大师所重视。

    但见他只是微微沉吟了两秒钟,便擦过了克里斯蒂娜的肩膀,向前迈出一大步,抬高自己的嗓音大声说到,“俄白银战士伊索尔,来自都灵王国的矮人,愿意与这里共存亡。”

    到目前为止,知道矮人大师身份的人,只是极少数。有了第一个人的带头,并且还是一个来自异域大陆的矮人。

    最先忍耐不住的是本土矮人们,毕竟这里是他们生活了很久,这里便是他们要发誓守护的家园。“让那些不敢应战的胆小鬼,都带着他的自尊,溺死在他的懦弱里吧。”

    被矮人嘲讽,越来越多的外来难民感到无地自容。

    人类原本就宣扬团结一致的精神。眼下,如果连一个来自异域的矮人,都可以舍生忘死。那么其他人又有什么好的理由胆怯呢。更不用说那些矮人的声音听起来是多么的刺耳。

    “只要发给我们武器,我们愿意与食人妖战斗到底。”

    “对,我们需要剑,矛,弓箭,很多很多的盾牌。”

    在密集的人群中,同仇敌忾的情绪逐渐高涨,低落的战斗士气,终于被调动了起来。

    但对这种场面视若无睹,站在索隆身边的矮人大师伊索尔他的整张脸,大部分被胡子遮盖。只是在克里斯蒂但的视角里,这却是从来未有过的。

    “就连伊索尔大师也背弃了玛瑙河镇,背弃了和父亲的友谊了吗?”

    克里斯蒂娜意识到了什么,她的眉头微皱,眼神深沉,似是幽谭一般沉入进自己的思绪中。“伊索尔大师他也太以后就只剩下克里斯蒂娜一个人了。其他的亲人都死了,死了。还有这些逃到龙庭林地的玛瑙河民众们,他们不再以为玛瑙家族,还拥有领导他们的权利。现在,他们终究还是选择了背弃,俯首在一个娃娃领主的脚下。”

    “就像父亲时常说的那样,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真正的的朋友。当有一天他不在了,克里斯蒂娜就是时候长大,是时候变得成熟起来。隐藏自己的悲伤,隐藏一切。只去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克里斯蒂喃喃自语,眸子中蒙上了一层水气。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只见她满脸的不忿和伤感全部渐渐消失掉,只是抿着嘴,嘴角边带着一丝幽怨,和一抹不甘。

    索隆向着矮人大师点点头,目光棱棱的眼睛中,闪过一抹表达感激的亮光。

    当他侧过脸,环视密集的人群,眼底恢复了如秋日的晴空一般明净,显露一个王室领主独有的骄傲和威严。“丹德王国的子民们,我们从不惧怕任何挑战。在这场即将到来的战争中,我将需要你们每一个男人都拿起武器。不管你是矮人,地精。还是其他几座城镇的自由民。相信我,有穹顶的保护,你们不会被食人妖屠戮,不会没有抗拒之力的死掉。而是看着这些沾染了人类之血的食人妖,惊恐的死在我们的脚下。”

    话是如此说,但即便是龙庭林地已经拥有了穹顶防御。

    只有最忠诚勇猛的军队,才是领主的左膀右臂。没有一支可靠的军队,让一切都变得艰难起来。

    由难民组成的战斗力,尽管他们从矮人的武器库里领到了武器。但是没有经过战斗训练,和铁血的纪律熏陶,他们不会是食人妖的对手。

    当战争的时刻来临。

    早晨是有雾的,迷茫茫的一片,整个龙庭林地都笼罩在浓重的大雾之中,好象从天上降下了一个极厚而又极宽大的窗帘。

    大雾在中午时分散去,现在是接近傍晚的时分。

    视角里,淡淡的白烟和连绵一片的食人妖,混在一起形成一种无形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向着龙庭林地挤压过来。

    地精布下的那些陷阱,只能杀死几百个食人妖。根本无法阻挡它们的脚步。

    当穹顶防护升起的一刹,索隆现在能感觉到,此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像苍穹一样笼罩。就像一个碗倒扣了下来。只不过这股透明的力场包围,只有受到攻击才会显现出来,平时用眼看不到罢了。

    将所有手持武器的人全部布置在穹顶防护的界点处。矛尖剑刃一律朝外,让弓箭手登上唯一的一座三层建筑,索隆的领主官邸,居高临下盯着密密麻麻正在近的食人妖。

    如此,便造成了以下局面。

    那些少数的矮人勇士表现出高昂的士气,索隆却只能命令他们组成督战队,维持布局的整齐与稳定。如果没有督战队,天知道这些素质参次不齐的民兵,会不会在战争开始的一瞬间全部崩溃掉。

    毕竟只是在命令,和一道莫须有眼还看不仅的穹顶防护之下。要站在与旷野无异的平地之上,面对密密麻麻的食人妖。没有接受过正规的训练的人,他们只是随便拿起武器,凭着一时的热血加入进来。

    随后在食人妖近的时候,他们却都又全张着嘴,使劲喘着热气,表现得又惊又惧。

    所以,战前的决心,和亲身站在战场上面对,永远是两码事。

    索隆的眼中,他们大部分人都被恐惧围困了,恐惧使他们的两肘缩紧在腰旁,脚跟缩紧在胯下,尽量少占地方,甚至尽量少吸取不必要的空气,但即便是如此,那种刺入灵魂的恐惧,除了有增无减以外,并没有其他的变化。

    这一点,从他们打着哆嗦的手脚就可以看出来。

    特别是耳边此起彼伏,食人妖开始吹响进攻的尖刺号角声,密密麻麻的食人妖越来越近,正在一点一点的蚕食最后一点视角。

    “稳住不要恐惧,有穹顶防护,敌人攻击不到我们。或许你们没有见识过穹顶的防护力,但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今晚,你们会在温暖的壁炉旁边喝酒用餐。”

    与恐惧比起来,阿瑞斯的激励显得飘渺无力。因为从对面食人妖的口中,正在发出像是几万口大锅的开水煮沸了一样,连成一片振聋发聩的战吼声。

    “咚、咚、咚、咚、咚”

    类似于战鼓声音,混着整齐的踏步声,使得整个大地传出一种可怕的吼声,使得整个地面都随之晃动起来。

    就如同一次可怕的地震降临,每个人的身体,仿佛都在随着大地,上下左右颠簸摇晃。

    “将正义与勇气永存于胸中,它可以使你战胜恐惧,获得用之不竭的力气!”矮人伊索尔大师的声音,落在身边许多民兵的耳朵里,稳定他身体附近了一定范围里的士气。

    呼呼

    伊索尔大师的手里挥舞着那根铁木材质的子,在手中高速转动。

    食人妖的一道特别嘹亮的吼叫声从中刮过。有一刻,龙庭林地整个上空的燥热,安静的好像空气凝结了一样,突然间毫无声息。

    “人类的鲜血,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一股神奇的魔力和生命力。就是你们人类的血,使我族完成了那一引人注目的转变过程。”

    苍老的皮肤,饱经霜的脸上,一条条的皱纹,嘴巴一开一张,带动着这些皱纹扭曲成狰狞的纹路。

    他的嘴里已经没有一颗牙齿了。一双眼睛里,被吹过,眼睛深深向里凹进。骨瘦如柴,手上已经皮包骨头了,脸上高高的颧骨。显然,从大致外表上看,这是一位年迈的人类。但是从他那一双白色的带着血丝的瞳仁,不用怀疑,这是一头高等食人魔。只不过是变形成了人类。他的凶残,他的嗜血,还有他的邪恶,一点也不少于那些狰狞的低级食人妖。

    高等食人魔,已经算是食人魔部落里的精英,大部分都是贵族或者职业者。

    但见他抱着某种威胁的目的,声调有一丝丝怪异,“坦普尔顿,布埃,玛瑙河镇和黑山岗都已经被食人妖攻陷占据,不管是贵族、平民,老人或是妇孺,皆成为我族的盘中餐。而这里一小撮渺小的人类,在我下令摧毁你们之前,我说最后一句话”

    最后一刻,他苍白的脸色下面,那些青筋似乎是无数条虫在脸上爬动。

    而这道嘶喝,出奇的大声。

    “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逃吧!快逃吧,逃得越快越好!”

    对方的话音刚落,天空仿佛都变成了一个郁的孩子,灰白的脸色渐渐沉下来,被沉重的灰黑所代替,里面放佛有一张狰狞的巨脸时隐时没。

    许多民兵,都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和天空的巨脸,吓得有些把持不住,个别胆小的,甚至把武器都掉在了地上。

    恰在此时,几乎所有的食人妖店铺张开血盆大口,露出整齐而尖利的牙齿,发出一通野蛮的战吼。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呼呼呼呼呼呼呼”一排排食人妖,挥舞着手里粗糙狰狞的武器,与它们的盾牌,撞在一起。就像是锅碗瓢盆一顿乱敲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

    食人妖的士气以一样的速度高涨,而防守的民兵,则畏畏缩缩,握着手里的武器颤颤巍巍的小步后退,士气一落千丈。

    “殿、殿下,它们来了。”就连贝林格也开始紧张起来。雅布,泽布伦等十几个见习学徒也全都紧张的手心冒汗。

    由此可见,其他人是什么样的状态。

    与戒灵交换了一个眼神,索隆俯视着战场上发生的一切,辛辛苦苦激励起来的战斗士气,眨眼就要面临崩溃的现实。

    天上不可能无缘无故凝聚这么大一坨乌,更不可能有一张巨脸挂在半空中。

    索隆此时的眉心位置火辣辣的,仿佛被灼烧过。

    而这股强烈的魔法波动,让他的感受十分真切。高等的食人魔祭祀,会一点天赋魔法不足为奇。

    “只是这种档次的魔法效果连魔法的入门都算不上。”

    食人妖没有直接发起进攻,而是等到天色渐晚,挑了一个夜战的时机。

    而就在天色黑白交际的一瞬间,食人妖终于来了。

    索隆的一只手缓缓扬起出鞘的宝剑。

    喝一口图腾,他口中所吟唱的内容,则是中世纪骑士的骑士受封宣言!

    “我发誓将善待弱者。”

    “我发誓将勇敢地对抗强暴。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我发誓将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我发誓将帮助我的兄弟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我发誓将对吾爱至死不渝。”

    语言中充斥着最原始的魔法元力。

    索隆的脑海中,有着对中世纪骑士精神的深透理解。

    亚瑟王圆桌骑士的真实故事,和关于那段历史中发生的一切,全部在记忆的深海中,涌起了惊涛骇浪。

    伴随着索隆对骑士精神的向往,所有他的感悟与赞扬,全部随着个人感情,从他的口中渲泄而出。

    最后,索隆举起手中之间,斜指着密密麻麻奔腾而来的食人妖,“赌上这把剑的荣耀,我会守护这块土地到最后。承荣而生,载誉而死,心如吾剑,宁折不弯!”

    嗡

    天空上的黑幕仿佛被捅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剑身、和那道光束浑然成为了一体,像清水漫过池塘从容而舒缓,而就在食人妖的面前,一个全副武装的骑士,忽然从地上直直挺起,数十米高的魔法幻像,就如同壁立千丈的断崖一般高耸巍峨,俯视着脚下那密密麻麻丑陋狰狞的弱小生物

    像远古神灵一般高大的魔法幻像,口吐人言。

    彻底驱散了食人魔带来的一切压力,并激励震撼了己方所有怯弱的灵魂。

    “荣耀即吾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