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44章 军队
    “要知道,那可是5000块金币,亚伯拉罕男爵付给我的酬劳。足够我娶上五个美丽的少女,生一堆小崽子,过上幸福的生活。”

    祭祀的两只小眼睛闪着光亮,迸出气愤和恼怒。

    “闭嘴胖子。你又皮痒了!”贝林格又一次扬起了腿,却没有像刚刚一样踢在对方的屁股上。

    “如果我是你,一箱金币和只有一次的生命,我会选择后者。”

    不知何时,龙庭林地领主索隆,来到了烈火祭祀的身侧。黑夜中,他的目光,并不像他的声音那般淡漠。而是目光炯炯,扫量和观察着对方身上的每一个细节。“所以说,那一箱金币是属于你的私人财产。”

    “你叫什么名字?”

    在胖子闭嘴沉默的这段时间,索隆继续打开了话匣。

    “比金斯,卡梅洛特比金斯。”肥胖的烈火祭祀,还吃不准这个少年领主有什么目的。

    他的脑海中,在想对方会不会在野外处决自己这个累赘,毕竟他没理由要在羞辱一个烈火祭祀并侵占他的财产之后,还要留下这个祸患。由于对死亡的恐惧,让他连声音都有一丝发颤。

    在索隆的记事本里,卡梅洛特,这是一个高贵的姓氏,特别是对于一个烈火祭祀而言。

    一般的神殿祭祀,都是死忠于神殿,而一个出身卡梅洛特家族的烈火祭祀,加上如此年轻,就令人不得不多想了。

    索隆刚刚已经询问过那些被解救的奴隶。这个胖子他的身份确实不低,并且拥有不俗的背景。

    “比金斯,我不但会将那一箱金币还给你,还要让你效忠龙庭林地,以你的生命和灵魂起誓,效忠你的领主。”

    索隆的看法是,如果这个人,像看上去的一样毫无用处。

    那么、亚伯拉罕男爵就不会送给他满满的一箱金币,并且还准许他藏进自己的秘密仓库。

    事实证明,比金斯不是一个蠢材。

    当比金斯意识到自己,不会如自己想象的那般被残酷处决,或是被充作奴隶。相反,还对一个领主有用处。他立刻改换了一副嘴脸,“尊敬的领主大人,看您饿徽章您还是一位王室成员。我十分愿意为您效劳。就像您刚才所说,金币与只有一次的生命比起来,就像粪土一样下贱。那些钱就当是我的奉献!”

    听了比金斯的话,索隆与他相对而视,那清澈有神的眼睛里充满了笑意和穿透力。

    “不要把你的领主当作傻瓜,我知道你的心底舍不得那些金币,比金斯。”

    当索隆的右手摸向腰里的佩剑,比金斯肥胖的嘴巴,就像刚刚吃了一条蛆虫,不规则地急速抽搐起来。

    直到他发现对方递过来的是自己的水囊,他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索隆能感觉到,这个叫比金斯的烈火祭祀,他很怕死。

    但是接下来,当索隆说穿了他的身份以后,比金斯意外表现得,就像一个久经沙场的士兵一样沉稳。

    “你是烈火神殿六位大主祭之一,布朗大主祭的儿子。”

    听到对方准确叫出了自己的出身,比金斯放下了凑到嘴边的水囊,并从他的一双小眼睛,快速蒙上了一层憎恨之光“不,我不是他的儿子。世上根本没有这种父亲,老都老了,还是这么变、、态,宁可要虚名,也不管儿子的死活。”

    这是一个儿子从心里发出他对父亲极度憎恶的诅咒。

    “布朗不只有我一个儿子,他为了钱,可以对自己的家人冷漠。作为他的儿子,我根本不相信他真的信奉火神。”

    比金斯的态度让人大跌眼镜,而索隆意识到自己仿佛捅到了马蜂窝。

    很快,比金斯甚至把“该死的”,与圣火的亵渎者,与他的父亲联系起来。

    “如果信仰圣火,该死的老,就不会为了迷恋一个女人,把自己干净的嘴巴都伸进了对方的裙子底下。如果信仰圣火,他就不会抛弃正统的妻子,任由自己的老妻子在孤苦凄凉中死去。如果信仰圣火,他就不会因为我是个让他丢脸的儿子,将我丢在鸟不拉屎的地方。如果信仰圣火,他就不会”

    比金丝所有喋喋不休的憎恨与咒骂。落在索隆的耳朵里,经过过滤和总结。大概就是一位72岁的主祭,感觉他已经35岁的小儿子太丢脸,于是把他扔到了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混吃等死。

    而烈火神殿在绿荫地的存在感仅仅只有两个人,比金斯和他的助手,而他的助手已经被食人妖吃了。

    实力强悍的烈火神殿,在六大王国中数量众多的狂热信徒、不下于十万神殿军团。

    七大神殿,称得上是整个六国的实际统治者。不可否认,有时候指挥一个国王,要比指挥一个王国所有的领主贵族,要省力得多。

    当这种不受任何人限制的权利无限膨胀,才会有了神职人员凌驾于一切贵族之上的局面。

    负责一个地域的祭祀,按理来说就连索隆也必须尊重比金斯。或许,亚伯拉罕男爵拉拢他的目的索隆心知肚明。龙庭林地领主正好需要烈火神殿来弥补自身虔诚度的空缺。

    “作为一个主祭的儿子。或许,就连比金斯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身的潜力有多大。”

    说到底,这才是索隆此刻脑海里的真实想法。身为一个有两世经验的重生者,索隆正好知道某种可以让比金斯认识到自己潜力的方法。

    虽然这个方法很辛苦,而且需要的时间也很漫长,却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索隆决定抱着试试的态度,来完成对比金斯的改造。

    当索隆的声调突显出一种神秘的语气,和某种说不上来的缥缈感,一度让某个正在吐槽自暴自弃的人,感到自己的灵魂都在发颤。

    “比金斯,你有没有想过,成为一个烈火主祭,一个大主祭,乃至成为烈火神殿的掌控者。”

    当听到这句话,由于不可置信,以及那种无法抑止的滑稽感,一下子全部涌上来。

    以至于让比金斯差点被自己刚刚喝下的一口清水,差点给呛死。

    “噗什么?大主祭,烈火神殿的主人?我?”

    在比金斯感到滑稽到快要瞪爆眼珠子,又惊恐到快要崩溃的目光注视下。

    龙庭林地领主索隆只是轻轻一笑,离开了他的身边。

    比金斯忍不住抬起头,用一种感到惊惧又好笑的眼光,看着侍卫官莱昂。“你们的这位领主大人,他是不是”

    随着比金斯的声音渐渐压低,来自侍卫官莱昂的警告,不仅仅是他冷酷的眼神。“我警告你,无知的胖子,你最好把后面的话吞下去。”

    目光逼视着比金斯,一直让他低头沉默。侍卫官莱昂收缩的瞳孔才放松,他仰起头颅,看着龙庭林地领主的目光,将像看着一颗灿烂的明星,永远高悬在他的眼中。

    或许这种目光,比金斯不应该感到陌生。

    就像烈火神殿的狂热信徒,他们会在圣火需要他们的时候,毫不吝惜地燃烧自己,发出全部的热,全部的光,全部的能量。

    接下来,莱昂对比金斯所说的,既是提示,也是他自身的一种最深刻的情感流露。

    “不要胡思乱想,祭祀。效忠龙庭林地领主,将是你这一生最幸运和最正确的一件事情。相信我,你看到不是一个的少年,而是一位英明伟大的领主。至于领主大人的能力,我只能告诉你,他可以把现实变成梦,然后再把梦变成现实。”

    莱昂的话,让比金斯深受震动。

    而随着他陷入了沉思,时间快速流逝。

    “龙庭林地到了!”

    一道声音传来,比金斯抬起头,在他的眼中,此时的天际,已微露出蛋白,云彩聚集在天边。

    呼吸着一股清冷新鲜的空气,远远、比金丝的瞳孔中央,倒映着龙庭林地的轮廓。

    真个个队伍,在黎明的时候,安全回归。此时的太阳还没有升起,可是,空气里却已弥漫着破晓时的寒气,草上也已掩盖了灰色的露水。春天的黎明,要比冬日来得更快一些。

    看了一眼深邃微白的天空,索隆在心里计算,“中屏岭军队,,他们一定会途径龙庭林地。这可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回到龙庭林地,比金斯拒绝接受属于他的5000块金币。直言,“拥有它们却没有保护它们的能力,会害我丢掉性命。”

    这伙竟然懂得怀璧其罪的道理。

    将满满一箱的五千枚金币,交给财务官老费尔。看到这些金币,那张皱纹加深的脸上,明显要比平时微微舒展了些。

    “领主大人,您带来的五千枚金币,就像讥饿的幼崽需要哺乳。正好可以解决我们目前的财政难题。”

    索隆点点头,对这个有经验的老人,表达了他最大限度的赞许和尊敬。“老费尔,作为龙庭林地唯一的财政官,和最忠诚的领主随从,你是我最出色的副手。也是我的长辈。不管是曾经,还是将来,龙庭林地都以你为荣!”

    看着财务官老费尔掩饰自己的眼泪,转过身去低头忙碌。索隆发自内心的感叹。“老费尔,真是一个忠厚又勤恳的老人。”

    从西塞莉的口中得知,老费尔每个月把自己一半还要多的薪水酬劳,都贴给了龙庭林地的财政。

    只留下有限的几枚银币,维持自己的生活所需。而这些时日以来,因为财政负数,老费尔想尽了一切办法,凑了足足一千枚金币,来让龙庭林地度过难关。否则仅靠摩尔金捐献的金币,只刚刚够对阵亡民兵家属的抚恤。

    回到领主官邸,索隆叫来了矮人中唯一的医务官,将叫蒂尔斯的神秘职业者收治。

    稍后,索隆亲自视察了存放环片甲和武器装备的仓库,办完这些繁琐的事情之后。

    他才去草草用过了今日的早餐。

    至于早饭之后,索隆依然没有空闲的时间,而是立即召来了阿瑞斯,商议正式招募军队事宜。

    所以当领主大人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时候。阿瑞斯简单表达了自己的提议。

    “领主大人,龙庭林地的人口急速膨胀,让我们有了更多的精壮基础,招募士兵并不是什么难事。”

    这让站在一旁的索林,跟着点了点头,他同意贝瑟尔百夫长的说法,并在此基础上,自告奋勇,“领主大人请放心,我可以在一天的时间内,招募到100个矮人职业战士。”

    然而,这都不是索隆真正想要的。他看着两个人的眼神意味深沉,伸手从抽屉中取出两个羊皮卷轴,将他亲自用鹅毛笔写下来的详细章程,递给了两个正副执政官。

    “我们需要一支强大的军队,所以必须保证训练的严格,并经过层层筛选,除了一千人的正规编制,还要同时保持一千人的预备队。”

    阿瑞斯和索林,详细仔细默读手里的两份羊皮卷轴。

    而不管他们有什么样的神色变化,索隆都继续附加自己的说明,“我们将废弃旧的军队制度。甚至可以说不再遵循丹德王国的传统。从今天开始,平民出身的军人,有朝一日也可以成为将军,只要他有这个功勋和能力。”

    看完长长的卷轴,阿瑞斯与索林相互从对方眼里读出了震惊。在过去,作战勇猛的士兵,最多只能够得到奖章和金币的赏赐。

    而不管是阿瑞斯,或者索林,还是侍卫官莱昂,他们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流淌着贵族的血统,所以才有资格成为军官。

    七大王国的传统,除非有骑士家族的血脉,否则平民和奴隶永远不能成为军官。

    今天,龙庭林地领主索隆,亲手颠覆了这一切。

    白色羊皮卷轴上,呈现出一行行公正的笔迹,每一行的后面,都有龙庭林地领主的印章。

    这意味着,从这一刻起,这些都成为了龙庭林地的法律。

    羊皮卷轴的内容索隆把军士等级分为了20级,每一级都严格规定了进级条件,每一级都有各自不同薪水待遇。

    晋级的途径有两条,第一条就是敌人的首级,斩获多少头颅,就相应得到规定的军士等级,而等级不同,职务和地位则不同。

    除此之外,索隆还考虑到了竟资源和职位是有限的,对士气而言,并不能长远有效。

    所以单凭加官进爵,和金币赏赐,而产生的勇敢和士气,是靠不住的勇敢,也不是真正的勇敢。

    真正的勇敢应当是源自内心,目的高尚,不为物役,不受胁迫,不惧强敌,不畏困苦,不怕流血。

    索隆设下的晋级的第二条途径,就是设立荣耀议会。某个军士立下了战功,他应不应该晋级,还要听取身边战友袍泽的评价,和上级的调查。从个人忠诚、和个人荣耀两个方面入手。

    考虑到等级与职务的关联,从十级军士开始,还要设下关于忠诚和荣耀方面的考验。

    “以龙庭林地领主的名义,命令你们立刻参照和执行这些制度。而作为你们的朋友,你们若有什么异议,现在就可以提出来。”

    剥夺了贵族的特权,索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以往的时候,阿瑞斯与索林的眼睛里,都有一股无所畏惧的蛮劲。而在这一刻,迎上洛尔卡丹领主冰冷的眼神,他们都显露出了退缩。

    阿瑞斯倒没什么,毕竟对于他来说龙庭林地的一切都是从头开始。主要是索林,矮人中的贵族或许会反对。好的情况是,目前矮人在龙庭林地占据的人口比例并不多。

    在索隆的眼中,服从永远是执行力的核心命脉,权威来源于服从、所有的权威都是以服从为前提条件。

    没有了服从,它的威力就等于零,也就没有了杀伤力。领主也就失去了自己的权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