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47章 俘虏
    “领主大人,你召唤我。”

    十分钟后,比金斯穿着一件干净的白色长袍,站在索隆的面前。他左手扶右胸,身体稍微前躬。

    索隆示意贝林格退下,只留下他与比金斯之间的一个盆架,和小半盆清水。

    盯着龙庭林地领主有些怪异的面部表情,和极普通的小半盆清水。就在比金斯摸摸头,完全弄不清所以的时候。

    把玩着手上的至尊戒指,索隆眼里闪过一丝玩味,“比金斯,我说过,会让你成为一个大主祭,乃至成为烈火神殿的主人也不是不可能。这虽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如果你应准备好,那么这个游戏,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什么?

    准备好?

    比金斯浑身一震,由于措手不及。以至于让他脑中的某根锁链,似乎在霎那间碎去,留下了一片空白。

    事实上,陷入呆怔的比金斯,根本没有来得及作出反应,表达意愿,索隆便直接动用了吟游诗人的魔法。

    “神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仅仅一句话,所有的魔法值,就消失了二分之一,这让索隆感到颇为吃力。

    而吟游诗人魔法所产生的幻像,落在比金斯的视角里,索隆的面颊已然变成了纯金色,包括他脑后漂浮的光轮,以及头顶的光圈统统颠覆了比金斯的认知。

    “这、这”印象中似曾相识的场面,一度让比金斯说不出话来。

    但索隆的吟诵,却不为因此而停下,“起初,诸神创造了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

    当比金斯随着索隆的眼神示意,单膝跪地,接下来所谓的受洗。

    便是在受洗时,一边口诵,一边把水滴在对方的额上,或将受洗人的身体浸在水中,表示洗净原有的罪恶。

    只不过索隆对比金斯略有不同。随着魔法值的快速消耗,和清水从比金斯的额头滑落,索隆将一滴图腾液注入了他的眉心位置。随着一抹金光闪现,那一滴图腾也很快没入比金斯的额头皮肤,消失于无形。

    当所有的魔法值消耗一空。

    索隆坐在那张裹着柔软兽皮的高背椅子上,眼圈显示出暗黑色。

    短短的几分钟,让他彻底显得疲惫不堪,甚至软弱无力,身子坐低好像快要陷进椅子里似的。

    这种疲累的感觉,仿佛一连干了三天三夜的重活,几乎撑不住,是累瘫在了椅子上。

    而比金斯永远不会知道,刚刚进行的一幕,可谓是十分凶险的。强行提升职业,不仅要靠接近史诗的吟诵魔法,成功的机率也只占一半。万一失败的话,比金斯不但可能会变成一个永远也不能磨练职业的废人,还可能因为大脑受损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

    “莱昂,按照我提前吩咐你的计划,从地道,避开端木城的围堵。带着比金斯阁下,前往太古城,寻求其他神殿裁的援助。”

    疲倦从四肢钻到骨髓里,索隆的声音有气无力。仿佛说完这句话,已经耗尽了他最后的一丝气力。

    只是当索隆的话落在比金斯的耳朵里,惊讶之下,让他发现自己的大脑,瞬间失去了四肢行动的指挥能力。

    激动的喜悦无法言表。对于郁郁不得志的比金斯来说,是索隆改变了这一切,亲手赐给了他希望。

    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充斥在比金斯的脑内,让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魔法值。

    “神说,要有光!”

    轻轻的吟诵,两颗鸡蛋大小的光球出现在比金斯的手掌中央。感激之情,快速汇聚在他的眼眶。

    “我以自己的生命起誓,永远忠诚于龙庭林地,效忠领主索隆大人。”

    散去了手上的光芒,比金斯单膝跪地,然后将右手轻轻搭在了左肩上,以标准的礼节向索隆表示了自己的效忠,随后,他很快得到了索隆的回应。

    “比金斯,作为大祭司,你将成为我的左膀右臂。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作为龙庭林地城镇唯一的合法领主,我将无比信任你的誓言和忠贞不渝!”

    这个世界没有魔法师这个职业,但是吟游诗人魔法中有一项高难度魔法,就是在一个普通人的身上种下魔法的种子。

    随着时间的流逝,索隆愈加感到困倦,一种来自于心灵深处的疲倦,如同暴风雨一般地袭击着他的头脑。

    这种感觉,让他感到自己犹如一个刚刚纵深海中被人救回来的溺水者。他用手撑着自己的额头,向着侍卫官莱昂点点头,示意他按计划行事。

    随后在西塞莉的搀扶下,索隆离开了高背座椅,顺着领主大厅一侧的楼梯,走向第三层的领主卧室。

    也只有到了这一刻,比金斯才能发现龙庭林地领主的不寻常,想通一些他之前不能理解的东西。

    比金斯感叹一声,到了这种时候,他愈加发现索隆的眼神,淡然深邃,宛如一口古井一般波澜不惊,其中有太过平静与荒凉的色彩。

    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幕,那道神圣之光,让比金斯想到了他的父亲,烈火神殿的布朗大主祭。

    至于龙庭林地领主的神秘,则让比金斯想起自己小时候,隔着密集的人群,和成千上万狂信徒的吟诵赞美,远远看到的烈火神使比金斯陷入了自己的思绪,在他呆滞的眼中,根本不止有两道身影重叠在了一切。有许多身影变换交替,却没有合适的代表,这让他感到了一种无法言表的模糊感受。

    至少,他已经知道,龙庭林地领主的手段,这根本不是一个少年应该拥有的本领。甚至是他的眼神,也不是一个十来岁少年应该所拥有的。

    以往的时候,索隆睡觉习惯,眼睛总是半眯着着,似睡非睡,当任何人走近他的时候,他都能迅速睁开了眼睛。

    而今夜的深度睡眠,成为了他解脱的时间。一直等到他在第二天正午醒来,索隆才知道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到许多前世的事情,也只有等到醒来才会明白,那是假的。追忆那些被自己深埋心底的往事,得到的,拥有的,失去的,让亚索突然有了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过去已经过去了,再回头看只会毁掉现在,阻碍未来,这些道理索隆十分清楚。

    只是尽管他看得再通透,有些植入灵魂的东西,还是无法忘得彻底。

    “领主大人,您醒了。早啊不,午餐已经为准备好了。”

    耳边传来西塞莉略显紧张的声音,索隆淡淡一笑,他发现自己已经快要习惯西塞莉的服侍。

    西塞莉的身边还有1个年龄与贝林格相仿的仆人。贝林格已经是索隆的扈从,不再是一个男仆。所以索隆有了他的新男仆。

    男仆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鼻直口阔,皮肤略微有些发黑。外衣半敞,露出里面的马甲,领口处系着一枚精致的领结。

    第一天成为龙庭林地领主大人的贴身男仆,显然有人对他经过了一番精心的包装打扮。

    看着这个与自己年龄不相上下的男仆,索隆却很自然地把他当成了晚辈来看待。“少年,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回禀领主大人,我叫巴顿,是一个木匠的儿子。”

    听见对方颤颤巍巍的回答,索隆突然笑了。

    年轻的巴顿不知道领主为何发笑,第一天成为领主的贴身男仆,这一幕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不要慌张,巴顿。告诉我,侍卫官莱昂,他是否已经安全离开了领地。”

    听到领主大人的问话,巴顿立即复述了似乎提早已经背诵过的一段回答。“回禀领主大人,侍卫官莱昂与六位英勇的剑士,已在昨夜安全离开了领地。与侍卫官大人一道离开的比金斯阁下,他特别嘱咐我说,一定不负领主大人的期望。”

    索隆点点头,打量着年轻的巴顿,“传达我的命令,召集紫金花军队中最优秀的一千个军士,到领主官邸前集合。”

    下达完指令,索隆发现巴顿有一丝紧张,甚至于对自己的命令有些不知所措。以至于让站在旁边的西塞莉不得不开口提醒了一句,“去找阿瑞斯或者索林执政官。”

    年轻的巴顿如释重负,“是的,领主大人。遵命!”

    龙庭林地目前被端木城军队包围,却不会有战斗发生。

    召集一千名最优秀的军士,索隆是想实施他的第二步计划。

    为了节省食物,即使领主的午餐,也只不过是一碗热气腾腾的麦片粥,和一些煮得又热又干的鱼肉。

    昨天索隆召见了老费尔,制订了每天的食物分配额度。

    老费尔严格执行了领主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可以超越每天的食物分配额度。甚至包括领主。

    “领主大人。”

    当索林急匆匆泡浸领主官邸,索隆眉宇间一阵微动,龙庭林地的西边方向,发生了一股骚乱。

    索隆快速走上领主官邸的顶层,他的神色显示出欣喜,继而凝重。透过大量的烟尘,他依稀看到了荆棘之森第八十八号岗熊地精多尔的身影。

    “是多尔,他还活着。”早就听说八十八号岗遭到了攻击。没想到他们还活着。

    当下,索隆快速下达了自己的领主指令。

    “紫金花士兵,立刻进入地道,到西面出口,接应熊地精们!”

    有穹顶防御的存在,中屏岭军队想要通过挖地道、和派间谍等龌龊的方式,进入龙庭林地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穹顶之下无形的壁垒,足够深入到地下几十米的深度。

    至于索隆能够派遣军士接应,那是因为有一些地道,是之前就存在的。

    而穹顶防御,很自然地避开了这些不易察觉的秘密通道。

    “为了龙庭为了丹德!”

    站在史诗图腾柱下,索隆的耳朵里能够清晰地听见嘹亮的战斗口号。

    近距离直视厮杀,将是无比的血腥的场面。

    索隆的视角里,每一个拼死战斗的紫金花军士,面对死亡,都具有着无畏的勇气。

    “为了龙庭林地紫金花军团在这片土地上的崛起,不管是过去,还是眼前,我们的鲜血不会白流。”

    嘴边喃喃自语,这是为自己鼓励,同时也是索隆附加给自己的责任。在他的眼里,臣民的鲜血并不廉价

    大约十分钟以后,在龙庭领主的脑海里,呈现出来的立体图像。

    只见紫金花军团的军士们一个个冲上去,挥舞着长矛或者钉锤浴血奋战,一个倒下了,另一个就替上去,一个战士浑身划得稀烂,在倒下去的一刻,还高喊着有关荣耀的战斗口号。

    “那是莱昂!?”

    混战中,亚索隆看见了莱昂的身影,这让他感到了一抹不小的突然和意外。

    在他的预想中侍卫官莱昂,此时应当是与比金斯一道,前往太古城的路上。莱昂半途折返,这让索隆有了一抹危机感。

    “莱昂必须有一个合适的理由。”索隆心中激起了一丝怒意。

    很快,在紫金花军士的配合下,熊地精与中屏岭的士兵展开了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斗。

    付出了鲜血的代价之后,多尔与莱昂的队伍,全部安然进入了地道入口。那些守护在地道另一边的军士,立即将提前准备好的岩石,封死了那些秘密通道。

    至此,为了接应这一伙熊地精,紫金花军团至少付出了300人的代价。

    大约一个小时后。

    600多个从战场回归的紫金花军士,让这里的空气充斥了一股血腥味。领主的眼光与每一个人对视,肯定了他们的荣耀。

    对于军士来说,最好的训练场地永远是战场上。1000个最优秀的紫金花新兵军士,经历了战斗,剩下的每一个大难不死的人,都浸染了鲜血的考验。

    至于那些战死的军士,领地正是因为他们的流血牺牲,才不会变成一片毫无意义的土地。

    “谢谢龙庭林地的领主大人。”

    用不着索隆询问,多尔就开口讲述了第八十八号岗的遭遇。

    不久前,食人妖和端木城都攻击了八十八号岗。舍弃了熊地精家园,通往龙林地最近的道路都被堵死,在大绕远路逃难路途中,多尔不仅遭遇了食人魔,在黑山岗的外围,他还发现了一队中屏岭骑士。

    一路追踪下去,多尔目睹了在黑山岗附近的平原上,聚集了不下六万人的人类军队。除了有太古城的旗帜,暮光城、河谷城、驭马堡,还有一些附近城镇的领主军队。

    之后,多尔更是亲眼目睹了那场战争。

    略去中间那些厮杀的过程,战争的结果大致与索隆之前的判断相同食人妖部落酋长梅因斯,与她的食人妖,在平原上,陷入了人类联军的包围,死伤无数。

    至于侍卫官莱昂

    据他自己说,是在半路上巧合遭遇了多尔。

    当时,多尔正被一队中屏岭士兵的追杀。战斗当前,莱昂不得不挺身而出。

    而比金斯与四个剑士,则被莱昂藏起来,之后失散。莱昂没有让比金斯冒险加入战斗。所以他料想,在四个剑士的保护下,比金斯应该已在前往太古城的路上。

    尽是如此,依然还是无法改变莱昂任务失败的事实。

    莱昂将装满了一个水囊的图腾液,重新带回了龙庭林地。意味着,就算比金斯还活着,就算比金斯在几个剑士的护送下安全抵达了太古城,他的手上也已经没有本钱,可以贿赂其他的神殿。不得不承认,莱昂遗忘了这最关键的一点。

    “侍卫官莱昂,尽管在多次战斗中,你都证明了自己的英勇无畏,但是你此次辜负了我的期望,这是不可弥补的过失。作为领主,我将必须维护法律的严酷与公正。”

    在众人的视角里,索隆的面孔十分严肃,简直像生铁铸成的。

    “我将以龙庭领主的名义宣布侍卫官莱昂有罪,并且不容宽恕,军士,把莱昂拉出去砍首示众!”

    听到索隆的命令。阿瑞斯和索林同时变了脸色。除去个人情感因素不谈,莱昂是一个尽忠职守的侍卫官,这一点是公认的。

    “侍卫官莱昂的忠诚有目共睹,请求领主大人饶恕他这一次!”

    听到执政官的求情,至少让索隆为他们之间的袍泽情谊感到了欣慰。实际上,他也并不是真的想处决莱昂。

    此时,他已经知道莱昂带回来一份功劳,完全可以抵消他的罪责。

    “莱昂愿意接受惩罚。”

    眼看着侍卫官低下了头去,多尔立即为他求情,禀明实情,“领主大人,您的侍卫官莱昂虽然没有完成任务。但是他不但救了我,还在回程中抓到了一个特殊的俘虏。”

    随着几个军士,拖着一道狼狈的身影,步行走至跟前。

    在索隆的印象中,依稀记得那张双眉修长的瓜子脸。印象中,颅骨部落酋长梅因斯她的肤色虽然微黑,却始终掩饰不了那一抹动人的容光。

    恩,即使她现在的状态看起来很不好。

    索隆走到对方的身前,梅因斯显得十分虚弱,并且被锁着沉重的铁链,趴在地上无法站立。

    当她看到一双黑色的有着精致花纹的靴子。梅因斯缓缓抬起眼帘,迎上索隆阴柔英俊的面孔,可以看见那一对白色的瞳仁急剧收缩。

    看得出来,不可一世的部落酋长,遗失了她的部落、王冠、还有军队。而此时此刻,她正在为自己的遭遇感到不甘。

    食人妖围攻龙庭林地的一幕刚刚过去不久,许多人都清楚的记得那道婉转清脆带着丝丝慵懒的声音,“龙庭林地的少年领主阁下,相信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到时候,一定不再是这种让我爱上你,却又无可奈何的局面。”

    而现在,索隆的嘴角不得不勾勒出一丝有趣的弧度,“梅因斯酋长,我们又见面了。不过,这显然又是一个会令你更加失望的局面。”

    在索隆的视角里,发丝贴在梅因斯的脸上,凌乱不堪。脸上精致的妆容早已什么也没剩下,漏出了一张苍白无力的脸。

    像是上次见面一样,梅因斯白色的瞳仁中,饱蘸的除了深不见底的幽邃,与部落毁灭无家可归的心碎悲伤。至于梅因斯目光中多出来的那一些散乱,在索隆的定义里,那大概是一种深深的无助。

    “如果你最终还是要杀了我,就不该让我继续忍受羞辱和折磨。食人妖部落酋长的头颅,相信可以为你加上一个不错的荣誉头衔。”

    颅骨部落酋长梅因斯的话,让旁边的许多人都在用一种蔑视的目光嘲笑她。只有索隆的脸色很淡然,并且下达一个特殊的命令,让其他人听上去都感到了匪夷所思。

    “打开酋长阁下的锁链。命人去准备洗浴的清水、还有干净的衣服。”

    听到龙庭领主的命令,梅因斯脸上的皮肤微微收缩,她之所以把嘴唇闭得紧紧的,是因为索隆还有话没有说完。

    “很抱歉,梅因斯,恕我无法为你准备你喜爱吃的食物。因为这里的每一个人类,他们都受到我的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