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白银圣歌 > 第048章 提升
    梅因斯空洞的瞳孔泛着灰色,发白的嘴唇微抿着,额头和眼角上的皱纹更加明显。由于虚弱,显得对方的精神有一些恍惚,索隆的目光最后打量了一眼梅因斯。

    “要想化解中屏岭军队围困龙庭林地形成的困局,或许可以从梅因斯的身上入手。”

    试一试也无妨,索隆的心里这样想。

    稍后,西塞莉带着梅因斯离开,但因为对方的身份特殊,索隆自然是少不了派一队士兵护送。

    俗话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不管什么样的计划,都有失败和破产的可能。

    如果最终不得不与中屏岭军队一战,哪怕是战至最后一个人,龙庭林地也绝不会束手待毙。

    屈膝或者认输。

    绝不是一个铁血领主应有的风格。

    索隆知道,那样做,不仅会让龙庭人遭到洗劫和屠杀,甚至还会被敌人用剑刃指着骨头说,“看啊,这就是卑贱的懦夫!”

    “我们应当做好充分的准备,不管花费什么样的代价。”

    索隆的眼眶里,晶亮的眸子缓慢游动着,尖削的下巴微微上翘。至少,龙庭林地的紫金花军团并不是没有与中屏岭军队对抗的可能。

    之前已经消耗了一个水囊的图腾液体,他的手上还有装满了五个水囊的图腾液。

    图腾液,有着提升职业的神奇功效。换算成神秘数据流的数据分析,可以快速提升人的基础属性点。

    先前龙庭林地已经拥有史诗级的图腾柱,不管是现在还是在将来,都会为每个紫金花士兵带来10点的力量属性。

    算下来,从表面上来看,已让每个紫金花士兵的身体趋于强壮。

    也就是说,每个士兵都将具备了成为职业者士兵的天赋,只剩下强度的训练罢了。

    索隆的分析判断如果在这个基础上,如果使用图腾液,配合吟游诗人的魔法辅助,每个人再任意提升10点的基础属性,不管咋么说,这都值得冒险。

    龙庭林地军队的名字,正式被确立为紫金花军团。

    总共三个营,每个营有一千人的编制。

    当三千紫金花士兵站在眼前,在所有人的视角里,领主的嘴唇紧闭,下颏稍显尖削。下巴笔直,嘴唇没有一点儿曲线,说话的时候牙齿雪白。

    “紫金花军团的士兵们,你们当中许多人都是来自一无所有的难民,但是你们必须相信,失去财产的人损失很大,失去朋友的人损失更大,失去了勇气的人才会最终损失一切。在此,我不得不说,世界是属于勇敢者的。”

    平时用来计时的水漏,可以将水囊中的图腾液精确到以一滴为单位。

    在这段空隙里,每个紫金花士兵,都张口将一滴图腾液含在嘴里,膨胀的液体能量,让每个人感到肌肤胀痛,连带着骨骼都在发出咯咯的脆响。

    三个水囊消耗一空。

    一滴图腾液,便价值上千枚金币。索隆在用巨资快速培养这支军队。

    花费这样的大手笔,来快速提升军队的实力,即使在整个丹德王国的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

    回忆前世里的经验,这将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尝试,索隆甚至不能预知后果,心里只有一个模糊的认知。

    重生以来,第一次使用精灵的语言,来发挥吟游诗人更大的魔力,以至于让他在使用魔法的时候,他的手筋脉凸兀,紧紧握在一起。

    “刚铎之歌”

    短短的四个字后,从史诗图腾柱发出一道金鸣之声,龙庭林地的整个地面,罩在一片模糊的金斑之中,诸多的紫金花士兵,他们的身体上也被镀上了一层金色。

    整个吟诵的过程中,索隆除了大口饮下图腾液,补充消耗的魔力值,中间没有任何停顿,一口气完成。

    呜

    随着一声若有若无的军号,一首慷慨激昂的行军战曲。

    “家园在後,世界在前。千里路奔波,穿过重重阴影。以至夜的边缘,直到星光闪耀。”

    “迷雾和阴影,乌云和黑暗。尽该退去,尽该退去。”

    呜

    随着一声若有若无的军号。幻像突生那是一首激昂的旋律,夹杂着整齐的行军步点,哗哗、哗哗、

    半空之中,刚铎国旗,亦为刚铎帝徽。在中土的历史中,刚铎的帝徽形象来自古代的歌谣,中央的树木代表维拉依照双圣树打造,赠送给努曼诺尔人的白树七颗星辰代表诺多族最高君王费诺打造的七枚真知晶石。

    这次的幻像,除了有刚铎多尔安罗斯天鹅骑士,还有涌泉守卫,伊利安游侠,仿佛正如从另一个空间的历史深处活生生地走了出来,他们身穿的银色铠甲,一条蓝色的披风。

    等到幻象消散。

    每个紫金花军士都额外增加了10点的基础属性。

    三千名士兵,至少有一千人直接成为了黑铁五级战士。

    八百人成为黑铁五级剑士,六百人成为黑铁五级射手。至于剩下的人,则获得了暗影或者骑士职业。

    噗通

    完成这一切,索隆重重趴倒在地。尽管有图腾液的补充,但毫无疑问,这个魔法透支了他的身体。

    拖着虚弱的喘息,感觉自己的腿已经用不上一点力气了,只能靠用手撑着地面一点一点往前移,勉强站立起来。

    微风撩乱了索隆的头发,落在所有紫金花士兵的眼睛里,让每一个人不禁猛然心痛。

    龙庭林地的领主,只是一个孩子,然而那一头润滑如丝的黑发,不知何时已经泛起了一层白霜。

    一天之后,领主官邸。

    索隆的精神没有完全恢复,只是他没有更多的时间来耽误。

    视线中,经过一翻换洗,食人妖颅骨部落酋长梅因斯,以方形白麻布包头,在耳际用发夹别住,只露出一张明艳的面部。

    她身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整体气质神秘又不失清纯。

    在索隆的视角里,对方朝着自己缓步走来,丰满的身材成熟不失修长,干净的妆容,烘托出精致的五官和完美皮肤,宛如一个美艳的女神。

    唯有那一双白色瞳仁,在时刻提醒索隆,眼前的这个女人,她最喜爱的食物是人类的脑子和心脏。

    “球场大人,如你所见,我的身体很虚弱。我对你只有友善,没有敌意。但是我的侍卫官,他不会允许你单独靠近我。毕竟,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你是一位强悍的职业者。”

    索隆的目光,回避梅因斯盯着戒灵安格玛巫王所在位置的狐疑眼神,视线落在对方的前胸。

    这是一种很简单的服装。

    索隆认得这是阿黛尔的衣服。连衣裙的样式几乎为桶形,只因为梅因斯的前胸太过饱满,才使得这件并不是很合身的脖颈圆领大开特开。

    从领口露出来一片白皙。

    视线中,那里展现出一对傲人的双峰,搭配了梅因斯曼妙的好身材。

    在索隆的眼里,不管是那对均匀圆滑的轮廓,还是向下的蛇腰肥臀,都展现着一种诱人的魅力。

    一旁六个紫金花剑士和侍卫官莱昂的眼睛里,更为直观的感受这片风光让他们感到**,令人忍不住想要将其捧握在手中把玩。

    当然,没有领主大人的许可,这些香艳的场景,只不过是脑海中的片段。

    索隆依稀记得,梅因斯的左大腿,明显是受到了较为严重的伤势。现在只隔一天便不影响行动,说明梅因斯是一个强大的职业者。

    而根据戒灵安格玛巫王的提醒,对方能感应到他的存在,食人妖颅骨部落酋长梅因斯,她至少是一个白银一级的职业者。

    与昨日大不相同,今天,梅因斯的一双眼睛看起来灵活之极。“人类领主,人类拥有100年的生命力,而你今天却透支了一半!”

    察觉到龙庭林地领主头上的白发丛生,梅因斯红红的嘴唇一撅,“凡人玩弄诸神的手段,就算有图腾液的补充,你也会为此付出重的代价。索隆大人,请问值得吗?”

    “不值得吗?”

    面对索隆的反问,梅因斯无言以对。

    透支50年的生命,或许代价沉重。但是在这个奇异的世界,从不缺乏延续生命的方法。

    到了此刻,索隆也不想再浪费时间,他直接选择了进入正题。“就算我不进入你的部落,图腾液也会落入中屏岭的之手。并且毁掉你部落的人并不是我,这个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在此,我想明确表示,我们拥有共同的敌人那就是中屏岭的领主。而你作为荆棘之森食人妖大日部落酋长的未婚妻,我想你有足够的能力,向你的敌人复仇。”

    “即便如此,我又会得到什么好处。”梅因斯的回应冷冷凄凄,她盯着龙庭领主,面部表情额外高傲、冷清。

    索隆比较玩味地笑了笑,侍卫官莱昂立即将装满了半个图腾液的水囊,放在梅因斯的眼前。

    龙庭林地领主的表情淡然,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从中屏岭的手上拿走的东西,不算是物归原主。但我愿意以个人的名义,与你交个朋友。”

    在梅因斯的视角里,刚刚还虚弱的龙庭领主索隆,忽然从他的高背椅子上站起身来。如雕刻般分明的五官,协调搭配在一起,表现出的是一种独有的自信和强硬。

    “在整个绿荫地,真正的主宰者绝不是人类。其实即使是好似人要也好,人类也好,阴影之地才是我们应该感到畏惧的存在。”

    说到这里,索隆炯炯有神的双眼直视着梅因斯的白色瞳仁,“这些图腾液可以帮助你恢复你的部落,不管是为了充斥在是人妖骨子里的掠夺和杀戮,还是为了向中屏岭复仇,你都有理由说服你的未婚夫,发动这场复仇之战。”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信任一个食人魔的允诺,更不会相信,人类和食人魔也能成为朋友。”

    梅因斯的性情古怪早有耳闻。但不是亲眼见识,可能索隆不会相信,这个女人竟然不吝惜自己的生命。

    在索隆的眼中,梅因斯似乎丝毫不怕触怒自己。哪怕是,现在只需要他的一个简单的命令,她立刻就会在痛苦和煎熬中死去。

    发现梅因斯笑吟吟的斜眼瞅着自己,从其中某些怪异的目光,索隆意识到她并不是真的想死。至少,在对方充满了挑衅意味的眼神当中,并没有什么敌意。

    “如果我们不是朋友,作为敌人,有一天我们会再见面。莱昂,打开通往荆棘森林的地下通道,紫金花军团将派出一小队,护送梅因斯女王通过荆棘之森。”

    索隆并不是认为一个食人魔有多少诚信可言。他所利用的,只不过是,一个部落女王对失去家园的愤怒复仇之火。

    换一个角度,哪怕是杀了梅因斯,对目前的局势也没有一丁点的帮助。所以,放走梅因斯,索隆自有他的理由。

    至于,梅因斯没有拿走装满了半个水囊的图腾液,则出乎了索隆的意外。

    包括她转身离去时留下的话语,一度让疲惫虚弱的索隆,为这个女人的性情感到奇怪的同时,还有一丝哭笑不得。

    “人类领主,梅因斯从来不和食物成为朋友,除非他是一个英俊的人类少年。但这对于你来说,似乎不是什么好事就像人们传说的那样,每一个俊美的少年,都是我的至爱。她会用一天的时间里去爱上对方,却会在夜幕悄悄降临的时候,亲手挖出少年的心脏,然后流着眼泪,一口口地吃掉。我既不想恢复我的部落,也不想欠下你的人情。因为有一天我会回来让你匍匐在我的脚下。”

    送走了梅因斯,索隆不会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一个食人魔的身上,除非他想拿自己和领地所有臣民的命运开玩笑。

    由于龙庭林地受到围困,城镇的建筑序列全面停止,经济支柱木材的砍伐和生产,也自然而然地陷入了停滞。

    从表面上看来,陷入了一个死局。

    而在局势发生变化,和救援来临之前,摆在索隆和全部龙庭人面前的,只有最后一条路,那就是全面备战。

    索隆要利用这十天的时间,让紫薇花军团具备与中屏岭对抗的战斗力。

    哪怕他打心底明白,与中屏岭的血拼对抗,可能会让紫花军团刚刚拥有的三千职业士兵损失殆尽。

    但就像每个矮人所坚持的那样,“就算每个龙庭人,都流干了鲜血,也要用尸体来当绊脚石,不会让自己的敌人好过!”

    力量属性点,影响人体的体能、耐力、以及肌肉的爆发力。10点以上的力量提升,可以直接强化骨骼,大幅度增加身体的坚韧性。

    亚索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每个紫金花军士的体格或多或少要比之前来得高大。

    在骨骼得到强化之后,接下来的体魄训练,目的正是为了增加肌肉力量,巩固职业专精。

    至于具体的方法坚固耐用的皮带与加粗的麻绳组合,可以挎着肩膀扣在后背,用来悬挂重物。

    只要姿势正确,负重后可以稳固于腰部以上,接下来的时间,每个紫金花军士都可以通过增加负重,来逐步增加强训的效果。

    “负重训练长跑,绕洛尔卡丹城镇5万米跑!”

    亚索的命令,除了值守士兵,包括百夫长在内,每个人都要强训。

    并且,亚索不认为前世的现代军士训练,能够与眼前的这个世界相比。

    除了职业修炼体系不说,要知道,在冷兵器时代,杀掉几个不守军纪,训练不努力的人,都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

    三天之后。

    战争在即,紫金花军团三千名士兵的训练强度很大,加上属性点提升,正处于增长肌肉,加强体魄的重要阶段。一顿饭的食量需要普通人的4到5倍。

    最新的指令,紫薇花军团士兵可以按需分配食物,而不是参照额度。

    下达这样的指令,索隆已经预见到龙庭林地的食物储存很可能挺不过十天的时间。却也没有想到,有限的食物储存,会消耗的如此速度。

    来自老费尔的禀报,“领主大人,我们的食物消耗,很快。”

    “我的次啊无关,你直接告诉我,按照这个进度,我们还能支撑几天?”

    听到领主的话,老费尔直接说出了一个让他感到沉重的数字。“三天。”

    两目相对的刹那,二人的目光,在无声无息中传递着某种压力。

    月色朦胧,星辉灿烂。

    时间接近午夜,索隆靠着高背椅子,闭目沉思。忽然只觉得耳膜一阵振动,一串细细的脚步声,十分轻碎,生怕打搅了他。

    但对于这声音索隆再熟悉不过,脚步声走在两扇门之间。“吱,”门轻轻地开了,西塞莉走到亚索旁边,轻轻地说“领主大人,时间已经不早了,您该休息了。”

    “西塞莉,你有事情?”索隆睁开了眼帘。

    这个时间,出现在领主大厅。

    西塞莉确实有事情要禀报,只是不经意间,她瞥见了索隆头发间的几缕银丝,在闪烁的烛光下,在西塞莉晶莹的眸子带起了一丝水气,声音听上去有些哽咽。

    “领主大人,您别累坏了身体”

    在索隆的目光注视下,西塞莉低下头,似乎是在有意躲闪。而在这个空隙,她向索隆的桌前递上了,一个看上去似乎是羊皮材质的卷轴。

    “在发现梅因斯的地方,莱昂在一个端木城骑士的身上,发现了这个东西。”

    接过这张羊皮卷轴,并拿在手里仔细端详。索隆微微有一些吃惊,他张着嘴,半天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系萨利,你帮我解决了一个难题。”

    一个可以容纳500人的回程卷轴,对于目前的处境,帮助不可谓不大。

    中屏岭的领主沃特侯爵下决心要报复龙庭林地,他对龙庭林地的憎恨之火无法抹灭。

    但龙庭林地拥有着穹顶防御,索隆暂时也用不着感到紧张。

    两颊的肌肉都松松地下垂,索隆更注意的一条细节中屏岭的近万军队,每天的军需是一个不小的数字。而从中屏岭而来的驮兽,每天都会运载着大量的食物,按时经过东面树林。

    劫掠敌人的军需物资,对于索隆来说,不管怎么说,都是一次不小的冒险。

    这几日来,中屏岭军队的监视愈加严密。为了缩小目标,他不得不单独行动。

    行动计划中,西面和北面的地下通道被封死之后,只余下了东面最后一条地下通道,没有被敌人发觉。

    推开头上的草皮,在黑暗中,爬出潮湿的地道出口。一阵凉风吹来,使得索隆裹了裹身上的大氅,不有感觉身上暖和了许多。

    当然也只有在空旷的野外,索隆才会发现,西塞莉送给他的领巾,上面的线密密麻麻,护住脖子十分帖慰。

    “轰隆隆”,天空一阵闷响,紧接着就是阴云密布。

    望着阴沉沉的天,索隆的心也跟着阴沉了不少,这个季节的天气,总是多变且不可预测的。

    龙庭林地的东面方向,两片小树林夹着一条说不上宽敞的道路。

    “快点走,前面就是营地。”

    弯曲着身子,躲在树林中,索隆能够清晰听见正在经过的中屏岭队伍传来的声响。

    在他的观察视角中,负责押运军需物资的士兵并不多,只有三百人不到。

    这要归功于这个世界常见的一种大型运载牲畜。

    驮兽的体重达到10吨。

    可以轻松负载与体重相等的车辆。特征是身扁体壮,有粗壮的腿,脚生四趾,头特别大,在其嘴部长出一对弯曲的大门牙。

    成年的驮兽身上,通常披着黑色的细密长毛,皮很厚,具有极厚的脂肪层,厚度最厚可达9厘米,可以半个月不吃不喝,耐力极佳。

    正如索隆看见的那般,十辆车的前方总共十头驮兽。

    从侧面看,它的背部是身体的最高点,从背部开始往后很陡地降下来,脖颈处有一个明显的凹陷,表皮长满了长毛,其形象如同一个驼背的老人。

    驮兽温顺只听从驭手的命令,哪怕前方是沟壑,没有驭手的指令这些牲畜也会毫不犹豫地一脚踩下去。

    也只有攻击驮兽脖颈处凸陷处,才能够让这些笨重的庞然大物停下脚步。